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主办

设为首页 | 我要投稿
长安播报

高墙里的“朗读者”:周四,这是她与她的读者们“约会”的日子

2018-09-11 14:07  来源:云南长安网  责任编辑:陈艳婷
字号  分享至:

(网络配图)

  “读者朋友们大家好,我是红雨,很高兴又跟大家见面了。”8月23日,周四,这是姚琳雷打不动与她的读者们“约会”的日子。

  姚琳坐在官渡区看守所“塑心广播站”里,通过一个话筒,用温柔的声音与电波另一头的在押人员开始了一场阅读交流活动。在这群特殊的读者心里,姚琳就是为他们心灵带来滋润甘霖的一场“及时雨”。

  从去年10月开始,时任官渡区图书馆馆长的姚琳便开始了这场与官渡区看守所的在押人员们的特殊“约会”。“每周四或周五下午,我都会为这里的在押人员带来一场时长约1小时的阅读分享活动,不单单只是读书,我还会分享一些阅读感受、选读读者来信,让这些在押人员感受到,我们在通过电波进行精神交流。”

  在看守所里播下阅读的种子

  当紧闭的铁门缓缓打开,映入眼帘的又是一道铁门,然后又是一道铁门,然后是一道高大的围墙,沿着高墙下的路继续走,便来到了官渡区看守所的监区。

  每次为看守所的在押人员带来阅读分享,姚琳都要至少通过四道“关卡”才能到达“塑心广播站”。姚琳回忆第一次走进来的感觉,“好像从那一刻开始,就能够理解在押人员对于书本的渴望。或许失去自由的他们,会更加需要书籍所能给予的慰藉。”

  事实上,在姚琳成为一名高墙里的“朗读者”之前,是官渡区看守所首先对接官渡区图书馆,希望对方能送一些书进来。

  “大概是9月份,我们开始对接区图书馆,希望他们能在看守所建立一个流动图书馆,定期送点书进来,丰富在押人员的精神世界。”官渡区看守所管教民警陈雁楠介绍。

  区图书馆很快为看守所送来了第一批1500册书籍,类别包括法律、种植养殖技术、推拿按摩技术、文学、史书类等。

  1500册书很快被借走了。新的问题又来了。

  时任官渡区图书馆馆长的姚琳发现,“1500册书无法满足每一个在押人员的阅读需求,但区图书馆也没办法为他们提供更多的书籍了,因为图书的流转总要一个周期。”如何服务好这群特殊的读者?已经有20年图书馆工作经验的姚琳想到了“诵读”。

  “一来可以让更多人听到他们想听的书目,二来也是种精神交流活动,我们可以通过电波、读者来信分享阅读体验,甚至是一些人生体验。”

  10个月以来,姚琳很少失约,即便是过年,她也还惦记着这些特殊的读者,今年大年初五,还来到看守所为他们继续朗读。

  “对于我来说,我做了20年的阅读推广活动,很明白阅读对于人的影响不是说能一下子就有明显改观的,我做这件事儿,是因为他们需要,就好像在他们心里种下一颗颗阅读的种子,总有一天,是会生根发芽、开花结果的。”姚琳望着“塑心广播站”窗边种在塑料瓶中的几株绿植,它们在阳光下生机勃勃。

  “塑心广播站”里外的心灵交流

  说是广播站,其实姚琳每周都要来的“塑心广播站”就设在官渡区看守所三楼的一间普通办公室里。一个话筒、一支容易炸音的小音箱、一台笔记本电脑、一张书桌就是这个广播站的所有家当,条件简陋。当姚琳的声音传到另一头各个监室的喇叭里时,音效折损不小。

  为了听清楚姚琳说的话,每当她广播时,监室内就会变得很安静,一些在押人员还会站在喇叭下面,以便听得更清楚。

  为了给在押人员带来高质量的阅读分享,姚琳每周到看守所之前都得做大量工作,“要分享一本书,至少要把书先通读一遍,然后要结合在押人员之前写的一些读者来信,整理精读内容。”

  每一次阅读分享时,一下子就安静的监室;一封封记录着真挚情谊的书信……对于姚琳而言,这些在押人员的等待、回应,是她一直坚持下去的动力。

  通过姚琳的阅读分享,官渡区看守所里,阅读正在一点点影响在押人员。

  他们在读者来信中写道:“正如林清玄书里写的那样,山谷的最低点正是山的起点,许多走进山谷的人之所以走不出来,正是他们停住双脚,蹲在山谷烦恼哭泣的缘故。虽然我犯了错,但我已经意识到自己的问题,回想以前的日子,实在是不应该啊……”

  “红雨姐姐,请你一定要坚持读下去啊,每周,我最期待的就是你来读书的时光。”

  通过读者来信,姚琳一天天增强了对这些特殊读者的了解,也慢慢走进了他们的内心世界。即便工作岗位调整后,姚琳也在继续坚持每周的阅读分享活动。她知道,那群特殊的读者,还在等她。

  而官渡区图书馆方面,也在进一步满足官渡区看守所里这群特殊读者的阅读需求。“一方面我们根据在押人员的需要,不断对图书内容进行更新,加大了文学类书籍的占比,同时也保证图书内容的新颖性、知识的丰富性;另一方面,我们正在邀请文化志愿者进行有声读物的录制,以便让在押人员每天都能听到有声读物,凝聚更多向上向善的力量。”官渡区图书馆副馆长郭光介绍。(李双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