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

中央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

设为首页 | 我要投稿
长安播报

陕西检察:留守少年犯罪令人痛惜 “未检”工作任重道远

2017-09-14 00:04  来源:陕西政法网  责任编辑:黄海英
字号  分享至:

   16岁的小勇读完初一已经辍学很长时间了,每天无所事事,大部分时间都在网吧里耗着。在这里,他遇到了“志同道合”的小龙,虽然小龙比他大几岁,可玩起游戏来真有共同话题。沉迷在网络游戏中,时间总是过得飞快。小勇在游戏里正拼的酣畅淋漓,转眼间系统又提示没钱了。他略带不满地拍了拍桌子,摸了摸兜里,只剩两块钱硬币。不能继续闯关,心里顿时一阵烦恼,他看到座位旁边的打游戏的小龙也停了下来。

   2017年3月5日凌晨1点,小勇和小龙极不情愿地从网吧出来,小县城的后半夜显得格外的冷清和寂静。二人走到广场路四季商行时,不约而同地停下了脚步,路灯将两人的身影拉得修长。小勇低低地说了一句,“要是撬开这家店,就有钱上网了。”小龙心领神会地点点头。于是,小龙望风,小勇掰开防护网翻入店内,进去拿了五十条红好猫,现金2000元。早晨七点,他们正高兴地准备销赃时,被民警抓了个正着,人赃并获。(文中所涉人名均为化名)

  【检察官手记】

孩子对父亲的冷漠折射出社会问题

  根据《刑事诉讼法》的规定,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在讯问时应当通知未成年犯罪嫌疑人的法定代理人到场。提审小勇前,我提前电话联系了他的父亲。

  提审当天,我和书记员赶到看守所时,看到一名矮矮胖胖的中年男子蹲守在看守所门口--他竟然比约定时间早到了一小时。他就是小勇的父亲,见到我后解释到:“我常年在外地打工,不知道看守所在哪,害怕来迟了,就提前过来了。”我的心突然一沉,感受到一位父亲期望见到儿子的迫切心情。

  小勇认罪态度很好,如实供述了犯罪事实。不过让我感到意外的是,他见到父亲没有像我想象的那样激动,整个讯问过程中,他几乎没有和父亲说一句话,甚至都不怎么抬头看他,表情冷漠。审讯结束后,父亲语重心长地对小勇说“你在里面要听话,有什么事情就给管教说,不要再惹事了”,他只是淡淡地“嗯”了一声,头也不回离开了讯问室。

   “他其实还是比较听话的,是我这几年出去打工,没有管好孩子”,小勇父亲的话里充满了深深地自责。他说自己也很无奈,在小勇上小学时,大人之间因为感情不和离婚了。小勇被判给了自己。后来为了挣钱就外出打工,把儿子留在家中,只是定期往回寄钱,没想到却犯罪了。直到谈话最后,小勇的父亲还不断强调儿子本性善良,希望能够从轻处理。

留守少年犯罪让人痛惜

  如今,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从农村走出去,他们没有高学历,没有社会背景,靠着勤劳的双手努力打拼着,为了生计,为了孩子能够拥有更好的将来,他们常年扎根在大城市的各个角落,省吃俭用供孩子上学,却不懂触及孩子成长的内心,更无暇顾及留守孩子的孤僻与敏感,导致一个又一个孩子混上社会,慢慢地走上了一条不归之路。小勇多年的留守经历,父亲的疏于管教,社会的不良诱惑,造成了他孤僻敏感的性格,对父亲感情冷淡,难以抵抗诱惑最终实施盗窃。

预防未成年人犯罪任重道远

  作为未检人,我们更关注预防未成年人犯罪。家庭教育之外,还需要全社会更多的关爱未成年人这个特殊群体,才能从根源上降低未成年人犯罪率。在我们接触的未成年人犯罪中,一个个看似简单的盗窃、抢劫、寻衅滋事案,往往是最关民生、最接地气的案例,处理得当与否都关系着一个个普通老百姓家庭的生活。即使是同样的罪名,犯罪嫌疑人的作案动机也形形色色,作案手段五花八门,直接影响了对未成年人定罪量刑情节的考察和判断。小勇的案子,让我意识到办案的过程不仅止于依法认定事实、适用法律,刑事犯罪本身就是一个复杂的社会问题,未成年人缺乏抵御外界诱惑的生理机制,缺乏辨别能力和自控能力。一个人的未成年时期是一个不断试错纠错的过程,在这一时期,采取的措施得当,就有助于他们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和行为态度,确保其健康成长;而如果把握不好,应对失当,则可能毁掉其整个人生。未检人的价值不是仅仅停留在惩罚犯罪层面的就案办案,也不是简单的不捕不诉,而是要把教育、感化、挽救贯穿于办案始终,既不能不教而罚,也不能不教而宽,我想这将更能实现未检人的价值!(陕西省人民检察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