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

中央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

设为首页 | 我要投稿
长安播报

田勇:警察世家的刑警英雄

2017-09-11 20:35  来源:青海公安微信公众号  责任编辑:陈叶军
字号  分享至:

  他,是一名刑警。

  他的家庭可谓“警察世家”。

  父亲生前是交警,受到过部级奖励,因为工作原因,积劳成疾,六十九岁便早早地去世了。

  妻子现为青海省公安厅经侦总队民警。

  大哥田峰是铁路警察,被藏北牧民亲切地称为“拉巴神人”,也将自己年轻的生命永远地留在了那片美丽的草原上。

  2012年10月9日,当他看到再也唤不醒的大哥静静地躺在灵车上时,泪如雨下。可是,只过了半个小时,他便强忍住眼泪,一把拽起还在放声痛哭的二哥(交警),告诉他:“现在我们要做的事,不是哭,而是要好好送大哥走,照顾好体弱的父母。”

  事后,他说,不是他无情,更不是冷漠,而是干了二十多年刑警,已然养成了处事不乱、准确判断、果断处置的习惯。

  凭着忠肝义胆,他穿行在连骡子都不走的山路上,一举攻克了2013年全国“灭枪”专项行动第八批挂牌案件,缴获了自制手枪三十五支,捣毁了制枪窝点两个。随后,经过三天三夜的艰难审讯,他使青海“化隆造”的最后一名“专业工匠”认罪伏法。历经三年半的艰苦侦查,他连续抓获了四川阿坝籍盗车嫌疑人二百一十六名,打掉了盗车团伙五十余个,追缴了被盗车辆二百余辆,侦破了案件二百二十二起,挽回经济损失三千余万元,使西宁市的盗车案件从2013年的年发案一千余起,直线下降至2016年的不足百起。

  他就是青海省西宁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副支队长田勇。

  田勇,1974年出生,1995年从青海人民警察学校毕业后分配到西宁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工作,历任刑警支队三大队侦查员、副大队长、大队长、刑警支队副支队长,先后荣立个人一等功一次、二等功两次、三等功四次,2017年荣获“全国特级优秀人民警察”等荣誉称号。

  寻找交会点

  命案侦破的过程就是剥茧抽丝的过程。身处现场,线索和疑点就像解不开的九连环,环环相扣,错综复杂地呈现在你面前。你必须牢记每一个细节,通过碰撞去寻找两个环之间的交会点。一旦找到交会点,案件就有了突破口。这便是田勇的“命案交会点技战法”。

  田勇刚入警时,公安机关侦查破案只能依靠勘验现场、走访摸排等传统侦查手段。为了让自己尽早地进入实战状态,快速提升破案水平,田勇将支队历年来未破的命案案卷全部搬出来,一卷一卷看,一卷一卷找,希望能从中找到某些蛛丝马迹,然后重新侦查。虽然他没有最终找到有价值的线索,但当他把所有案卷细细地研究之后,悟到了侦办命案的许多经验和方法,这就是他独创的“命案交会点技战法”的雏形。

  2001年,位于青海省西宁市建国路的一家旅社发生了一家四口被灭门的案件。田勇来到现场,把血腥惨烈的现场像复写一样印在了脑子里,一点儿一点儿地拆分、推理、分析,最终发现了一个极其微小的交会点。通过这个交汇点,他进一步扩大了侦查范围,最终瞄准嫌疑人,一举将心狠手辣的犯罪嫌疑人抓获。此案侦破之后,他荣立了个人二等功。

  随着现代刑侦技术的广泛应用,他把“交会点侦查法”与“五位一体合成作战法”有机结合起来,侦破命案更加游刃有余了。2017年3月11日,西宁市公安局“110”接到报案,称城西区中华巷的一出租屋内有两人死亡。市公安局立即启动命案侦破机制和合成作战机制,并将“帅印”交给了刑侦行家田勇。田勇带领专案组,通过监控视频和摸排走访,很快便确定了孙姜有重大作案嫌疑,而此时的孙姜已乘机逃离了西宁。雷厉风行的田勇立即组织专案组兵分三路,对孙姜逃跑的目的地广州市与孙姜老家江门市进行追查。经过三天三夜的蹲守,3月15日,第三小分队在江门成功抓获了犯罪嫌疑人孙姜。

  2017年4月27日,西宁市公安局东川分局接到报案,称辖区内一名女子失踪了多日。29日,民警经调查发现其丈夫何辉疑点重重,涉嫌故意杀人、碎尸。鉴于案情重大,东川分局将案件的侦破工作移交给了市公安局刑警支队。闻讯之后,正在家中休息的田勇立即赶回了支队,迅速抽调精干警力开展现场勘查和突击审讯。为了坐实铁案,田勇将血迹物证、视频物证、时间物证等进行交会研判,发现每一处交会点都有何辉的身影。当田勇将铁证摆在何辉面前时,何辉松了一口气,说:“这一切都是真的。”随后,他对自己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反常就是不正常

  田勇常说,干刑侦就要经常锻炼逆向思维能力,只有比犯罪分子的眼睛更“毒辣”、脑子更“狡猾”,才能发现那些隐藏在暗处的罪恶。

  2012年5月至6月,西宁市连续发生十余起街面持枪抢劫案件。据受害人描述,犯罪嫌疑人是四个蒙面人。他们行动快、下手重,常常一拳打倒受害人之后立即实施抢劫,然后迅速逃离现场。如遇情侣,他们便两人持刀、两人持枪,瞬间制伏男性,然后实施抢劫。嫌疑人具有很强的反侦查意识,只出没于没有视频监控的街巷,给案件的侦破带来了很大的困难。

  一般来说,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只负责侦破重、特大刑事案件。可是,时任刑警支队三大队大队长的田勇却很爱管“闲事”。他不仅养成了每天浏览西宁公安接警平台的习惯,还常常自主串并案件,进行分析、研判,为兄弟单位提供友情帮助。通过对市区连续发生的抢劫案件进行分析,他认定这是同一个团伙所为。可是,仅仅把分析结果提供给各分局,对他们帮助不大。于是,他主动承担起了侦破案件的全部工作。他日以继夜地带领民警对每一名报案人详细询问,从体貌特征到说话口音,从抢劫细节到逃离路线,事无巨细。通过精细地分析、画像,他基本上确定了这是一个四人团伙。

  田勇很快便绘制出了一张作案草图,并确定了四名犯罪嫌疑人的真实身份。原来,他们是海晏县的四个小混混。7月14日,民警在一宾馆内将四个嫌疑人全部抓获,同时缴获了现金八千元和数张受害人的身份证、银行卡。审讯进行得很顺利,四个人像商量好了一样,对所有的抢劫事实供认不讳。

  “反常!”看完了审讯笔录,田勇说,“反常就是不正常,不正常就意味着他们很有可能在掩盖更大的犯罪行为。别高兴得太早了,还得继续深挖。就从心理素质最差的小刚开始吧!”

  队员们在田勇的授意下,重新调整了审讯思路,紧锣密鼓地开始了第二轮审讯。不久,小刚就交代了“将一女子强行从莫家街带到南山顶实施抢劫,随后又将其带至一出租屋内多次轮奸”的重大案情。

  “你怎么知道小刚最容易突破?”队员们想不通。田勇告诉大家:“一是小刚年龄最小;二是小刚口供最全;三是对他的审讯笔录,你们的字写得最整齐,说明他最配合。”

  由于该女子没有报案,队员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找到了她的电话。该女子名叫小芳,案发后的第三天就离开了西宁,到新疆打工去了。任凭队员们怎么劝说,小芳就是不愿意回来配合调查。没有受害人,就没办法立案。正当大家无计可施之际,田勇拨通了小芳的电话。听得出来,这个女孩正忍受着万般的煎熬和痛苦,根本做不到再次面对那一群禽兽。

  田勇冷静地劝她:“如果你想重新开始生活,你就必须坚强面对,只有在你的指认下,犯罪嫌疑人才能够得到应有的惩罚,你心灵的伤口也才能慢慢地愈合。否则,你要花更长的时间来拯救你自己。”

  没过几天,小芳便一脸坚强地从新疆回来了。

  一切都结束了。在小芳与田勇道别时,田勇说:“姑娘,到这儿就翻篇了。”小芳的眼中闪烁着晶莹的泪光。

  神奇的阿万仓

  遥远的甘肃省玛曲县阿万仓本是一个风景如画的地方,一边是山林,一边是草原,前面还有一座静谥的寺院。但是,那里没有任何通信的信号,就连北斗卫星信号都会消失得无影无踪,所以我们称那里为“神奇的阿万仓”。说起阿万仓,田勇的脸上没有一丝向往的神情。因为没有信号,阿万仓每天都聚集着很多盗车犯罪分子,成了黑车的热闹集散地。

  田勇也曾想过对阿万仓进行一次大清剿,可是山高路远,鞭长莫及。而且,阿万仓周围的环境为犯罪分子逃匿提供了天然的便利条件。

  “存在即合理吧!”田勇无可奈何地说。既然清不了,就只能尽量避开这神秘的阿万仓了。

  2013年9月,田勇通过线索得知,已经因盗车栽在他手里三次的马大壮与一名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的老板接上了头。老板打算从马大壮的手里往阿万仓买车。

  马大壮,青海湟中人,年青时每天从三米多深的坑道里背沙子淘金,时间久了,身体强壮得像头牛。

  不能让他把车开到阿万仓,田勇打算在他们交易时实施抓捕。那一天的抓捕异常艰难,五个年轻民警压不住一个五十多岁的马大壮。他在地上挣扎了近十五分钟,才被戴上了手铐。马大壮是个狠角儿,即使在他租住的院子里找到三辆被盗的“五菱宏光”面包车,他也不肯松口。

  四十八小时的审讯,审讯的民警每人抽了四十八支烟,直审得满嘴起泡。终于,在证据面前,他承认了盗窃的犯罪事实。刑事拘留期间,他故意将自己的腿弄伤并把自己的粪便涂到腿上,造成小腿大面积感染,虽然每天都在打消炎针,却始终不见好转。原来,马大壮是过敏性体质,一般的消炎药根本不起作用,而他的腿由于严重静脉曲张又不能手术,所以他不惜用让小腿感染的办法来获得取保候审的资格。

  面对犯罪,田勇从不妥协。他积极联系医院,针对感染源,专门为马大壮做细菌培植实验,然后进行综合治疗。马大壮的腿一天天地好起来了,保外就医的希望化为了泡影。

  2015年8月的一个晚上,被盗的一辆“五菱宏光”面包车欲驶向阿万仓。于是,田勇立即带着队员去追赶。当他们追到草原时,下起了雨。路面被升腾的雾气笼罩着,能见度很低。犯罪嫌疑人像打了鸡血一样,加大油门,一下子就冲开了“卡子”。这时,田勇果断地鸣枪示警。听到枪声,犯罪嫌疑人弃车逃进了茫茫草原。雨下得正大,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不甘心的田勇带着队员们一路追了过去。可是,除了远处的狗叫声以外,周围一点儿动静都没有。回到车上,衣服滴着水,鞋里灌满了浑水。田勇和队员们愣是用身体捂干了鞋和衣服。后来,根据嫌疑人落在车上的证件,田勇将其信息发送到网上,于当年11月在玉树将其抓获。

  2016年年初,田勇在对已抓获的盗车犯罪嫌疑人彭毛、索南、格日的讯问过程中发现,此案还有一名重要嫌疑人血尚仍然逍遥法外。血尚参与了盗窃并且多次将车销往阿万仓。为了彻底捣毁这一盗销汽车的犯罪团伙,田勇对血尚展开了全面调查。血尚于8月6日、17日、27日在西宁市伙同他人盗窃了两辆“五菱宏光”面包车和一辆“东风”牌面包车。当血尚还做着发财梦时,9月23日凌晨一点,田勇带领民警在城东区为民巷内将其抓获。根据血尚的供述,田勇连夜驱车赶往青海省贵南县过马营镇和兴海县,一举抓获了两名销赃嫌疑人,追回了两辆被盗汽车。

  终结“化隆造”

  至今,田勇还记得那条连骡子和羊都不走的山路,唯一能下脚的地方就是万丈悬崖边。一想到那条路,他的脑海里就会浮现出“人定胜天”这个词。人为什么能胜天呢?有时是源于生存的本能和永远填不满的贪欲。

  化隆位于青海省的东部,自然环境恶劣,是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因为极度贫穷,那里曾是马步芳的兵工厂,所有工匠都由当地人担任。新中国成立后,一大批手艺精良的工匠被遣散回家。因为生活困难,他们广挖地下室,利用趁乱带回去的制枪原材料,以私自制造枪支来维持生计。而“化隆造”也因外观逼真、性能良好,在国内黑枪市场创出了“品牌”。一时间,到这里购枪者趋之若鹜,制贩“化隆造”的生意十分火爆。

  自二十世纪八十年代起,公安机关就加大了对非法制贩枪支的打击力度。经过三十多年一代又一代公安民警的努力,“化隆造”在市场上已非常少见了,而造枪的工匠和材料也消失殆尽了。

  2013年5月,田勇得到线索,一个名叫牛涛的西宁人想通过化隆籍的王小伍购买几支“化隆造”,并联系好了山东青岛的买家,商量好了价钱。经过三个多月的缜密侦查,7月18日,田勇得到准确消息,王小伍将出发前往化隆取枪。然而,狡猾的王小伍多次变换装束,躲过了在小区门口化装蹲守了一夜的侦查员,坐着大巴车到达了化隆。就在侦查员们布下天罗地网等着他交易时,他却只在街上溜达了几分钟就返回了西宁。原来,他感觉到了危险,临时放弃了交易。回来后,牛涛不依不铙,对王小伍软硬兼施,于是王小伍答应第二天一定去取枪。

  7月19日,王小伍早早地来到化隆县,打了一“摩的”到了合隆乡。合隆乡是一个小山村,零零落落地有着几户人家,只有一条道路。为了防止被发现,田勇让侦查员死守在村口。可是,一个多小时过去了,也没等到王小伍出来,却等来了开车来的牛涛兄弟。田勇判断,交易一定是成功了---时机成熟,可以收网了。随即,他让侦查员们分别在海东市化隆县牙什尕镇镇高速路收费站和西宁市城西区殷家庄小区来了个瓮中捉鳖,成功将买卖枪支的犯罪嫌疑人王小伍及牛涛兄弟抓获,当场缴获自制手枪六支,作案车辆一台。

  案件破获后,公安部要求深挖此案。西宁市公安局刑警支队会同青海省公安厅刑警总队、技术侦查总队成立了“7.19 ”专案组。田勇再次担任总指挥,深入虎穴,化装侦查,终于在8月10日晚上十点,以买家的身份在尖扎县境内果断设伏,成功抓获了三名犯罪嫌疑人,当场缴获自制手枪二十九支。随后,此案被公安部“灭枪”专项行动办公室定为2013年全国“灭枪”专项行动第八批挂牌督办案件。根据犯罪嫌疑人的交代,田勇他们很快就抓获了制枪专业工匠马海牙。田勇亲自上阵,经过三天三夜的审讯,终于迫使马海牙交代了制枪窝点---尖扎县当顺乡香干村水库后面的深山里。

  清剿窝点的经历,给田勇留下了终生难忘的记忆。他们坐着羊皮筏子到了水库对面。上山后,他们披荆斩棘,一直走到了羊肠小道的尽头。田勇怕马海牙逃脱,让侦查员们给他准备了一头骡子,让他骑着骡子走。可是,到了悬崖边,骡子就死活不走了,而马海牙却说只走了一半路。

  田勇让侦查员们稍事休整,由他亲自负责看管马海牙。他们沿着悬崖边小心翼翼地走了两个多小时,才在密林深处的一小片被砍断的树中间找到了一个一人高的窝棚,里面有一台发电机,生了锈的制枪工具堆在一个破木板上。这儿就是马海牙造枪的地方。他说他是马步芳时代留下来的“化隆造”最后的匠人了,手艺很正宗。因为害怕,他不敢收传人,这门手艺算是断了。

  田勇说,如果马海牙说的是真的,那么希望那个轰轰烈烈的“化隆造”时代永不再来。

  洛加的涅磐

  如果田勇对哪个盗车贼另眼相看,那么那个人一定是洛加。

  第一次接触洛加,是在2013年。据一个黑车团伙的“老大”的交代,他已经和玉树的小伙子洛加谈好了生意,洛加是这条道上活儿干得最漂亮的兄弟。

  洛加是谁?仔细一查,田勇发现这个洛加果然来头不小。他十六岁时就在西宁市公安局的家属院里盗车,被发现后,一口咬定只是开着玩玩,根本没想偷。没有证据,只能取保候审了。他二十岁时涉嫌盗窃汽车,零口供。二十一岁时,他又涉嫌盗窃汽车,零口供。全部都是“丰田”越野车,全部都是零口供,全部都是顺利解除取保!

  田勇没费多大力气就将洛加抓获了,并在他租的车库里发现了一辆被盗的“丰田”越野车。洛加一如继往地抵赖,眼神中透着一股不可一世的傲气。田勇通过视频惊讶地发现,洛加只用了十三秒就完成了开门、发动、逃离现场的一系列动作,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而且,聪明的洛加自始至终都戴着一顶棒球帽。

  难道又要重蹈复辙?田勇是一万个不服气。办好了刑事拘留手续之后,洛加显得很淡定。在他的心里,这三十天,只是让他休养生息,时间一到就会重获自由。在这三十天里,田勇没有一天闲着。他调阅案卷,仔细研究,只得出了一个结论:眼前的洛加从十六岁起就练成了铁嘴钢牙,盗车技术炉火纯青,反侦查思维严谨缜密。后来,他每天都去一趟拘留所,可是洛加的态度依然很强硬。田勇也不急,有时只是去见见洛加,面对面地坐一会儿就走。到了第二十五天,洛加开始放松了,和田勇说的话多了起来。他说,他快要做爸爸了。田勇一听,忽然有所触动。

  于是,田勇找到了洛加的妻子卓玛。卓玛怎么也不相信,出身玉树名门望族的洛加会为了钱去偷车,他可是从来不缺钱的。或许,洛加只是在寻找一种刺激吧。在田勇的劝说下,她给洛加写了张劝他坦白的纸条。洛加和妻子的交流,加剧了他对见到孩子出生的渴望,但对自己的犯罪事实,他依然拒不交代。

  刑拘第二十九天,田勇拿着检察院的批准逮捕决定书来到了拘留所。洛加以为田勇是来为他办理取保候审手续的,所以完全没有防备。田勇问完洛加最后一个问题之后,盯着洛加的眼睛,缓缓地拿出批准逮捕决定书,大声说:“你不要以为我们掌握不了你的犯罪证据,不要以为公安机关永远也打击不了你。你根本就不像你自己说的那样清白!你那马上就要出生的孩子将会知道他爸爸的污点!”听到这儿,洛加马上就崩溃了:“田支队长,能不能放我一马?”

  随后,洛加平生第一次做了有罪供述。在孩子出生之前,洛加被判了缓刑。洛加对陪他一起走出拘留所的侦查员说:“从今往后,我洛加不会再做坏事了。”

  对法律和正义而言,这不是最好的结果,但是对社会治安而言,却是功德一件。田勇一直这样认为。

  这就是田勇---一个“忠肝义胆两昆仑”的刑警英雄。有时候,他会为来不及换上厚衣服的弟兄们买来“温暖”牌毛衣。有时候,他会掏出自己一个月的工资来支援生病做手术的兄弟。他不太爱买书,但闲暇时会翻看女儿买的各种类型的书,从《基督山伯爵》到郭敬明的小说。他说,他得研究一下孩子的心理,不然对付不了新型犯罪---三句话不离本行。(文中涉案人员皆为化名)

视频展播丨盖尼法官:藏区审案30载,零错案!

作为当地唯一一位藏族女法官,杨华晖在维护当地各族群众合法诉讼权利外,还扮演着法律宣传者角色。

直播"抓老赖"观看量突破百万次 听听被抓后"老 ...

9月5日,由东北网与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一同打响的“执行难”攻坚战,东北网直播团队前往牡丹江宁安市,与宁安市人民法 ...

人民日报:“租购同权”会改变什么?

“租购同权”到底是什么?会带来哪些改变?还有哪些坎要迈过去?

他守护很多人,但我只想守护好唯一的他……

我本柔弱,嫁你则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