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我要投稿
长安播报

废弃民房里传来噪音 原来是假发票的制作现场!

2019-12-04 15:40  来源:安化公安微信公众号  责任编辑:郭莎莎
字号  分享至:

原标题:一个特大制售假发票案的背后纪实:小民房里的大秘密

编者按:

今年5月,湖南安化县公安局从一条简单线索入手,深入挖掘、连续奋战,历时半年,一举破获“5·21”部督特大制售假发票大案。

常言道:“德不配位,必有殃灾”。以前,吴宁他不相信这句话,但历经此“劫”后,他幡然醒悟:自己种的因,造的孽,迟早都要自己埋单。


相识相聚——有故事的人


北京奥运会那年,吴宁在老家开始跑车为生。闲暇之余,还偷摸搞了点副业。这些年来,家里新修房子,欠了一屁股外债,年余四十,他有点累心。

和很多人一样,吴宁痴迷于网络小说,这也是他每天放松的主要方式。小说里面的满足感与现实差距失落感交相叠加,每每看完,他常沉默不语,若有所思。

虽说生活不尽人意,但吴宁却乐此不疲。更重要的是,在搜索小说的过程中,他加入了许多神秘圈子,这些,成为他日后人脉和经验的重要来源。

在吴宁奋斗的这些年,月萍和杜好的人生也百转千回。月萍经历了围城的进进出出,心灰且意冷,找了个小地方的茶馆,疗伤去了。而在印刷行业滚打近三十年的老司机杜好,天命之年失业,只能暂作休息。闷闷不乐的他,做梦都想重操旧业。

此时杜好还不知道,不久之后,湖南一个名叫月萍的女人,即将成为他这个江西老表的老板娘。而这一切,都要归功于吴宁。

已过不惑,吴宁常叹自己压力太大,抱怨这一切都源于那次美丽的回眸。

三年前的那个下午,跑车生意不好,早早收工后,吴宁相约几个朋友去本地的“开心”茶楼喝茶闲聊。他和朋友经常光顾这里,一切再熟悉不过了。

在茶座里,个男人坐在弥漫着茶味、槟榔味、香烟气味和荷尔蒙味的封闭狭小空间里,吐槽着人生,惬意十分。

那天上班前,月萍左眼跳了好几下,她却没有在意。在小茶馆上班,收入不高,月萍却喜欢这份自在。每天招呼客人,端茶送水,已成为月萍的一种无意识行为。

下午,月萍来到茶座里给吴宁一众人泡茶,一切都很自然。转身临走时,月萍回头看了吴宁一眼,眼神恰好与吴宁撞车了

月萍心理泛起了一点点波澜,吴宁却坐不住了,心理满是小九九,后面的茶自然是喝不长了。朋友离去后,吴宁找到月萍,二人互加了微信,并风雨中成就了一段地下姻缘。

三年后,停工许久的杜好,迫于生计,在广州干起了送外卖的活计,成为了一名知天命的外卖小哥。

2

初尝甜果——会心的一笑

吴宁一直没有放弃他的副业,不时关注着副业群里面的消息。跑车一直没有让他摆脱困境,却多次听到搞副业发财的消息,他再也受不了了。

2018年下半年,吴宁决定转行,一心搞副业。多年来积累的人脉和经验这时帮助了他。很快,他就把副业做大做强的机器设备谈妥了。

月萍知道消息后,一开始也想过拒绝的,总觉得拖家带口地干着违法的事情,不是长久之计。但没拗过吴宁,囿不过家庭条件,一来二去,就没有再反对了。

这一年,杜好依旧在广州过着送外卖的生活,不时在附近找着适合的印刷职位。低不成高不就,外加近三十年的“老陈酿”,他几次路过熟人的店子,都抹不开面子,踌躇很久,始终没有进去。

吴宁文化程度不高,又没搞过印刷行当,迫切需要一位老师傅“操盘”。这时,通过圈子大佬介绍,一位外卖小哥走进了他的视线。对,就是前面那位不开心的杜好。

转眼就到年底,吴宁很着急。在分批次将印刷设备款转账后,他耐不住了。十天后,他赶到了广州,找到了任老板卖印刷设备的店铺。

这一趟,吴宁注定不虚行。

在广州,他见到了日思夜想的全套转让印刷设备。在试运行设备后,他摸了一下墨盒,把沾着油墨的手指放在鼻子前,闭着眼睛摇头吸气,这是一种从来没有过的享受。睁开眼时,他心里已满是油然而生的幸福感。

人走运时,往往挡都挡不住。当吴宁在印刷机店憧憬未来时,外卖小哥杜好正好在这附近送外卖。当他鼓起勇气走进这家印刷店,遇到了吴宁。

“我是专门做油票的,你愿不愿意跟着我一起做事?6000一个月,包吃包住。”吴宁看见杜好,向前递上一根烟,试探性的地问。

“不行,太低了,我送餐都有四五千,干这个违法,太低了。接过烟,杜好取下头盔点起烟,慢慢说道。买卖不成但仁义在,二人还是互相加了微信。

“9000,干不干?”二十多天后,在家休息的杜好收到了一条消息。这个待遇,已经达到了他的心理预期。他抬头看了一下窗外灰蒙蒙的天,心满意足的笑道:“小子,你捡到宝了!”随后,将自己的电话号码发了过去。

今年三月初,杜好告别家人,买好车票,一路向西,踏上了湖南打工之旅。他先到长沙,后转车到双峰,最后吴宁将他接到了山沟沟一栋两层的红砖房,安顿下来。自此,他多了个老板,名叫吴宁,还有个老板娘,名叫月萍。

两天后,吴宁网购的印刷材料全部到货。稍事休息的杜好开始大显身手。五天时间,他足足印刷了十几万份虚假发票。而憋了很久的吴宁,则在十天左右将其全部卖出。听着源源不断的“到账N元”提示音,吴宁会心地笑了。

3

大展拳脚——墨香的味道

图为安化县烟溪镇新码头

成年人的世界,各有各的不易、痛苦甚至不幸,但这些,无论何时何地何种境遇,都不能成为违法犯罪的理由和借口。吴宁才不管这些。

尝到甜头后,吴宁准备大干一番。可天不遂愿,房东知道他们在印刷假发票后,就不肯再出租房子了。惶恐无奈之下,吴宁准备迁移“根据地”。

大码头是武陵山深处的一偏僻之地,这里贴近资水,水上交通便利,山间公路四通八达,路网犹如迷魂阵一般。第一次随月萍来烟溪时,吴宁就注意到了这点。

半月之后,吴宁陆续将设备运至安化烟溪大码头附近,因空气湿润,辗转多次,最后在烟溪胜利村一两层红砖房落脚。

有了教训,吴宁变得更加谨慎。设备调试好后,他叫杜好一直开着机器,自己则躲在房子周边继续观察地形,以及周边老百姓的反应。连续三天,均无异常,吴宁慢慢放下了悬着的心。

到胜利村后的第五天,吴宁的工作室非正式成立了。吴宁负责全盘,特别是购买印刷材料、网上联系业务、PS模板、邮寄发票等核心业务。杜好为技术总监,专攻调试、维修机器、印刷发票。而月萍作为后勤总管,哪里需要哪里搬。

每天早上七点多,杜好开始调试设备。九点,准时开工。杜好对这些机器非常熟悉,只要一个响声,他就知道问题出在了哪里。犹如一对老夫妻,只要对方一个动作,就知道对方想要什么。因而工作也算轻松。

印刷是一个慢工细活儿,稍微马虎就会前功尽弃。这些,吴宁多少知道点。放纸、调色、出成品、烘干、切割、打孔……每一道工序,他都亲自参与,认真观看,仔细思考,主动请教,俨然一个学徒样儿。

杜好是上了年纪的人,身体年久失养,早已经吃不消了。每天约好只工作7个小时。这段日子里,他经常凌晨一两点醒来。听着嘎吱嘎吱的响声,他知道老板两口子又在赶工。年轻真好,杜好偶尔也会心生羡慕。

这段时间,吴宁疯狂地印制发票,每天都有近4万份空白发票出炉。每当一种新发票成品成型时,他总会第一个来到成品堆放处,伫立端详一番后,小心翼翼地捧起一沓尚未裁剪的发票,看着红黑相间的文字,闻着淡淡的油墨香,感叹着精美的做工,他觉得幸福马上就要来敲门了。

此时,吴宁还不知道,安化烟溪群众已经注意他们了。

4

淡淡隐忧——福祸总相依

图为“吴宁”指认现场

售卖发票,吴宁有自己的路子。

最开始,他在烟溪本地用快递小量的邮寄发票,后面觉得太打眼,不安全。于是回到双峰,找到了一个名叫“辉哥”人,达成了“战略”合作。自此,他的发票大部分就通过辉哥,源源不断飞往全国各地(超过28个省、市、自治区)。

从单一的油票,到路票,再到各种增值税发票,最后到私人订制,凡所应有,应有尽有。只要有些利润,吴宁都做。渐渐地,工作室生意越来越好,业务越做越大,也越来越忙。

时间长了,吴宁和月萍熟悉了印刷业务,也开琢磨印刷技术了,还有了自己独立的业务范围。月萍年轻,眼睛好,看色准,她监制印刷的发票质量,杜好有时都自愧不如。

休息时,吴宁常常跟月萍说悄悄话。他告诉月萍,他有个小目标,便是把家里的外债还清,大搞一笔,金盆洗手,然后跟她朝朝暮暮,安心过小家。月萍很享受这种情话。可她不知道的是,吴宁此时越来越怕,还有很多心里话,欲言又止。

就在吴宁一一步实现小目标时,今年5月19日,一个人拨通了安化县公安局烟溪派出所的报警电话。

“新码头附近,一两层废弃民房,近期持续传出噪音,外有小车出没,三个外地口音,请查收,请查收。安化烟溪群众说完,不等值班人员反应,匆匆按了挂断键。

派出所接电话是一位老哥,觉得此事必有蹊跷,经领导同意后,决定先去摸摸情况。两个小时后,一条经现场确认、后期评估的重大线索直达安化县公安局党组。后者会商研判后,立即安排经侦大队彻查。

来烟溪的一个多月,吴宁没睡几个好觉,并不是睡不着,而是忙忙忙:工作室的各种事情都要操心,还要奔波双峰、安化两地。很累,吴宁却很享受这种日进数千元的生活。

5月20日,安化县公安局经侦大队线索核查结果出来了:这是一个规模不小的,非法制造、出售虚假发票的犯罪窝点。次日,县局旋即立案侦查,代号“5.21”,以经侦力量为主的专案组也迅速成立。

5月20日晚,吴宁又接了个大单子。这会儿正和月萍、杜好忙着制作模板,调色、打样,忙得焦头烂额,外部的风险评估工作已经顾不上了。

当天,县局一把手在家坐镇指挥,分管局领导带领由经侦、巡特警大队、派出所等20余人组成的专案组,水陆并进,直扑新码头。

下午一时,行动开始。专案民警破门而入,人赃并获。正在忙碌的月萍和杜好都蒙了,等他们缓过神来时,银色连体手镯已在手。

而正在机器尽头拿发票样品的吴宁,停了下来,拿起一张样品,缓缓低头靠近,闻了闻墨香,大叹一声:“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

5

终被反噬——为自己埋单

图为“5·21”大案案卷

想干大事,就要用心。想干成大事,就要专业。专业,是吴宁的人生信条。

当天行动,专案组当场缴获专业机器设备1套,包括印刷机2台、丝印机1台、切纸机1台、晾晒架2架、晒版机1台、打孔机2台,及其他设备、原材料和发票模板若干。后经专业人士鉴定,这些设备已是专业级的。

吴宁根据地发票太多,现场抓捕时,民警没来得及清点。半个月后,税务工作人员在公安局大院才陆续清点完。结果出来,哇,好家伙,200多万张,且发票纸张、色泽俱佳,质量上乘。

创业初始,吴宁就极力规避风险隐患,以图长期发展。

他选择大山偏僻之处,建立“根据地”,以避人耳目。借用亲戚的亲戚的身份证,注册微信、QQ,绑定银行卡,并在网上购买个人信息用于邮寄物品。连邮寄发票也是去外地,由他人代办,且为货到付款,不留下个人信息。

吴宁觉得这一切很完美,却还是翻了船。他想改变命运,却不走正道,更不信天道。殊不知,天道有轮回,苍天饶过谁。

首战告捷,“5.21”专案组迅速将案情层层上报。6月5日下午,安化县公安局11楼,一个闭门会议正紧急召开。与会人员有湖南省公安厅经侦总队、湖南省税务局稽查局、益阳市公安局经侦支队、益阳市税务局稽查局、安化县公安局及相关部门的领导。

两小时后,省、市、县三级公安机关和税务部门负责人共同组成的专案领导小组宣布成立。翌日,30余人专案组开始联合办公。21天后,专案组派员前往公安部经侦局、国家税务总局,汇报案件侦办情况,得到了部局领导点赞和大力支持。

看守所里,吴宁隔着铁窗,多次坦白。他不想隐瞒什么,全盘托出,只想求得宽大处理。钱财散尽,家庭破碎,亲人分离。“奋斗”多年,一朝回到解放前,吴宁终于成功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潮水过后,方知谁在裸泳。专案组拿下三人后,以口供和涉案手机为突破口,通过大数据分析,迅速确定了一大批违法犯罪线索及犯罪嫌疑人。

6至7月,专案组前往安徽、江苏、广东、上海等地,先后抓获14名涉案人员,累计缴获30余万份空白虚假发票。经税务部门鉴定,“5.21”专案涉案虚假发票达249万余份,可填开金额总数超过78亿。

11月7日,安化县公安局将该案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后续行动,将由公安部牵头推进。看守所里的吴宁,专案组民警,都不用担心了。忙碌许久,也该好好休息了。

“几许往事,此刻满心汹涌,怎不教离愁难掩。”漫漫囹圄,吴宁将在这里度过余生很长一段时光。

但愿他还有从头再来的勇气。

(以上人员均为化名)

相关报道

江苏省人民检察院依法对冯全兵决定逮捕

江苏省人民检察院依法以涉嫌受贿罪对冯全兵作出逮捕决定。该案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暖心!他决定撤诉,只因被告是武汉的企业:抗...

2月10日,广西壮族自治区北海海事法院的法官刘乔发接到一名原告打来的电话,电话那端是来自广西百色的许某。

用政法新媒体的春天,带来政法事业的万紫千红...

我们必须为共和国守住中国互联网的半壁江山!

疫情面前,我们并肩战斗也是一种浪漫

在疫情面前,夫妻二人用最美逆行守护着万家团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