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客户端

|

官方微信

|

官方微博

|
证据装满7个皮箱!甘肃酒泉铲除身份复杂黑恶“兄弟”纪实
时间:2021-05-09 16:50来源:中国新闻网责任编辑:陈天赐
甘肃酒泉:铲除身份复杂黑恶“兄弟”证据装满7皮箱
图为“胡氏兄弟”开庭现场。(资料图)酒泉市委政法委供图

中新网甘肃酒泉5月9日电(高康迪)“侦查难、取证难、抓捕难。”甘肃省酒泉市公安局二级警长李永宏就酒泉敦煌胡氏兄弟黑社会性质组织案接受中新网记者专访时说,因为时间跨度长,又销毁了大部分证据,该案一度处于停滞状态,前期搜集证据持续4个月。

近日,“扫黑除恶甘肃答卷向党和人民报告”全媒体采访团走进酒泉市了解当地扫黑除恶成果,并对典型案例进行采访。“胡氏兄弟黑社会性质组织案”是公安部挂牌督办的全国22起重大涉黑案件之一。

图为酒泉市肃州区法院整理出的“胡氏兄弟”纸质证据,装满7个皮箱。(资料图) 刘美玲 摄
图为酒泉市肃州区法院整理出的“胡氏兄弟”纸质证据,装满7个皮箱。(资料图)刘美玲摄

随着经济社会发展,黑恶势力犯罪也出现了新动向:操控基层选举、侵占农村资源,一些黑恶势力把持基层政权,不断向政治领域渗透;“套路贷”、裸聊敲诈、恶意索赔,黑恶势力不断向网络延伸,向新行业、新领域扩张,对此,政府相关部门也在不断调整工作方案,高效“扫黑除恶”。

敦煌市七里镇铁家堡村人胡鑫、胡刚兄弟,胡鑫是铁家堡村村委书记,身为“村书记”却将其余11家砂石厂做生意的人都赶走,独自霸占当地砂石生意,只要有反对意见,胡鑫就会以“村集体决定”将反对意见压制下去。胡鑫一边当着“村书记”一边垄断着当地砂石生意,获利上千万。

胡鑫的弟弟胡刚,人称“胡镇长”,通过小额贷款公司高息放款,每个人的利息都不一样,对于不能按时还款的人员,采取软暴力行为。在当地一块需要拆迁的项目中,更是用“倾倒垃圾将商户包围”等行为逼走拆迁户。

兄弟两人身份复杂,盘踞当地作恶长达十年。令李永宏不解的是,“经过多方调查,没有民众愿意提供证据,都是闭口不谈,看来情况很严重”。

酒泉警方便从财务方面入手进行侦查,当时胡氏兄弟已经做了一套假账,警方顺藤摸瓜从做假账的人入手渐渐找到了侦办突破口。

李永宏回忆,当时从机场抓捕胡刚时,他大喊大叫‘警察打人了’,引来很多人围观,最后是民警把他抬出了机场,归案后,胡刚不配合案件调查,“避重就轻,只说与案件无关的事情”。

“当时掌握的辅助证据已经形成了证据链条,案件相关人员也在一个个缉捕。”一个月之后,当地受害人员看到警方“动真格了”,很多受害人主动向警方提交证据线索,案件脉络清晰。

该案涉及范围广,肃州区人民法院在证据整理中,由三名法官根据犯罪类型分别梳理,“两个月,梳理出的证据装满了7个皮箱。”肃州区法院副院长张兴设告诉记者,因为胡鑫既是基层工作人员又是商人,那么其获利的判定就要经过反复推敲,不同的身份,最后的判定结果是不一样的。

令办案法官感到头疼的是,该案“公私交织”,很多事情看似程序上都是合理的,但结果又不合乎常理。张兴设说,“作为法官,判定结果是对社会的一种回应”。

抱着“把事实弄清楚,把所有证据罗列清楚”的心态,张兴设、刘美玲、张小霞三名法官对所有已掌握证据推敲多次,每天上班只有中午吃饭休息的时间,在开庭之前形成了闭环式证据,开庭7天,每天9个半小时,“9点正式开庭,6点就要起床,调整自己身体状态,一坐到法庭上就不能随意走动。”张兴设说。最终判定该案15项罪名,主犯胡鑫、胡刚得到了法律应有的制裁。

从决断、决战到决胜,攻克黑恶犯罪这一世界顽疾,扫出清风正气,扫出朗朗乾坤,每位“扫黑除恶”工作人员从未放松。(完)

相关报道
分享到:

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主办 网站编辑部信箱:changanwang@126.com | 招聘启事

Copyright 2015 www.chinapeace.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14028866 号-1 中国长安网 © 2017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