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客户端

|

官方微信

|

官方微博

|
陕西西安创新警务机制改革,以“院落警长制”促平安建设
时间:2023-01-25 15:50来源:人民公安报责任编辑:李笑颖

陕西省西安市公安局新城分局实行的“院落警长制”,突破了部门警种边界,让大量民警走进辖区院落楼宇、加入群众微信群组,“零距离”“零延时”开展楼院警务,点对点、心贴心解决群众“急难愁盼”问题。新城分局的这一警务机制改革,在坚持和发展新时代“枫桥经验”、创新市域基层社会治理方面,做出了有益的探索和实践。

刷手机的时候,马涛总会下意识地先到华清学府城36号楼的业主群里转一圈,虽然他并不是这栋楼里的业主。

有人在车库里遛狗,而且不牵绳,不捡拾狗粪。“无狗派”与“养狗派”在群里激烈地争吵起来。有人@马涛,请他来评评理。虽然在群里表明了自己的观点,但马涛还是决定第二天抽时间到小区跑一趟,和业主们见个面,共同协商怎么解决这一顽疾。

华清学府城是一个超大社区,46栋楼,住着8334户、3万多常住人口。分管华清学府城的社区民警只有一名,如果他要挨家入户走访一遍,可能需要两年。但是现在,18名“院落警长”进入这里,分担了他的工作。

瘦瘦的马涛是陕西省西安市公安局新城分局政工科科长。从2021年3月分局实行“院落警长制”开始,马涛就又有了另一个身份——华清学府城36号楼的“院落警长”。新城分局一共800多名民警,和他一起成为“院落警长”的共有777人。除巡警大队、便衣大队等以打击街面犯罪为职责的业务大队之外,所有机关民警,都兼任了一个“院落警长”;而派出所的所有人,也都像社区民警一样,有了一块自己名下的院落“责任田”。

数据显示,“院落警长制”在可防性案件降发案方面,起到了立竿见影的作用。2020年,新城区所有院落共发入室盗窃案247起、盗窃电动自行车案395起、电信诈骗案736起;2021年,这三类案件分别发案115起、161起和302起。同比分别下降53.44%、59.24%、58.96%。而截至2022年12月27日,2022年这三类案件又比2021年同比分别下降52.17%、45.34%和2.98%。与此同时,政工科还发现,民警收到的锦旗、感谢信也成倍地增加了。

那么,这20多个月里,“院落警长”们都忙了些什么呢?


向群众宣传反诈知识


在街面开展巡逻

平安不出事

被群主踢出业主群时,“东尚警长”郝蓉有了深深的挫败感。

郝蓉是经侦大队的内勤民警。从大学毕业,就在这个岗位上一干10年。2021年5月,分局挑出一批发案多、秩序乱的重点院落,作为硬骨头来啃,征集“擂台警长”。郝蓉想拓展一下自己群众工作的能力,就揭了“英雄帖”,成了东尚小区的8名“院落警长”中的“擂台警长”。

东尚小区住着上万人,北边挨着金康路茶城。小区一共5个门,上下班时间出入人员太多,就会有人尾随进来。一年之中,小区光盗窃电动自行车的案子就发生了5起。刚当上“擂台警长”,郝蓉压力挺大。每天晚上躺在床上,都会自问一句:“咋办呀?”郝蓉分管三栋楼,加了13个群,然后就理所当然地在群里发反诈宣传材料,却没想到,自己居然因此被踢出了群。郝蓉网名就叫“东尚警长”,头像还是卡通的女警察。她想不通,怎么这么不被人理解呢?

郝蓉的犟劲儿上来了。她设法加了群主私信,跟人家反复沟通,才又重新被拉回群里。后来,业主们越来越喜欢她,经常送她“大拇指”和小红花。因为女警长不仅在群里能为大家点破诸如“电商兼职”之类的骗局,线下还能给大家办些实事。群里有人反映,一期广场的灯坏了很久,广场舞跳成了黑灯舞。郝蓉马上去找了物业,给那里重新换了灯。于是有人@她,说还是“警长”说话管用。

和郝蓉同时揭下“英雄帖”的,还有幸福中路派出所民警贺阳阳。在华清学府城的19名“院落警长”中,他这个“擂台警长”,就成了一只领头羊。最火的时候,他加过58个群。业主群之外,还有各种团购群。贺阳阳的反诈宣传,素材大多来自所里的现发案件。在一二百字的文字里,贺阳阳会说明受害人的性别、年龄、职业等,提醒识破此类诈骗的办法。“本人公开承诺,24小时接受反诈咨询来电。”自打贺阳阳亮出他的承诺,他就“生意”不断,每天都会接到这类咨询电话。

一次,凌晨1点多,一名女子给他打来电话,声音颤抖地说,刚刚接到一个自称外地警察的人打来的电话。对方几句话,就把她吓毛了。想起群里有个真警察,这名女子跟对方说去给孩子倒杯水,便悄悄跑到卧室给贺阳阳拨打了这个电话。贺阳阳一听,就知道这名女子遇到了自称“公检法人员”的那种骗子。他让女子把手机开成免提,拿过去,让他直接跟骗子过招儿。结果不用说,那骗子骂了贺阳阳一句,立马就挂断电话。

当上东五路卫民社区的“擂台警长”时,张智勇是分局治安大队的民警。当年从警校刚毕业,张智勇先在卫民社区当了4年社区民警。这次回到卫民社区,好多群众一眼就认出了他。有个原先在这儿开诊所的牙医,现在把诊所开到了别处,但人还住在卫民小区。张智勇跟牙医一聊天,得知牙医买了一批粽子,正准备在端午节前回馈老顾客。听说张智勇打算做一次反诈公益宣传活动,牙医一口答应,赞助他10箱。“包紧肉粽子,捂紧钱袋子!”分局局长李浩灵机一动,给粽子上的小贴士想出了这样两句“广告词”。拿到小贴士,张智勇和社区干部们从下午一直贴到了晚上。第二天,10箱2000个“反诈粽子”在卫民小区一亮相,果然引起了轰动。一天下来,网上新闻的点击量竟然超过了1900万次。

太华路八府庄园是新城区最大的回迁安置小区。24栋楼,住了9300余户、3.5万常住人口。因为年发盗窃电动自行车案9起、入室盗窃案7起、电诈案43起,八府庄园被分局列为重点整治院落。太华路派出所教导员代表支部揭榜打擂,但是,八府庄园“擂台警长”实际上是由5名所里干部和三名内勤来共同担任的。“集体擂台警长”直接对保安员进行培训,完善巡更制度,要求保安员晚上逐楼巡逻。后半夜,保安员还会走出大门,对门口的电动车停放区进行巡逻。针对小区内长期存在的电动车飞线充电隐患,“警长”们和社区、物业联系,在小区不用的边角空地和一部分不影响容积率的绿化带处,增设了十几处充电位,解决了群众的停车、充电难题;针对电动车上楼的老问题,“警长”跟物业一商量,在小区电梯里安装了“老年座椅”,这下,不光阻止了电动车上楼,还方便了腿脚不好的老年人。

这套组合拳打下来,八府庄园在“擂台警长”上任一年后,就交出了这样的一张成绩单:院落年发盗窃电动自行车案6起,同比下降33%;年发入窒盗窃案1起,同比下降85%;年发电诈案19起,同比下降了56%。


在辖区执勤点进行工作交接

矛盾不上交

楼上反复漏水,楼下就一再给楼上提意见。楼上的房子,房东通过中介往外出租。因为楼下不断“骚扰”,楼上房东就有了气儿,索性不租、也不修了,连楼下的电话都不再接。看到楼上仍在往下滴滴答答地漏水,楼下这家就要崩溃了,只能反反复复去找物业。这只飞在空中的“红绣球”,就正好让幸福嘉苑刚上任的“院落警长”党晶给接住了。

党晶是刑侦大队的内勤。初来乍到,对小区的情况还不熟悉,她就跟紧长乐中路派出所的社区民警王华,凡是涉及幸福嘉苑的活动,甭管消防演练,还是反诈宣传,她都不缺位。这回,遇到棘手的矛盾纠纷,也是俩人一起去处理。

楼上这家不理楼下,却不会不理民警的。党晶他们第一件事,是先把双方约到一起,心平气和地协商怎么解决问题。期间,当然少不了再去两家查看漏水情况。管子反复修过多次,还漏,就要找更高明的维修师傅来。楼上户主打一圈儿电话,真就找到一个专业的维修公司。人家带着设备过来一测,排除了管道堵漏、滴漏等问题。原来只是角阀需要更换一下,花不了几个钱。

角阀换过,水管通了,两家的怨气也就消了。从这起矛盾纠纷的化解中,党晶也收获了成就感。

如果说幸福嘉苑这起漏水事件只是影响了邻里关系,那么,西三路社区小超市里的漏水事件,可就针尖对上麦芒、非得赔出钱来了!

一栋临街的二层楼,上面开宾馆,下面的房子被分租出去。渭南人老王租下10平方米的一间小店,开了个小超市,也卖烟酒。怎么就发水了呢?原来,楼上的小宾馆合同到期,不租了。老板找来装修队,准备重装后另租。施工队砸墙时,为降粉尘,就用水管子在屋里乱冲一气。却没想到,水漏到了楼下,不仅泡坏了人家小超市的监控显示器和木地板,还泡了人家的香烟。一算损失,老王急了,找了四五个亲戚,上楼阻止施工。工人报警时,正好赵炜在所里值班,就把这事儿接了下来。他是西三路社区的社区民警,也是这里的“院落警长”。

事实虽然清楚,但双方对被浸泡香烟的价值和暂存地点,却存在异议。由于受损香烟数额巨大,赵炜建议,先将香烟封存,由烟草部门鉴定真伪和价值后,再作评判。这么多烟存在哪儿呢?赵炜说,就存在老王的店里。老王的监控显示器不是给泡坏了吗?没错,显示器坏了不假,但监控还是好的。这期间如果老王要做手脚,监控会记录下一切的。

正值国庆假期,第二天,赵炜还是联系到了烟草部门,对这批被水浸泡的香烟真伪和价值进行了评估。烟是真的,价值7万余元。装修方包工头小刘认错态度挺好,可拿着烟草部门出具的估价单,却像霜打了的茄子。本想趁着节日打工挣点钱,却没想到闯了这么大个祸。虽然也知道老王小本生意不容易,但小刘双手一摊,表示实在是筹款有困难。

本来,把该做的工作都做了,民警调解不下去,可以让双方到法院打官司。但是,设身处地为双方着想,赵炜还是决定,尽量在自己手上把矛盾化解。为此,赵炜联系了小刘所在的公司,跟人家讲明了情况。公司答应,节后可以按公司规定,进行内部责任划分,落实部分赔偿金。再让小刘找朋友借钱,小刘就爽快多了。

在赵炜的见证下,小刘借来7万多元,赔偿给了老王;老王店里那些泡过水的香烟,则归了小刘。小刘认为,这些烟还能抽。

和赵炜一样,韩森寨派出所的女警安慧也是社区民警兼“院落警长”。夏天那会儿,有位刘师傅给她打电话求助,都快哭了。

那个家属院不大,刘师傅是院子里的水电工,也负责清运垃圾。一次,刘师傅干活儿时,不小心把张大爷的老伴碰倒了。见老太太站起来,拍拍土,也没啥事儿,刘师傅就道声对不起,以为这事儿翻篇了。却没想到,张大爷却不依不饶,每次见面,都要对刘师傅夹枪带棒。低头不见抬头见,就这么被骂了一个多月,刘师傅气得实在受不了。他也试图跟张大爷解释一下,但院子里人都知道,张大爷比较偏执,认死理儿,连他老伴都劝不下,别人还啰嗦啥呢?

安慧就带着辅警来到这个家属院。张大爷跟安慧的父亲是同事,安慧张口就喊“叔叔”。一聊才知,张大爷对物业一直有意见。这次老伴儿被刘师傅碰倒,物业也没人来解决这事,这就让张大爷很窝火。他扬言,不光见刘师傅一次要骂一次,还准备去堵物业的门呢。

虽说张大爷有些偏执,但安慧觉得,物业办一直回避跟他接触,也是不对的。第二天,安慧打电话给物业办,物业办主任立马答应,和她一起妥善处理这件事。

第三天,安慧把刘师傅和张大爷都约到物业办,物业办主任答应,登门代刘师傅向张大爷老伴道歉。

下午,安慧和辅警跟物业办主任一起,拎着水果来到张大爷家。当安慧把自己父亲的一幅书法作品当场送给张大爷时,张大爷喜出望外。原来,做同事时,他就喜欢安慧父亲的字儿。没想到,安慧会专门去找父亲,给他写了一幅。张大爷觉得很有面子,也就下了这个台阶,从此再没跟刘师傅生过事。


在社区执勤

服务不缺位

手机里,微信零钱少了54元。李奶奶让华清学府城“院落警长”贺阳阳帮她查查,看钱去哪儿了。

54元钱不够立案,但贺阳阳还是像接了一起刑事案件一样,认认真真帮她去查。从消费记录上看,这54元钱是在小区门口一家小商店花的。但李奶奶一口咬定,她这些天根本没在这儿买过东西。贺阳阳再去店里问店老板,人家答复:这54元买的是香烟。“案子”很快告破:原来,是李奶奶老伴揣上她的手机,悄悄出去买了两盒烟。

经侦大队民警杨光担任“院落警长”的地方,是韩森寨百货公司家属院。老家属院,就一栋四个单元的老楼,稍有办法的人,早都搬出去了。除了租房子的外地人,剩下的,就是七八十位年过七旬的老人。楼老了,给这栋楼供水的水泵也老了。据居民们说,5楼以上水流就很小,早晚高峰更是经常没水。一遇下雨天,水窖就积水严重。水龙头一开,流出的水都是浑的。家属院没物业,就几位还算身体好的老头儿在管事儿。也问过换水泵的事儿,一听说至少得两三千元,就打了退堂鼓。没人愿意摊这笔钱。

杨光来这儿当“院落警长”,就想给大家办点实事儿。韩森寨百货公司早改成了家具城,他去找家具城老板,人家也挠头,家具城没人会修水泵呀。杨光不死心,又给自己一朋友打电话咨询。朋友在钢贸市场做生意,却知道朱宏路的机电市场有卖水泵的。找到卖水泵的,不就知道谁会修水泵吗?顺着这个思路,杨光人托人,终于找来了两位会修水泵的工人。大热的天,俩工人师傅干了好几天。杨光一旁陪着说好话,边把自己买来的冰水不断地给人家递。虽然欠下了朋友一个结实的人情,但杨光觉得值,因为总算为院子里的老人们干了一件好事。

再进院子,杨光就人品爆棚,老远就有人笑着跟他打招呼。再让老人们在手机上安装个反诈App,就跟玩儿似的。老人家准定把手机递给他,由他帮忙操作。

胡家庙铁路高层小区的“院落警长”秦倩一到任,就在业主群里跟大家表明身份:她来自分局法制大队,愿意帮助大家解决生活中遇到的法律问题。于是,就不断地有人要求添加她的微信,跟她私聊。

有位华先生把房子委托给中介,中介把房子租出去后,却卷了钱跑路了。华先生没收到房钱,要赶房客走;可房客把钱交给了中介,有收据,哪儿肯搬家呢?可华先生只认识那个中介小伙子,连他是哪家公司的,都说不清。

有个“企查查”的软件,一般人不会用。秦倩帮着华先生一通儿查,从中筛选出一个改过名字的中介公司,确定是小伙子曾供职过的那家中介公司。有了这个线索,华先生就可以按秦倩支的招儿,到法院提起诉讼了。

西安市第二聋哑学校一名高三女生,平时右耳戴助听器,左耳戴人工耳蜗外机。初冬的一个下午,放学后,她先坐公交、再倒地铁回家。当她从保税区地铁站出来后,发现人工耳蜗丢了。对于这名女生来说,耳蜗就是她的耳朵。这只人工耳蜗价值28万元,她的妈妈已经完全无力为她重新买一只耳蜗了。

孙真是在学校群里知道这事儿的。作为社区民警兼第二聋哑学校“院落警长”,孙真在学校群里看到,老师、同学们都在帮忙寻找这只人工耳蜗。这时,已经是耳蜗丢失的第四天。家长、老师已经请地铁分局、公交分局的民警帮忙,调取过公交车和地铁的监控,都没有结果。这天是个周六,上午11点。一听说这事儿,孙真就向一起值班的刑警康豪求助。康豪请丢人工耳蜗学生的家长和老师来所里,马上开始调取视频。既然没在公交和地铁上丢,他和同事就把女孩从离校到公交站的这段“空白段”,进行重点摸排。

经过4名民警3小时的不间断寻找,终于发现了那段宝贵的视频。原来,女生在乘坐公交车前,从她左侧上衣口袋往外掏公交卡时,将口袋内的人工耳蜗带了出来,掉在了地上。2个小时后,人工耳蜗被一名穿黑色棉袄的中年妇女捡走了。根据公交车牌号和那名妇女扫码上车的信息,康豪和同事几经周折,最终在长安区找到了她。原来,这名妇女并不认识人工耳蜗,以为捡到的是一只蓝牙耳机:“你们来得真够快。再晚两天,我说不定就把它给扔了呢。”

秋季里,有天韩女士正做饭,突然发现85岁的婆婆不见了。婆婆患有阿尔茨海默症,韩女士到处找不见,只好到韩森寨派出所向民警求助。

走失的老太太是北张家园小区的,派出所刑警刘行正好是这儿的“院落警长”。经过近3个小时不间断刷新查看视频监控,刘行发现走失老人在环城东路出现。值班民警和家属赶快赶往现场周边寻找,但人海茫茫中却与老人擦肩而过。

天色渐晚,室外气温不断降低,家属变得越来越焦虑不安;刘行和同事追查搜寻的难度,也在进一步增大。坐在电脑前,刘行他们紧盯监控,不断刷新画面。晚上8时许,他们终于在火炬路附近发现了老人的身影。此处距离上一个“露面地点”,已经有6公里远了。最终,刘行和老人家属在与火炬路相邻的建工路某小区附近,将走失老人找到。这时,距离老太太走失,已经有10小时了。

还好,老人身体还没大问题,大家这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相关报道
分享到:

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主办 网站编辑部信箱:changanwang@126.com | 招聘启事

Copyright 2015 www.chinapeace.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14028866 号-1 中国长安网 © 2017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