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客户端

|

官方微信

|

官方微博

|
一次任务中左眼完全丧失视力,他却说“带上墨镜看起来帅一点”
时间:2021-08-30 16:41来源:青海公安责任编辑:江旭峰

图片

图为却旦加卜(左)在村民家中。潘雨洁摄

图片

图为却旦加卜在电脑前工作。胡贵龙摄

图片

图为却旦加卜骑马巡逻。潘雨洁摄

“拧成一股劲”干好一件事

从青海省河南蒙古族自治县宁木特镇到同仁县双朋西乡的距离是190公里,山路崎岖,开车大约需要4个小时。这里是却旦加卜的老家。

在却旦加卜的老家,记者见到了他的父母、妹妹等家人。虽然住房有7间,但都很局促,最多时全家18口人都住在这里。

却旦加卜兄妹6人,只有他和弟弟有正式工作,全家人的日常花销就落在了他们身上。

据了解,却旦加卜当年因左眼受伤后摘除不及时,引起了“交感性眼炎”,没有受伤的右眼这几年经常见光流泪,疼痛不适,视力也大不如从前。他的父母年迈体弱,都患有糖尿病;父亲还患有高血压,母亲患有腰肌骨质增生,需要经常进行治疗。这些医疗开支加重了家庭的负担。

在采访过程中,记者了解到,却旦加卜儿子出生后没多久,因家庭负担重、生活困难,夫妻离异。

当记者问却旦加卜71岁的父亲对孩子们有什么期望时,为记者充当翻译的黄南藏族自治州电视台记者娘本流泪了。

原来,只要全家人团聚在一起的时候,却旦加卜的父亲都会教育子女:做人要对得起良心,处事要公平公正,多帮助需要帮助的人。

2016年,却旦加卜的父亲骑摩托车去县城的路上,被后面疾速行驶的汽车追尾,摔在了山路边,在医院昏迷23天后才醒了过来,至今左眼失明、左耳失聪。肇事驾驶员牵了羊来家看望却旦加卜的父亲时,他父亲拿了1000块钱硬要塞过去。

却旦加卜的父亲说:“按照法律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我不能占任何人的便宜。”

现在,全家人为却旦加卜建成了一个属于他自己的房子。儿子今年参加高考,也如愿考上了语文教育专业。这两件事圆了却旦加卜的心愿。

他们这个大家庭“拧成一股劲”干好一件事、解决一个个困难的精神深深感染了记者。

坦然面对左眼失明

“眼睛受伤后,撞门撞墙撞树之类的事常有,现在好多了。”却旦加卜指着因为撞到墙而留下疤痕的左眼眶,笑着对记者说。

其实,失去左眼后,却旦加卜用了5年多的时间才适应了正常生活。他拿起放在桌前的纸杯说:“你看,我现在一下就能拿起来。”

2000年7月,参加公安工作不到两年的却旦加卜,在一次处警过程中,左眼被砸伤后失明。

受伤的那一天,他和同事在辖区一个在建电站登记外来人口信息。“你不认识我吗?还用登记!”在登记到包工头时,这个却旦加卜的远房亲戚说。“只要不是我们县的在籍居民都得登记。”却旦加卜告诉记者,当时他的那个亲戚喝了酒,趁却旦加卜不注意,拿起放在桌子上的瓷碗就扔了过去,正好砸中他的左眼,瓷碗碎了一地,却旦加卜左边脸颊顿时挂满了鲜血。

随后,他被送往县人民医院救治,由于伤势严重,后转院至青海省人民医院,虽经全力抢救,还是未能保住左眼。

说起当时的情况,却旦加卜笑着说:“只怪自己太年轻,工作经验少。”

初次和却旦加卜交谈,记者就被这个身高一米八、皮肤晒得黝黑的藏族汉子乐观的心态所吸引。他对于自己的伤病“满不在乎”,甚至还不时和记者调侃自己。

“我之前失去了一个‘车大灯’,现在有一个‘车轱辘’也不太灵活了。看,这是给我‘车轱辘’上的润滑剂。”却旦加卜从上衣的口袋里拿出治疗关节炎的药给记者看。

为战友挺身而出

却旦加卜的乐观是骨子里就有的,对战友的爱护更是发自肺腑。

2016年10月的一天晚上,却旦加卜接到命令带队在河南蒙古族自治县和甘肃省碌曲县交界处设卡查缉被盗抢车辆。在对一可疑车辆进行盘查时,该车突然加速逃窜,开入路边水沟。执勤民警索南才让在打开嫌疑车辆车门的一瞬间,嫌疑人手持钝器对索南才让进行攻击。危急时刻,却旦加卜一把将索南才让拉到身后,钝器击中却旦加卜的头部,造成头部受伤,缝了7针。

索南才让告诉记者:“关键时刻,哥哥保护了我,很感激也很佩服他,我一直以他为榜样努力工作。”

事后,朋友调侃左眼失明的却旦加卜说:“那人肯定是从你左边进攻的,如果从正面过来你肯定能躲开。”

说到朋友的调侃,却旦加卜反而笑着说:“我朋友的‘四个眼睛’都不如我一个眼睛,摔跤他肯定摔不过我。”

跟百姓在一起就像鱼在水里

在宁木特镇,居民的语言主要是藏语,记者在采访中,主要靠翻译。提起却旦加卜的名字,记者看到的是人们举起的大拇指。

却旦加卜是一名公安民警,也是镇里和县里的法治宣讲员,全县的居民大部分都认识他。

宁木特镇赛尔永村的周多早就听说过却旦加卜的名字,“他懂得多,处事公平公正,村干部调解不了的纠纷他能处理到双方都满意。”

2017年11月,辖区两户牧民因草场纠纷发生口角,“村警”调解后双方还是僵持不下。两户牧民见到却旦加卜都说:“你来就好了,我们相信你。”了解完事情经过,却旦加卜心里已经明白双方的纠纷点:一户牧民的羊跑到另一户牧民的草场吃了草。他先从“远亲不如近邻”说起,再到讲解法律政策,最终,两户牧民的纠纷顺利解决。

“按照法律,民事纠纷双方可以到法院进行起诉。却旦加卜调解矛盾纠纷有他自己独特的方法。”宁木特派出所指导员李成举说。

却旦加卜喜欢也善于和老百姓打交道。就像河南蒙古族自治县公安局副局长王建国所说:“安排他在基层工作,就像把鱼放到水里。”

河南蒙古族自治县海拔3600米。参加公安工作后,却旦加卜一直坚守在这里。饱受身体伤痛和高原亚健康的困扰,他从不后悔。却旦加卜说:“这是我们的家园,守护它是我的责任。”

相关报道
分享到:

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主办 网站编辑部信箱:changanwang@126.com | 招聘启事

Copyright 2015 www.chinapeace.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14028866 号-1 中国长安网 © 2017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