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客户端

|

官方微信

|

官方微博

|
他是“理所应当”的坏小孩……
时间:2020-11-13 21:48来源:贵州长安网责任编辑:马守玉

11岁辍学、15岁父亲过世、母亲改嫁,早早踏入社会打工的秦某,搬过砖、洗过碗。

2012年刚成年的他,在社会大哥的怂恿下,加入到挣“快钱”的盗窃团伙中。从心惊胆战顺走路边的摩托车,到分工明确的入室盗窃,这样的成长经历,让他变成了“理所应当”的坏小孩......短短一年多的时间,他参与在贵州省遵义、金沙、黔西等地作案35起,猖狂地从各类商店、家电超市盗取钱财、衣物、电脑、电视、摩托车等物品,涉案金额高达十三万余元。

2014年3月,这个疯狂的作案团伙受到了法律的制裁,秦某也因此被判处有期徒刑8年。2016年1月到贵州省轿子山监狱服刑改造,刚满20岁的他,最好的年纪,只能这样在狱中开启。可在服刑期间,秦某像一匹脱缰的野马,乱打乱闯,多次以各种理由逃避改造。民警多次找他谈话,他也是谎话连篇,常常出现前言不搭后语的情况,拒绝民警的关心和帮助。只是一味地将自己的不幸归罪于自己的家庭,怪自己的命不好,怪父亲的早逝,怪母亲的抛弃,怪自己无人照顾。一时间对他的教育改造工作也陷入了僵局,秦某的改造情况不容乐观。

2017年出现了更离谱的事情,他谎称自己吞噬了金属异物,监狱民警立即将他送入监狱医院进行检查,身体无异常。查明真相后,监狱民警毫不纵容,依法依规将他禁闭。在禁闭室里,他依旧埋怨自己的家庭,反复诉说自己是被迫成为一个“坏小孩”的。禁闭室外,监狱民警不停地想着改造他的方法,几经寻找,联系到了秦某的堂哥,和跟着堂哥一起生活的弟弟妹妹,一场由民警和家属共同努力的亲情帮教,静静地等待着禁闭期满的秦某。

禁闭期满,倔强而又疲惫的秦某从禁闭室走出来,却发现民警并没有直接带他回监舍,他不免好奇地问:“张警官,你这是要带我去哪?”他的直管民警张富波笑笑却没有说话,只是示意秦某来到了办公室。一进来,他惊讶地发现自己的堂哥堂嫂正在里面等着他。久违的亲情,让这个“坏小孩”情不自禁地流下泪来。在亲人的面前,他终于坦露心声,小心翼翼地向堂哥询问了自己弟弟妹妹的现状。在得知妹妹已经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弟弟也顺利地考上了大学,他若有所思地深深吐了口气。刚从禁闭室出来的他,深刻感受到了法律的威严,此刻又在特殊的亲情帮教中感受到了法律的温度。在一次次“法度与温度”的改造中,秦某终于开始了对自己的反思,开始思考自己的人生。

短暂的会面后,轿子山监狱副监区长张晋把他留了下来,他第一次认认真真的与民警进行交流,他细细讲述着自己的成长经历,他觉得自己的不幸是因为老天的不公,是家庭的缺失和贫穷让他走上了犯罪的道路。但民警的几句话,点醒了这个一直顽固不化的“坏孩子”。张晋说道:“你不是最关心你的弟弟妹妹吗?他们和你有着同样的生活经历和原生家庭,不是吗?为什么你们的人生有这么大的差距?如果今天犯罪的是他们,你会心痛吗?”秦某慢慢地抬起头看着张晋,张了张嘴,却半晌没有说出一句话。

回到监舍的秦某,想起了自己小时候,虽然家庭不幸但堂哥不曾放弃他们,把他们三个孩子带回贵阳生活,是自己偷偷跑了出来,想去外面闯闯......过往的一切在脑海中一一闪现,他终于明白了虽然自己没有一个完整的家庭,但这并不是自己走上犯罪道路的理由,还好,弟弟妹妹没有变得和他一样。

也许是没有照顾弟弟妹妹留有遗憾,或是不想再让堂哥失望,从这以后,秦某像变了一个人一样,主动向民警汇报自己的思想动态,踏实接受改造,认真学习技能,在自己不断的努力下,多次获得行政奖励积分。于2020年8月经安顺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获批减刑7个月。

或许秦某的成长经历让人惋惜,但人生的道路却是自己的选择。同样的成长环境,秦某颓废消极走上犯罪道路;而弟弟妹妹努力积极,不畏困难,活成了生命应该有的样子。人生没有重来过的机会,却有重新开始的机会。虽然不知道未来还有怎样的困难,但这一次,他知道要向弟弟妹妹学习,不再辜负自己的人生。

明年的仲夏,他就可以回到阔别已久的家,他说,要给弟弟妹妹带上一个西瓜,因为那是小时候,兄妹三人追逐打闹中最甜的味道。(贵州省轿子山监狱)

相关报道
分享到:

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主办 网站编辑部信箱:changanwang@126.com | 招聘启事

Copyright 2015 www.chinapeace.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14028866 号-1 中国长安网 © 2017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