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客户端

|

官方微信

|

官方微博

|
王佔祖:燃尽生命之火,只为探寻“沉默的真相”
时间:2022-06-21 16:08来源:平安中原责任编辑:高梦圆

草木垂首,长河呜咽。连日来,在豫西灵宝的街头巷陌,一幅被白花黑纱镶嵌的民警照片,触发了无数人的点点泪光……

照片上的民警叫王佔祖,生于1969年,是河南省灵宝市公安局刑警大队二级警务技术主管、正高级主任法医师,二级警督。

时间倒退到5月13日17时,王佔祖在灵宝沿黄公路大王北村段参加党总支组织的活动时,突发疾病经全力抢救无效因公牺牲,享年52岁。

警龄31年、党龄28年的王佔祖,立足平凡的法医岗位,31年如一日。他50多次无惧生死执行任务,200余次拨开迷雾觅真凶;他经年累月在超负荷的高强度工作中不懈拼搏,脑梗手术后仍忘我工作,累计勘验各类案事件现场2800余起,出具尸体和法医临床鉴定书5100余份;他古道热肠,慷慨解囊,或解决群众急难愁盼,或投身公益事业,默默践行孝老爱亲美德,始终用热情、真情、亲情服务群众。

数次行走生死边缘,只为探寻“沉默的真相”

春寒料峭,苏村乡金蛤蟆沟发现一具无名男尸。刚入警不久的王佔祖,在时任老法医王胜贤的带领下,迅速扎进山沟勘验。尸体少了一只鞋,或许那只失踪的布鞋上有检材。搜寻中,侦查员们看见在一处陡峭山坡的大树上,隐约挂着一只黑色布鞋。可60多度的山坡,且树冠悬空,而大树下就是数丈深沟,要想提取那只布鞋,危险程度不言而喻。王佔祖不等领导发话,就地从身边折了一根树枝,插进后腰带,小心翼翼地抓住山崖上的荆棘,慢慢往上攀登,靠近大树时,抽出后背的树枝,挑下那只大树上的布鞋,果然找到了布鞋上的血迹。自此,一起特大系列案件成功告破。也就从那一刻起,大家看到了一贯腼腆的王佔祖关键时刻的勇气。

2006年9月11日,民警在侦查中发现,灵宝市区道南一院落中的枯井底,疑似藏有尸体。午夜时刻,民警抵达现场后,在5米多深的井下缺氧、未知危险性不明的情况下,王佔祖主动请缨,背上氧气袋,只身滑到了井底,为成功侦破案件提供了重要证据。

2016年7月25日,在黄河灵宝市大王段的滩涂中,发现一颗人头骨。因病已卸任中队长职务的王佔祖,带领民警杨玉川等,来到了黄河边。见岸边距离头骨处尚有10余米淤泥区,深浅程度不明,尤其不能排除淤泥掩盖下有深坑的危险。此刻,王佔祖把勘察箱交给杨玉川,让他岸边等候,争执不过,杨玉川只好看着王佔祖柱一根木棍,独自踩进过膝深的淤泥区,艰难取回了头骨。

2008年5月,某矿山发现一具尸体,王佔祖率先投入勘验。伤亡人员在四通八达的矿洞里,有五千多米深,而且洞里有平行巷道、也有斜井、竖井,更有随时可能出现的塌方、有害气体、甚至易燃易爆物品,每进一趟,往往需要大半天。但坚持要到第一现场的王佔祖,背上急救箱、头戴矿灯,连续一周,天天进洞勘验检查。每进出一次,他总能让或多或少、或轻或重的伤疤,换来价值或多或少、或高或低的各种证据。终于如期查明了死者死亡原委,为侦查工作提供了科学依据。

累计勘验各类案事件现场2800余起

法医岗位工作枯燥、繁重,但王佔祖经年累月超负荷工作,纵然脑梗手术后仍忘我奋战,累计勘验各类案事件现场2800余起,出具尸体和法医临床鉴定书5100余份。

王佔祖入警伊始,当时全局法医只有王胜贤和他。1994年4月王胜贤因公牺牲。由于一时找不到合适人选,全局的法医业务只能由王佔祖一人承担。那段时间,王佔祖常常忙得焦头烂额,一天甚至要出交通事故引起的伤亡、无名尸等勘验现场6次,出具各类伤情鉴定书、检验报告30多份,工作时间往往在16个小时以上,甚至屡屡通宵达旦到全身像散了架,可他无怨无悔,一丝不苟地做好每一笔记录、每一项检验。后来,随着其他同事的先后到岗,大家都劝王佔祖该缓缓神、松口气了,但他却说,人虽然多了,但工作标准、要求也提升了,哪还敢清闲?

2008年农历正月十五,在完成当日的社火表演警卫工作后,一直没有吃上饭的王佔祖突发眩晕,妻子田红梅赶忙送他去医院。医生诊断疑是脑梗,王佔祖被送往北京天坛医院治疗。即使住进医院,王佔祖依然牵挂着手头的工作。哪个鉴定到期了,哪个检验报告怎么结论,哪项资料该上报、该归档了,他在手机里不停地询问,手术清醒后,他又开始一一回复办案单位咨询伤情情况的未接电话。在北京住院的7天时间,他至少接打了230多个电话,通话时间超过2000分钟,几乎清一色全部是谈工作的。妻子开玩笑地说他——“电话能治病吧?不接打电话你浑身难受是病人,可一接通电话,你怎么就不痛不痒了呢?”

病后回到岗位,王佔祖的工作作风依然如故,勘验、记录、进山、下乡、出差、警卫、疫情防控件件任务不甘落后。就连多年来的值班中,他也没有请过一次假。特别是十九大安保期间,他手提大包小包、瓶瓶罐罐的各种日常用药,在单位连住20多天。

2013年7月,某水库发现一具尸体,刚值完夜班到家休息的王佔祖得知后,穿上衣服迅速赶到了现场。在勘验排除案件后,大家正在收拾装备准备返回,可坐在水库边一块塑料纸上的王佔祖,竟斜靠大树打起了鼾声。带队民警邓放朗悄悄摆摆手对大家说,这兄弟实在太累了,咱稍等他会儿。

王佔祖做完手术后,鉴于他需要长期服药,还要多加休息,局党委在征求他的个人意愿后,考虑把他调整到较为清闲的工作岗位。但王佔祖却说,我放下职务就是一种放松,我会轻轻松松地做好一名普通法医的。

减少了大量管理工作后的王佔祖,把腾出的时间精力又全部倾注到了法医业务上。技术中队的同志们都说“要知道老王(王佔祖)的工作量,你看看他警服的肘部到袖口就知道了”——由于长期伏案工作,他的每一件警服的肘部到袖口,都被磨损得发白起花。

古道热肠,倾力解决群众急难愁盼

战友有事,王佔祖常常主动替班;战友工作久了,他常常主动轮换。无论同学、战友、还是亲友、乡邻,有婚丧大事,王佔祖必抽空前往帮忙,若实在脱不开身,他定会捎去礼品,以表心意。

毛润慈是王佔祖的老同学。2000年农历腊月二十三晚上,毛润慈觉得有点头晕、恶心,他像往常一样给懂医学的王佔祖打电话咨询。不料,正要带老婆孩子回老家的王佔祖,却迅速调转车头,赶到毛润慈家,将其送到了灵宝市第一人民医院。初步检查,没发现什么大问题。但王佔祖叮嘱毛润慈安心在这里住院观察。次日,病灶发作,毛润慈出现了吞咽困难等轻微症状,随后因救治及时健康如常。回想起往事,毛润慈感慨地说,我这后半辈子其实是佔祖给的。

在利用医学知识为许多人提供热情帮助的同时,王佔祖还利用法律专长,义务为群众调处大量矛盾纠纷。此外,抗震救灾、抗旱防汛、抗击“非典”、抗击新冠疫情、扶危济困等各类募捐,王佔祖都是慷慨解囊,成了群众心里的“警察亲戚”。

群众彭梦雷至今还念念不忘王佔祖的恩情。2013年,他母亲得了直肠癌,是王佔祖赶到医院看望慰问,并自掏腰包,四处求医,帮助彭梦雷度过难关,使老母亲转危为安。可至今,彭梦雷也不知道王佔祖跑了多少路、花了多少钱。

妻子田红梅说,这些年,王佔祖捐献的、出借不让还的钱,不会少于5万元。

对别人如此慷慨的王佔祖,对自己却是出了名的“抠”。除了警用服饰,他自购的衣帽鞋袜,没有一件超过百元。就在前几年,在郑州的一次培训间隙,他购买的一件夹克仅仅50元。就在他因公牺牲的当天,脚上穿的作训鞋,鞋帮早已裂缝了。

相关报道
分享到:

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主办 网站编辑部信箱:changanwang@126.com | 招聘启事

Copyright 2015 www.chinapeace.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14028866 号-1 中国长安网 © 2017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