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客户端

|

官方微信

|

官方微博

|
“我即便不是一名警察,看到这样的事,我也会发自内心地想去做”
时间:2020-06-23 09:21来源:河北长安网责任编辑:肖剑

从天津赶来的家属,在亲人失踪四个月之后,现在重又见到了已经伤势痊愈的亲人。眼前这生死重逢的真实一幕,让喜极而泣的家属是如此难以相信;家属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是未曾谋面、非亲非故的交警,替他这个儿子在父亲病床前守护了一百多个日日夜夜,为他们一家人的团聚费尽那么多周折:

1.jpg

“父亲在异地他乡出了事,却被素不相识的交警照顾得无微不至,而且一直都在为精神障碍的老父亲找到家而想尽了方法。到哪里去找这么好的交警?能让我们一家人遇到这样的好人、恩人,我们没法表达此时的感动,也不知该怎样去感谢这样的好人、好交警啊!”

被家属紧紧握住双手的这位交警,是来自河北省沧州市渤海新区公安分局交警三大队的康宁,他被刚硬潮湿海风吹得有些黑红的脸上,此时也被病床前浓浓的亲情流露所感染,与家属一样激动、欣喜,更因为这一件特殊交通事故终于划上了圆满句号,而感到无限欣慰。

碰巧”让他遇到的一个特殊伤者

时间回到2019年8月3日凌晨两点多,河北省沧州市渤海新区公安分局交警三大队接到报警,在南滕线南大港段发生一起交通事故,一辆重型半挂牵引车与一辆自行车相撞,骑自行车的人倒地受伤。交警三大队办案交警火速赶到现场进行处理判定,将满脸是血的伤者急送医院救治。医院对已经昏迷的伤者进行了全身检查,发现其头部、胸部和腰部多处骨折,这让康宁和同事们的心悬了起来;同时康宁也发现了一个棘手问题,在伤者身上没有发现任何证件,也没有通讯工具,这个人叫什么?是哪里人?怎么尽快联系到其家人赶往医院?

2.jpg

康宁及同事紧绷着神经等了四十多个小时之后,伤者终于醒了过来,这让康宁和同事们松了一口气,在为伤者脱离生命危险而高兴的同时,也为伤者的身份之谜马上可以解开而高兴。让康宁和同事们没想到的是,在与醒来的伤者进行沟通时,却发现他的智力有些障碍,说话逻辑不清。当问到姓名、家庭住址这些基本信息时,竟然也说不上来。一连试了好几次,都没有问出什么有价值的信息出来。面对眼前这个智力障碍的“无主”伤者,康宁第一时间考虑到的,如果没人去管他,其结果是无法想象的。在与肇事司机联系后,请来了护工为伤者进行全天候护理;康宁和同事自掏腰包,给伤者买好了生活用品、营养品,好让他有一个舒适安心的治疗环境。康宁一次次坐在病床边,像和家里人唠家常般耐心陪着伤者说话,将盼着早日找到伤者家属的焦灼压在心里,期待着用家人般的温言暖语,激发出伤者某一刻的记忆复苏。那个时候,几乎是每天,康宁在河北省沧州市渤海新区处理完公务之后,一下班不是先回家,而是先赶奔伤者所在的黄骅住院处,和伤者说说话,看看治疗情况,看看吃得住得怎么样,也在一天天地盼望着奇迹出现。

一天找不到家人,就绝不会放弃

当说话没有任何逻辑的伤者,终于说出了“天津”、又说出“八马路”这样愈加具体的地址,继而又说出“李鹤岭”、“王秀山”这样清楚的两个名字;这一切,或许真的是因为康宁的坚持,才果然发生了奇迹。带着极大的希望,康宁马上与天津公安部门进行联系,详询“八马路”这个地址,并问起“八马路”有没有人口失踪的报案。可是得到天津的答复,又将康宁刚刚燃起的希望浇灭了大半:现在天津根本没有“八马路”这个地名,应该是多少年前被改造的老地名。只想着快些找到答案的康宁,自己也不曾注意到,此时的奔波已经超出了交警的身份;可是这一趟趟马不停蹄地寻亲路,总是被眼前那一层迷雾遮挡着。

3.jpg

伤者又说到的“宝坻”、“李村”地名,让眼前的迷雾更浓。康宁和同事在天津、沧州多地撒开的“寻亲启事”大网络同时运行。在宣传方面的专业敏感度,让康宁的交警身份再次转换,他意识到,单凭电视台、报纸上的“寻亲启事”消息传播,毕竟存在传统媒体的局限性。他和同事发动起身边人在微信、微博等平台发起了旷日持久的转发接力战,渤海新区的全体交警、交警的朋友家人全部成为寻亲接力战中的主力军,康宁的所有亲友,自然也在这个寻亲大军之中。还是没有消息,本就有些年轻谢顶的康宁,急得直掉头发。他还曾想过为伤者做DNA鉴定,总之是能想到的办法,几乎都想到了。交通事故发生时,是穿着半袖的季节,在充满焦灼与盼望的漫漫寻亲路上,秋风转眼越来越凉,为这个特殊伤者找到家的希望似乎是越来越渺茫。让康宁唯一感到放心的是,伤者在精心的照料下,身体恢复得很快,情绪也非常稳定,似乎很享受康宁和同事为他守护着的这个幸福环境,似乎要比他自己真正的家还要幸福很多。

伤者一天不出院,就要负责到底

康宁还在为怎么找到伤者的家人想着能够想到的办法。肇事司机又愁眉苦脸地来找他了:“伤者这都住院多少时间了啊!这一个月一个月地住院,我这时间也耗不起啊!难道他住一年院我就赔一年的钱,他一辈子找不到家就要我养他一辈子吗?”负责处理案件的康宁,心里比肇事司机更着急,他在耐心给肇事司机做工作的时候,这位肇事司机不知道,当医院内智力障碍的伤者在慢慢康复的过程中,当时间推移中寻亲路愈显漫长的时候,康宁就已经开始为交通事故的双方思虑着下一步安排,按照康宁心里最无奈的打算,哪怕是把康复的伤者想办法安排到救助站或福利院,让他不至于没人管,也算是为案件划上一个句号。

4.jpg

到了后来,肇事司机实在是沉不住气了,几乎是天天必到康宁所在办公室,要么是一天给康宁打一通电话;康宁一边继续给肇事司机讲着相关政策、安抚其情绪,一边按照自己所能想到办法,四处寻找,他比肇事司机更急于为即将出院的伤者找到出院后的安身之处。一个多月后康宁说起这些时,还能捕捉到他脸上残余的焦虑痕迹,让人能感受到他当时自己内心所承担的多重压力,当时他只是不愿让外人感受到。

再多的曲折,为了这一刻也值得

一家网络媒体工作人员发现一则来自天津的寻人启事,并与渤海新区交警发布的寻人启事进行了对照,这是偶然事件也是必然结果。是前期康宁和同事们的网络大撒网,为一条持续了四个月的漫漫寻亲路,等来了这一天的转机。

5.jpg

经过对两则启事进行仔细核对,确定寻人者正是伤者的儿子。这一刻,康宁竟然觉得这个喜讯来得太突然,他紧锁了几个月的眉头,还来不及那么快地舒展。接到电话的家属,当天赶到医院,经历四个月亲情分离的一家人相拥而泣,在旁边目睹这一切的康宁,一个为了事故伤者付出那么多的普通交警,才因为一家人终于亲情相拥、才因为一句感激的话、信任的话,感觉所有付出都值得。康宁始终并不认为自己照顾伤者是一件多么了不得的大事,他说,我即便不是一名警察,看到这样的事,我也会发自内心地想去做。这也许就是一种做好事的习惯,当这种习惯成为自然,也就让他的所有付出,都看起来如此自然而然,发乎初心。

相关报道
分享到:

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主办 网站编辑部信箱:changanwang@126.com | 招聘启事

Copyright 2015 www.chinapeace.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14028866 号-1    中国长安网 © 2017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