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客户端

|

官方微信

|

官方微博

|
乳腺癌竟诊断为乳腺增生?广西柳州靠“医调”把这个纠纷摆平了……
时间:2021-04-06 17:34来源:广西长安网责任编辑:才黛吉

“如果没有调委会这个‘解铃人’,根本没办法这么快拿到理赔,靠一己之力维权太难了!”广西壮族自治区柳州市医患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办公室,患者家属送来了一面崭新的锦旗。

自2019年7月份广西壮族自治区柳州市医患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成立以来,委员会坚守“公平、公正、合理、合法”调解原则,立案受理医患纠纷案件60件,调解成功达成协议46件,调解终止13件,调解金额1198.49万元,实际赔付199.77万元。

“发生医患纠纷找医调委”已经成为柳州市医患纠纷双方的共识和选择,为建设和谐医疗环境提供了良好的条件。

调解“加”普法,“在化解纠纷中普法,在普法中化解纠纷”

因乳房不适到医院门诊治疗,医院说是乳腺增生,10天治疗后竟变成乳腺癌?

“一开始柳州A医院医院说我是乳腺增生,治疗后病情反而越来越严重。去了另外一家医院,医生说是乳腺癌。”今年3月,李女士遇上了这样的“奇葩”案例。

误诊延误了治疗的最佳时间,李女士要求柳州A赔偿医疗费等各种费用14万多元,医患双方各说各理,纠纷化解难达成一致意见。

“我朋友说可以向柳州市医患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申请调解,没想到真的得到了赔偿!”

收到调解申请,专职调解员对整个事情进行深入调查后,柳州市医患纠纷人民调解专家咨询委员进行了认真分析评估。

作为独立于医疗机构和卫生计生行政部门之外的第三方调解平台,市医调委与医患双方当事人没有隶属和利害关系,反而更让调解双方信服。

市医调委受理医患纠纷调解申请后,可以指定1至3名人民调解员进行调解,也可以由当事人在人民调解员名册中选择1至3名人民调解员进行调解。

“柳州A医院对患者病情存在误断,对此应承担相应赔偿责任。”专职调解员通过宣读相关法律法规,讲解类似案例的方式,让医院和李女士都对这场纠纷有了全新的认识。

“愿意担负赔偿责任,但李女士要求赔偿的数额太高了。”即使认识到自己的失误,但医院负责人依然心存不满。

通过背靠背的方式,调解员将双方分离开各自做工作。

调解协议最终达成:柳州A医院一次性赔偿李女士医疗费等各种费用3万元,约定在协议之日起10个工作日内,柳州A医院将赔偿的医药费等各项费用3万元转账到李女士指定的帐户上。

“把每一起纠纷案都当作一堂法治课,让纠纷当事方在息纷止争的基础上,从中受到一次生动的法治教育。”这一柳州市医患纠纷调解委员会的工作理念,如今已经深受患者肯定。

在遇到医疗纠纷时,柳州市医患纠纷调解委员会从来不是找“医闹”解决问题,而是找“医调”化解矛盾,能够通过合理合法途径表达诉求,维护自身合法权益。

迄今为止,柳州市医患纠纷调解委员会调解的案子没有一起案件反悔和投诉。

发挥专业队伍的数效应,做到思路清、方法对、用法准

“医院让我生下了一个残疾的孩子,我要医院承担孩子日后的所有费用。”2020年3月11日,羊女士到柳州市医调委申请调解,要求医疗机构赔偿医疗费、特殊教育费和营养费等共计127万元。

羊女士结婚多年,育有一男孩,之后3年未孕,羊女士与其丈夫到柳州市某三级甲等医院求孕并成功受孕,之后羊女士回到居住地医院进行定期孕检。

2019年6月羊女士产下一男婴,诊断为双耳极重度耳聋。羊女士认为医疗机构未进行胚胎植入前筛查,未完全尽到ABO溶血风险的告知义务,给她的家庭带来了极大的负担,遂与该三甲医院引发纠纷。

柳州市医调委受理案件后,对病历材料进行梳理、查阅,3名相关专业的医学专家对病例进行讨论、分析,并出具专家咨询意见书。

医学专家一致认为医院的医疗行为符合规范,羊女士没有胚胎植入前筛查或诊断的适应症,未出现ABO溶血,且与先天性耳聋没有直接因果关系。

调解员带着医学专家的意见,针对本案矛盾焦点,收集医学、法学相关资料,分别与医患双方进行调查。院方态度诚恳,在没有过错的前提下愿意为患儿提供帮助。

调解员与羊女士沟通后,她也对医院的医疗行为有了一定了解,转变了当初对医院的态度和看法。

“调解员,我不去开庭调解了,去了也没有意义。”距离开庭调解时间还有3天,羊女士却突然拒绝开庭。

调解员通过耐心劝导,从法理说到情理,终于说服羊女生出庭参加调解。

2020年4月28日按原定计划开庭调解,羊女士提出了心中所有疑虑,“为什么在胎儿时期不能诊断小孩的问题?是什么原因影响小孩的听力呢?”

医院代表一一作答。人类生殖技术是一个不断发展、不断进步的过程,羊女士带着小孩走访了多家医院,到广西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进行基因检测,未检出突变。虽然未能找到患儿双耳失聪的原因,但羊女士表示理解医疗的局限性,逐渐放下了心理包袱。在调解员和医院代表的共同努力下,一步步打开羊女士心结,医患双方自愿和解,零赔付成功化解此起医患纠纷。

“调解工作是一项工作的两个方面,调而不解问题始终得不到解决,不善调、不懂调,事了心结在,这也很难让人心服口服。对于医患纠纷调解更应不是‘和稀泥’。”柳州市医调委调解员莫远波这样理解医患纠纷调解工作。

那么如何才能不“和稀泥”呢?

“调解工作要准确把握医疗纠纷形成的原因,分析谁错谁对、错在哪里、占比多少等,只要在调解过程中做到思路清、方法对、用法准,最难的问题也能得到化解。”莫远波提出了提升队伍专业度的构想。

柳州市医调委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选聘了一批法律知识、调解技能、医学知识丰富的调解员、专家,为患者提供免费咨询、免费调解、免费受理的“三免”政策。

今年5月,市医调委与广西同望(柳州)律师事务所签订了《合作协议》,由该所指派有相关医疗法律经验的律师每周一次到医调委办公地点值班,对医患纠纷当事人提供免费法律咨询服务。

“减”即减少理赔程序,将“调”与“赔”紧密衔接

患者心率下降、心脏停止!”

“立即进行心肺复苏程序!”

“患者自主呼吸和心跳停止,瞳孔散大,生命体征消失......”

2020年10月,柳州市某医院治疗的一患者在手术时突然出现心率下降、心脏停止,院方立即采取心脏复苏等抢救措施,遗憾的是患者最终还是因抢救无效死亡。

“我父亲手术前还好好的,怎么上了手术台反而走了?”患者家属坚定认为医护人员在手术过程中存在过错,要求医院进行赔偿。

“一般来说,我们会建议患方通过司法途径解决,但诉讼周期比较长,非常麻烦。”没想到又倒霉遇上医患纠纷,医院医务科长非常头疼。

请律师、医学鉴定、上法院都要收费......无奈下,医务科长想到了医调委。

调解员组织双方进行调解,并通知中惠保险经纪公司派员列席,经协商,双方于12月达成调解协议,由医院一次性赔偿6.5万元。在双方协议签订后,中惠保险经纪公司向承保保险公司申请理赔,赔款于今年3月到账。

“真的有用!医调委出现后,首先安抚家属激动情绪,马上组织医学专家组研判,调解速度特别快。另外,医调委是‘中立第三方’的民间组织,双方都很信赖。”亲眼见证医调委优势,医务科长不由得竖起了“大拇哥”。

及时理赔是保障医患纠纷人民调解工作成效的重要一环。为打通“调”与“赔”之间的关节,柳州市构建起了“医调委+医责险”的模式,由独立于医院、保险公司的第三方保险经纪公司将“调”与“赔”紧密衔接。

在组织双方调解时,邀请中惠保险经纪公司列席调解过程,该公司作为独立于保险公司的第三方,以及保险方面的专业人士,在调解过程中给予调解员保险理赔方面的参考,并在现场收集保险理赔相关资料,方便及时予以理赔。

得益于“调”与“赔”之间的顺畅,市医调委调解成功的每一起纠纷,都能得到及时理赔,并取得了“无一反悔,无一上访”的实效,一些案件中,医患双方均送来锦旗。

没有一起案件反悔和投诉,营造了和谐和睦的医患关系,这正是“柳州模式”在医调工作中的最好诠释。

目前,柳州市市区医疗机构在病床增加、门诊量上升的情况下,医患纠纷比上年度还略有下降、无一例恶性“医闹”事件发生。

如今,柳州市医疗环境逐步趋向纯洁,人民调解“枫桥经验”在医患纠纷调解中得到彰显,在法治新时代下,不论是医生还是患者,也许都可以拍着胸脯说一句:“吾心光明,亦复何言!”

相关报道
分享到:

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主办 网站编辑部信箱:changanwang@126.com | 招聘启事

Copyright 2015 www.chinapeace.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14028866 号-1 中国长安网 © 2017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