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客户端

|

官方微信

|

官方微博

|
【“平安之星”候选人】孙业俊:一家五口残忍被杀!他将凶手的指纹随身携带18年
时间:2021-01-18 12:09来源:中国长安网责任编辑:王晓蕾

“我一直记得那个无助的眼神。”

2002年,夏末,寒蝉凄切。一个12岁的小女孩,在家被人残忍割喉。

弱小冰冷的身体斜倾倒地,她睁着眼,绝望地看着门外。她的母亲和3个姐姐也倒在了血泊中。

2002年8月4日,安徽省合肥市庐江县汤池镇某村一家五口被杀害,死者包括其妻子及四个女儿。凶手一直在外潜逃,今年才被警方抓获。孙业俊当时是合肥市庐江县公安局的一名普通痕检民警,他和同事赶到现场时,正好和这个小女孩四目相对。

孙业俊,庐江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刑事科学技术室警务技术二级主管。今年12月13日,他被评为全国公安“百佳刑警”。

他说,从警这些年,这个案子对他影响最深。就算已经过去十八年,只要一说起案件细节,还像发生在昨天——

(孙业俊吴文珍/摄)

两枚查无此人的“血指纹”

他随身携带了十八年

“凶手没落网的这些年,我心难安。”这十八年,孙业俊每每午夜梦回,都能看到那双绝望的眼睛。

为什么这么久才抓到人?

当年现场,虽然留下两枚血指纹,但囿于当时条件限制,凶手潜逃后一直没留下指纹信息,抓捕工作犹如大海捞针。

(抓捕现场图:合肥警方)

“没有”“不对”“比不上”……一次次失望,一次次梦见,一次次辗转反侧。

“凶手再怎么洗白身份,也洗白不了指纹!”孙业俊将指纹信息到处邮寄,只要出差,就将这两枚血指纹带在包里,找同行、见同事,逢人就问,一到新地方,就去检索当地的指纹库。

他也曾想过放弃的。

毕竟,从事指纹相关工作,实在太熬人。这十八年,因为长年累月的伏案、加班,他的视力、颈椎、腰椎都落下了病根。2012年,他还遭遇了一场严重的车祸,伤及神经,再难长时间凝精聚神比对指纹。

(为了减轻脊椎疼痛,孙业俊的椅子上总会摆上一块硬木板吴文珍/摄)

但他随身携带的那两枚血指纹、梦里的那双眼睛总是提醒着他,还有无辜丧命的人一直等待着安息时刻。

“就算为了这个案子,我也不能放手。”只要想起,步履难停。

今年,一通来自浙江的电话,结束了缠绕孙业俊18年的梦魇。“听说当地民警在巡查时发现了一个人很像凶手,我一放下电话,就直接开车赶了过去。”时隔几个月,再谈起这件事,他的眼里仍放光亮。

“就是他,就是他!”十八年来随身携带的指纹,孙业俊闭着眼睛都能画出上面的纹路。通过现场比对,确认了这个人就是杀害一家五口的真正凶手!这个已年过半百的男人,激动地把指纹看了一遍又一遍。

凶手交代,当年是和被害这家的二女儿谈恋爱,婚事未谈妥,觉得在村子里丢了面子,一时怒火攻心,犯下了这起惨绝人寰的凶杀案。

(抓捕现场图:合肥警方)

虽然也曾想象过很多次抓到真凶的场景,但当这一幕真的发生时,孙业俊还是百感交集。

“孙主任总会把破案的过程比成是‘还债’。”同事说。

如今,这笔欠了18年的债,终于还清了。

多名女子被剥脸皮碎尸!

他第一个发现指纹不对劲

1999年8月,广东省深圳市发生了一系列杀人碎尸案,受害者均为女性,脸皮被凶手残忍剥下,尸块被装袋打包,分散抛弃荒野。

如此骇人听闻的案件,在当时引起了极大轰动,坊间议论纷纷。当地警方开展了地毯式排查和走访,却迟迟未找到突破口。

命案,成了悬案。

(孙业俊在比对指纹吴文珍/摄)

2016年夏天,公安部开展疑难命案积案攻坚行动,孙业俊作为指纹专家,被抽调参与了4起案件指纹集中查询比对攻坚,这起杀人剥脸皮碎尸案就在其中。

“是提供的指纹不对劲。”他很快就发现端倪,首先在讨论会上提了出来。

因为一直从事指纹比对工作,孙业俊自己总结了一套识别指纹比例是否正确的方法。他结合机器识别和多年来总结的经验,发现了指纹一直比对不上的原因:指纹的比例有问题。

这个细节,竟成了破案关键!当地警方修正了指纹比例,这起系列杀人剥脸皮碎尸案的凶手很快就被比中,并被抓捕归案。

一场沉寂了17年的连环命案,被小小指纹破了“死局”。这次攻坚行动,孙业俊还参与破获了轰动全国的“甘肃白银杀害11名妇女案”,被公安部通报表扬,荣立个人二等功。

这不是孙业俊第一次收获荣誉。

他曾被公安部聘为“全国第二届刑事技术特长专家”,先后荣立个人二等功2次,三等功6次;他还在《刑事技术》等国内外技术刊物上发表了各类论文20多篇,总结的许多战技战法在行业内引发强烈反响。

如果说技术是“硬通货”,那么孙业俊钻研技术,就是做到了行业内相对的“不可替代”。

(满柜回忆吴文珍/摄)

孙业俊使用的指纹比对系统,很多提高比对精度和效率的功能,都是他发现后向软件开发者提议,才添加进去的;开发者也在和孙业俊的沟通中,修复了不少软件存在的bug。

暗域格、比例尺、中心环……系统越完善,他越有干劲。看似枯燥无趣的指纹,在孙业俊的眼中,反而是充满挑战的黑白迷宫。

找到迷宫的出路,就离破案更近了一步。

为了专心指纹工作

他主动辞去行政职务

“做指纹工作,是刀尖上的舞者。”这是孙业俊的比喻。

虽然痕检工作者很少参与一线抓捕,但幕后工作,也同样惊心动魄。凶手逍遥法外,比对指纹就是在和时间赛跑。

可,这又是一项急一点都不行的工作。只要错一个像素点就得全盘否定,比对必须要百分之百吻合。

具体是怎样的一种概念?

孙业俊说,他遇到过一起案子,光拿过来的相似指纹就有近万份,满满七八个大纸箱子,每一份指纹都或多或少有吻合特征。

但当他连续几天几夜将所有指纹都比对完,发现没有一份能够完全比中时,只能继续扩大比对范围。

(调查图:合肥警方)

工作27年,他参与勘查了近4000起刑事案件现场,直接认定破案2450余起。他说:“我的经验和成绩,是一次次参与案件侦破‘喂’出来的。”

杀人凶手有反侦察意识,戴着手套作案,孙业俊硬是找到了嫌疑人手套指尖破洞留下的半枚残损指纹,将其抓捕归案;

犯罪嫌疑人犯下多起入室盗窃案,没留下指向性线索,孙业俊爬了70多幢楼房的楼顶,终于在一起案件现场的楼顶上发现了犯罪嫌疑人的半张住院病历,一举破获了101起案件;

出租车司机夏日被劫杀,孙业俊连续勘察现场30个小时,顶着尸体迅速腐败的恶臭和烈日炽烤,从现场提取到包括潜血指纹在内的八件物证,并根据现场痕迹分析出作案人特征及整个作案过程。

……

长期一线的工作磨砺,造就了他严谨的工作作风,也成就了他的一番事业。2011年,孙业俊有了全省首个以民警个人名字命名的工作室“孙业俊指纹工作室”;为了专心从事指纹痕检工作,他主动辞去了行政职务。

(指纹工作室吴文珍/摄)

2012年的一场车祸,加上长时间工作上的劳累,他感觉身体已大不如从前,但他仍然坚持着。“能正确比对指纹、侦破案件,对我而言就是最有意义的事。”

(绿植吴文珍/摄)

孙业俊的办公桌靠着一面大窗户,窗台上摆着绿萝、茉莉花、剑兰……阳光透过绿植洒进来,温暖安静,充满生机,仿佛能给黑白迷宫照出一条光的通路。

放眼窗外,则是无限延展的广阔天地,那里有着无数像孙业俊一样的人,为了守护它,正笃定前行。(吴一然姚远)

相关报道
分享到:

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主办 网站编辑部信箱:changanwang@126.com | 招聘启事

Copyright 2015 www.chinapeace.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14028866 号-1 中国长安网 © 2017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