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客户端

|

官方微信

|

官方微博

|
老上访户也热衷公益劳动了?这个县的“八帮八解”活动作用真不小
时间:2020-10-23 18:40来源:中国长安网责任编辑:马守玉

“着火了!着火了!”

2019年2月5日,大年初一凌晨三点,陕西陇县的卢某某因家庭矛盾杀害至亲并焚宅逃匿!一时间新年的欢快气氛荡然无存……

“看似安宁平和的家庭为什么会发生如此重大的恶性案件?我们身边隐藏的类似重大风险还有多少?镇村组织在防范化解重大社会风险上该如何作为?”

县委书记杜长生手指轻扣桌面,在事故反思会上连发三问。

痛定思痛,陇县随即进行矛盾纠纷和安全隐患大排查,一批家庭纠纷不断、性格偏执、邻里世仇等特殊人群进入了干部的视野。

隐患查出来,才仅仅是开始。

“帮学习解迷惑、帮调处解纠纷、帮疏导解积怨、帮矫正解顾虑、帮增收解困难、帮急事解燃眉、帮照料解后忧、帮联系解乡愁”,陇县集思广益,针对问题拿出了“八帮八解”的纠纷化解方案。

“不能拖,矛盾只能越拖越大!”

“谢谢你王书记!”

“要不是你们来调解我们两家的矛盾,说不定会发生什么样的大事情呢!”

说话的是温水镇团结村七组村民段某与田某,两个人有些不自在地互看了眼。

两家是一墙之隔的邻居,冲突的起因就在这一面不大的墙。

二十多年前,双方父辈在世时为了方便,协商搭了这一面山墙,现在段某家房子漏雨无法居住,便想要把山墙拆了用砖建房,田某家因此就不乐意了,“山墙这些地方是我家的!”

双方为此吵的不可开交,甚至大打出手。村里负责人了解情况后立即组织村两委人员进行现场勘察调解。

“调解确实很困难。”参与调解的村委委员摇了摇头,“两人没有权属证件,依据现场更是无法认定地界,双方争执不下,谁也不肯让步。”

“不能拖,矛盾只能越拖越大!”

自从恶性案件发生以来,县里针对矛盾化解提出了“八帮八解”的举措,帮调处解纠纷、帮疏导解积怨就是其中两项重要内容。为此,村两委成员现场进行了简单商议,决定继续以情和理为突破口,展开背对背式劝解。

“双方都让出这一面山墙,后期谁重新建房时都要离此山墙50厘米,以后形成一条淌水沟,留作两家共同出水,永久不得侵占。”白纸黑字的《人民调解协议书》,将争议事项写的清清楚楚。

感于两委人员的费心,两家人也认识到了错误,对协议处理结果很是认同。

“真的感谢咱们村委会,为我们两家的事做了主,为我们解决了后顾之忧!”双方握手言和,先后在协议书上按下了红手印。这,已不是“八帮八解”活动第一次见成效了。

“这件事我们村上管定了!”

“我老伴生病住院已经花了一万多,现在没有钱继续治疗了。”被搀到村委会的姚老汉,有些着急,“你们可得帮帮我啊!”

双目失明、丧失劳动能力的姚老汉今年72岁,是东南镇菜园村的村民,老伴患有严重的心脏病。雪上加霜的是,2018年7月老两口的儿子姚某在外打工时意外身亡。

“有什么事,您慢慢说,只要我们能做到的就一定尽最大努力帮您解决。”村干部劝说道。

“我儿子的死亡赔偿金都让我儿媳妇拿走了,一分都不给我们老俩口。”姚老汉浑浊的眼睛里泪水打着转,“现在医院说我老伴的心脏病严重了,必须做心脏搭桥手术,至少得三四万元,这可咋办啊!”

“还有这种事?”

“八帮八解”活动可不是虚话套话,而是实实在在地用来给老百姓解决问题的,遇到这样的事情,村干部第一时间介入,找到姚老汉的儿媳严某核实。

“你们村上不要多管闲事。”严某态度生硬,认为她夫妻二人已和公婆分户多年,死亡赔偿金归她自己所有理所当然。

“分户就不认父母了?就不养了?赡养父母是子女的法定义务,再说按照法律规定,你公婆和你一样,都是姚某的至亲,死亡赔偿金理应有他们的一份。”

做思想工作,读村规民约,依照“八帮八解”的活动细则,村干部跟严某讲情、讲理、讲法。严某是油盐不进,什么都不听,两场调解,严某均拒绝到场。

镇村干部看到这种不赡养老人的事情,也有些生气,“现在你婆婆病的这么严重,你却不管不问,这件事我们村上管定了!”

“分文不给,去法院告吧!”

姚老汉愁眉苦脸的不知所措。

“好,那咱就去法院告她!”

村里帮助姚老汉联系律师,办理手续向县法院提起了民事诉讼,并多次通过与律师和法院向严某说理讲法。

亲情的感召和法律的震慑,终于让严某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她诚恳地向公婆道歉,为老两口拿出9万元钱救命。

姚老汉的老伴顺利做了心脏搭桥手术,日前已经出院,原本矛盾尖锐的家也重复平静。

矛盾不过夜、不出村是最好的结果,但当纠纷尤为突出时,镇村组织依然担当负责,在发动邻里互济、社会共助无效后,对症下药、综合施策化解纠纷,就是对“八帮八解”政策的灵活运用。

“八帮八解”不是“一闹就哄”

“你们镇上管不管?我家的核桃树被村上给破坏了!”

一大早上,西坡村的刘某,就气势汹汹地闯进了八渡镇政府办公室大吵大闹。

这个刘某可不是“善茬”,越级上访、甚至还殴打过镇村干部。

月初村里来了施工队硬化路面,不小心把刘某的核桃树枝碰断了,刘某就跑到村上,一张口要两万元的赔偿,村里不同意,他又跑到镇上来闹。

“村路硬化是为大家好,村民都支持,况且树木受损的又不止你一家,人家都表示适当补偿点就行,就你不愿意,那你今后还走不走水泥路?”

镇上的工作人员板起了脸,“八帮八解”不是要“一闹就哄”,落实帮解也不是一味妥协。“看!这是人家确认补偿的签字单。”

一席话说得刘某面红耳赤,不得不承认自己又“犯混”了。

纠正了刘某的想法,镇村干部也并没有就此打住,敏锐地感觉到刘某之所以小题大做,肯定是家里又有困难了。

镇里根据“八帮八解”政策,为刘某确定了结对帮扶人,及时了解他的思想动态,引导他参加了粉刷技能培训,学到了一技之长。

从制定印发《关于开展“八帮八解”活动深入化解群众中的深层次矛盾的意见》,到现在的体系化、规范化建制,陇县不断完善升级着“八帮八解”活动。

2019年12月12日,陇县致七死一伤案的被告人卢某某,被宣判死刑,而八渡镇的老上访户刘某,在垃圾填埋场当上了管理员,还时不时地参加村里的公益劳动,活脱脱就像变了个人。

相关报道
分享到:

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主办 网站编辑部信箱:changanwang@126.com | 招聘启事

Copyright 2015 www.chinapeace.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14028866 号-1    中国长安网 © 2017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