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客户端

|

官方微信

|

官方微博

|
做兼职却“挣”来了一堆的烦恼 涉世未深的大学生一不小心就违了法
时间:2022-01-03 12:40来源:西安公安责任编辑:尚子钧

兼职是时下流行的一种增加收入的手段,利用闲暇时间挣点外快无可厚非,但20岁的王春芬却挣来了一堆的烦恼。

王春芬是陕西省西安市某大学大二学生,虽说父母都是普通工薪阶层,可从小到大也是家里的心尖子,比起家在外地的同学,她周末回家能蹭饭、换季能撒娇蹭新装、偶尔还能蹭母亲一套化妆品,手头可是宽裕了不少,不过跟同宿舍的一位小姐妹一比,可就差了好多。

也不知这位同学的家里是不是有矿,名牌衣服、名牌包还有各种首饰,总是经常更换,刚出的苹果“十三香”,也是没有多久就拿到了手上,出门总是叫“专车”接送,别说公交就连地铁也是从来不坐一次,出入的都是网红餐厅,除了早饭根本就不光顾学校的食堂,妥妥的时尚丽人,朋友圈的点赞和评论也总是充满其他同学的酸味。

可再时尚的丽人也怕长时间近距离的相处,时间一长,“丽人同学”的“成功之路”也就路人皆知了。她的家里也不是大富大贵,就是善于利用互联网,朋友圈晒的一切大多都是“拼”来的。衣服、包、首饰都是通过聊天软件认识的“朋友”“互助”得来的,你有一个包、我有一件衣服、她有一件首饰,大家说好价格,互相以低价出租,经常换着穿戴总能赚一波回头率,网红餐厅也是一群人AA制,几十个人点一个两人餐,轮换着找角度上场,花不了几个钱就能拍一堆的照片,至于说维持这些的“启动资金”,小姐妹说的更简单:“随便找个地方搞个兼职就挣回来了啊!”

王春芬并不羡慕同学的这种“豪奢”生活,但对于说的兼职倒是动了心。一打听,短期兼职一天就能挣150多元,业绩好了还有提成,不影响学习的情况下,一个星期抽出两天,一个月就能挣近2000块,看看自己已经用了两年多的手机,春芬觉得应该试试。

按照小姐妹的介绍,王春芬找到了开人力资源公司的“大飞哥”,“小妹妹,你找到我就算是找对地方了,你去到行业内打听打听,我这可是有口皆碑,介绍的公司都是每日结款,根本不存在拖欠工资的事,尤其是你们这些大学生,想找兼职的基本都找我……”。简单提供一个身份证明,不要介绍费、不要押金、不要培训费、不要服装费,这些在网上提示要回避的“就业陷阱”一个都没有,春芬也就和“大飞哥”达成了意向,第二天就参加了公司举办的岗前培训。

说是一天的岗前培训,其实只有一个来小时,通过培训春芬才知道她“应聘”的公司从事的是“引流”业务,也就是根据“老板”提供的电话号码,拨打“客户”的电话,自我介绍本人是一个投资公司的经理,最近公司正根据股市推出一项优惠活动,免费收听资深投资专家讲解相关课程,只要她每天拨打够100个电话,就能得到120元的底薪,一周后转正就能拿到150元,如果在自己的推荐下,和“客户”加了聊天软件,并把“客户”拉进相关的群里,每进一人就有5—8元的奖励。春芬大概一算,这可不得了,如果一天有50个人进群,这就是400块,加上底薪月入就得过万,别说大学生,这比刚参加工作的研究生都拿得多。

“请问?”一个参加培训“学员”提问了,这个30来岁的女人一看就透着精明,“我们不是投资经理,这么介绍合适吗?人家问起专业知识我们怎么说?”对于这些问题,“大飞哥”一看就是驾轻就熟,“隔着电话,他们怎么能知道你们是不是经理?有专业问题好啊,你让他们直接加聊天方式,进群说啊!……”培训一结束,“大飞哥”直接开车把“学员”拉到北郊,在一座高层建筑里开始了“上岗”。

100个电话听起来不多,可实际操作起来却是繁重的,“工作”一天下来,王春芬说的是口干舌燥,添加聊天方式拉人进群,也是手忙脚乱,干了几天之后,比起工作强度大,对于这位“新员工”来说最大的“槽点”还是遇到好多人的不理解。

“直接挂了电话还是好的,还有人在电话里骂我是骗子!还一骂骂半天,要不是我代表公司形象,我早就骂回去了,从小到大我哪受过这个……”一边喝着咖啡,春芬一边向一起休息的刘姐抱怨着,看着她还有点婴儿肥的小脸上,气鼓鼓凸出的两块肉,刘姐就感觉好笑,看了看周围没什么人,刘姐才贴着耳朵告诉她:“人家也没骂错啊!”看着春芬惊诧的表情,刘姐又看了看周围,一把把她拉到了公司监控的死角里,悄声说:“咱们干的这个‘引流’,本身就是违法的啊!这就是在给电信诈骗的找下手对象,咱们冒充客户经理把人家骗进群,群里就有人负责行骗了,等钱骗到手还有人专门负责转账,这里面可复杂了,我看你是个大学生,我劝你一句,干两天就别干了,这真不是个正经的营生,你前后来了2个来月,一共干了7、8天吧?是不是公司都换了3个地方了?这还不明白?这就是怕被警察抓住!现在这个可严了,你还有大好前程,可千万不敢葬送了!”

“姐姐,那你为什么明知是违法的还干这个?”

“还不是因为钱啊!”刘姐一声长叹,“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啊!要不是急需用钱,又没有文凭,我咋能干这个?”“不过我也多了个心眼,公司算业务的时候,是晚上12点清点人数,我就在第二天给头天入群的人发信息,告诉他我只是完成公司任务,他可以随时退群,咱们好多人都这么干……”

“那他们都退了吗?”

“你以为现在的反电诈是白宣传的?警察都恨不得白天贴到每个人脸上宣传,晚上再钻到被窝里宣传,我这样一说,大部分人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也有那个别没退的,我也就只能祝他好运了!”

20岁的王春芬哪里经过这个?自己不过是想找一个兼职,怎么就变成了电信诈骗分子了?父母如果知道,他们辛辛苦苦供出来的大学生干了这个,还不得直接气死?万一警察找上门,好不容易考上的大学也上不成了啊!

昏昏沉沉的回到学校,躺在床上的王春芬做了决定,以后再不去了。

可刚刚提心吊胆的过了两天,最怕的事就发生了,2021年4月20日,警察找到了她,原因是有人被骗了21万,而最初受害人被引诱进群的那个电话就是她打的!

看着眼前的警察和闻讯赶来的父母,王春芬泣不成声,“我只是想着找个兼职的工作,挣两个零花钱,我真的不知道是干电信诈骗啊……”

西安市公安局新城分局刑侦大队的反诈民警严旭,看着眼前这个涉世未深的孩子,不由动了恻隐之心,“你先别着急,咱们慢慢说,把你知道的情况都告诉我们,争取一个立功表现……”

通过严旭的一番工作,王春芬不仅坦白了自己知道的情况,还配合警方找到了“公司”的新位置,当场抓获“引流”团伙89人。

这个团伙负责人是李氏兄弟两人,当天弟弟现场被抓获,哥哥在外办事逃过了“一劫”,可万万不该的是,他不是想着投案自首,坦白从宽,竟然还异想天开的准备用钱摆平此事。4月21日,正在和所谓神通广大的中间人密谋的哥哥也被抓捕归案,30万元“活动经费”就在他的包里,一分也没花出去。

根据案情,包括热情的“大飞哥”、刘姐、还有那位“神通广大”的中间人在内,共有30人被提起刑事诉讼,其余则被处以行政处罚,王春芬因涉案不深并有重大立功表现,免于起诉。

警方提示:

1、不要相信所谓的低门槛、高收入兼职信息,更不要到不正规的人力公司求职,如发现所谓工作有违法可疑,请立即退出,并报警;

2、依据《刑法修正案(九)》第287条之二的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规定:“明知他人利用信息网络实施犯罪,为其犯罪提供互联网接入、服务器托管、网络存储、通讯传输等技术支持,或者提供广告推广、支付结算等帮助,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3、发现被骗后,要及时报警,对违法行为的漠视,就是对它的纵容和鼓励;

4、请及时安装国家反诈中心APP,有效阻止电信诈骗信息。

(本故事根据真实案例改编,故事中人物都使用化名。)

相关报道
分享到:

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主办 网站编辑部信箱:changanwang@126.com | 招聘启事

Copyright 2015 www.chinapeace.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14028866 号-1 中国长安网 © 2017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