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客户端

|

官方微信

|

官方微博

|
“我会游泳,你们别过来!”说完这句最勇敢的“谎言”后,他永远躺在了湖底……
时间:2021-04-08 14:12来源:今日头条中国警察网责任编辑:王晓蕾

拉萨向西,向西,再向西……翻越狮泉河达板,松西达板,界山达板……1900公里外,海拔5118米的泉水湖畔,西藏自治区阿里地区日土县公安局泉水湖一级公安检查站像一面高高飘扬的旗帜,巍然屹立在寒风中。

“假如有机会,能否说再见!”——追记西藏阿里地区泉水湖一级公安检查站见习民警拉巴平措

2020年10月8日16时,为打捞游客落入湖中的帐篷、通行证等重要物品,检查站见习民警拉巴平措被突起的狂风疾速吹入湖心,不幸壮烈牺牲,年仅23岁,用年轻的生命忠诚践行了“对党忠诚、服务人民、执法公正、纪律严明”总要求。

“我会游泳,你们别过来”

泉水湖一级公安检查站位于西藏阿里地区日土县最西端,紧临新疆和田地区,由新疆运往西藏阿里70%以上物资的车辆都要经过这里。近年来,随着进藏旅游探险升温,这条连接新疆与西藏的国道219线成了打卡线路,每年都有大批游客选择自驾、骑行或徒步从西藏前往新疆。

然而,检查站的自然环境却极为恶劣,公开资料显示:检查站所在地属于高原永久冻土地带,年平均气温低至零下20摄氏度,冬季最低温度达零下45摄氏度,昼夜温差超过20摄氏度,常年冰雪不断,空气含氧量大约为海平面的40%,每年有300天以上都刮着5至7级大风。因为气候极其恶劣,检查站建立之前,在当地,这一带一直有个流传已久的名字:“死人沟”。

为更好服务群众、打击犯罪,2013年,日土县公安局在泉水湖畔设立了公安检查站,设立至今已先后救助3000余名出现高原反应及车辆发生故障的群众。

2020年10月7日深夜,吉林游客李某骑行至泉水湖,并在距离检查站五六百米的湖边搭帐篷露营。10月8日下午3时,突起的大风将李某的帐篷一下子刮进了距岸边约三四十米远的湖中,随同帐篷一同被吹入湖中的还有其边境通行证及随身财物,几次下水尝试打捞失败后,焦急的李某跑向检查站求助。

“我会游泳,带我去吧!”看到副站长达瓦次仁准备带领民警多吉、辅警格松占堆前去了解情况,刚下岗休息的拉巴平措嚷求着一定要带上他。

“不行,赶快回来,回来,我们再想其它办法!”到达湖边后,拉巴平措和格松占堆直接脱了衣裤跳入湖中,看到湖水已淹没他们的下巴却还没能接触到帐篷时,达瓦次仁大声吼叫。

“旁边有活动板房的门板,还有五米长的钢管,我坐在上面撑着钢管划过去,你们再找根绳子绑在我身上拉着,这样肯定没问题!”虽然有些不放心,但大家还是没能拗过拉巴平措。

“他要骑车到新疆叶城去,还有好几百公里,东西打捞不上,接下来他可咋办。”再次下水前,拉巴平措还在念叨着李某接下来的行程,达瓦次仁回忆道。

尽管做好了准备,然而不幸还是发生了。

10月8日下午4时,当拉巴平措划着木板成功抓到帐篷时,因浸水过重,在使劲儿拖拽帐篷过程中,绑在他身上的绳子却突然松动脱落。

“你们别过来!”看到格松占堆、达瓦次仁趟着湖水焦急地向他跑去,准备再把绳子扔给他时,拉巴平措爬在木板上大声喊道。

“那你跳下来,快游过来啊!”大家同样大声向他喊道。

然而此时,湖边风力突然增强,“感觉风有七八级。”拉巴平措爬在木板上像离弦的箭一样,瞬间被吹入了湖心跌落,不见了踪影,达瓦次仁哭着说:“我们眼睁睁看着他被吹到湖中央跌落,消失不见了……”。

最勇敢的“谎言”

“从没听说过他会游泳!”“他是铁道警察学院毕业的,会不会在学校学过游泳?”“他就穿了个短裤,估计是冻僵了吧”……拉巴平措牺牲后,对于他在关键时刻为何没有跳下木板游向岸边,一时间众说纷纭,从各方面汇集的情况看,大家大胆推测拉巴次仁撒了谎,他根本就不会游泳!

然而比推测更加肯定的是拉巴平措的满腔热血和对党对人民的无限忠诚。

“什么苦什么困难,只要跟他说,他从来没说过不字。一米八几的个儿头,看上去那么瘦弱却永远是笑呵呵的。”日土县公安局政委吉松涛说,2020年5月份,拉巴平措大学毕业,在拉萨当了几个月辅警后,通过公开考录被分配到日土县公安局,工作还不到一个月,因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需要,急需派人到泉水湖检查站支援,他找拉巴平措谈话,没想到拉巴平措答应的那么轻松,没有讲任何条件。

“不管什么事儿,他都喜欢勇敢的冲在前面,也从无怨言。”泉水湖公安检查站政委扎西边巴说。2020年9月20日晚8时许,拉巴平措交完班正在休息,得知一个大型半挂车在距离检查站18公里处,撞上了路边护栏,情况危急,他主动要求扎西边巴把他带上前往救援。

“回来时都凌晨2点多了,我给他泡了方便面,他说检查站车辆出现拥堵,等疏通完再说。”同事念扎对当时的情形记忆犹新。

9月22日晚10时,年近七旬的辽宁沈阳游客曲某夫妇自驾从新疆到西藏游玩,在进入西藏时车里的氧气用完了,两人也出现了高反症状,“嘴唇发紫、双腿发软,呼吸困难”,好不容易撑到检查站,加上天又黑,夫妇俩不敢再往前开,便向检查站求助。正在执勤的拉巴平措连夜替他们开车前行160公里将他们送到海拔较低的多玛乡,找好医生,安排好氧气和药品,以及住宿,返回检查站时已经是凌晨6点了。“他总有使不完的劲儿、忙不完的事儿”念扎说。

“一定要找到他”

拉巴平措牺牲后,西藏自治区党委、政府和公安厅党委等各级领导高度重视,要求一定要想尽一切办法找到“他”。

日土县公安局和泉水湖公安检查站民警组成多个救援搜寻小组,沿湖边分向不间断进行寻找,当地消防救援部门还找来了船只在湖中不停搜寻,然而近20天的搜索仍然没能找到拉巴平措。

2020年10月下旬,泉水湖气温骤降,湖水全面结冰,大规模搜索不得不暂时搁置。日土县公安局在泉水湖旁竖立了几块“禁止露营”的牌子。

“等湖面冰雪消融,我们一定要找到他!”泉水湖公安检查站站长多吉加布望着不远处的湖面眼里噙满了泪水。

事实上,对于日土县公安局和泉水湖公安检查站民警来说,寻找拉巴平措的工作一刻也没有停止过,无论是谁,只要有空都会沿湖边去看看,希望有奇迹会发生。

日土县公安局驾驶员达瓦桑旦,每逢有出车任务到泉水湖,都会去湖边找找,至今已绕湖找了十几遍。“政委,我想到湖对面再去看看,万一找到了呢!”今年3月27日,达瓦桑旦驾车陪同记者刚抵达泉水湖就向政委吉松涛请假,说完便和泉水湖公安检查站副站长杨斐翔开车去了湖边,这次,杨斐翔带上了前些日子他自费从网上购买的无人机。

“我的儿子,走的太突然,连一句话也没来得及和我说……他这么勇敢,为了群众献出了生命,我为他骄傲。”提起拉巴平措,远在拉萨的母亲泪流不止,并毫不犹豫地将抚恤金全部捐给了日喀则市偏远贫困儿童和医院等部门。

“假如有机会,能否说再见!”3月24日,曾为拉巴平措办理入警及培训等工作的阿里地区公安处政治处副主任李楠以此为题,含泪写下了悼念拉巴平措的文章。

相关报道
分享到:

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主办 网站编辑部信箱:changanwang@126.com | 招聘启事

Copyright 2015 www.chinapeace.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14028866 号-1 中国长安网 © 2017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