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客户端

|

官方微信

|

官方微博

|
“19年前那晚有多惨烈,什么叫亡命之徒,没有亲身经历的人体会不到!”
时间:2021-04-07 13:32来源:四川长安网责任编辑:才黛吉




-19年前-

“现在说起来大家只知道他是位烈士,站在墓碑前会怀着敬意,但是太遥远,没有具体的感觉;19年前那晚有多惨烈,什么叫亡命之徒,没有亲身经历的人体会不到”

——王滨川

-逝者-

《不要命的热爱》所取材的主要人物和真实故事

逝者已逝,留下英雄背影。

2002年5月27日凌晨2点30分,两名职业杀手在成都牛市口一歌城内枪杀一人后劫持出租车离开,杀手中的一人还是公安部的部督逃犯。

凌晨2点43分,这辆全成都警察都在找的出租车,在行至东二环万年场路口时,被当时都属于成华分局巡警大队的王滨川、党成、张进、何晓雨巡组拦下。

如同电影情节,车还没停稳,坐在副驾的杀手掏出准备多时的54式手枪,直接朝着靠近的警察开枪,第一枪就击中何晓雨。

随后,歹徒继续向其他三人开枪,三人用64式手枪还击,打光了弹匣所有子弹后,开枪歹徒被当场击毙,其中一颗子弹从侧面打进他的头部没有穿出来,在另一侧鼓起了一个包;而坐在后排的歹徒则被生擒。

“5.27”案部分现场画面

“第一枪打的何晓雨,第二枪打的我,当时很奇怪,没感觉到怕。”

党成回忆,枪响后,他脑子里的想法是:“今天我子弹打完了,拿枪定也要把你们定在这里,说啥子都不得让你们走。”

送何晓雨去抢救的是张进,当时他们拦下一辆出租车,在车上,何晓雨躺在他怀里,张进一直对他说:“晓雨,你看着我,你要坚持住。”

从万年场到市二医院,3.6公里距离,的哥只用了3分钟,但这时候人已经不行了。

王滨川说,何晓雨留下的最后一句话是:“滨哥,有枪。”

当时歹徒杀人后为了顺利逃脱,先后劫持了两辆出租车,第一辆车的司机在后来接受采访时回忆,歹徒用枪指着他让他开车,他已经准备和歹徒同归于尽。

后来歹徒中途下车,又换了一辆,而第二辆,也就是出事那辆车的司机说:“最感动的是枪响了后,没有一个警察后退一步。”

医院里,何晓雨躺的担架床上,鲜血浸透了床褥滴到地面上。何晓雨牺牲后,在他的担架旁有一个简陋的小铁盒,里面放满点燃的香烟,这是赶来抢着献血的三十多名战友最后的致意。

给何晓雨守灵的除了家人,也有他们,平时大家站岗执勤都很累,但他们说那个时候,没有一个人提出“换岗”。

据统计,2002年5月31日何晓雨出殡那天,到殡仪馆和街道上为他送行的群众有11万人,也像电影里演的那样。

同年,何晓雨被公安部追授为全国公安系统二级英雄模范,被四川省政府追认为革命烈士,被中共成都市委追授优秀共产党员称号。

5月31日何晓雨出殡现场,图一为成华分局老大门口

“有一次我们又站在他的墓碑前,三个人相互看了一眼,突然发现大家都老了,头发都白了。”

——党成

此后19年,北门的成都磨盘山公墓,成了三个人每年都会去的地方。

清明、5.27和后来的9.30烈士纪念日,三人会和分局祭奠队伍一起前往。

集体祭奠完毕后,三人会单独留下来,把大家献的白菊摘下均匀铺开,摆上带来的酒、肉、瓜果,再点燃三根香烟放上,然后站在墓碑前,对着那张照片,聊聊每个人家里、单位里,还有这座城市、这个国家又发生了哪些变化,仿佛那个人就在那里。

张进说,平时自己想起了也会去一趟,有什么烦心事,工作上生活上不顺了,就会去和他说说话,耍朋友了也带去见过。

“最开始每年我们还要去5.27那个路口给他点烟,后来路口改建了,就只去磨盘山了。”三个人里面,党成是不抽烟的,只有这个时候,他才会点上一支烟。

这三个人后来的特点和路线各有不同,党成眉毛老长,脾气好的不可思议,天生笑脸,话多的吓死人,在派出所做群众工作应该是好手;王滨川因为长期干命案侦查,身上有很明显的刑警气质,再加上剃个平头,看起来有些吓人,实际上很爱笑,也是个话痨;张进岁数要小一些,相貌年轻得多,但非常安静,从不轻易开口,并且很少见他笑,何晓雨是在他怀里咽气的,听党成说这对他之后一段时间的心理影响非常大。

在磨盘山公墓对面的石岭公墓,安葬着成华分局另一名烈士徐波。

加上2001年因公牺牲的民警陈建刚和2020年因公牺牲的民警彭志刚,分局成立30年以来,共有4名民警因公牺牲,而成华分局只是中国四川省成都市20个区(市县)局中的一个,是全国无数个公安局中的一个。


-生者-

“有一次我们又站在他的墓碑前,三个人相互看了一眼,突然发现大家都老了,头发都白了”

——党成

《不要命的热爱》这部披着MV外衣的微视频,以何晓雨和5.27三人的故事为引,其实讲述的是生者的故事

常说逝者已去,生者坚强,无数公安民警、辅警为这份事业付出鲜血和生命,而无数人又像“5.27”三人一样接过他们的接力棒,在新中国70余载的岁月中,在每个人数十年的光阴中,坚守着这份职业与职责

警察是人,每个人的生命都很珍贵,“不要命”只是一个形容词。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在除了流血牺牲更多的只是琐碎重复的日常工作中,是什么驱使着这些警察坚持至今

什么是警察?为什么当警察?

什么是热爱?到底有多热爱?

是否知道自己热爱?

这是这部视频立足于“5.27”英雄群体的事迹之上,所真正希望探讨的问题

而这份答案,藏在视频里,也藏在下面这段前期策划过程中,制作团队对十余名不同年龄、性别、岗位、职务的民辅警长达十余万字的采访稿里,节选出的部分内容

其中有两个问题,也是歌词中的一部分,是我们在采访中问的所有人都没能回答上来的:

到底是什么力量,让一群有血有肉的人在那时候奋不顾身?

到底是什么力量,让一群有儿有女的人在那时候生死不问?

“我不知道自己有多热爱,我只是个警察,该干什么是下意识的反应”

“很多时候是职业的本能,职业的本能能够冲淡人性的本能”

“只要进入这个队伍,该去做这个事的时候,大家一起做,你融入不了会很难受,人是群居动物”

“要做就做嘛,做就做好嘛”

——张进

“只要有正常价值观的人,都会看不惯坏人嚣张,见不得好人窝囊”

“我是当了警察之后才有了惩恶扬善的感觉”

——王滨川

“我们以前有个小黑板,每天都要比哪个抓的坏人多”

“我觉得如果我哪天牺牲了,是一件很光荣的事情,而不是悲伤的,但这个不太好说”

“晓雨这件事之后我变得更谨慎了,但不会迟疑”

——党成

“有时候门开个缝,一把刀就伸出来了,当时没觉得有什么,之后还是有些后怕”

“零几年,抓了很多贩毒和杀人的,让我开始有了强烈的责任感”

“到现在,我依然是尽最大努力收集证据,在我手上绝对不允许因为工作不扎实导致嫌疑人被重罪轻判甚至逃脱”

——刑警刘绍林

“真正的警察没有剧本,而是在那个时候必须马上就进入角色”

“有一年抓了一百多个人,贼娃子都说不要来这里了,就觉得很有成就感”

“成家之前,我抓人,坏人都怕我,我觉得很骄傲;成家之后,有了后顾之忧,但孩子长大了,出去跟别人说我爸爸是警察,我也觉得很骄傲”

——刑警谭峥

“有些时候你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不这样做不对”

——刑警王可

“高考一门心思想考警校,公安大又考不上,为了读警校,故意把分数考低了一点,那个时候警校还是专科,过了线就被本科录走了”

“有些事哪怕不是警察的份内事,但就是不忍心把求助者送走,老百姓要回家,我就掏钱给他买了一张车票,我觉得我又为老百姓做了一件小事,那种满足和自豪感很好”

“每一天都可能有民警牺牲,我们都知道,但始终感觉很远,没有想到有一天会发生在身边,看到晓雨孤零零的躺在推车上,背后的血染满了床单,还没进急救室就牺牲了,张进蹲在外面哭,心一瞬间灰暗到了极致”

——巡警马健

“原来的同事退休了,有一天她回来交服装,突然眼眶就红了,平时都觉得很累,早就想退休了。”

“疫情的时候,单位的妹妹私下跟我说我好怕哦,结果上岗的时候人家也没得一句话,一样的冲到前面,所以你说是为什么?”

“有些东西他是埋下来的,藏在骨子头的东西,真的是没办法去分析”

“坚持到最后都成了习惯”

——户籍民警成江琳

“小时候就喜欢买玩具枪,喜欢看电视剧,就是很单纯的想当警察”

“现在的热血也许不会表现得那么明显了,但是群众问个路我也觉得兴奋”

“同一行为有不同的出发点,也许是因为热爱,也许是责任感、荣誉感,也许是你看到周围的人都在做,如果我不站出来,就会被唾弃”

“现在给我一份工作,比警察工资高、更轻松,我可能还是不会愿意,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巡警朱海峰

“5.12”地震的时候,电话打不通,结果上班和没上班的都回来了,大家第一句话就是:我们需要做什么?”

“那个时候大家可能不知道具体要干嘛,但都明确一点就是,作为警察这个时候一定是有事情要做的”

“疫情的时候还有半年我就退休了,但大家都去了,我不能因为老了怕传染就不去了”

“过去有段时间保险公司都不保警察,因为风险太高了,容易亏”

“穿上警服走在街上,不自觉就会挺胸抬头”

——退休民警李波

“每个人的想法和目的都有不同,但在大是大非面前毫不含糊”

“那个时候破案追赃,没有什么想法,就是想做一点事”

“很多人觉得警察苦,警察累,规矩太多,还依然愿意继续做,这就是热爱,我是因为警察这个印记刻的实在太深,改不了了”

“嘴巴上不说,但都体现在平时和关键时刻”

“你问我到底是什么?答不上来,说不上来,硬说就假了”

——派出所民警漆勇

“群众对待警察的态度是朴实的,为什么遇到事情都打110,是信任。坏人的存在是为了打击大家的安全感,而警察的存在是让大家有一种安全感,只要还有警察在,大家就知道还有人在做这个事情”

“有个年轻人说,一开始我并不想当警察,但家里面从小教育我要做正确的事情,要有正义感,当了警察之后,帮助了别人,觉得这就是家里教育我的事”

“警察的职业赋予你责任,还有勇气和头脑发热的感觉,很多时候你不会想那么多,就是觉得我该上,我要站出来,热爱就是从这一瞬间流露出来的,每个人的生命都很珍贵,但有些东西可能更珍贵。”

“你现在去问大家,没有谁会说我愿意牺牲,但关键时刻很多人都会言行不一,英雄都是那些平时不怎么闪光的人”

“从激情到平淡,都是对这个职业的热爱”

——派出所所长肖毅

最后,是在视频中出现的其他人物


李波,61岁,2020年退休,在基层从警41年


成江琳,49岁,在户籍窗口岗位工作20余年,从警31年


徐周,46岁,派出所民警,2004年转业,从警17年,军龄11年


熊宣华,45岁,派出所民警,“成都市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先进个人”,从警4年,军龄22年


何鑫,43岁,指挥中心民警,在110接警台工作16年,从警19年


廖伟,43岁,刑警,在刑侦战线工作18年,从警25年


肖毅,40岁,派出所所长,2019年四川公安“十大最美警察”、荣立四川省“公务员一等功”,从警校至今拿了64个荣誉奖章,《不要命的热爱》歌曲原型人物,从警18年


兰云殿,40岁,刑事勘察、法医,从警11年


余逸澜,40岁,派出所民警,从警14年


李婷,38岁,出入境管理大队长,创建成都“万象城智慧警务服务驿站”,从警16年


龙泓羽,38岁,经济犯罪侦查民警,从警19年


李一,38岁,交警,从警16年


罗川清,37岁,巡警,排爆手,从警10年


谢杨宽,36岁,派出所民警,从警14年


颜思远,34岁,巡警,从警11年


王增光,33岁,巡警,从警9年


朱海峰(左一),31岁,巡警,视频中烈士何晓雨背影饰演,从警6年

倪新宇(右一),38岁,刑警,从警11年


胡阳,31岁,巡警,从警6年


刘冠岚,31岁,巡警,从警3年


邓文超,29岁,辅警,从事辅警工作6年


涂海龙,29岁,交警辅警,从事辅警工作6年


肖杰(右二),29岁,巡警辅警,从事辅警工作5年

马兆平(右一),28岁,巡警辅警,从事辅警工作1年半


刘浩良,27岁,刑警,从警3年


唐尚波,24岁,巡警,从警1年


陈晨,24岁,巡警,从警1年


张雷,38岁,机关民警,歌曲主唱,从警18年


施雨,36岁,巡警,歌曲作曲、电吉他,从警12年


王可,35岁,刑警,歌曲和声,从警13年


郎东,34岁,巡警,歌曲木吉他,从警9年


安宁卡,32岁,机关民警,歌曲键盘手,从警9年


戴明旭,30岁,经济犯罪侦查民警,歌曲鼓手,从警8年


任筱薇,27岁,派出所民警,歌曲贝斯手,从警6年

-尾声-

在去年播出的一部讲老民警的电视剧《三叉戟》中,有这样一段台词:

“我干了二十多年警察

还真有点忘了当初为什么选择这么个苦差事

我想了半天,终于想起来了

当警察,是我的理想啊”

(成都成华公安)

相关报道
分享到:

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主办 网站编辑部信箱:changanwang@126.com | 招聘启事

Copyright 2015 www.chinapeace.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14028866 号-1 中国长安网 © 2017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