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客户端

|

官方微信

|

官方微博

|
当法医是一种怎样的体验?他说:“我想替死者‘说话’,还世界以真实”
时间:2021-10-17 21:41来源:福建长安网责任编辑:王得壮

今年5月17日,肖某生、王某连夫妇,与被拐30年的孩子相认,一家人相拥而泣,默默站在一旁的李良基也湿了眼眶。


李良基是福建省三明市清流县公安局的一名法医。从警25年,他凭借一把解剖刀,一份份铁证报告,让一宗宗疑案揭开真相,让公平正义得到伸张。除了代替无法说话的亡魂发声,近年来,他还通过血样DNA比对,成功帮助9个家庭重新团聚。

“我想替死者‘说话’,还世界以真实”

“通常情况下,法医出现的地方除了非正常死亡现场(也被称作非自然死亡现场),就是命案现场。当警方接到报案,在某地发现尸体,我们需要第一时间赶到现场进行勘查,提取痕迹、物证,然后将尸体带回检验室进行验尸,判断死亡原因。”说起自己的工作,李良基滔滔不绝。


李良基在使用显微镜

1993年,李良基从福建医学院临床医学专业毕业,之后进入清流县公安局工作,1996年被委任为刑侦大队技术中队法医,并被派往中国医科大学法医系进行为期半年的学习深造。

“这份工作需要强大的心理素质、过硬的技术和日积月累的经验。”因为当时没有帮带,初任法医的李良基工作起来很吃力,每次现场勘查,都要随身携带相关书籍对照查看,或请邻县老法医提供帮助。

1997年,一位老人被发现躺在一处居民楼底的角落,生命垂危,紧急送医一周后不治身亡。救治期间,家人时常询问老人原因,老人却只反复说:“我要是就这么死了,太冤了。”将老人下葬后,家人琢磨这件事背后也许有隐情,遂决定报警。


李良基(左)在命案现场勘查

初出茅庐的李良基,接报后面对腐败的尸体和已被破坏的现场证据,一度手足无措,他边翻书对照,边咨询前辈,经尸检分析,确定死者生前曾受过外力击打导致身体多处受创,后从高处落下导致体内多处器脏受损。

有了思路,民警从老人的社会关系开始查起,案件很快告破,李良基也开始感受到法医的神圣:“活着的人受到不公平尚可一辩,但死者不会说话,我想替死者‘说话’,还世界以真实。”


李良基讲解“肺部沉浮实验”

1998年,某乡镇派出所民警找到李良基说,在一起溺婴案中,无法判定女婴出生前还是出生后死亡。李良基接过襁褓中的女婴,来不及难过,便拿起解刨刀做肺部沉浮实验,查看孩子的肺部是否有呼吸的迹象。

通过肺部沉浮实验,再比照女婴的骨骼和牙齿发育情况,李良基判断这是一名活产女婴,也就意味着她是在出生之后才被剥夺生命的。民警拿到尸检报告,反复询问能否肯定,李良基坚定地说:“能”,民警这才舒了一口气:“好,那我就一定审的下来。”


李良基正在进行精斑鉴定

这份尸检报告,为案件侦查指明了方向,也为该案的最终判罚提供了有力证据,对当时农村中存在的“重男轻女”封建思想产生了强烈震慑,此后,该类案件发案数量大幅减少。

“要想追求真相,让凶手归案,守护公平正义,就要不断学习,用好手上的解剖刀,揭开案件背后的事实。”通过经年累月的“自我修炼”,李良基弥补了在经验、技术上的不足,成长为一名优秀的法医。

“寻找线索分析细节,答案肯定会找到”

2013年,某乡镇派出所接到报警称,一对老年夫妻被害家中。“老人住在离村较远的公路旁,屋内的家具和衣物被翻得乱七八糟,打斗痕迹明显,案发现场符合入户抢劫的犯罪特征。”李良基回忆。

两名死者的致命死因是颅脑损伤,但身上多处曾遭刀、棍击打,办案民警一度怀疑是团伙作案。


李良基在现场勘查

“从现场痕迹来看,若是多人作案,他们应该能够轻松制服老人,但倘若凶手孤身一人,为了制止两位老人强烈反抗,才会让现场造成这种‘乱’。”李良基却给出了不同的意见。

“寻找线索,分析细节,答案肯定会找到。”根据死者胃内容物,李良基推算出死亡时间,并对犯罪过程进行推演:凶手只身带刀半夜入室,不料却被两位老人发现,三人扭打后,凶手操起身边的工具对老人施暴,老人欲逃离,凶手却从背后使用棍棒击打老人后脑部,老人死亡后,凶手才开始翻找钱财。


李良基在医院查看病例

根据这一推演,民警们立即调取监控进行信息碰撞,迅速锁定了犯罪嫌疑人。经审讯,犯罪嫌疑人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其供述的作案过程,竟与李良基的推演高度吻合。

2008年,一位在工地食堂煮饭的阿姨失去联系,其朋友到她房子后面的窗户处撩开窗帘一角,看见她躺在床上,四周一片鲜红,马上报警。李良基来到现场仔细勘查后发现,这起看似入室盗窃后杀人的案件,背后可能另有玄机。


李良基组织大家探讨案情

“门锁上有划痕,但更像是故意拿器具伪造出的撬锁痕迹,抽屉、背包虽被翻过,死者衣物却分散在房间各处,这不符合盗窃犯罪行为。紧闭的密码保险柜上插着一把钥匙,且死者脸上盖着一条枕巾,种种一切看来,凶手在伪造现场。”李良基随后进行尸检,发现死者头部遭受过锤类工具击打,他走访四周,都没发现周围人有需要用到或见过此类工具,“说明凶手是有备而来,且极有可能是熟人作案。”

刑警根据侦查思路迅速抓获凶手,凶手为死者丈夫,他交代的犯罪事实,也证实了李良基的推断。

“通过现场痕迹物证,法医要最大程度还原犯罪现场,再通过尸检,对成伤机制、死亡时间、作案工具等作出分析。”李良基说,“法医的鉴定意见不仅为案件侦查指明方向,更影响案件定性,且法医的鉴定意见是必不可少的关键证据之一。”

平日性格平静的他,为何着急了?

除了各类刑事案件现场勘查和尸体检验,出具伤情鉴定报告、采集涉拐人员血样、提取未知名尸体生物样本、整理失踪人员信息等也是法医的重要工作。


李良基带上相机和血样采集包,走遍清流13个乡镇,共采集631份血样信息

2009年,公安部建立全国打拐DNA数据库,李良基负责采集清流县内所有涉拐人员血样。带上相机和血样采集包,他走遍清流13个乡镇,共采集631份血样信息。为确保采集好的血样袋不丢失、不被污染,每次他都自己搭班车将血样送到省公安厅检验入库。多年来,他先后帮助9个家庭重新团聚。


李良基在查看血样

1991年,嵩溪镇肖某生、王某连夫妇2周岁的小儿子肖某被拐,多年寻找,杳无音信。2009年,李良基采集了肖某生夫妇的血样入库,受限于当时的技术,匹配率低,始终没有收到好消息。随着技术进步,今年公安部开展查找被拐失踪儿童“团圆行动”,李良基再次找到肖某生夫妇进行血样采集入库。

功夫不负有心人。没多久,好消息传来,可当李良基打开信息库一看,里面只有一串浙江省的身份证号和一个名字袁某。李良基马上询问浙江的公安朋友,得知身份证所在地是磐安县。


李良基打电话询问进展

“当时磐安的地方派出所回复说,袁某常年在外打工,很少回到当地,目前无法采集血样进行复核。”平日性格平静的李良基着急了,他辗转联系到磐安县公安局物证室,再三请求协助。

“当地公安告诉我,他们要先确认孩子是不是被拐,采集血样入库复核后,还要征询被拐孩子的意愿。”从3月到5月,李良基每周都要给磐安公安局物证室打电话询问进展。“很想自己过去一趟,但因疫情,只能等。”终于,端午节期间,袁某回到磐安,顺利采集了血样。


重聚的这一抱,他们等了三十年

袁某血样入库后的第二天,复核结果显示“通过”,他正是被拐多年的孩子。李良基赶忙把好消息告知肖某生夫妇。5月17日,袁某回到清流县,回到了失散30年的父母亲朋身边。激动之余,肖某生找到正在人群外的李良基,用力地拥抱他,不断道谢。

新闻播出后,县内许多涉拐家庭找到李良基,要求重新进行血样采集,李良基更忙了。

“27岁时,我就站在自己认定的方向上往前走,不管是危险还是辛苦,我都没有动过想要转行的念头。”李良基说,“法医工作要忍耐辛苦,熬过孤独,慢慢‘拨云见日’。为逝者沉冤昭雪,是捍卫生者权利,更是捍卫法律的严谨公正。”

相关报道
分享到:

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主办 网站编辑部信箱:changanwang@126.com | 招聘启事

Copyright 2015 www.chinapeace.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14028866 号-1 中国长安网 © 2017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