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客户端

|

官方微信

|

官方微博

|
他倒下时,执法记录仪还挂在胸前……
时间:2021-04-06 19:43来源:福建长安网责任编辑:尹广乐

他牺牲时,年仅25岁——在围捕持枪犯罪分子的任务中,他置生死于度外,却不幸中弹,壮烈牺牲......

他叫郑贻楷,生前为福建省福州市闽侯县公安局刑侦大队三中队见习民警。

他离开时,年仅27岁——牺牲前3天,他一共只睡了不到10个小时。倒下时,执法记录仪还挂在胸前......

他叫肖毅,生前为三明市沙县公安局大洛派出所民警,从警仅仅15个月。

他牺牲时,年仅29岁——在魁斗派出所值班的他,突发心脏骤停,倒在他热爱的岗位上,不幸因公殉职。

他叫汪碧坤,生前为福建省泉州市安溪县公安局魁斗派出所民警。至今,他的妻子都没有勇气跟儿子袒露,父亲的骤然离世。

他倒下时,年仅43岁——他带领战友辗转多地追逃,途中已明显感觉身体不适,却强忍着疼痛继续奔忙,最终累倒在追逃路上......

他叫涂太阳,生前为福建省龙岩市长汀县公安局宣城派出所所长。“涉麻涉毒在逃人员还有几个没有到案?”这是他说过的最后一句话。

为了万家安宁,曾经的“警察蓝”化成了“天上星”。他们用自己的青春和生命,诠释了一名人民警察的忠诚与担当。又是一年清明时,让我们一起缅怀先烈,祭奠英雄。

病床上,他听到最不想听到的消息

尽管已经过去15年,那个记忆片段时常还会像电影一般,在闽侯县公安局禁毒大队教导员叶东的脑海里一遍遍回放。那是叶东在从事刑侦工作20多年期间,经历过最激烈的一次抓捕行动。

2006年4月19日,获悉闽侯县“2005·8·25”枪案在逃犯罪嫌疑人郑氏兄弟在位于古田县和闽侯县交界的可洋村老家现身的线索,当时担任刑侦大队第三中队中队长的叶东带领第三中队民警连夜奔赴可洋村,与当地民警汇合,展开抓捕行动。

4月20日凌晨2时许,经过周密部署,民警分别埋伏在郑家民房周围,伺机而动。发现窗户上有人影晃动,叶东小心翼翼地带着民警向窗边靠近。紧张对峙过程中,叶东被犯罪嫌疑人击中腹部,生命垂危。

郑贻楷

经过4个多小时的手术,刚从死里逃生的叶东听说了他最不想听到的消息:郑贻楷同志牺牲了。

“他还没成家,他的事业才刚刚起步,却永远定格在了25岁这个最好的年华。他的离去,给他钟爱一生的公安事业留下太多遗憾……”叶东在回忆郑贻楷的文章中这样写道。

从实习期开始,这个对事业满腔热血的年轻小伙就让叶东十分器重。正式入警半年,郑贻楷主侦破获各类刑事案件15起,其中不乏命案要案及轰动一时的系列盗窃案。

每到清明节,闽侯县公安局都会组织民警前往文林山烈士陵园缅怀英烈。在纪念碑前,叶东总会站在队伍前再次讲述郑贻楷的英勇事迹,勉励新民警学习郑贻楷的初心与执着。

警民送别英雄郑贻楷

有时,叶东还会提前一天独自到陵园,怀念与郑贻楷相处的点点滴滴,诉说15年也没讲完的心里话。“他很乐观,任劳任怨,血气方刚,爱踢足球……”叶东回忆。

2012年入警、2017年被调入闽侯县公安局的林圳对郑贻楷并不陌生,早在福建警察学院就读时,他就一次次地听老师说起郑贻楷的事迹。

“老师告诉我们,要学习郑贻楷不畏艰险、冲锋陷阵、敢于献身的精神,伸张正义,守护百姓平安。”林圳还介绍,郑贻楷牺牲之后,警察学院在刑侦教学过程中同时强调提高学生在抓捕过程中对自身的保护能力,让更多警察免于牺牲。

“如果重来一次,郑贻楷一定也会冲在前面,他不会后悔,他就是想当好一个警察。”叶东说。

他倒下时,执法记录仪还挂在胸前

“肖毅同志牺牲在岗位。”2013年3月12日,在沙县公安局大洛派出所的值班登记簿记事栏里,写着这样一句话。

肖毅

翻看值班记录,从2月15日起,每天值班人员名单中都有肖毅的名字。“因为所里两名民警生病了,肖毅已经连续工作了25天。牺牲前的3天,他一共睡了不到10个小时。”和他一起搭档值班的兰斌斌红着眼睛说,“倒下时,执法记录仪还挂在胸前。”

大洛派出所管辖大洛、南霞两个乡镇,全所只有6名民警。肖毅担任3个自然村的责任区民警,除值班备勤、出警办案外,他还承担着所里的内勤、财务、档案管理等工作。“一个所就6名民警,怎么能计较干多干少呢?”面对如此繁重的工作,肖毅总是这样说。

3月10日2时,辖区宝山村竹笋加工厂发生火灾。接到报警后,肖毅立即赶往现场处置,直到6时才返回所里。紧接着,他又与刑侦、消防人员入户调查火因,直到3月11日3时许才休息。

肖毅生前经常为辖区的孤寡老人送去生活品

3月11日,大洛镇的民间集市圩日,肖毅一早便与同事上街开展交通安全宣传和整治工作。下午,他再次到宝山村处理火灾善后工作,晚上又与同事开展夜间巡逻直到3月12日凌晨。

3月12日上午,一村民报警称家中木头被盗。接警后,肖毅和兰斌斌前去处置。11时许,两人赶回所里查看监控视频,一看就是一个多小时。

12时30分,在食堂吃完午饭,兰斌斌劝肖毅到楼上宿舍休息一下。肖毅说:“没事,我年轻,我不累!”在兰斌斌的再三劝说下,他才同意去休息一会儿。“一会儿丢木头的老乡来了一定要叫我。”肖毅嘱咐道。

28分钟后,丢失木头的村民来到派出所,兰斌斌打电话给肖毅,可一直无人接听,兰斌斌便上楼去叫他。

然而,一打开门,兰斌斌便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肖毅斜躺在椅子上,已不省人事,身上的警服只解开了一个扣子,执法记录仪还挂在胸前。

肖毅打着手电,护送老人安全回家

经抢救无效,肖毅永远离开了。大洛镇村民们自发来到沙县殡仪馆送他最后一程。“肖警官,大洛人民永远怀念你!”“肖毅警官,一路走好!”一声声呼唤留不住英雄的脚步,一句句祈祷说不尽乡亲们的思念。看着肖毅年轻的面容,乡亲们眼中充满泪水。

在遗体告别仪式上,肖毅的父亲,一位从警30多年的老警察,面对爱子的离去,坚强地忍住泪水。肖毅的母亲哭得一次次晕过去。

2012年,肖毅的母亲从外省回福建将乐,途经沙县时,打电话给肖毅,说她想到大洛派出所去看他,或者肖毅请半天假到沙县县城见个面。

然而肖毅却说,自己在办案,没空见面。“下次吧,下次有机会一定见!”他对母亲说。然而,儿子承诺的“下次”再也无法兑现。

27年的短暂人生,15个月的从警生涯,肖毅用自己的言行诠释了警察的职业操守……

“太阳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了”

“涉麻涉毒在逃人员还有几个没有到案?”这是涂太阳生前说过的最后一句话。

2016年9月,作为追逃队长的涂太阳,带领战友前往福州仓山、闽侯等地,抓捕涉嫌非法盗伐国家一级保护树木红豆杉的网上在逃人员廖某,每天工作到深夜,仅仅休息几个小时。

其间,他感觉全身发冷,以为只是感冒,坚持追逃。返回长汀后,他才从药店买了感冒药。

涂太阳

9月28日,一同出差的战友不会忘记这个日子,就在这天,涂太阳在追逃途中突然昏迷,被紧急送往医院救治,最终被确诊为颅内感染……

10月11日上午,连续昏迷了14天的涂太阳,因错过了最佳抢救时间,不幸牺牲,43岁的生命永远定格在了这一刻,定格在追逃路上……

躺在病床上的涂太阳

涂太阳牺牲时,他体弱多病的母亲已经80岁了,16岁的女儿正在读高中。家庭的重担,压在了妻子温莉萍柔弱的双肩上。

曾有人劝温莉萍趁着年轻尽早改嫁,她却总是笑着说:“我们每个人的幸福标准不一样,能够让婆婆安享晚年,让女儿健康快乐成长,是对太阳最好的告慰,也是我最大的幸福”。

每当婆婆问起,太阳怎么那么久都没回来,温莉萍总是强忍着泪水,和婆婆说:“太阳到很远很远的地方执行任务去了……”

“我不止一次地告诉自己,要为太阳照顾好这个家,守护好这个家,让太阳安心。又是一年清明节,太阳,我和家人好想你……”温莉萍哽咽着说。

把对丈夫最真挚的爱,融入到对家庭的奉献中,这是警属告慰英烈的独特方式。

涂太阳的女儿涂纯菲(第一排左三)继承了父亲的光荣使命

2019年,涂太阳的女儿涂纯菲顺利考取福建警察学院。“我想着,父亲没有走完的从警路,我要继承他的遗志,坚强走下去。”这是涂纯菲对党和人民、对父亲的庄严承诺。

“太阳你安心吧,你未竟的公安追逃事业,由我们接续奋进!”在战友们心中,涂太阳是他们的榜样。如今,战友们已经接过涂太阳为公安事业不懈奋斗的接力棒,誓为彻底铲除涉麻制毒违法犯罪而奋勇前进,告慰“陨落在追逃路上”的涂太阳。

那一句话,警嫂至今开不了口

2020年10月12日,安溪县公安局魁斗派出所民警汪碧坤倒在他热爱的岗位上,不幸因公殉职,生命永远定格在29岁。

“清明节快到了,你在那里过得还好吗?我每天都在想你......”这段话来自汪碧坤妻子汪採红的日记,这是汪碧坤牺牲的第167天,日子一天天过去,思念在继续,生活也在继续……

2013年12月,刚刚大学毕业的汪碧坤,怀揣着对人民警察职业的向往,考录到安溪县公安局,成为一名光荣的人民警察。同年,汪碧坤被分配到剑斗派出所工作。

在短短三个月的时间里,他主动学习,虚心求问,很快就熟悉了各类案件及业务办理,迅速投入到工作中来,成为业务骨干。2019年3月,他被调至魁斗派出所工作。在同事、群众记忆里,汪碧坤总是兢兢业业,尽职尽责。

“有什么事情的时候,他总会冲锋在最前面,然后很会想办法帮我们分担压力。”魁斗派出所副所长林桂滨觉得,和汪碧坤共处的那些的日子,仿佛就在昨天。

从警七年,汪碧坤共办理各类行政、刑事案件累计200余起,抓获违法犯罪嫌疑人300多人,成功调解各类纠纷百余起,始终以高度的责任感,践行一名人民警察对党、对祖国、对人民、对公安事业的忠诚誓言。

而在母亲、妻子看来,汪碧坤不仅是一名好儿子、好丈夫更是一名好父亲。

“以前因为有他,我可以什么都不会,甚至所有的交通工具都可以不用学,他对两个孩子更是非常非常地疼爱。”

“我儿子每次外出到某地,就会打电话问我要买什么,问我需不需要买衣服,生活上有缺什么物品。性格很和善,嘴巴很甜。”

可是,就在那一晚,这颗警营里高速运转的“陀螺”、家里的“顶梁柱”却突然倒下了……晚上9点多还在派出所值班的他突发心脏骤停,倒在他热爱的岗位上,不幸因公殉职,年仅29岁。

汪碧坤离开时,他的大儿子还不到三周岁,而小儿子还刚出生两个多月,对于父亲的骤然离世,汪採红至今都没有勇气跟大儿子袒露。

相关报道
分享到:

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主办 网站编辑部信箱:changanwang@126.com | 招聘启事

Copyright 2015 www.chinapeace.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14028866 号-1 中国长安网 © 2017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