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客户端

|

官方微信

|

官方微博

|
致敬!记忆像霰弹铁砂一样,永久地留在他体内
时间:2021-04-06 09:00来源:浙江法制报微信公众号责任编辑:檀严毅

大屏幕上的短片播完了,片子结尾激烈急促的声音消逝,屏幕暗下去,坐着400多人的演播厅陷入无声的昏暗。坐在第一排的林新志,收拢着腿,双手放在膝盖上,手里紧握的蜡烛灯发出微弱的光亮,光照在他仰着的脸上——大提琴声舒朗响起,这个40岁的男人早已泪流满面。

短片中,林新志的两位同事躺在担架上,厚厚的马赛克仍然“盖”不住他们身上大块的血迹……晃动的镜头里,有人用力呼喊着他们的名字,却始终得不到回应。林新志再次想起事发那个夜晚,作为浙江省台州市公安局路桥区分局金清派出所辅警的他,和民警王歆、辅警梁峰在路桥坦头沈村处警,被歹徒用霰弹枪击中。他们三人中,他是唯一的幸存者。

“我是幸运的,我和我的两位兄弟……都做了我们该做的,我为他们……感到骄傲。”清明时节,在台州公安缅怀英烈主题活动中,林新志作为追思人,在短片放映结束后上台发言。他的肩膀因啜泣不停颤抖,发言也因情绪激动而多次停顿。

对于林新志来说,2019年10月2日凌晨的枪声,带走了他最亲近的同事,也在他的腹部落下永久性的伤疤。至今在他体内,仍残留着70余颗霰弹铁砂。时间已过去1年半,但记忆从来没有放过他,“现场的味道、场景都在脑海里,更是常常会想念两位兄弟……但我会往前看,尽快康复,因为我要背负起他们未完成的使命。”

“太想回到岗位”

“现在已经恢复得很不错了。”为了证明这一点,林新志做了两个深蹲,“虽然体内还有铁砂,但从一开始无法蹲,到现在几乎可以正常生活,医生说这已经是个奇迹。”

这一路的康复之旅,林新志觉得漫长又幸运。去年4月1日,经过在南京半年的手术和康复后,林新志转院回到路桥。为确保安全,各方都做了详尽的应急计划。路桥方面特地安排了一辆中巴车,带着随行医生和林新志的亲属、领导和同事们,提前赶到南京,“我们来接你回家”。

听说“英雄警官”归来,许多台州市民自发来到当地医院门口守候,他们拉起横幅,有的还带着水果、牛奶等慰问品,翘首以盼。“他们是来迎接我们仨的!”林新志知道。市民们送来的慰问品太多,只能用推车来装,后来全部以林新志的名义送给了路桥医院的医生们。

当天下午4时许,林新志回到台州。他的身体状况比众人想象的要好,虽然身上仍插着2根引流管,却已经能够独立走下车,并没有使用医院准备好的轮椅。之后,他继续在医院接受康复训练,以确保身体机能的恢复。

长久的离队,让林新志想快点重回岗位。如今,同事们有时会看到他2万多的微信步数,那是他努力康复的证明。“我一定要尽快康复,我太想带着两位兄弟的心一起回到队伍中!”林新志说。

“黄金三人组”

在领导及同事眼里,林新志他们三人曾组成了金清派出所最好的执勤组。三人中年纪最大的林新志是军人出身,先后在派出所、交警大队担任过辅警。辅警梁峰、民警王歆分别于2015年、2016年加入金清派出所,由于年轻爱钻研,且踏实肯干,解决了辖区内不少疑难杂事。

回忆与王歆、梁峰在一起的日子,林新志忍不住微笑,“我们三人真的很有缘分”。

2015年3月,当时26岁的梁峰通过考试招录,成为金清派出所的一名辅警,所里安排他与林新志结成师徒,一同执勤。那时候,戴着眼镜、有些微胖的梁峰总是跟在林新志身后。“他比较内向,面对生人时甚至有些口吃。”林新志说,“谁也没想到,那晚面对歹徒的霰弹枪,这么内向的一个人居然那么勇敢地冲上去,试图制服歹徒,为群众逃生争取到宝贵时间。”

王歆是三人里最晚来到金清派出所的。正是林新志开着车,将这个从小就立志成为人民警察的“新兵蛋子”接到派出所的。初见时,通过车里的后视镜,林新志观察起这个才28岁却已经有些“谢顶”的小伙子,“才第一次见面,就有种没来由的亲切感”。

他们三人组成的执勤组,管辖着上塘、双塘等5个村,这个片区流动人口多,在册登记数最顶峰时达5000多人,警情数在全镇排名数一数二。在他们的努力下,2019年上塘村刑事发案下降60%、双塘村发案下降51.06%。上塘村村委书记林荣富评价他们时说:“他们是真正把工作当成了自己的事业,群众的事就像他们自己的事一样。”

这样的“黄金三人组”,却遭遇了那个噩梦般的夜晚。为了保护群众,他们毫不犹豫地冲在了前面,直到中枪倒地……

人们没有忘记他们。今年1月8日上午,金清派出所大院内举行了英雄雕像揭幕仪式。看到三人的模样被合铸在雕像上,林新志泣不成声。

“人要往前看”

中枪后的第三天,林新志被紧急转院至南京。经抢救,苏醒后的林新志第一时间想要知道王歆和梁峰的下落,由于嘴里插着呼吸机,他只能在白板上写道,“我的两个同事,他们怎么样了?”大家都瞒着他,“他们也都在医院呢,放心。”

林新志后来是在网上看到了王歆、梁峰牺牲的消息,他拿着向医生要来的手机,嚎啕大哭,“王歆刚要做父亲,梁峰是家中独子,走的时候孩子也没有,他们的家人可怎么办……”

林新志回到路桥后,特地去看望过梁父梁母,梁父患有帕金森病,“这事之后,他更显苍老了”。王歆的遗孀朱媛媛,是林新志一直不忍去探望的。今年2月,出院后的林新志偶遇朱媛媛,还是聊起了中枪那天的情景。后来,朱媛媛在微信上给林新志留言,还发来儿子的相片,“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人要往前看”。

林新志也是这么对自己说的。

去年清明,林新志刚从南京回到路桥,还在康复期,身体虚弱,未能成行。这个清明,怕人多时控制不住情绪的他,避开上午前去吊唁的战友队伍,下午带着白色和黄色的花束从家里出发,来到梁峰所葬的霓岙公墓。

梁峰牺牲后被评定为烈士,本可以和王歆一样葬在位于椒江的烈士陵园里,但梁父梁母再三考虑后,选择了这块儿子生前经常执勤经过的土地。

梁峰的墓就在山脚下,墓群中的第一排,他的大幅彩色肖像下,摆满了花束,黑色石碑上雕刻着“人民英雄永垂不朽”的黄色行楷。林新志低头走到碑前,摆上鲜花,随后双手紧贴裤缝,深深地鞠了三个躬。

没有多停留,林新志已有些哽咽,他转身坐回车里。记忆像霰弹铁砂一样,永久地留在他体内。

他知道,两位兄弟都还在,在恍惚的梦里,在雕像的魂里,在战友的念叨里,在通过各种形式纪念着他们的人们的眼里,也在所有珍重平安幸福时光的人们的心里……

相关报道
分享到:

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主办 网站编辑部信箱:changanwang@126.com | 招聘启事

Copyright 2015 www.chinapeace.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14028866 号-1 中国长安网 © 2017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