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客户端

|

官方微信

|

官方微博

|
游戏世界中屡战屡败,他一怒之下动起“歪脑筋”,结果……
时间:2022-07-20 11:08来源:吉林长安网责任编辑:施少伦
“注意后方攻击”“我开路,你掩护我”“快点、快点”……逼仄的房间里,叫喊声不时响起,厮杀到关键时刻,一双激动的手将电脑桌拍得“哐哐”作响。

室内没有开灯,闪动的电脑画面晃得房间内忽明忽暗,也照在赵志远(化名)泛着油光的脸上。在他面前的电脑上,网络游戏“激战正酣”。

“真背!”随着电脑屏幕上出现“Gameover”,赵志远输了。

此时已近2月底,虽过了雨水节气,但辽源市尚处于寒冷空气的包围之中。赵志远搓了搓上臂,站起身,一脚踢开座椅,拿出一件外套披在了身上。

“我还就不信了,再来!我有外挂,不可能输。”赵志远一边对着耳麦话筒说道,一边点开了新一局游戏。

然而,这一次游戏竟然掉线了,赵志远输得很惨,游戏等级也下降了。

“哥们,你这是什么外挂啊,也不好使啊”“你从哪买的?被忽悠了吧,哈哈哈哈……”耳麦里不断传来讥笑声,赵志远的脸上有点挂不住了。他一把摘下了耳麦,摔在桌子上,愤怒地退出了游戏……

为了升级购买外挂

这一夜,赵志远辗转反侧,大家的讥笑声犹在耳畔回荡。一大早,他就点开微信,联系了卖给他外挂的人。可是,反复沟通后,对方只表示,外挂已经出售,不退不换。

赵志远有些着急,又连续发了好几条消息,可都石沉大海,没有回信。他还拨打了语音电话,对方没有接听。最后,他被拉黑了。

赵志远气得直跳脚,愤怒地说:“骗我还拉黑我,看我不举报你!”

在辽源市公安局泰安分局,赵志远告诉民警,自己受骗了。

民警让情绪激动的赵志远慢慢说。赵志远告诉民警,2021年11月,他开始玩网络游戏,却输了一把又一把,心里又气又急,便向朋友抱怨:“哎,怎么这么点背啊,想升级可太难了。”

“你想快点升级啊?我倒是有一个办法……”朋友说。

赵志远一听,顿时来了兴趣,连忙询问是什么办法。

“用外挂啊,升级快,操作还方便。”朋友告诉赵志远,他之前通过一个游戏好友买过游戏外挂,挺好用的。“我把他的QQ号推送给你,你加他问问有没有这个游戏的外挂。”

赵志远连声答应,立马添加了该QQ号。无需验证,好友申请就通过了,赵志远连忙询问是否有该游戏的外挂出售。

“谁告诉你我这有的?”对方回复道。

“朋友介绍的,他向你买过,也是别人介绍的。”

“我需要看一下他的购买记录。”

这个人太谨慎了,赵志远有点疑惑,但也没想太多。

随后,赵志远向朋友要来了购买记录,发给了对方。

这次,对方似乎放下心来,告诉赵志远,游戏外挂200元一个。

“什么时候给我?”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转账后立刻就可以发给你。”

赵志远没有犹豫,给对方转了200元钱,对方收了款,发过来一个游戏外挂压缩包。赵志远接收后,立即使用试玩,感觉效果还不错。此后,每当游戏升级不顺利的时候,他就使用外挂。

可是,赵志远渐渐发现,游戏外挂越来越不好用了,不是掉线,就是被封号。

这次向卖家投诉被拉黑令赵志远十分生气,这才来公安局举报。

循号追踪锁定目标

近年来,随着互联网游戏的快速发展,游戏外挂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市场价格从几角钱到上万元不等。这个寄生在游戏产业链下游的暴利生意日渐壮大的同时,也严重地影响着整个游戏市场的良性发展。

接警后,泰安分局高度重视,迅速展开调查。“尽管游戏行业中笑言‘有游戏的地方就有外挂’,但这并不代表行业允许其与游戏共生。我们在开展调查之前要确认游戏外挂是否经过游戏公司许可或认证。我们联系了该网络游戏公司,经过鉴定,确认该游戏外挂并未得到游戏公司的认证。”办案民警告诉记者。犯罪嫌疑人通过复制游戏源代码、修改相关数据协议等,达到游戏胜利的目的。游戏公司通常会采用技术手段封禁使用外挂的账号,而此款外挂显然在封禁之列,所以很不稳定。经过初步调查,警方发现该外挂可不限人数售卖,销量巨大。

“我们抽调了精干警力,对这起在网络平台上非法发布、出售未经网络游戏著作权人许可的游戏外挂,侵犯其知识产权的案件进行侦查。”民警告诉记者,侦查之初,警方掌握的线索很少,赵志远和朋友都与犯罪嫌疑人互不相识,只有QQ号,只能循号追踪。他们立即对该QQ号进行了调查,查到了认证人的信息。

然而,经过核实,QQ号是用从网络上购买的个人信息注册的,真实身份无法查实。

QQ号的使用人是谁?一切有待进一步侦查。

民警转换思路,查询QQ号的登录地址,发现在湖北省十堰市。经过进一步深挖,民警发现,这个IP地址近段时间登录了上百个QQ号。

“上百个QQ号轮换登录,这十分可疑。”办案民警说。他们用了几天时间,对这上百个QQ号一一进行了详细调查,确认认证信息。经工作,民警锁定了一个名叫许某某的人。

经过排查,民警确认此人为湖北省十堰市人,其所在位置与涉案QQ号的IP地址相同。与此同时,民警发现赵志远转的200元钱,在被接收后,立即转入了一张银行卡内,该银行卡正是许某某名下的。

一切都对上了,许某某就是卖给赵志远游戏外挂的人。

深挖细查揪出上家

确认许某某的犯罪嫌疑后,民警立即赶往湖北省十堰市开展落地侦查。在当地警方的帮助下,民警查到了许某某所住的小区。

然而,在该小区,许某某的名下有两套房产。他住在哪一套里?

民警经询问小区物业,得知许某某与父母均住在该小区,但不确定分别住在哪一套。

为避免打草惊蛇,民警在该小区外连续蹲守了数日,终于等到了许某某出门。

3月1日,许某某背着钓具从小区里走出,开车离开了,民警立即跟上。在许某某到达钓鱼地点后,民警趁其做准备时,悄悄包围上去,将其抓获。

民警对许某某的家进行了搜查,查询了其电脑,发现其并不是游戏外挂的制作者。

经突审,许某某交代,他在玩游戏的过程中,向一个名叫杨某的人购买了游戏外挂。之后,许某某发现售卖游戏外挂可以赚钱,便与杨某保持联系,从事这一勾当,非法获利200余万元。

根据许某某的交代,民警立即对杨某进行调查,确认其位于河南省洛阳市。随后,泰安分局派民警前往当地开展进一步侦查。

在当地警方的协助下,民警在杨某的家中将其抓获。然而,杨某拒不承认罪行,还表示自己身体不好,称病抗拒。当民警将其与许某某的聊天记录摆在他的面前时,他低下了头。经审讯,杨某供述了2018年以来,通过网络推广、贩卖游戏外挂,获利100余万元的犯罪事实。

目前,犯罪嫌疑人许某某、杨某已被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记者手记

短期看,游戏外挂会大幅度降低游戏难度,帮助玩家获胜升级;长远看,使用外挂会导致玩家之间不公平竞争,致使玩家流失,给游戏公司造成损失,从而降低游戏公司维护运营、升级游戏、开发新游戏的积极性。

外挂现象的危害性不仅体现在使网游厂商蒙受经济上的损失,更重要的是若放任这种现象继续发展,将损害整个产业链的利益,进而危及到这个具有良好前景的产业。因此,严厉打击、监管游戏外挂势在必行。

严厉打击网络游戏外挂等侵权盗版行为,既需要政府有关部门重拳出击,也需要游戏公司加强排查,还需要玩家的密切配合。只有多管齐下,形成打击违规经营、侵犯知识产权行为的合力,才能保护网游企业的正当权益,推进网络游戏产业规范、健康发展。

相关报道
分享到:

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主办 网站编辑部信箱:changanwang@126.com | 招聘启事

Copyright 2015 www.chinapeace.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14028866 号-1 中国长安网 © 2017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