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客户端

|

官方微信

|

官方微博

|
寂寞难熬无助!在漫长的“隔离期”,她的一首歌打开了被隔离者的心扉
时间:2021-03-29 16:16来源:吉林长安网责任编辑:王晓蕾

2020年2月11日,我因为在疫区返回,加之还有些发烧,被梨树县防疫部门送到了指定的隔离点——梨树县党校。在“隔离区”里要度过漫长的“隔离期”,是寂寞、难熬、无助。可遇到了在这里执勤县公安局交警大队女民警李颖后,她的一首《火红的萨日朗》让我的心扉彻底被打开了……

(李颖在隔离点工作)

由于每天都有几十名需要被隔离的人送到这里,大家的火气和情绪大的吓人,不点都起火。我就是其中一个,在四平火车站被送到隔离区之后,我的情绪失控了,我告诉工作人员自己是被防疫人员“骗”上车的,坚决不同意隔离。

李姐了解情况后,主动与我沟通。可别小看这个沟通,其实危险系数非常高,需要到隔离区里与我进行深度交谈。“疫情形势如此严峻,隔离也是一种保护。”她说。可我就是不理解,非说自己是被骗来的,坚决不配合隔离。李姐为我讲形势、讲法规、讲危害,一个多小时“苦劝式”谈话,她用真诚让我不理解变成理解,我终于愿意配合隔离了。

由于身处隔离区,我看到李姐每天都会遭遇各种不理解,被隔离人员在隔离房间里大吵大闹还摔东西。一次,我看见一名在楼上隔离区的年轻男孩情绪突然失控,大吵大闹,还不断威胁李姐。这是近距离进行劝导,李姐穿上了防护服。

(李颖和同事在隔离点)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可劝导工作还是没有太大进展,穿着防护服的李姐被“捂”得满身是汗。我从心底佩服李姐,太有耐性了。经过40多分钟的耐心劝导,李姐成功安抚了这名年轻人情绪,化解了一次险情。那天劝导结束后,李姐又清唱了那首《火红的萨日朗》,尽管还是那首单曲,可楼上楼下的掌声却响彻不停。也就是从那天起,我和所有隔离人都坚信,李姐就是“隔离区”里“火红的萨日朗”。

3月4日,党校“隔离区”正式改为“中转站”,负责十个省外来人员登记。那天早上,我和64名隔离人员被统一送到县医院进行检查,检查没有问题后,再由隔离人所在街道、乡镇带回进行居家隔离,我和大家即将变成“正常人”了。

出乎意料的是,当天晚上7点左右,医院传来消息,在进行检查的隔离人员中有十人出现了发烧症状,吓得我一直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得了新冠肺炎。就在这时,我看见在楼下指挥的李姐也是一脸焦急,穿着防护服匆匆乘车走了。

隔离期结束后,已经与李姐成为了朋友的我去看过她几次,她说,那个晚上是她一生中最难熬的等待。午夜11点左右,7名发烧隔离人被排除,剩下最后三人有两人是因为感冒引发的发烧,也被排除了。最后一名隔离人员虽然肺部有异常,但经过医生进一步确诊,也排除是新冠肺炎。听到这个消息,李姐说她与在场的所有工作人员都高兴得差点跳了起来。

(李颖在隔离点)

如今,我早已恢复了正常的生活,不过那段隔离区里的经历却让我记忆犹新,特别是李姐在隔离区经常给我们清唱的那首《火红的萨日朗》已经成为永久的记忆。

相关报道
分享到:

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主办 网站编辑部信箱:changanwang@126.com | 招聘启事

Copyright 2015 www.chinapeace.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14028866 号-1 中国长安网 © 2017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