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客户端

|

官方微信

|

官方微博

|
20余次调解终成功,看着分家契约,他激动得做了这样的事!
时间:2021-04-08 12:39来源:辽宁长安网责任编辑:徐琢

平安,民生所盼、发展之基。

在人民群众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不断增强的背后,有着无数人的不懈努力和默默付出。

凌晨街头闪烁的警灯,田间地头穿梭的脚步,街道社区奔波的身影……构成了平安辽宁真实的注脚。

为了建设更高水平的平安辽宁,他们把百姓的事放在心上,把调解的经验用在手上,把解纷的情怀铺在路上。

近日,记者深入基层调解一线,记录下一个个调解小故事。

一张分家契约

3月18日中午,淅淅沥沥下了一上午的小雨终于停了,老金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这和几个小时前的他判若两人。

看着分家契约上自己和嫂子签下的名字,老金的手不自主地抖了起来。因为太用力,不小心将契约扯下一角。

一张分家契约

分家

“这不会作废了吧?”老金担心地看向孟思维。“不会,一会儿你用透明胶带把它粘上,保存好。”孟思维长出了一口气,他知道自己为调解这场持续快半年的分家纠纷所做的努力没有白费。

3个小时前,鞍山市千山区司法局大屯司法所所长孟思维第6次来到老金家,“如果算上到所里、到村委会得有20多次了。”

一路颠簸来到千山区大屯镇西白石村,通往老金家的路车开不进去,又步行了十几分钟。路上,孟思维向记者道出事情的原委。老金夫妇和兄嫂住在同一个院十几年,3年前,老金的兄长因病过世,去年嫂子又再婚,还住在一起让老金觉得有些别扭,就提出分家。嫂子一家住三间正房,老金一家住相隔不到一米的两间偏房,面积差了一间,这一分家,矛盾就来了……

孟思维的话还没讲完,已经进了老金家的院子。“孟所长,您又来了,今天这个家应该能分了吧。”老金话音刚落,他的嫂子一挑门帘,从隔壁出来:“这个家不能就这么分,我还有要求。”

火药味扑面而来。“来,大家都到偏屋唠一唠,今天咱争取把事解决了,记者同志也在场,给你们也做个见证。”孟思维将老金轻推进屋,又把嫂子请进屋。“我还是之前说的那3个办法,一是我掏5万块钱你搬出去,二是你掏5万块钱我搬出去,三是院里的所有物件一家一半,包括房子。”老金语气不善。“我可以搬出去,协议也可以签,但是不能马上搬,我还得住着……”嫂子说。

退出屋外,隔着窗户,记者看到孟思维在做嫂子的工作。快到中午,嫂子终于签了协议,并同意当天就搬走。老金也表示分了家但还是亲戚,搬家他也会帮忙。

一把分垄卷尺

“你家先翻的地,我再翻就少了一条垄,不是你占去了谁占去了?”“我家垄肯定没错,你弄丢了垄凭啥找我要?”已经好几天了,兴城市红崖子镇英树村村民郭某天天追着周某,想要回自己的“垄”,烦得周某都要动手了。

一卷分垄标尺

丈量

红崖子镇是全国知名的花生大镇,几乎家家种花生,土地就是农民的命根子。郭某家的地与周某家的地相邻,去年郭某家在这片地是22条垄,今年周某家先翻了地,随后郭某也翻地,却发现只翻出来21条垄,少了一条垄。郭某一口咬定是周家占了他家的地。

两人一致同意找“明白人”评评理。“明白人”很快就来了,是“村民评理说事点”的调解员杜玉昌,村里人都说他是“明白人”。“走,上地里说去。”杜玉昌也没多说话,他要“现场办公”,拉着郭某、周某两人直奔大田。杜玉昌从兜里拿出来一把卷尺,“谁多谁少,量一下不就全明白了吗?吵吵有啥用!”

“对对对,量一下就知道了。”两个“冤家”这个时候倒是统一了意见,还是“明白人”靠谱。

一通丈量之后,得出了结论,周某并没有占郭某家的地。是郭某家雇佣的机器翻垄时垄间距调大了,挤没了一条垄。

“这事就算完了啊,来,一人抽一根,就算完事。”郭某、周某两人接过了烟,都不吭声了。

从郭某、周某两家的地里出来,杜玉昌又要去另一个现场做调解,也是土地纠纷的事。“有老杜在,我们省老了心了,他是我们村的‘明白人’。”英树村党支部书记张德军说。

一番苦口婆心

2月12日,农历大年初一,阜新蒙古族自治县建设镇二土村蛤蟆湾屯的刘某放起了烟花,结果不想烟花将自己家柴草垛点着了。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刘某不但将自己家的柴草垛烧了个一干二净,还顺带着把邻居于某家的照明进户电线烧断了。

一番苦口婆心

劝说

大过年的谁也不想摸着黑过,于是两家你一言我一语地争吵起来了。双方各说各的理,最后俩人决定到建设镇人民调解委员会去说道说道。

调解委员会评理说事员郝春海看到昔日的好邻居如今互相扭着胳膊气冲冲地来了,心想这肯定是有矛盾了。“都是邻居,你们有什么烦心的事和我说说,我来帮你们解决。”一听这话,刘某和于某都停下了手,竹筒倒豆子,把事情的经过跟郝春海说了一遍。

郝春海到现场查看火灾受损情况,确认于某反映受损情况属实。不光电线断了,其他的设备也有损坏的情况。

郝春海先让双方当事人充分表达个人意见,了解案件事实,分析争议焦点,然后对症下药,提出合理调解建议。

“本来就是不小心烧了人家的电线,咋还动手了呢?”郝春海问道。“那他来了也没说句好话啊,大过年的,你问问他,说的话别提多难听了。”“那咋地?烧了我家的电线,电视看不成,WiFi也断了,我还得谢谢你呗?这事儿你得赔偿我精神损失。”

看到两家的“火药味”又浓了起来,郝春海赶紧出来“灭火”。

在对刘某做了大量苦口婆心的说服教育工作后,刘某承认自己的态度确实不好,并且表示愿意赔偿于某的经济损失。

第二天,刘某主动联系电业部门,出钱将于某家被烧毁的电线和设备全部更换。电通了,两个人的心结也解开了。

一句体己话语

3月23日一早,记者如约来到本溪市公安局明山分局新明派出所,在走廊里遇到了一边走一边用毛巾擦脸的新明派出所治安警长刘华兴。

一句体己话语

调解

“不好意思,昨晚值班忙了一宿,早上有点累了就去洗把脸。”见到记者已经到了,刘华兴不好意思地说。

正说着话,突然一个人跑过来说:“刘哥,有人报警,在程家社区门前,两人开车‘别’上了,谁也不让谁。”

于是,记者就和刘华兴一起出了一次警。

到了现场,记者看见两辆白色小轿车车头相对,各占一个路口,明明没有相撞,却谁也不让谁。其中一辆车的驾驶室外站着一个高个子男人,正“咚咚”地拍着车窗,大喊着:“你给我出来!”

而车内,另一名男人似乎一边打着电话一边吵吵着。

“这位同志,您先冷静一下,我们是新明派出所的民警,请问刚才谁报的警?”刘华兴走过去拍了拍高个子男人的肩膀,并表明了身份。

车内男人看警察来了马上打开车门下了车,“警察同志,我打的110,早上我开车要去上班,他就在这堵着我不让我走,你也看见了他还要打人!”

高个子男人一听马上说:“你胡说!我先拐过来的,你从老远就‘嘀嘀嘀’一直按喇叭冲过来,你看不见我车吗?我今天不上班了,我就在这跟你耗着!”

当着刘华兴的面,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吵了起来。

“行了,别吵了,吵架有用你们还报警干吗?”一句话,两人都安静了下来,刘华兴马上又说,“我也听明白了,你俩就是斗气,谁也不肯让谁,就僵在这了对不对?这点小事至于吗?”

“双方都有责任,这是个坡,他往后倒车多费劲。还有你,都看见人家车拐过来了等一会再下来不行吗?”看见两人情绪都稳定了,刘华兴赶忙“乘胜追击”,“你看,你俩是不是都住后面这个小区?住一个院那就是邻居,退一步不叫丢面子,这叫和气。”

听了刘华兴的话,两个人都不好意思地笑了,高个子男人说自己马上往后倒车,不再堵路,另一个男人也向对方道了歉。随后,刘华兴登记了两人的基本信息,并让两人核对后签了字。

在回去的路上,刘华兴对记者说:“算上今天早上这个,我一晚上一共接了七八个警情,有吃饭和商家闹矛盾的,还有喝酒两人吵起来的,基本上都是这种小事。但小矛盾不处理好,那就可能变成大问题,所以在我们的心里,百姓的事都是大事。”

一次“挂心”回访

“于所长,一会我们去哪里?”“我们去太平湾社区的张兰(化名)家。”3月23日10时,在丹东市振安区司法局太平湾司法所,所长于秀俊告诉记者。

一次挂心回访

回访

50多岁的于秀俊是全国模范司法所长,在太平湾这地方,他是有口皆碑的“金牌调解员”,谁家有个大事小情都乐意找他问问。张兰和邻居因为下水管道堵塞的问题闹纠纷很多年,甚至差点进了拘留所,就连附近的群众都知道这事。前一段时间,经过于秀俊调解,下水管道纠纷的事算是平息了,但是于秀俊不放心,所以这天决定回访。

到了张兰家,住在一楼的她热情地把于秀俊让进屋子。“于所长,太谢谢你了,现在我舒心多了,这下水道的事害得我整整遭了8年罪,现在没事了。”张兰向记者讲述了关于下水道的纠纷。2013年,她带女儿搬到这里居住,她是低保户。张兰说,自从她住在这里起,每个月下水道都会堵两三次,严重的时候,脏水都返进屋子里了。

去年入冬前,张兰与楼上的邻居又发生了激烈冲突。张兰找于秀俊来解决。于秀俊说:“张兰家这事虽然不归我们司法所管,但毕竟也是老百姓之间发生的矛盾纠纷,况且张兰也属于弱势群体,我觉得应该帮助她。”

这时,这个单元的四楼住户于老师听说于秀俊来回访,就下楼来。他告诉记者:“幸亏于所长耐心调解,把多年的纠纷给化解了。”于秀俊说:“那天我对楼上的几家人家说,我向人家保证了做好楼上不再往下水道扔抹布等杂物的工作,你们都是邻居,不能一时图自己方便而影响楼下的邻居。”“是这样的。”于老师说,“大家都向于所长保证,从今往后一定注意不往下水道乱扔东西。我知道点法律,法院判决书都得上网,要是因为这点事上了网,无论输赢都挺丢人的。现在大家没有矛盾了,得感谢于所长。”

于秀俊说,虽然现在没事了,但大家还是要注意下水道使用。于老师当场表态,五楼住户搬走了,如果楼上来了新住户,自己会及时告诉新住户注意安全使用下水道,不要什么杂物都往里扔。听了这话,张兰也很高兴。

出了门,于秀俊告诉记者:“这说明啥?说明老百姓对我们信任,这种信任比什么都重要。”

一块“大石”落地

3月22日11时许,辽阳市太子河区铁西街道和谐家园社区党支部副书记徐妍入户走访回来。她一上午排查了50多户居民,说话说得口干舌燥,回来的路上,她心里还合计着要利用午休时间给没在家的居民致电,预约晚间入户排查。

一块“大石”落地

协调

突然,空气中飘来一股恶臭。只见眼前来往的人们都捏着鼻子匆匆而过,在楼前晒太阳的老人们也纷纷站起来寻找臭味的来源。不远处3单元楼门口,一名女子捂着口鼻,指着一楼墙根底部大声说:“这是谁家排污水呢?”徐妍连忙走上前,只见原本平整的墙根处多出一个凿开的洞,发黑的污水不断往外排,流向2米外的下水井里。

徐妍作为社区副书记也是网格员,3单元楼正在自己的网格内,她肯定在今天之前这个孔洞是不存在的,是有人为了排污水刚刚凿开的。3单元一楼是一间门市房,经营大众浴池。她立即到浴池了解情况,负责人起初不承认凿洞排污水,辩解称是水管爆裂冲开的裂缝。徐妍坚持让负责人到现场看清楚,这凿开的洞怎么就被说成了“裂缝”?

在现场,拳头大的洞不断冒出污水,臭味越发浓烈,10米内根本不能站人。徐妍指着洞的边缘说:“这明显是凿出来的痕迹,墙上一点裂纹都没有,只有这么一个洞。”面对徐妍的“指证”,浴池负责人改口道:“我租的房子愿意干啥就干啥,物业也管不了。”

徐妍将物业经理找来现场,并将此事向上汇报,由社区出面找到区里3家相关单位。徐妍告诉记者:“这种矛盾社区出面调解成功率并不高,找来相关部门对浴池负责人和物业能够起到震慑作用。”不多时,3家单位派人前来,见状,浴池负责人态度明显好一些,说:“这墙后面是控制室,里面都是大型机器,屋子里的排水管线坏了,污水出不去淹了机器生意就做不成了。”浴池负责人说着“委屈”,但是谁来维修的问题还是搞不清楚。在一旁听着的徐妍忽然翻出手机:“这事还得问明白人。”徐妍致电负责维修社区弃管小区管线的施工单位,另一边回复第二天一早就来帮助疏通管道。

有了解决办法,徐妍心里的“大石”终于落地了,在3家单位的调解下,浴池负责人答应堵住排污口,物业也表示会配合维修,居民们对这个解决办法表示同意。

回到社区,徐妍终于喝上了一口水,用了近3个小时解决了这件矛盾纠纷,心里很满足。

相关报道
分享到:

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主办 网站编辑部信箱:changanwang@126.com | 招聘启事

Copyright 2015 www.chinapeace.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14028866 号-1 中国长安网 © 2017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