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客户端

|

官方微信

|

官方微博

|
他车祸重伤 最后一句话:“先救别人”
时间:2021-04-04 11:11来源:辽沈晚报责任编辑:徐琢


在辽宁省盘锦市公安局兴隆台区公安分局的荣誉室里,杨安烈士的照片放在显著位置。


杨安烈士的儿子杨奕威如今也是一名人民警察。


妻子珍藏着杨安当年出差回来,给她买的一件风衣。

兴隆台分局的荣誉室设在办公楼的五楼,墙上满是身着蓝色警服的功勋警员中,最前面的照片是穿着草绿色警服的杨安。

杨安(1955——1997),中共党员,辽宁省大洼县人;生前系盘锦市公安局兴隆台分局刑警大队民警、中队长,三级警督警衔。1997年6月12日,杨安与同事从外地开车押解犯罪嫌疑人回盘锦的途中,犯罪嫌疑人扑向杨安抢夺方向盘,企图借机逃跑。车辆失控后撞在路边的树上。杨安身负重伤,经抢救无效于6月13日凌晨4时30分牺牲,年仅42岁。

车祸重伤

最后一句话:“先救别人!”

1997年5月,沈某彬、沈某涛兄弟两人窜至辽河油田黄金带炼油厂家属区行窃,盗走录放机、影碟机、金项链等33种物品及现金1300元,总价值人民币26180元。

兴隆台分局刑警大队大队长带着中队长杨安,还有两名民警开展侦破工作,获得沈某涛在本溪出现的线索。

“这在当时属于案值比较大的案子了。”时任兴隆台分局刑警大队教导员的许皓回忆,“当时破案的方式也比较原始,主要靠摸排、蹲守等。杨安出事这次,他们去的本溪,我当时带队正在河南办案。”

沈某涛被抓捕归案后,一行人从本溪返回盘锦,杨安开车。

行至海城市高坨镇附近时,沈某涛突然从车后座窜起,扑向正在聚精会神驾车的杨安,并抢夺方向盘。杨安一边控制车辆一边与沈搏斗。由于沈压住杨安的右臂导致车辆失控,撞在路边的树上。

“我凌晨得到消息,当即就从河南开车往回赶,到了医院时杨安已经牺牲了。”许皓表示,“杨安主要是内伤,大队长被甩出车外多处骨折,他们两人受伤最重;急救人员和增援民警赶到现场后,杨安在失去意识前还在问犯罪嫌疑人逃脱没,得知没有逃脱后,他说先别管我,救伤情更重的同事。”

6月13日凌晨4时30分,杨安经抢救无效牺牲。

事发后,沈某涛被判处死刑,大部分赃物返还失主。沈某彬一直在逃,直到2001年11月1日被公安机关抓获,被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

每年清明

祭扫成了警局的固定活动

“他应该是1988年左右到的分局,他到刑警队时我在派出所,1996年底我回刑警大队当教导员才算熟悉了,不过因为一直都是分别在外面办案,在一起的时间也不多,转年6月份他就出事了。”许皓的语气中带着深深地遗憾。

老大姐徐瑞清退休前一直是刑警队的内勤,她和杨安是同事,又是邻居。

“他这个人脾气好,一说话就带着笑,中等个子,很敦实。工作上非常认真,我们内勤主要报材料啊、文书什么的,那会儿还都是手写,他的材料就特别立整。”徐瑞清回忆。

“他出事之后,我们警队全员戴孝,八个大小伙子给他守灵。出殡当天,盘锦市很多群众自发给他送行,特别长的队伍。”徐瑞清表示。

“之后我们刑警队清明节都要去给杨安扫墓,每次去都感觉心里特别酸!”许皓说。

清明祭扫活动很快由刑警队自发的行为变成了兴隆分局的固定活动,到2021年已经持续了24年。

“祭奠杨安烈士,是为了缅怀他英勇顽强的战斗作风和勇于牺牲的献身精神,并向以他为代表的公安先烈们致以深切哀思和崇高敬意。”分局党委委员、政治处主任任鲲对此表示。

王旸是现任兴隆台分局刑侦大队的教导员,“1998年毕业实习,我到刑警队时杨安已经牺牲了。当时总是认为英模离自己很远,没想到刚出校门就遇到了。也知道作为一名刑警,危险是时刻相伴的,但是也激发了斗志,如果没有危险,还要我们警察干什么!”王旸表示。

风衣如新

就像我依然想你

“杨安烈士的妻子退休前也是兴隆台分局警务保障室的一名民警。虽然丈夫的牺牲给她带来巨大的打击,但面对年幼的儿子和年事已高的公婆,她强忍悲痛,擦干泪水,用自己潺弱的双肩,承担起照顾公婆、抚养儿子的责任。”杨安事迹材料中,这样描述他的爱人陈素芹。

3月24日,陈素芹在家中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两年前,陈大姐搬到了这处新居。装修时,陈大姐在门口壁柜中设计了一个开放的小空间,将“公安英烈共和国不会忘记”的小纪念碑放到了里面:“原来有一个木质的纪念牌,2009年时公安部发了这个,我就把那个收起来了。”

“他是家里的老大,从小就喜欢当兵,因为要照顾爷爷没当成。后来有了机会去公安局,他可高兴了。”陈素芹表示。

成为一名公安民警之后,杨安的工作异常忙碌,“不过家里的事儿他还是抽时间处理,基本不用我伸手。我这个人缺乏安全感,他一出去办案我就担心,他每到一个地方,肯定第一时间报平安。”陈素芹回忆。

事发前一天晚6时许,两人还通了电话,“我就听他那边特别嘈杂,我还告诉他注意安全。”

第二天凌晨,家里电话又响了起来:“嫂子,杨哥出事儿了……”

杨安牺牲时,他们刚刚买了新房子:“还没交工,我们还一起去工地看过,他指着我们房子的位置说,你看那个地方就是我们的新家,还和我研究怎么装修。记得有一次我去挺远的一个好朋友家玩儿,我们通电话时我就和他说‘你找不着我’,他说‘不管你在哪儿,我都能找到你’。他出事后我天天在家哭:杨安,我现在就在家呢,你回来找我啊!”陈素芹说。

“杨安是个挺浪漫的人,只要到外地出差,肯定会给我带礼物,小首饰、衣服啥的。出事前两个月,还给我买过一件风衣,特别漂亮。这是他送我的最后一件礼物。”陈素芹表示。

每年春夏之交,陈素芹都要把这件风衣拿出来整理整理,却再也没有穿出去过;这件风衣24年来一直挂在陈素芹的衣柜里,依然像新的一样,那个故人早已不在了。

“后来我的眼睛都哭得睁不开了,我就告诉自己不能再哭了。我只允许自己在清明节扫墓的时候好好地哭一次。今年我想对他说:杨安,又是一年清明节了,请你放心,家里一切都好,孙女非常聪明可爱,儿子儿媳对我很孝顺,我每天带着孙女很开心。另外,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今年荣获‘最美爱警母亲’,我很高兴,也更想你……”

致敬父亲

“长大后我就成了你”

陈素芹获评“最美爱警母亲”其实是因为他们的儿子杨奕威,现在是一名公安干警。

而首先受到杨安影响的是他的幼弟杨玉,现在也是一名公安干警。

“我和我哥差了14岁,他是老大,我最小,中间还有两个哥哥和一个姐姐。我上学时他就上班了,从我懂事时,他就是家里的顶梁柱。”杨玉表示。

杨安从警时,杨玉还在读书:“我就对警察的职业特别羡慕,也想当警察。”

1996年,杨玉进入到公安系统,“一开始没有身份,得等有考试的机会才可以。我哥出事之后,我就一门心思要考刑警,一直到2005年才如愿。我就想替他多抓一些坏人!”杨玉说。

对于儿子杨奕威来说,小时候的父亲稍显陌生,“从小他很少能陪我玩儿,我甚至怀疑他不喜欢我。我就问妈妈,我妈说你爸不管多晚回家,肯定要到你房间去看看。我有几次就故意躺在床上不睡觉等着,果然等到他了。”

杨奕威至今记得父亲唯一一次陪自己,是8岁时一起去钓鱼:“妈妈告诉我,父亲年轻时喜欢钓鱼,后来忙起来就不钓了。那次我就让父亲陪我钓鱼,我们在一起一个多小时吧,当时也没说什么话,对我来说能有一个和父亲在一起的机会,已经很高兴了。”

父亲出事后,15岁的杨奕威立刻就成了一名男子汉:“其实我到现在也接受不了这个事儿,但为了母亲,我得挺着。”

高考时,杨奕威选择就读于警察学院,而且学的是刑侦专业,“这是我自己选的,也是妈妈的意思。”

毕业后,杨奕威进入到公安系统,被分配到治安支队:“我是想当刑警的,但是自己没有选择权,既然分到了治安,那就好好干!”

杨奕威现任盘锦市公安局控申支队副支队长。

现在,杨奕威也已经成家,有了自己的女儿,“28个月大。”

“等她长大了,我会从头给她讲,她的爷爷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做什么职业,为什么不在了……”杨奕威说。

“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记者问。

“是一个非常优秀的人民警察,一名共产党员。”杨奕威沉吟了一下回答。

相关报道
分享到:

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主办 网站编辑部信箱:changanwang@126.com | 招聘启事

Copyright 2015 www.chinapeace.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14028866 号-1 中国长安网 © 2017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