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客户端

|

官方微信

|

官方微博

|
这位打拐民警用脚和摩托车“丈量”34个村庄 临终前没吃上一碗莜面
时间:2021-04-06 09:59来源:内蒙古长安网责任编辑:苏馨

天地英雄气,千秋尚凛然。清明时节思绪长,百年风华忆英模。

图片

2000年,兴和县公安局开展“打拐”专项行动以来,捷报频传,战果丰硕,共抓获人贩子48人,解救被拐妇女90名。在这成绩的背后,公安民警付出了许多汗水、泪水,甚至鲜血和生命。

冯武同志就是在“打拐”专项斗争中长期带病奔波,劳累过度,于2000年4月22日夜间心脏病突发而牺牲的。他把生命献给了贫瘠的土地,献给了甘苦与共的群众,献给了他真心挚爱的事业。

白家营地处蒙、晋、冀三省区交界处,是全县最贫困的乡,在全乡200平方公里贫瘠的土地上生活着近一万人。人员流动较大,社会治安十分复杂。闭塞、穷困的山沟里,拐卖妇女、种植罂粟、赌博、偷盗牲畜等违法犯罪活动时有发生。

1999年11月4日接到调令,当天深夜12点冯武就从别的乡赶到白家营派出所上任了。派出所只有三个人,两间老砖房兼当办公室和宿舍,一对破旧的老式沙发用的太久已辨不出原来的颜色。床罩边早磨出条条缕缕的细线。

“上面一根针,下面千条线”,今年开展的“打拐”、“打痞除霸”专项斗争,各项工作都离不开派出所去具体落实执行,任务异常繁重。其中一名民警因妻子生产而请假,另一位老民警腰腿疼在养病。作为所长的冯武,一个人默默地承担了几个人的工作。打拐专项斗争开始后,白家营乡派出所全面开展了对被拐入本地的妇女、儿童的调查摸底工作。于是,冯武开始了整日整日地奔波。

他的辖区共有34个村子,零星分布在河沟里或是傍山而居。“看山近,翻山远”,说是相隔十来里的路,走起来就难多了。七上八下的沟坎山路颠得摩托车简直散了架,更何况还有16个村的山路连摩托都没法儿走。摩托车不能走的地方,冯武就步行下乡调查。

派出所人手少,冯武在开展打拐调查的同时,还进行各种治安管理、法制宣传工作。光草拟、宣传张贴各种通告、签订各种治安责任状、保证书,就费了他不少辛苦。东村打架找他拉,西村丢了电线也找他……再加上“打拐”专项斗争的重点展开,冯武休息的时间更少了。而此时他的感冒、咳嗽一直都拖着没时间彻底治疗。

从冯武牺牲前的日程安排,我们可以感觉出他壮美而无私的情怀。

2000年4月11日,冯武听说辖区芦营村吴金用6000多元刚为儿子买了个四川籍女子,立即前去调查。偏远农村花“巨款”买个媳妇,当然不肯轻易放走。冯武说服教育,宣传有关政策法规,嗓子都说哑了,吴家就是把女子藏起来不放。当时正是沙尘暴肆虐的时候,到处黄沙弥漫,冯武在昏天黑地的沙尘暴中跑了七个来回。其中的艰难我们无从想象,我们只知道最后,被拐的那位妇女终于得救。

4月12日,乌兰察布盟公安机关“打拐”公开处理大会在兴和县召开。冯武把被解救的妇女送到县公安局。开完会抽空回家看了一趟,进门就看见小儿子躺在床上正输液。“咋了,儿子?”他那疲惫的脸上布满慈爱。妻子告诉他:“让你传染上了感冒,肺炎咳嗽。”他摸摸儿子的额头,内疚地看看妻子。

“你的病好了吗?”妻子急着问。“好了,”他说,“我这身体没事儿,甭看我瘦,我浑身尽肌肉。”妻子笑了。小儿子也高兴了,成天见不着爸爸,这次回来了,得让他教教学习。小屋里的气氛活跃起来。“我给你做饭,做莜面吧。”妻子知道他就爱吃莜面。

“不啦,所里还有事等着。”他对妻儿说:“我现在工作正忙,今年‘打拐’任务重,刑警队发了一堆调查表,我得赶快回去摸底填表。”说完,急匆匆出门。妻子追出来冲着没吃饭的丈夫喊:“吃了莜面再走吧。”冯武回头应了一句:“我忙着呢,顾不上吃了。”

没想到这匆匆一别,竟是他跟家人的永别。

从4月13日到20日,他协助外地公安机关解救4名被拐入当地的妇女。

4月20日,他去王家营发新户口簿整整忙了一天。晚上风沙漫漫,辨不出路来。冯武感觉风顶得出不上气,就在老乡家借住了一宿。

21日早早返回,他用乡政府的有线广播宣传自己草拟的“打拐”等公告。他安排了所里的工作后,骑摩托车又去距乡政府30多公里的南部山区3个行政村调查摸底,同时签订禁毒责任状,并为群众发放新的户口本和身份证。

22日,和往常一样,冯武早早起来,赶到常六沟村开展工作。山区的四月,风吼沙扬,天依然很冷。冯武接受了县公安局安排的“打拐”调查任务,大山深处只有他顶着风沙奔波在路上……

黄尘浮扬之后滴滴嗒嗒淋起了泥雨。谁也想不到,在这个春寒料峭的冷夜,冯武会猝然逝去……

23日上午9点,冯波见冯武办公室兼宿舍的窗帘还挂着,隐隐亮着灯,屋里没有一丝动静。冯武平时起得早是出了名的。今儿咋了?冯波推门,门没插,却见冯武穿着衣服躺在地上,他的右手紧紧捂着胸口,双腿微蜷,像要爬起来。

他衣兜里没有一分钱,只有“打拐”摸底表格,一瓶速效救心丸。在他的办公桌上钢笔帽没扣,一摞“打拐”调查表格还等着他填完。跟随他工作了二十多年的旧黑革包敞着口,里面分层放着整理好的准备带回县公安局的材料。床底下,一堆空输液瓶和方便面袋儿在向我们默默诉说冯武清苦、劳碌的生前。

没人知道冯武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想些什么。22日晚上,冯波劝他,不吃不喝跑了一天歇会儿吧。冯武笑说:“工作忙,顾不上歇。”这是他在这个世上最后的留言。


在他离去前短短20多天里,他亲自下乡,摸排出全乡被拐入妇女51名,亲自参与解救妇女7人。张贴了60多张通告,发放新户口400多本,身份证50余个,与重点村庄负责人签订12份综合治理责任状,与过去种过罂粟的重点户签订80多份保证书。

窄窄的胡同里有他寒伧拥挤的家,有他留下的孤儿寡妻。十几平米大的家里只有一锅一炕一平柜,一椅一钟一电视和剩下的中间不大一点儿空地。妻子已哭不出泪,她的天塌了,这么重的担子全压到她肩上,以后的路该有多难走!

漏雨的房顶再也指望不上冯武给抹泥盖瓦了,两个孩子要吃饭,要上学,要拉扯成个人,还要奉养白发双亲。

女儿回想起父亲在世时的情景忍不住泪流满面:“爸爸对我们姐弟俩从来没骂过,更没打过。他工作那么忙,每次回来总不忘督促我和弟弟学习,他总说‘好好学,学会了是自己的真本领’。”

她看着相册,“爸爸老是忙,连和我们照像的时间都没有,现在仅有的几张合影还是几年前的旧照片。”“父亲给我们的是精神上的富足,虽然在物质上我们欠缺,但精神方面的言传身教够我和弟弟享用一生。有这样的父亲,我觉得非常自豪。”

冯武的工资花得很节俭,但为了看清楚哪个山坳里还偷种着罂粟,他专门掏出200块钱买了个望远镜,随时观察。

换发新户口、身份证时,一家住在矮破窑里的特困户老太太和她的痴呆儿子没钱交费,毕竟一口大铁锅底堆着一堆白白的盐水煮山药块就是母子俩一天的饭。冯武看着心酸,自个儿垫钱帮老太太交。

冯武就这样走了。他要做的事远没有做完,他能使的力气全都献出来了。他走远了,留下了柔肠寸断等他回来的妻子;留下了老泪纵横、白发蓬乱的父母;留下了哭肿眼睛盼爸爸回家教学习的一双儿女。

如今,冯武的小儿子冯树志早已长大成人。巧的是,他也被分配到了兴和县公安局新区派出所,一干就是11年。连续6年被兴和县公安局党委评为“优秀民警、先进个人”,

2015年,25岁的冯树志被任命为兴和县公安局新区派出所副所长。也许这是冥冥中的约定,父亲没有干完的工作,冯树志接着干。

(来源:平安内蒙古)

相关报道
分享到:

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主办 网站编辑部信箱:changanwang@126.com | 招聘启事

Copyright 2015 www.chinapeace.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14028866 号-1 中国长安网 © 2017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