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客户端

|

官方微信

|

官方微博

|
6折买到的最新款正品服装,竟来自仨大盗全国“巡偷”……
时间:2021-07-15 13:18来源:检察日报责任编辑:油志扬

在一年多的时间里,三人结伴辗转全国30多个城市,盗窃某品牌上百家门店的衣物,不仅如此,还沿着该路线来回偷了四圈,涉案价值高达上百万元。偷来的衣物被三人以4折的价格卖给3名网店店主,店主再以6折价格卖给消费者。

经江苏省苏州市相城区检察院提起公诉,6月17日,法院对陈某、王某、白某以及网店店主高某涉嫌盗窃罪一案开庭审理,并将择日宣判。6月28日,后抓获的网店店主周某、李某也因涉嫌盗窃罪被相城区检察院提起公诉。

6折买到最新款正品服装

2020年10月的一天,在苏州上大学的小琴逛某网络平台时发现一家网店半价销售某知名品牌店衣服,店里的很多衣服都是该品牌线下的最新款,也有一些换季折扣款。“这么便宜,不会是高仿的吧?”虽然怀疑,但因为实在便宜,小琴还是以实体店6折的价格下单了一件最新款的连衣裙。

到货后,小琴带着衣服去品牌线下门店比对一番后,发现衣服是正品,这让她欣喜若狂,“以后就认准这家店了!”

同样是10月的一天,三名男子在相城区某知名品牌店铺服装店内神色慌张,行为异常,引起了店员的注意,店员随后报警。“收银台没有他们的买单记录,但他们其中一个人披着的外套是我们店的,还有一个人身上甚至穿了店里多件衣服。”店员们向民警反映。

接警后,警方迅速赶到现场,抓获了尚在店内徘徊的白某,在他入住的酒店抓捕了白某的同伙陈某和王某,并发现了上百件该品牌的衣服。

到案后,三人很快承认了自己的犯罪行为。酒店中的这些衣服大多是他们在相城区该品牌门店偷的,也有在无锡、南京等地偷的。

凭着多年的办案经验,警方认定这不是一起简单的盗窃案。随着办案的深入,一桩流窜全国的盗窃案浮出水面。

绕了全国四圈,在苏州“栽”了

“工作”旅游两不误,一年挣了上百万,在全国30多个城市绕了四圈,陈某等三人没想到在苏州“栽”了。

陈某是广东四会人,平日里游手好闲。2019年,陈某在贴吧里看到有人盗窃某知名品牌门店的经历,于是在和朋友王某、白某喝酒时分享了这个“生财之道”。

“我已经找好买家了,4折卖给他,就是净赚。”一番商量后,陈某与王某决定先去广西桂林的一家门店“试个水”,顺利偷到几件衣服后,他们开始了全国“巡偷”之旅。

从2019年9月开始,陈某等三人连续在该知名品牌门店内盗窃,三人从南至北选定作案城市后,偷完一圈,再重复原来的路线再来一次。一年多时间来回偷了四圈,足迹遍布佛山、福州、厦门、南昌、苏州、温州、哈尔滨等30多个城市。为了盗窃,几人还下载了该品牌的App来准确定位门店位置。“我们就近入住,歇一歇就动手。”陈某交代。

顺藤摸瓜挖出背后买家

那么,三人偷来的衣服去了哪里?通过侦查,警方顺藤摸瓜,挖出了三人背后的神秘买家。2020年10月22日,民警在浙江宁波将某网店店主高某抓获。今年2月25日和3月11日,分别在福建漳州、广东深圳抓获了网店店主周某、李某。

高某经营着一家网店,专门低价销售某品牌店换季衣服。陈某等三人在某网络平台上“撒网式”寻觅买家,随机选中了品牌对应又同样是低价售卖的高某的店铺。据高某交代,2019年9月的一天,他经营店铺的聊天软件上收到了一条留言,对方称手上有最新款的该品牌店铺衣服,可以4折卖给他,且保真。新款低价又保真,一定有销路,高某动心了,添加了陈某的联系方式。

之后,高某会根据当季的新款或者品牌热款,加之客户的下单情况将需要的衣服款式相对应的图片,备注好需要的码数后给陈某“下单”,陈某收到后便去线下门店搜集“目标衣物”。当天或者隔天,三人就把偷到的衣服通过快递寄给高某。

“能弄到我想要的款式,除了偷,我想不出他们还能有什么别的货源。”高某坦白自己知晓交易的衣服是赃物,但没经得住高利润的诱惑。一年间,高某花了30多万元从陈某等人手里低价收购衣服,总价值高达45万余元。

陈某以同样方式搭上了网店店主周某、李某。同一时期,周某收购赃物总价值60余万元,李某收购赃物总价值16万余元。

就这样,2019年9月至2020年10月,三个店主和三个大盗分工合作,不断地盗窃、销赃,直到案发。

“地图辨认”锁定盗窃地点

今年2月17日,陈某、王某、白某及高某因涉嫌盗窃罪被移送苏州市相城区检察院审查起诉。同年6月2日、6月15日,周某、李某因涉嫌盗窃罪分别被移送该院审查起诉。

该团伙的作案次数多,地点遍布全国30余个城市,盗窃金额巨大,但由于该品牌允许各门店有一定的损耗率,出于不影响正常经营的考虑,大部分门店都没有报案。

按照传统盗窃案件的证据标准,每一次盗窃行为的时间、地点、窃得财物、价值、被害人都需要一一核实,但该案涉案范围大、涉案衣物繁杂,难道真的要让犯罪嫌疑人带着侦查人员绕全国一圈吗?每一次盗窃的衣物具体是哪些?价值多少?一系列的问题让案件办理一度陷入了僵局。

承办检察官将手中已有的证据、信息重新梳理,在充分了解被盗品牌店铺的管理模式后,找到了新的审查思路。

对于实施犯罪的地点,检察官给出了“地图辨认”的建议——根据盗窃团伙的火车、飞机等出行记录,确定他们的流窜路径;根据在各城市的住宿记录和快递寄件记录,定位被盗门店大体位置,再根据该品牌总部调出的全国门店具体位置,精准定位,最后让犯罪嫌疑人在地图上指认自己实施盗窃的具体店铺。

对于被害人的认定,承办检察官告诉记者:“我们选择了化繁为简的方式。由于该品牌店是直营连锁店铺,各门店都不是独立的法定代表人主体,各门店的损耗最终都归为该品牌总公司的损失,因此可将该品牌总公司作为唯一被害人。确定了被害人,盗窃数额的问题就迎刃而解——根据销赃数额确定盗窃数额。”至此,被害人、涉案地点、涉案金额逐一清晰,案件办理顺利推进。

相关报道
分享到:

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主办 网站编辑部信箱:changanwang@126.com | 招聘启事

Copyright 2015 www.chinapeace.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14028866 号-1 中国长安网 © 2017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