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客户端

|

官方微信

|

官方微博

|
如何打造金牌个人调解工作室?这些典型案例告诉你
时间:2021-05-17 08:37来源:法治日报——法制网责任编辑:檀严毅

◆数量多分布密集涉诸多专业领域

◆降低群众解纷成本节约司法资源

◆调解既要知法懂法更要有情有义

◆打造区域型团队型个人调解品牌

□法治日报全媒体记者赵婕

“你家狗跑出来和我家狗打架,把我咬伤了,医药费你必须赔!”

“怎么证明是我家狗咬伤的你?这个钱我不出!”

广西壮族自治区贺州市城北镇马山村“杨如光个人调解工作室”调解员杨如光耐心倾听,待双方释放出怨气、情绪平稳后,立即根据诉求展开调解。最终,双方同意各付一半医药费的方案,成功化解了纠纷。

《法治日报》记者近日采访了解到,近年来,各地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理念,创新发展“枫桥经验”,立足本地矛盾纠纷实际和调解员专业特长,完善人民调解组织网络,创新人民调解组织形式,及时就地化解矛盾纠纷。各级司法行政机关努力打造一批“做得好、信得过、叫得响”的个人调解室品牌,实现矛盾纠纷就地化解、不上交不激化。

数量多特色浓

浙江省杭州市上城区沈寅弟等4人成立的金牌和事佬工作室,依托区矛调中心平台,积极融入“访调”“诉调”“行调”工作机制,成立以来,调解各类疑难复杂纠纷案件390多起,调解成功率98%,协议履行率100%,涉案金额1.69亿余元。

2019年,金牌和事佬工作室全员参与人民调解助推望江征迁工作组,全力化解征迁纠纷。截至2020年年底,工作组接待各类来人来访500多人次,成功化解疑难纠纷35起,涉案金额逾亿元,有效推动望江地区征迁清零工作。

“枫桥经验”是浙江的“金名片”“传家宝”。浙江司法行政系统充分发挥调解能手的引领示范作用,着力夯实人民调解在非诉讼纠纷解决机制中的基础性作用,积极探索纠纷化解工作的新途径、新办法。通过品牌调、专家调、巡回调、线上调、点单调、联合调等方式,打造“一站式”接收、“一揽子”调处、全链条解纷新模式。

目前,浙江共有个人调解工作室512个、调解员1194人,其中专职调解员487人、兼职调解员707人。2020年,共培育个人金牌调解工作室50个。

记者发现,近年来,个人调解工作室不仅数量多、分布密集,而且涌现出许多不同领域的个人调解工作室。

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创建涉交通事故纠纷、妇女儿童保护、劳动人事争议、刑侦技术运用、社会心理辅导、基层法治宣传、社区志愿服务、戒毒康复人员调解帮扶等领域的11个个人冠名工作室,挂牌成立以来,工作成效广受群众称赞。这些个人冠名的调解工作室每年排查矛盾隐患上千起,化解纠纷500多件,为群众减少了诉累,降低了解决问题的成本,也节约了司法资源。

广西壮族自治区司法厅充分发挥个人调解工作室调解员扎根基层、熟悉社情民意、受群众尊敬爱戴等排查化解矛盾纠纷的先天优势,2019年以来,指导全区建立个人调解工作室178个,截至目前,这些个人调解工作室已调解矛盾纠纷1183件。

筑牢第一道防线

“毕主任,你是我们家的恩人啊!”在劳动合同上签下自己的名字后老梁热泪盈眶,握着山东省宁津县毕向东人民调解工作室调解员毕向东的双手感激地说。

2019年,毕向东成功化解一起缠访30年之久的信访积案。因为租地损失赔偿争议问题,老梁上访多年,矛盾始终没有妥善解决。对于上门调解的毕向东,老梁很是排斥。经过12次面对面调解、无数次电话交流,毕向东终于做通老梁的思想工作,促使双方达成调解协议。考虑到老梁的生活困难,毕向东出面协调相关部门聘老梁为垃圾处理站看护员并签订劳动合同,稳定的收入缓解了老梁的生活压力,人格上得到尊重也弥补了他这些年心灵上的创伤。

从事调解工作31年来,毕向东的足迹几乎踏遍宁津县的大街小巷,先后调处各类矛盾纠纷6200多件,成功率达99%以上。

作为一项具有中国特色的法律制度,人民调解在化解民间纠纷、维护社会稳定等方面发挥着“第一道防线”的作用。

2020年3月6日,渔船工陈某清除渔船螺旋桨上的杂物及垃圾时,船主黄某发动渔船造成陈某跌入大海死亡。事故发生后,陈某的妻子索赔80万元,黄某不同意。协商不成的双方来到广西壮族自治区北海市银海区侨港镇人民调解委员会吴方权个人调解工作室求助。

通过喝茶聊天,吴方权耐心做黄某的思想工作,不厌其烦地向其讲解与意外伤亡事故有关的法律规定,告诉他陈某去世后陈家的困境,从法与理的角度说明黄某应该承担的责任。一番调解之后,黄某同意赔偿陈家78.5万元,并将赔偿金交到吴方权手上。陈某的妻子拿到赔偿金时眼含热泪,不知说什么好。

“我们创新运用的‘凉茶调解法’,不仅化解了当事人的火气还修复了双方的情谊,收到修复社会裂痕的效果。”吴方权说。

做好人民调解工作既要知法懂法,更要有情有义,始终把群众满意作为衡量工作的根本标准,综合运用法律、政策、教育、疏导等办法,最大限度地实现调解结果合法、合理、合情,让人民群众感受到法治的温暖。

“电梯安全隐患严重、建筑设施需要更新改造、物业费收缴难……”北京市朝阳区望京街道花家地南里社区吴长清调解工作室负责人吴长清告诉记者,老旧小区历史遗留问题突出,业主与物业公司之间矛盾较大。

据介绍,吴长清调解工作室成立了由北京青年政治学院、朝阳法院望京法庭等14家单位组成的党建协调委员会,建立“小区智库”,专设“心灵调解员”,探索出一套解诉息争工作法。近年来共服务群众600多人次,调解亲子关系、家庭矛盾、职场冲突等纠纷50件。

努力擦亮品牌

如何打造一批口碑好、威望高、专业性强的金牌个人调解工作室?

湖南省常德市德松调解工作室负责人高德松认为,应打造“个人+团队”模式的个人调解工作室,将一部分具备专业知识、调解能力的退休干部纳入个人调解工作室队伍建设中,努力构建“大调解”格局,有助于解决基层信访问题。

山东省德州市平原司法局有关负责人建议,进一步提高调解案件补贴标准,加强专职人民调解员业务培训。“调解员多为退休返聘人员或者是老党员、老教师,在办公软件应用、调解案卷整理等方面存在短板,尤其是‘智慧调解’平台运行以来,对调解员在科技应用方面的要求更高,应该多组织一些相关业务培训,提升他们的业务能力。”这位负责人说。

浙江省司法厅厅长马柏伟认为,要进一步集成、发挥省域调解资源优势,组建法学、社会学、心理学等各行业、各专业的调解师资库;推行“一镇一品”建设,充分发挥基层首创精神,打造区域型、团队型个人调解品牌,充分展现示范引领作用;探索打造“漏斗型”矛盾纠纷调处化解运行模式,一体推进重大风险预防、矛盾纠纷化解、基层治理提质。


相关报道
分享到:

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主办 网站编辑部信箱:changanwang@126.com | 招聘启事

Copyright 2015 www.chinapeace.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14028866 号-1 中国长安网 © 2017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