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主办

设为首页 | 我要投稿
长安播报

撞人后逃逸,事故司机背后鲜为人知的心路历程

2018-12-06 15:06  来源:张家口公安  责任编辑:黄海英
字号  分享至:

  11号下午,我开车到河北张家口蔚县县城去办事,我绕过了各个有交警的路段,就是为了躲避交警,因为我知道自己的车有那么点“小问题”。可惜的是,天不遂人愿,我在开车过一个信号灯时,为了不多等待那几秒钟,我自作聪明的占用了“空旷”的左转车道,又深踩了一脚油门,因为我知道自己虽然害怕交警,却并不怕摄像头,这是“小问题”带给我的好处。

  正因为不用排队等候而窃喜的我,突然看见左侧出现了一个黑影,紧接着只听见“咚!”的一声!坐在驾驶位上的我,瞬间有点恍惚。但痛苦的呼喊声,很快将我逐渐拉回现实,我看到年迈的夫妻和一辆电动车倒在我的车轮之下,老大娘喊得撕心裂肺,老大爷不断询问、安慰,并不断回头打量着坐在车内的我,那充满愤怒的目光好像能穿透贴在车窗上的防窥膜,直射在我脸上。我想要下车去搀扶一下老人,但我犹豫了,因为我知道自己的车有那么点“小问题”,如果交警来了……

 

 

  想到这里,我一身冷汗。我急忙松开了刹车,踩下油门,急打方向,绕过了老夫妻,选择赶紧逃离这个地方……

  “监控显示时间是2点29分,车牌很清楚,赶紧查吧!对了,被撞的老大爷和老大娘怎么样了?”指导员孙哥指导工作后,还不忘问一下大爷大娘的情况。

 

  “车牌已经查过了,是别人的车牌。现在正在通过监控进行反向侦查和对肇事车辆的移动轨迹定位,估计明天早上就能有眉目了!老大爷身体没有什么大碍,只是大娘左腿骨折,这会儿正在医院。”张晓峰皱着眉头说道。

  “好!抓紧查,别让大爷大娘和他们的家人等太久,尽快将肇事司机绳之于法。”

  在逃逸后,我浑浑噩噩的度过了整个下午,所有负面情绪像浪潮般将我淹没。我害怕、焦虑、担忧,我不知道那对老夫妻怎么样了,我害怕他们因为我的逃逸而受到更严重的伤害,甚至丧命,我焦虑担忧警察会找上门来将我带走。到时候我该怎么向我的家人交代……

  我不想被抓!我得想点办法,对!我要想办法!想办法隐藏证据!我艰难的挨到了深夜,悄悄开车出了村子,我不敢惊动街坊四邻,因为我害怕有人会认出我和我的车,害怕这些都会成为我被抓的线索。出村的路不长,早就走过无数次的我,觉得今天格外艰难,四周好像有数不清的眼睛在监视着我,又好像有无数的人在审问我…...

  夜晚,蔚县交警大队楼中透出的灯光,好似在对于某个人说,这并不只是他这个做贼心虚之人自己的不眠之夜。

  交警通过对近一个月的监控调查,终于在监控中发现了一辆与嫌疑车辆高度相似的黑色普桑轿车,通过对驾驶员的面部特征对比,基本可以肯定驾驶员为同一人。之后的工作显得要简单了许多,但是庞大的工作量,依然让人有点吃不消,桌子右侧,满溢出烟灰的烟灰缸、散落的烟盒,也从侧面说明了几位交警的工作强度。

 

  “孙哥,虽然我们现在还不能完全确定肇事司机的确切信息,但是可以确定他就住在七里河一带。我想明天一早就去七里河附近进行摸排,您看行不行。”

  张晓峰的自告奋勇,让孙指导喜笑颜开。毕竟熬了这么久,大家早已经累坏了,安排谁去干摸排这个累活,还真让他这个领导有点为难。

  “那好,你现在赶紧回去休息一下,明天一早我跟你一起去!”孙指导扶着腰,起身又捶了捶自己的肩膀对张晓峰说到。

  “下班!”随着欢呼声,大队人去楼空,但已经泛起鱼肚白的天空却告诉刚刚才下班的民警们,休息的时间可不多喽!

  我漫无目地的在公路上行驶着,我不知道去哪,仅仅一个下午,我突然就成了被排斥在这个世界之外的人。虽然我知道这个时候最要紧的是赶紧把一切有关我撞人逃逸的证据都藏起来,但胸腔中不安的情绪让我真的没法好好使用我的脑袋,我狠狠的敲了几下,试图让它帮我想想办法,但显然并不管用。

  我只好把车停到了一个村子边上,我下车想要深吸几口夜晚寒冷的空气,好压制住心中的惶恐不安。在我贪婪深吸空气时候,一股腐臭味让我差点把肺都咳出来,原来是旁边的垃圾堆散发出来的。我避之不及的挪开几步,但我脑中的想法让我停了下来,我迟疑了下,便走向车牌…..

 

  第二天早上,张晓峰拿着监控中的打印出来的截图照片,挨家挨户的询问起谁见过照片上的车和司机。但太过普通的普桑轿车和模糊不清的驾驶人,让工作进展十分不顺利。同一时间,孙指导已经围着不小的村子转了好几圈了,但都是没有找到一点关于肇事车辆的蛛丝马迹。显然,这个进度无疑是让人沮丧的。

 

 

  不过老天爷给你关闭一扇门时,总会再给你打开一扇窗。

  “师傅,你俩找谁呢,我能看看不?”一位村民好奇的问道。本来已经都快放弃的两人随手将照片给村民看了一下。不成想村民却开始思索,说:“这车我有印象,司机好像就是咱们村的,等一下啊,我想想……我想想……对!司机姓周叫周某某,不过昨天到现在就没见过人。”孙指导和张晓峰兴奋的对视一眼,就差喊出皇天不负有心人了!

 

 

  “他住在哪?你知道么!”“就在那个方向,第一家就是了。”两人得到关键线索后,立即奔赴周某某的家中,赶到后却发现无人在家。张晓峰是个急性子,一下翻上院墙,发现周某某家中确实无人,而且也不见那辆黑色的普桑轿车,两人只好失望而归。

  不过好在已经知道关键信息的二人也不算全然没有收获,俩人回到大队后立即通过车管所找到了周某某的联系方式。张晓峰拨打了电话,不像侦探小说那样,作者一定要再难为一下主角,电话很快接通了,但出人意料的,电话是周某某的父亲接的。

 

  张晓峰:“请问是周某某么?”

  周父:“不是,我是他爸。”

  张晓峰:“他不在家么?”

  周父:“他不知道去哪了,你是谁啊?”

  张晓峰:“叔儿,我是周某某的朋友,我找他有点事,他不在的话我一会去找你跟你说,您看行不?”

  周父:“那你来吧,我在家等你。”

  电话中,张晓峰从始至终都没有向周父表明自己警察的身份,实在是怕周父因为爱子心切而向儿子通风,以至于周某某再次逃跑,不能让他一错再错。

  挂了电话,张晓峰立即起身,再次和孙指导驱车前往七里河村。在村口看见了周某某的父亲,这时二人才向老人透露了身份,表明了来意。了解情况后,老人一声长叹:“哎,我就知道这孩子开这么个报废车要出事!我还劝他,弄个有正规手续的车,千万注意,别违法,结果……”

  孙指导和张晓峰两人见状,只好不断安慰老人,希望老人可以做儿子的思想工作,劝他早日投案,不要一错再错。周父经过一段时间的思索,答应了两人,同意做儿子的思想工作,让他早日投案。

  惶惶不可终日的过了三天,我终于还是去了父亲那里,因为我实在不知道该去哪,感觉世界之大,但并没有我安身立命之处。我想起了父亲,想起父亲总会给我庇护和最正确的方向。

  推开门,我看到父亲坐在小板凳上,父亲本就满密皱纹的脸上,此时好像更显沟壑纵横。“爸,我回来了!”“回来就好.......”长时间的沉默后,周父又说:“昨天家里来了两个警察……”

  警察本是我这三天以来最害怕的字眼,但得知警察已经找到我之后,我却突然心安下来,原来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一旦面对下来,心里会好过这么多。我后悔为什么当时要逃逸,我更后悔为什么要去违反交通法规,为什么我总是心存侥幸,为什么……

  多日来,悬在头顶的利剑终于被暂时移开,我也失去了所有力气,一下坐在了地上。只记得最后我说:“对不起,爸!我一会就去交警队,我会接受惩罚的,我以后也不会违法,堂堂正正……”

  

违法和说谎很像

说一个谎言

就可能需要无数个谎言去圆

最后

这些谎言会慢慢把人拖进

自我折磨的深渊

而违法更甚

 

希望广大交通参与者可以

引以为戒

克己守法

堂堂正正

文明出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