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主办

设为首页 | 我要投稿
长安播报

这个追逃专家是个“宅男” 网名特殊网友纷纷点赞

2018-05-07 08:50  来源:警方微信公号  责任编辑:黄海英
字号  分享至:

    原标题:追逃专家越来越“宅” 陪伴家人却“总是嘴上说说”

  ▲ 安徽省淮南市谢家集公安分局情报大队大队长李军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

  ◆ 李军以“宅”的“姿势”,以大数据为“笔墨”,为犯罪者“画像”,先后抓获各类逃犯超过400名,总结提炼的“全向联网信息化追逃工作法”13条技战术先后被安徽省公安厅和公安部采用推广

  ◆ “在工作中发现乐趣,在乐趣中创新工作”,在他眼中,这就是劳模精神

  来到安徽省淮南市谢家集公安分局情报大队,初见大队长李军的人,很难将他与传统意义上的警察联系在一起:没有风餐露宿,更没有惊心动魄的抓捕现场,只是“宅”在办公室,面对一台电脑,一坐就是一整天。

  然而,李军就是以“宅”的“姿势”,以大数据为“笔墨”,为犯罪者“画像”,先后抓获各类逃犯超过400名,总结提炼的“全向联网信息化追逃工作法”13条技战术先后被安徽省公安厅和公安部采用推广。他成为令犯罪分子闻风丧胆的“逃犯克星”,警界闻名的“追逃专家”。

  今年,这位80后“宅男”侦探上榜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名单。“哪怕是逃到天涯海角,我也要一追到底。”对于自己的追逃人生,李军如是说。

  让数据说话

  2004年入警的李军也曾是奋战在抓捕一线的刑警。直至2009年3月,李军在公安论坛上偶然发现河北公安发帖求助:请求大伙儿帮忙研判分析某案件的十余名犯罪嫌疑人。这勾起了李军的兴趣,27岁的他从多个数据库抽丝剥茧,发现了数名犯罪嫌疑人的最新踪迹,在河北公安的侦破工作中起到了关键作用。

  “那一刻成就感爆棚。”李军告诉《瞭望》新闻周刊记者,从那时起,他便开始收集、建档有利于案件侦破的数据。数据虽不会说话,但在李军看来,它们犹如一块块拼图,找到关键一块,或许犯罪分子的行踪、性格特征甚至外貌衣着都可以得到答案,案件全貌很快“浮出水面”。

  2014年,谢家集公安分局成立情报大队,李军如愿成为其中一员。任务越来越重,他也越来越“宅”,“基本别的警种难以查办的案件,难以追逃的人员都会交给我们”。

  在李军的带领下,情报大队先后协助侦破22年命案积案、全国性跨省特大网络诈骗案、吸贩毒团伙案等一大批有重大影响的恶劣案件,并协助法院部门对拒不执行法院判决、裁定的嫌疑人进行定位抓捕,使法院诉讼案件得以侦办终结。

  2015年,李军将信息化追逃破案的经验总结为“全向联网信息化追逃工作法”13条技战术:通过信息联网比对,去伪存真、关联研判,将每名逃犯行踪轨迹串并成网,精准定位其在网格内的坐标轨迹。这一工作法已经成为全国公安追逃的“利器”之一。

  在工作中发现乐趣

  “永不言弃”,这是李军多年未变的网名,也是他的座右铭。“在工作中发现乐趣,在乐趣中创新工作”,在他眼中,这就是劳模精神。

  其实,李军的工作谈不上有趣,甚至有些无聊。面对容量多达几十个G,千万级别的数据量,检索、梳理、研判都是枯燥无味的,一些环节更是程序性的。2012年,李军曾花了一个星期,废寝忘食坐在电脑前,只为对比多个数据库,最终查出全国有72名网上逃犯已在关押,对数据库的更新起到了巨大作用。然而鲜有人知道,这是李军一条条信息查询的结果。

  “他做事很执着,耐得住寂寞。”情报大队副大队长韩鹏说,公安的情报工作往往就是一个人的“战争”,“劳身,更劳神,有时候一个案子百思不得其解时,真的很崩溃。”李军没少忍受这种崩溃,白天琢磨不透,就夜深人静时琢磨,有时睡梦中灵光一闪,李军就习惯性地一个鲤鱼打挺,打开手机把思路记下来。

  “热爱这个职业,你就不会感觉累。”李军说,自己唯独亏欠家庭。因为工作太拼命,“压根没时间去认识姑娘”,直到33岁,他和孙娜娜恰好被抽调到同一个专案组工作,这才相识相知相爱,最终修成正果。小家庭也连续迎来了一儿一女。然而,即便见识过公安工作的日常状态,孙娜娜还是不免埋怨李军,“很少有空陪家人”“每次都嘴上说说”。

  打造“宅男”侦探队

  如今,李军领导的情报大队是一支有6人的年轻队伍,最小的仅27岁。对于这支踏实肯干的队伍,李军有了新的期待——“要打造专业化的数据情报团队”。

  辅警王政入警时间不长,最初接触数据情报时一头雾水,“好在有李大队耐心指导,手把手教我。”在李军的倡议下,大队内部办起了读书会,每周大家共同学习其他地市公安系统的一篇情报分析案例。“外面的天这么大,不能井底观天。”李军说。

  追逃工作是公安机关一大要务,大数据起到的作用毋庸置疑。“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李军说,“宅男”侦探们也会面临“数据荒”的难题。当前,各部门间数据壁垒依旧存在,公安掌握的数据时效落后、种类不全,严重影响追逃效率,“大情报、大行动,小情报、小行动,没情报、不行动。”

  专业人才,同样令李军有些头疼。情报队伍人员大多半路出家,缺乏专业技能,近年新招人员专业不对口,缺乏数据分析师、不会用智能分析系统;此外,情报分析师技术职称不完善,也制约了人才的加入,等等。这些都是“宅男”侦探起“神效”的掣肘之处。

  然而,这些都未能动摇李军。数据一点一点积累,案子也一个接着一个破,正如他的两个娃娃也在一天一天长大,“我想让他们接着当警察。”李军坚定地说。

  刊于《瞭望》2018年第18期

  文/《瞭望》新闻周刊记者陈诺

两个“李利娟”:闻名全国的“爱心妈妈”?臭 ...

很难想象,这两个李利娟是同一个人——

贵州审理1起特大制毒案 被告人被控制造1吨多K粉

因本案被告人人数众多,案情重大、复杂,将择期宣判。

穿越大半个中国来抓你?三问鸿茅药酒事件

警方跨省抓捕是否涉嫌滥用权力?鸿茅药酒“违法广告”为何屡禁不止?

女法医:作为大龄剩女 我的主业是相亲 副业是法医

法医不是我的爱好,而是我的责任。畏惧者遍地,猎奇者众多,相知者寥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