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

中央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

设为首页 | 我要投稿
长安播报

海南监狱卫生院院长蔡夫广:无微不至照顾患病服刑人员却没照顾好自己

2018-03-09 12:00  来源:海南长安网  责任编辑:陈雪
字号  分享至:

  蔡夫广

  “蔡院长生前没有专门的办公室,一般他都在诊疗室办公和坐诊。”3月6日中午,在海南省新成监狱医生朱晔的带领下,记者来到了省新成监狱卫生院原院长蔡夫广生前经常办公的地方。三张办公桌,两台电脑,一张诊断床,三个资料柜就组成了一个再简单不过的诊疗室。墙上的时钟仍在尽职地运转着,只是办公桌前那个经常忙碌的人再也不会回来了。3月3日凌晨,蔡夫广因身患癌症经救治无效去世,年仅49岁。

  “他一生惦挂最多的就是‘工作’,不管是春节还是中秋,几乎都是我带着女儿过,他总是说‘明年会好一点’,现在,再也没有明年了。”蔡夫广妻子温兴乾含泪说。

  身患重病仍心系工作

  下雨天蔡夫广同监狱领导、业务科室有关负责人到监狱医院看望病犯情况(撑粉色伞者为蔡夫广)

  2017年9月,蔡夫广在参加单位组织的体检后,体检报告让身为医生的蔡夫广意识到病情问题,但由于民警医生缺乏,全省三年禁毒大会战以来服刑人员不断增加,患病服刑人员呈上升趋势,在短暂的不安后,蔡夫广很快又投入工作中。

  “门诊人数4人,其中病犯黄某赛因双下肢水肿就诊,经查心电图,血尿常规无特殊,目前予门诊观察治疗……”翻开诊疗室的医生值班记录本,1月23日是蔡夫广生前最后一次值班,在这页“民警医生值班记录”上,蔡夫广认真地记下当天的病人病情变化及其他交代事项。此时,蔡夫广的身体已经有许多不舒服的症状。

  蔡夫广值班记录

  “他以前身体很好,他的同事都叫他‘钢铁战士’。我发现他异常时,已经是今年元旦之后。”温兴乾告诉记者,那时的蔡夫广下班回来后总是很疲劳,没有食欲,人也慢慢地消瘦,晚上睡不着,还有恶心呕吐的症状。“2月6日早上我就逼着他去看病。他不让我陪着,自己去检查。”

  2月6日,蔡夫广再次到医院检查,诊断结果为肝癌晚期。这时,他才将情况向领导报告。

  “当时我和政委正在研究工作,他进来后就跟我们汇报监狱关押的犯人中还有一些病重的罪犯,为了实现春节期间的监管安全,是否集中把他们送到省司法医院救治等问题,谈完这些情况后他才请假。”省新成监狱监狱长张晋回忆,因为当时大家都不知道他患病的事,就问了下为什么请假,结果蔡夫广拿出医院的诊断结果。“当时我非常惊讶,要求他立即停止工作,接受治疗。他当时还在担心,如果他去接受治疗了,医院的工作谁来负责。”回想起当时的场景,张晋既感动又有些生气,“为什么身体出现状况了不早点跟单位报告。”

  蔡夫广与女儿合影

  3月2日晚上,身体已经十分虚弱的蔡夫广拼着最后的力气向身边的人交待:“请让我穿着警服离开。”

  无微不至照顾患病服刑人员

  监狱卫生院的二楼是住院区,楼梯旁边的墙壁已经长了许多青苔,斑驳的墙壁上不少墙皮已经剥落。这里让服刑人员颜某涛经常怀念起蔡夫广。“我当时在二楼住院,因为下雨天那里经常漏水,楼梯很滑,墙皮也会掉落砸到人,蔡院长就特意上来提醒我们。”

  2016年上半年,颜某涛发现舌头不舒服,并且越来越严重。了解到颜某涛的情况后,蔡夫广亲自为他诊治,但因卫生院条件有限,颜某涛的病情并未好转。“当时我的舌头差不多一半都烂掉了,因为吃不下饭,蔡院长很着急,立即向上面报告并亲自送我去外面的医院诊治。”

  蔡夫广与女儿合影

  诊断的结果是舌癌,因为颜某涛同时还患有肺结核,省司法医院暂时不能接收。“知道自己患了癌症,又不能住院,当时很绝望,觉得治不好了,而且自己也拿不出钱来治病。”颜某涛回忆,正觉没有希望的时候,蔡夫广一边让他在卫生院接受抗肺结核治疗,一边开导他。“蔡院长告诉我舌癌是可以治愈的,也不需要我家里出钱,让我放宽心配合治疗。为了照顾我吃饭,他还特意让食堂煮粥给我吃。”蔡夫广告诉记者。

  如今颜某涛的舌癌已经治愈,当听到蔡夫广去世的消息了,颜某涛久久不敢相信。

  最后一张全家福

  “像兄长一样”是众多被蔡夫广治疗的患病服刑人员共同心声。今年35岁的服刑人员王某2016年因患淋巴结核而变得十分消极,一度不肯治疗。蔡夫广知道后经常找王某聊天,从医学上告诉他淋巴结核目前已经可以治愈,并鼓励他配合治疗。现在王某已经治愈,而蔡夫广却不在了。记者采访中,王某几度哽咽,“蔡院长是一个好人,他就像长辈、大哥一样无微不至地照顾我们,却唯独没有照顾好他自己。”

  22年从未与家人度过一个节假日

  据了解,自2012年调入省新成监狱以来,蔡夫广先后完成了20多起突发患病服刑人员的处置工作,工作上从未出现任何医疗事故。

  蔡夫广遗体告别仪式

  从2013年至今,蔡夫广已经完成了2万余名新犯的体检工作,筛查出结核病、高血压、糖尿病等各类疾病罪犯2千多人。

  温兴乾与蔡夫广结婚已经22年,他们的女儿也已经14岁,然而这么多年来蔡夫广却从未跟她们一起度过一个节假日。“他这个人除了工作还是工作,我跟他结婚后他一直很忙,我也理解他,毕竟男人要以事业为主。” 温兴乾说,前段时间女儿晚上发烧,但蔡夫广一接到单位电话又立马赶过去了,温兴乾只能自己带着孩子去医院。“这种事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曾经也有怨言,但这么多年都已经习以为常了。”

  “今年我们一家人终于以这种形式在医院一起过了一个年,也是最后一个年。”温兴乾眼眶泛红着说。(记者 肖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