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

中央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

设为首页 | 我要投稿
长安播报

法院里的执行“山(三)峰”:再狡猾的“老赖”也越不过

2017-11-03 20:09  来源:福建长安网  责任编辑:王蓉
字号  分享至:

左起:何锋、柯祖锋、邱峰(制图/张平原)

  司法拘留122人次、司法拍卖成交金额逾3.7亿元、定制“老赖彩铃”....福建省厦门市思明法院执行局用创新思维、雷霆手段,不断推动执行工作再上新台阶。就在10月31日上午,五起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在思明法院集中宣判,六名“老赖”被判处刑罚,标志着思明法院执行会战再传捷报。

  说起这些成绩,就不得不提提思明法院执行局里的“山(三)峰”:何锋、邱峰、柯祖锋。他们除了名字正好押韵之外,还有一个共同的身份,执行员。

  “山峰组合”是思明法院执行局一线执行法官群体的一个缩影——平均年龄刚过30岁,是全市执行团队中最年轻的一股力量,再狡猾的“老赖”,也越不过执行“山(三)峰”。

  今天,记者带您一睹“山峰组合”的真面貌,感受执行法官的艰辛与努力。

  “第一峰——”何锋

  执行“急先锋”,连同事都劝他“别太拼!”

  又是一个周二的晚上,湖滨南路334号大楼灯火通明,这是思明法院例行的加班时间。

  何锋的办公室里照例挤了好几个人,因为只有他这儿有挂壁式空调,其他办公室的中央空调加班时间不开。

  即使把门口贴的名牌摘掉,何锋本人的办公室也非常容易辨认:别人的卷宗是横着堆的,他的卷宗是竖起来放的,因为这样更方便抽取;放卷宗的书架是他自己上淘宝买的,价值两百余元,还能当梯子;放在墙角的公文包里有一台打印机,只有笔记本电脑大小,拎起来就能走,这也是他为了工作自费买的,“外出执行时跟手机或者电脑一连就能打印,制作文书更准确高效”。

  何锋就是个重视细节的人,连他回忆案件的方式都非常细致而准确。执行现场来了几个人、谁开口说了话、说了什么话,甚至连关键人物的神态、语气、动作他都能回忆出来。

  这份细心让他观察到了很多别人忽略的细节,以至于对案件执行起到重要的推动作用。在给一名“老赖”办理拘留手续时,何锋注意到他很在意手中的皮包,“他一直催促工作人员把包和其他东西打包封存起来。”何锋当即要求开包检查,结果包里不仅有各种高级会所的VIP卡,更有一张银行的“钻石卡”,持卡者在开卡后的前3个月每日账户金融流水至少要达到300万元,“他之前一个劲地说自己没钱,包一开,他也不说话了。”

  胆大:该出手时就出手

  何锋心细,但也胆大。拘留、腾房都是较为激烈的强制措施,而他是执行局最先对失信被执行人采取强制拘留措施的法官之一,干执行刚满一年,已经腾了接近20套房产。

  他的胆子也不是一开始就这么大,“刚进执行局的第一个月,我手头上就多了200多件案子,连怎么查控失信被执行人的财产信息都要从头学起。”何锋说,“那时候我总拎着两布袋卷宗,有空的时候就翻出来看,把每个点都琢磨透。”两个月后,未结案件只剩下100件,他用数据证明了自己的能力。

  越是专业,越是投入。执行案件量大,人力物力的配备也吃紧,碰上外出执行派不上车的时候,何锋还开自己的车上过拘留所,“错过那个时机,可能案件执行就会陷入僵局,工作是第一位的。”他说。

  听说记者要采访何锋,有同事主动爆料,“他的外号叫‘急先锋’,执行动作快、准、猛。”还有同事劝他注意身体,“别太拼!”

  “第二峰——”柯祖锋

  最年轻的执行局“前辈”,带队镇守执行工作最前端

  柯祖锋的年纪才三十出头,但在执行局,不少人得尊称他一声“前辈”——打从进思明法院的头一天起,柯祖锋就在执行局工作,至今已有8年,算是“老资格”了。

  “老资格”的小柯现在镇守在思明法院执行工作的最前端。法院受理的所有执行案件,第一步就是移送到他带领的简执团队手中。查控财产、文书送达、与当事人进行初步沟通反馈都是简执团队的工作,可即时履行的案件由他们负责处理,案情较为复杂的案子则移送至背后的普通执行团队。

  “我们就像是分流阀。”柯祖锋这么形容自己的工作,但实际上他们也是法院承诺的守护者——思明法院曾就执行工作对外公开作出两个承诺,一是案件立案后15天内可以完成基本财产查控;二是立案后30日内将前期执行情况告知申请执行人。这两项工作,目前都由简执团队完成。

  在电脑上就能完成对部分房产、车辆、银行存款的查询和冻结,这对8年前的柯祖锋而言就像是天方夜谭,“那时想冻结账户存款余额要专门到银行窗口排队,一个早上能冻结三四个账户就算是效率高了。”而现在利用点对点查控系统,一天就能冻结上百个失信被执行人账户。

  一天要接上百个电话

  采访时,柯祖锋案头的电话每隔几分钟就要响一次,“简执团队刚成立不久,现在留给当事人的办公电话都是我这台座机。”他粗略估算了一下,“一天大概要接上百个电话吧。”

  即使自己不是来电当事人案件的承办法官,柯祖锋也还是有问必答。大多数当事人最关心案件执行的进度,柯祖锋会要来案号,在电脑上查好了告诉当事人,然后再报上承办法官的电话,“这次我顺手能查就查了,也不差这几分钟时间。”他很愿意帮人,“连共享单车倒在路边他都会主动扶。”这是来自同事的爆料。

  柯祖锋看起来不苟言笑,其实性格相当温和。有段时间执行事务中心正在装修,他的办公室窗户外面就是当事人通道,上班的时候总有当事人来敲窗户问路。执行工作再焦头烂额,他也不怎么生气,总是耐心地指路,“某某法庭要往反方向走,您现在走错了。”

  得知要接受采访,柯祖锋想不出自己有什么值得称道的地方,“就是个很普通的法官。”“你不是被评为全省法院执行工作先进个人吗?”同事忍不住提醒,“我们全院就你一个。” 2016年,柯祖锋还被评为全市法院办案标兵。

  “第三峰——”邱峰

  从投行到执行,压力变大了,却乐在其中

  当了执行法官之后,邱峰的脾气反而越来越好了。“急也没用,我们不能被当事人的情绪牵着走,要时刻保持冷静才能办好案件。”

  邱峰的耐性也是被一点一点磨出来的。“我进执行局之后接的第一个案子就是邻里纠纷。”他说,“楼上漏水,楼下的墙壁和木头家具都被泡毁了。楼下的要求恢复原状,楼上的一开始连赔偿都犹豫。”他只能一遍又一遍地往小区跑,“跑得多了就知道了,做执行不能急,要让矛盾降温,不是升温。”

  采访当天他正好出门处理一起故意伤害引发的赔偿款执行案件,被执行人身高一米八几,特别魁梧,邱峰上门的时候他还在睡觉。一听说是申请执行人来找他要医药费了,他当着法官的面就摔烟头,“还什么医药费!我压根就没打过人!”

  “你先冷静一下,我们既然来执行,肯定是有生效的判决文书做依据的。”邱峰连眉头都没皱一下,从旁观的邻居家借来两张凳子招呼被执行人坐下,“你对判决不服,可以到法院申请再审,我待会儿告诉你程序怎么走。现在你可以跟我说说这案子的来龙去脉。”三言两语之间,邱峰已经问清了被执行人的基本信息和收入状况,原本声称自己对打人一事一无所知的被执行人也松口承认曾经闹过纠纷。

  朋友圈成了“执行日记”

  在进法院之前,邱峰曾经在上海的一家投资银行工作过。和上一份工作相比,执行法官的收入少了不止一半,压力大了不止一倍,但邱峰还是挺乐在其中的,至少从他发的朋友圈来看是这样。

  看邱峰的朋友圈就像看电子版的“执行日记”,凡是他觉得印象深刻的瞬间,都会记录下来,有时候长达几百个字,近似于一篇小作文。

  这是他在今年7月18日晚上发的一条朋友圈,“早上上班熬到现在……一天中经历了争吵、哭泣、后悔、无奈,当事人双方还是达成了一致意见,和解结束后申请执行人还婉拒了我给他们打的晚饭,同时羞怯地表示了对我工作的感谢,此情此景真是令人难忘。”这是一起未成年人死亡赔偿案,因为赔偿款迟迟没有到账,死者的遗体冻了两年没有火化。邱峰陪着死者家属和赔偿义务人在办公室里调解了足足一整天,最后动用拘留手段,终于帮助家属拿到了赔偿款。

  “以前工作压力大,面对的主要是电脑屏幕上的数据;现在压力大,面对的是人,处置的是财产。”邱峰说道,“干执行能见识人生百态。”(记者 谭欣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