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我要投稿
长安播报

“有困难找警察”,他们是方舱里“管得宽”的“太平洋警察”

2020-03-15 08:25  来源:平安湖北  责任编辑:黄雨婷
字号  分享至:

不怕是假,却毅然跨过隔离门,进舱值守

不吃不喝,但一心牵挂病患的温饱冷暖

不能多说话,却一次次苦口婆心安抚劝慰

高峰时,在湖北武汉收治轻症新冠肺炎病患的16家方舱医院里,1200余名警力24小时轮流驻守,加强方舱内部及周边治安管理,全力保障方舱医院安全有序。

方舱很大,大到一个就可以容纳2000名病患。方舱很小,小到只能算派出所、警务站辖区内的一个重点单位。

截至3月9日,武汉16家方舱医院有12家休舱,患者陆续分流到定点医院。随着医护人员的撤离,“方舱警察”这个只存在了1个多月的特殊警种,也将不复存在。

一个多月里,他们经历了什么?发挥了什么样的作用?得到了什么样的评价?

一班三小时准备六小时执勤

不吃不喝守护方舱安全

3月5日下午2:00,武汉市公安局江岸区分局战“疫”突击队队员庞飞,刚吃完当日的第一顿饭。

庞飞和其他5名战友负责武汉全民健身中心方舱医院当日早上7点至下午1点的安保执勤。

“我还是昨天吃过饭的。”因为害怕值班期间要上厕所,庞飞当日凌晨5:10起床,上卫生间强排。6:00,他和战友下楼,在突击队负责人、全国公安系统一级英雄模范、江岸区分局刑侦大队教导员许奎监督下穿戴好防护装备。7:00,他们进方舱,13:00出舱,洗漱完毕直到14:00才吃上当日的第一餐。

庞飞

方舱医院,是离病毒最近的地方,也是令人望而却步的地方。白衣天使需要守护,医院秩序需要维持,公安民警不得不逆行向前,坚守防线,确保方舱安全。

而能保护民警的,只有笨重的防护服。一旦进了方舱,它既不能打开也不能脱下,影响了行动和排泄。从没想过会穿尿不湿的民警,这次只好乖乖穿上。

“进了方舱,每个民警胸部以上不能碰、不能动,这是铁的命令。”许奎非常担心执勤民警手部沾染的病毒传染到面部,因此严格要求。

因为穿上防护服不便如厕,进舱前三小时不吃不喝,成了“方舱警察”不成文的规矩。

“每次上第二天早班,我从前一天晚上9点开始不吃不喝。”庞飞说,下午一点接班的同事,在上岗前三小时就不能喝水,渴了喝一口水含着润下喉,再吐掉;早上7点吃早餐,晚上七点下班,换衣洗漱一小时,晚上八点才能吃第二顿。

每到饭点,饭香飘来,庞飞和同事们只能抿抿嘴,装作不饿,或者努力工作,忘掉饥饿。

穿着密不透风的防护服,坚守6个小时,对民警的身体是巨大考验。

许奎与突击队员

“负责凌晨1时至7时执勤的民警,其实是彻夜不睡,好多同事第二天出来一句话都不说,只想躺下睡觉。”许奎介绍,“我们靠意志力坚持,决不会退缩。”

许奎率领的战“疫”突击队15名民警、48名辅警自2月12日开始在方舱执勤,住隔离酒店,一直未回家。因为身处方舱,即使等到休舱,他们仍然要继续隔离。

个个都是全能型“选手”

各类杂事主动干

新来的患者恐惧不安。

因生活习惯差异,患者之间偶有矛盾。

病患情绪焦躁,吵闹医护人员。

“不能寒了患者的心,更不能因患者吵闹让援鄂医护人员寒心。”

为此,除了治病救人不干,“方舱警察”什么活儿都干。他们当起战斗员、调解员、服务员、心理辅导员,角色随着需要转换。

带着的口罩如果湿了,会导致呼吸不畅。民警本该少说话,但遇到闹脾气、发生纠纷的患者,只能苦口婆心劝。小陈一家感染新冠肺炎,父亲去世。在方舱隔离的小陈坐卧不安,和保安发生冲突。庞飞和同事宋枫轮番做工作一个多小时,终于让他平静。

患者梁某因方舱不提供治疗基础病的药物,向护士求助。护士也无法解决,只好叫让他找警察。宋枫赶到,答应下班后为梁某买药。第二天,宋枫就将梁某要的药送到他面前。

2月14日晚,两名临床的患者因卫生问题发生纠纷。庞飞和5名同事赶紧上前控制局面,并联系护士为其中一人换床。“该凶时还是得凶,希望大家事后能理解。”庞飞说。

“方舱警察”除了维持治安,还要协助医护人员分发饭菜、生活物资,给情绪不稳定的病人做思想工作,征集病人和家属的意见向医护人员反馈。

患者反映,舱里灯光太亮睡不着,民警去调;半夜病人要挪床位,民警去搬;援鄂医生、护士听不懂武汉方言,民警们自觉当起翻译官;医护人员和病患很快都知道,有困难,找警察。

“警察在,不会发生大矛盾。”“公安民警进方舱值守,我们工作更安心。”患者和医护人员纷纷在方舱爱心墙上留言。

方舱不大,但里面所有的警察都和庞飞一样,成了“太平洋警察”,什么都管。武汉市公安局东西湖区分局民警张敬畏,坚守至3月8日武汉客厅方舱医院休舱。期间,医护人员忙不过来,张敬畏主动扛氧气罐,换饮用水桶,收拾垃圾,一忙就是一身汗。

张锦星

同为东西湖区分局的95后女警张锦星,经多次申请,最终也成为一名“方舱警察”。为何这样安排?原来,病患中有很多女患者,警花上阵利于沟通。事实证明,这个安排是科学的。方舱中,害羞的9岁男孩、不便交流的聋哑病患,都成了她的好朋友,女性细腻、温柔的优势得以充分发挥。休舱时,病患们给方锦星取了个外号,“贴心小棉袄”。

是病人更是战士,换个战场继续服务

武汉市洪山体育馆方舱医院里,湖北省公安厅高警总队民警金颖和接受治疗的其他六名警察组建的“党员先锋队”,成了联通医院和病人间的一座“连心”桥。

疫情中,金颖不幸感染新冠肺炎,2月7日被安排进方舱医院集中收治。

治疗中,看到医护人员夜以继日地忙碌,感受着来自他们的温暖,金颖心里逐渐萌生一个想法:“作为一名警察,要与白衣天使共同战斗。”

2月10日,入方舱三天后,金颖加入洪山体育馆方舱医院东区的临时党支部,以志愿者身份协助医护人员为病友发放餐食、药品,组织调解矛盾纠纷。

图为金颖(右二)所在的武汉市洪山体育馆方舱医院“临时党支部”成员

按照党支部安排,金颖还负责疏导病友的负面情绪。她引导大妈们跳广场舞,组织大叔们集体唱卡拉OK,协助编排《我和我的祖国》快闪舞。小小活动,拉近人心,金颖和方舱内很多病友成了朋友。

“政府、医护和我们志愿者的努力成效有目共睹。病友们住得安心,身体状况逐渐好转,绝大部分病友情绪稳定,舱内氛围和谐。”金颖说。

金颖所在的武昌方舱医院东区临时党支部,书记是武汉市公安局洪山区分局交通大队民警张兵。2月11日那段在网上广泛流传的方舱医院患者高唱《歌唱祖国》的视频里,举着喇叭放背景音乐的人就是他。张兵2月5日确诊后进入武昌方舱医院治疗,在治疗期间他没有闲着,主动参与病区管理、帮助解决病人困难,并根据病区实际提出了分区管理模式,由病友自我推荐担任病区组长,参与日常药物分发、食品分配,这种管理模式被推广到武汉多家方舱医院。2月10日,他被东区临时党支部选举为支部书记。“党支部书记是临时的,但是他为病友群众服务的心是真挚的。”来自积玉桥社区的病友万某说。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湖北有400余名民辅警被感染新冠肺炎病毒,其中很多人进入方舱医院接受治疗。他们,是病人,却更愿意做个舱内的斗士,一边接受治疗,一边主动承担起服务病友、秩序维护等工作,将人民警察的职责延伸到方舱的每一个角落。

相关报道

江苏省人民检察院依法对冯全兵决定逮捕

江苏省人民检察院依法以涉嫌受贿罪对冯全兵作出逮捕决定。该案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暖心!他决定撤诉,只因被告是武汉的企业:抗...

2月10日,广西壮族自治区北海海事法院的法官刘乔发接到一名原告打来的电话,电话那端是来自广西百色的许某。

用政法新媒体的春天,带来政法事业的万紫千红...

我们必须为共和国守住中国互联网的半壁江山!

疫情面前,我们并肩战斗也是一种浪漫

在疫情面前,夫妻二人用最美逆行守护着万家团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