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我要投稿
长安播报

政法伉俪的家风故事:平凡生活中炼出的幸福味道

2020-04-28 08:59  来源:中国长安网  责任编辑:陈言
字号  分享至:

没有一个春天不在严寒的洗礼中醒来,没有一朵腊梅不在冰雪的滋润中绽放。我们刻下苦难岁月中的脚印,并不是为了粉饰贫穷,而是为了铭记在那些日子我们艰难收获的点点芬芳。我们夫妻两个都出身在普通农民的家庭,过得是普普通通的日子。特别是进入政法系统工作后,一个在基层法院一线办案,一个在基层干民警,平时一顿准时团圆饭都难在一起,过节同时归家更是少而又少。所以,我们的家庭没有那种高大上家风条款,我们能分享的只有最平凡的爱情故事,故事里洋溢出的些许幸福的味道,就是我们的家风。

妻子:家风是一个家庭最宝贵的财富

家风是一个家庭最宝贵的财富。

我决定嫁给我老公时,他家很穷,他的工资卡上只有600元。他家住在北京新村,第一次去他家,我被他家的穷惊呆了,这哪是城里人,客厅是两个破沙发,每间屋里堆满了半成品衣服,当时我真想掉头就走。让我决定嫁给他的,是因为他家良好的家风。

一、百善孝为先

十几年前,我与老公刚谈恋爱。当时老公的奶奶还在,快90岁的人一点也不糊涂。见到我奶奶可高兴了,因为她知道我是她未来的孙媳妇。

我公公共兄弟三个,但奶奶一直随他们家一起生活。每次我去,一大家人在一起开开心心吃饭,我就想这家是多么温和的家庭。那时,奶奶已经走路不太方便了,多少年全是婆婆在照顾。奶奶的起居生活,头疼感冒什么的,多是婆婆在服侍。许多年,没听过婆婆说一声苦叫一声累。我们结婚后,我养成了习惯,每周末把奶奶背到夕阳红广场去散心。奶奶可喜欢我了,每次都有说不完的话。我想她平时一个人在家也没人说话,就多陪她一会儿吧。奶奶一笑,满脸皱纹就舒展开,乐的像个孩子。我有时搀着奶奶在公园散步,每次见她走的颤颤巍巍,我就很心疼,紧紧的扶着奶奶的手臂,小心翼翼往前挪步。

奶奶直到92岁才走,亲朋好友都为奶奶的长寿高兴。但是我想起的是婆婆辛苦与委曲。这里没有惊天动地的故事,只有连绵不断的家务锁事,奶奶开心了,生活好了,自然就长寿了。家和万事兴,没有家庭和睦,没有孝顺的儿女,就没有长寿的老人。一代孝,代代传!我想我也会做个孝顺的人,并以身作则,教育好我的孩子。

二、勤劳人家不怕穷

很多故事我都是听老公说的。早先老公家还在农村时,因是下放过来的,婆婆嫁过来时也很穷。婆婆身体又不好。但是婆婆很能吃苦,跟奶奶学了裁缝手艺,和公公一起开裁缝店,起早带晚的劳作,攒钱养家。据老公讲,他小时候竟不知道母亲是什么时间睡觉什么时间起床。每天在梦中好象是母亲睡了,然后清晨在缝纫机的“嘟嘟”读读声中醒来,好象婆婆从不知道困一样。

婆婆家是在他们村里第一家盖起了三间大瓦房的,这是婆婆的骄傲。提起老家的房子,婆婆就有讲不完的话,说那时苦啊,盖房子,要好多天没睡觉,还要一个人到离村子几里路的地方背石子。每天请工,要把人家吃好做事,自己舍不得吃一口好东西。当时瘦得都没了人样。婆婆对老家里的大房子很有感情。后来搬家了,公公要把大房子送给三叔,婆婆老是舍不得,而我们知道,这其中不是经济上的事,而是她对这老房子的感情太深了,每块砖瓦,都是婆婆的心血凝集的。

等老公上小学时,他家搬到镇上,在镇边上盖了楼房,后来又搬到了市里,又在市里安下家,这一切都是一家人勤劳得来的。

人勤春来早,日子穷不了。最早从爷爷、奶奶讲起,老一辈解放前一无所有到大上海讨生计,在码头做苦力,做缝补匠,直到在上海安家盖楼房。解放后,因冤案被下放到农村,仅有村里的牛蓬可安家,又是从一无所有开始奋斗,直到父辈兄弟姐妹几个成家立业。好家风,代代传。我的婆婆用她的勤劳接下了这个“接力棒”,现在又轮到我了。我老公经常表扬我的勤劳,我也常暗暗的发誓一定要做的更好!

三、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婆婆善良而能干,喜欢帮助人,一直人缘非常好。以前农村里有要饭的上门,婆婆总要尽力给很多东西。我们刚结婚时,我们家接来一客人,婆婆让我喊“大妈”,我开始以为亲戚,后来才知道是以前的邻居,只是因为两家相处的好才当亲戚来往的。在我老公还小时,农村普遍条件都不太好,家家的日子都不好过。王大妈家有七个小孩,家里非常穷,平时做饭,常到我家借油借盐,婆婆总是很乐意,而且很少让王大妈家还过。平时我家做什么好吃的,总是要孩子送一份到王大妈家。村里邻居哪家有什么困难纠纷,婆婆也总是主动去帮忙。后来,村上人家年轻人结婚了,多会邀婆婆去做“全福奶奶”,她总是很尽责。把自家的事放下,去帮人家忙,要熬几个夜,把样样操持好。婆婆说凡事既然应了人家,就要当自己家事一样做好。直到今天,婆婆已经老了,离开当年村子几十年了,村里哪家孩子结婚办喜事,仍然会来请我婆婆去做全福奶。婆婆常说“但做好事,莫问前程。今天人家困难我们帮,明天我们困难才有人帮啊”。

孝顺、勤劳、善良、乐于助人曾是我老公家的家风,现在早已是“我家”的家风。

当年,我是从老公的一言一行中看到了他们家良好的家风,并且我知道这样的家庭正是我向往的生活。今天,我的第二个孩子已经三岁了,每天早上奶奶带着小二宝,送我上班到门口,宝宝用他那娇嫩的童音喊“妈妈,再见”;下班了,远远的看到我回来,二宝就会跑来拍向“妈妈”的怀抱。孩子喊妈妈,婆婆就笑咪咪的站在一边,幸福的看着我们,我也会开心的喊道“妈妈,我回来了”。

当年,我嫁了一个“穷”人家,娘家人、好多亲朋不理解。今天,我们家母慈子孝,日子蒸蒸日上。

相识、相知、相爱、相守——十六年时光告诉我:好家风才是一个家庭最宝贵的财富。

丈夫:透过了你的家庭,看到了幸福的未来

我已经30岁了,还没有对象,按照中国传统观念,过了30岁,想找个好媳妇就难了。父母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四处求朋托友给我介绍对。而我已经百战麻木,不知疼痛的生活。

生命中该来的人,不会不来,只会姗姗来迟。

母亲好友的女儿在法院工作,给我介绍了一个法官,如我一样,是穷人家的孩子,可以说是门当户对,听到了大致条件,我心中一动,似乎有一个埋藏许久的种子正在苏醒。

第一次见面,我啥也不敢看,但是我隐约记得,她似乎一直在微笑。是的,我喜欢爱笑的女孩。我在心里想,就是她了。

我了解她家穷苦超生,但是都有团结的心

我的老丈人重男轻女,想要个儿子,并为这个梦想多年如一日的劳作。于是,她家成了超生大户,一、二、三、四姑娘很多。第一次去她们家,已经成家的老大、老二都回来了,挤了满满一院子的人,好不热闹。中午在农村老家的正堂(城里说的客厅)里吃饭,一大家人围坐在一张破旧的大桌边,老丈人爱喝两口老酒,我们几个女婿(准女婿)偏偏都不善喝,老丈人就一边看着欢笑打闹我们的,一边慢慢的喝两口。我们说到他感兴趣的事时,他就不时也插上句,他一说话,全家立马就静下来,人虽然多,但是很团结。

我印象最深的,我老婆及四妹妹上学,当时家庭的困难可想而之,供几个孩子读书对中国的农民来说真是不易。老丈人夫妻俩每日面朝黄土背朝天,吃尽人间辛苦。当时老大夫妻俩小学老师的工资也是挺可怜的,但是每个月省出来资助我爱人,不要在学校受了罪;二姐出去打工,每一段时间就积攒一点钱,供俩妹妹上学。过过这种日子的人都知道,这是牙缝里扣下来的钱。到老四上学,就稍微容易了点。就这样全家团结一致供出了几个大学生,几个公务员,日子蒸蒸日上。

我了解她家困难重重,但都有一股不服输的干劲

我老丈人家农田特别多,虽然随着女儿不断出嫁,一再减少,但仍然还有15亩。在我爱人上小学时,比她小十岁的四妹妹又出生了,父母忙于田里的活计基本上顾不了孩子,此时老大在城里上学,老二外出打工,我媳妇要带孩子,要帮爹妈做家务,这些事干完的间隙,才有时间看书,并且很难按时去学校学习。在这种环境下,她坚持自己学习,并且从小学到初中,都以学霸的姿态跑步前进。

开始的时间是老大最困难,夫妻俩刚参加工作,都是小学老师。家庭后面还有这么多负担。但是她并不向生活低头,除了做老师,还给兼职做过小生意,卖过服装,做过家教,打过工,到后来自己创业,一步步艰难重重,一步步卷昂头前行,硬是把充满泥泞的生活过成鲜花盛开的日子。

老二初中毕业就外出打工,朝不保夕,开饭店创业,吃尽辛苦受尽委曲,但是坚持一点点攒钱资助几个妹妹学业。老三(我爱人)困难下坚持学习,家人不让学,就偷偷学。常常因为经济困难,迟交学费,被老师请回家。虽然如此,老三坚持不缺课,老师上午叫下午不带学费不许来,老三下午还是坚持去了。从小学到初中、高中,经济比不过人家,学习成绩总是遥遥领先。

只要不向生活低头,生活就会向你低头,道理就这么简单。

我了解她家挫折不断,但是都有一颗知道感恩的心

世上总是好人多。很多时候既要自己努力,也要别人伸手扶一把。

提起这些,爱人总有说不完的话题。一生漂泊在外的大伯,克服困难,坚持定时给家里寄生活补助、转业后在淮工作的大舅对家庭给予方方面面帮助,工作早的二舅对几个小辈事业给予的各种无条件的支持。学校老师的关心,同学们的帮助,同事的互相支持,公婆的保姆式服务……姐妹在一起有说不完的话,有说不完的感恩。

我用警队值班午夜短暂宁静的时光,记下这一段平常人的故事,没写出惊天动地的大事,尽是生活琐事,也许不值一提,不过这些东西是美好的,是值得我们珍藏的,是我们喜欢的,也时时散发着幸福的味道。(贾云 朱艳红)

相关报道

江苏省人民检察院依法对冯全兵决定逮捕

江苏省人民检察院依法以涉嫌受贿罪对冯全兵作出逮捕决定。该案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暖心!他决定撤诉,只因被告是武汉的企业:抗...

2月10日,广西壮族自治区北海海事法院的法官刘乔发接到一名原告打来的电话,电话那端是来自广西百色的许某。

用政法新媒体的春天,带来政法事业的万紫千红...

我们必须为共和国守住中国互联网的半壁江山!

疫情面前,我们并肩战斗也是一种浪漫

在疫情面前,夫妻二人用最美逆行守护着万家团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