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我要投稿
长安播报

千钧一发之际 他徒手抱住发狂的艾滋病犯人

2019-12-11 13:20  来源:中国长安网  责任编辑:黄雨婷
字号  分享至:

“我就想为毛警官说几句话!可以不用替我打马赛克。”

说这话的罗某,是一名铁窗内的在押人员,得知我们要采访负责管教他的民警毛卓云,他激动得好像是自己得了奖。

毛卓云是浙江省宁波市看守所管教四大队民警,不久前刚刚获得CCTV2019年度法治人物称号。他负责的区域还有个特殊的身份——艾滋病监区。

曾有一些艾滋病患者将诊断书当做“免罪金牌”,凭着艾滋病患者身份“不符合收押规定”的空隙,他们有恃无恐、屡屡作案,犯罪之后继续流窜社会、危害社会。

为解决这一问题,2003年起,全国陆续建立了看守所艾滋病专区,而毛卓云就是浙江最早的专区工作者。

“我准备死一会,豁出去了!”

这些年,毛卓云可没少经历惊心动魄的时刻。对他而言,赌上性命的瞬间,是家常便饭般的事。

筹建艾滋病监区时,看守所为保证负责民警的安全,专门购入了一批防护服。但这宇航服似的装备,被毛卓云试穿了一次就搁置了。

“穿着这些,太过隔阂,人家怎么会跟你交心?”

毛卓云和平时一样,穿着制服就找在押人员谈话去了。

“毛警官,自从我得艾滋病以来,亲朋好友都拿我当瘟神,而你却敢这样和我面对面交谈!”在押艾滋病人感激地说,他们已经很久没有与人近距离接触,拍拍肩膀、握握手对他们来说都是久违的感动。

    2013年,艾滋病人王某因吸毒后产生幻觉,当街捅伤民警、打伤女友被收押。

毛卓云第一次看见王某,心里倒吸一口冷气。严重的被害妄想症让王某坐立不安,不仅拒不配合民警收押,还大吵大闹、不停吞食异物。

毛卓云果断放弃休假,钻进监室里没日没夜陪伴他,真心的交谈使王某的情绪逐渐平静下来。但最终判决下来时,王某再次情绪失控,疯狂攻击管教和狱医。

“他的眼睛都是血红的!”毛卓云想起那天的场景。

所有人都束手无策不敢靠近,这时毛卓云跟同事们说:“我准备死一会,豁出去了!”说完他就打开监室大门径自走向近乎癫狂的王某,死死抱住了发狂的王某。

突如其来的拥抱,让王某顿时愣住了,可能是久违的温暖将他唤醒,他竟慢慢恢复平静大哭起来。老毛用手轻拍他的背,像是在安抚自己的孩子。

“回想起来,我也后怕,要是被他咬上一口……”

“给我六个月的时间!”

“给我六个月的时间,干得好我接着干,不行就再另请高明!”

毛卓云曾在接手艾滋病监区时立下过这样的“军令状”,要不是旁人提醒,他自己都忘记了。

在那个“谈艾色变”的年代,面对这份岗位的高风险,很多人敬而远之。

“他们用打湿的毛巾甩监室顶上的灯泡,用身体不停撞击防弹钢化玻璃门。”

这些艾滋病在押人员认为之前自己是可以不被关押的,为什么现在要被关?加上对病情和判刑的担忧,他们每天吵闹,抗拒服管,也拒绝交流。

毛卓云苦思良久,采取了最原始的沟通办法:写信。

他每天把信贴在监室的玻璃外侧给犯人们看。一天、两天,毛卓云的信都会定时出现在监室玻璃上,像是亲人的问候,简单的话语却能抚平内心的狂躁。

“今天身体感觉怎么样?生活有什么需要的吗?有要求可以提,但是规矩得遵守”……

慢慢地,在押艾滋病人开始给他“回信”了,一开始只有几个字,后来是几句话,再后来就是一整页。

一次执行押送任务,毛卓云和同事们带着犯人奔波了一上午,中午便领大家在山路口的一家面店歇脚,老板看见五位民警进来便吆喝到:“上五碗面。”毛卓云立马严肃地提高嗓门:“上六碗!”

老板一愣,又看看民警旁边戴着手铐的孙某,恍然大悟。

毛卓云松了孙某的手铐,沉声道:“抓紧吃!”

孙某埋头吃着面,面的热气笼罩着他,眼泪抑制不住地掉了下来。

那天毛卓云执行任务送孙某去监狱,但监狱认为孙某患有艾滋病和肺结核重症不适合收监,毛卓云随后便紧急联系医院送孙某去治疗。

那刻孙某觉得自己也是个普通人,是被尊重关心的,他的眼泪里有既有对自己的懊恼,也有对毛卓云的感激。

6个月又6个月,他一干就是12年,这12年毛卓云累计管教艾滋病在押人员500余人,没有出现过一起重大事故。

“我希望大家多关注一下这个群体”

你若是问毛卓云工作的诀窍,他会说:多用心。“我做的跟别人做的其实也没什么不同,只不过我做得更细致、更周到、更勇敢一些。”

艾滋病患者牟某因组织卖淫被收押,妻子在得知他患有艾滋病后就没来探视过。

当知道自己有可能被判死刑时,牟某当场晕倒在了毛卓云身上,毛卓云紧紧地扶住他,但他的身子还是在往下坠。

牟某觉得自己已经被家人放弃,还将面对死刑的惩罚,已经没有了任何希望。他每天郁郁寡欢,活得像行尸走肉。

    在与牟某一次次的耐心谈话中,毛卓云惊喜得知其还有一个在外地做生意的哥哥,便马上联系牟某哥哥说明情况,希望他哥哥能经常写信来劝导牟某。

做好牟某哥哥工作后,毛卓云又向上级请示,将他哥哥送来的衣物分多次送给牟某。每周衣物都会准时出现在牟某的手中,温情也一次次激荡在牟某心里。

不仅如此,毛卓云还在寄送单上加上了牟某妻子的名字,善意的谎言让牟某觉得自己得到了妻子原谅,感觉家人又重新走进了自己,重燃对生命的期待与渴望。

2013年艾滋病监室一下来了9个20岁的犯人,都是高楼盗窃。他们不认识字,也没有任何生存技能。

毛卓云看着这些年轻的脸,心里不是滋味,就在监室里面办起了学校,教他们识字写字。他没想到这些年轻人特别开心,每天都认真地学习。一看见毛卓云进监室,就都拿着自己的本子挤了上去。

“毛校长,我这个字写的怎么样?”“毛校长,我这样写对不对?”

在毛卓云心里他们都是迫于生活仍有未来的孩子,是需要被帮助的对象。

这些年轻人在看守所关了一年,看守所的学校就开了一年,他们之后就再没有进入看守所。

“我希望你们不要写我,可以多关注一下艾滋病这个群体。”毛卓云对记者说。

2003年起国家开始对艾滋病患者实施“四免一关怀”政策,能够解决各类艾滋病患病人群的需要,近年来国家也不断加大对艾滋病的相关投入。

但是毛卓云还是放不下心,担心这些艾滋病患者在出狱之后难以找到自己的立足之地,一来是他们大部分没一技之长,很难在社会立足;二来是一些用工方并不能接受艾滋病患病人群在自己的公司工作。而这些艾滋病患者如果无法自食其力就会成为社会的不稳定因素。

每当有犯人离开,毛卓云都会把自己的手机号码留给对方,嘱咐他们要是有什么需要就打电话。不仅如此,他还专门建了微信群,给大家一个讨论交流的平台。

前段时间,毛卓云老是感冒不好,一直咳嗽,他紧张起来,又去做了艾滋病检测,还好只是虚惊一场。

“我经常去自费做检测,做完也不敢拿结果,检测后的前两天特别难熬。”这些年他背着妻儿不知道做了多少次检测,但都没有动摇毛卓云的决心。

本来连自己在艾滋病监区工作都是瞒着妻子,监区工作两年后,一次媒体报道的背影,让他暴露了。

妻子不敢相信地问“是不是你?”毛卓云只得沉默着点点头。一番争吵过后还是以妻子无奈的默许告终。

“她也是在监狱工作的,她都懂的,只是担心我的安全。”

    关于那段时间,毛卓云的儿子是这样说的:“那几天晚上,我总想起一个以身饲虎的佛教故事,父亲的选择虽然没有故事中的王子这么壮烈,但我觉得他有着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巨大勇气,这令我有一种源自内心的骄傲感。”

“我也没做什么,就是本职工作而已。我的想法很简单,我的本职工作做好了,单位的工作就好了。只要每个个体工作做好了,国家就好了!”毛卓云说起自己,云淡风轻。

作者:中国长安网 安羽 叶雨蒙

相关报道

江苏省人民检察院依法对冯全兵决定逮捕

江苏省人民检察院依法以涉嫌受贿罪对冯全兵作出逮捕决定。该案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暖心!他决定撤诉,只因被告是武汉的企业:抗...

2月10日,广西壮族自治区北海海事法院的法官刘乔发接到一名原告打来的电话,电话那端是来自广西百色的许某。

用政法新媒体的春天,带来政法事业的万紫千红...

我们必须为共和国守住中国互联网的半壁江山!

疫情面前,我们并肩战斗也是一种浪漫

在疫情面前,夫妻二人用最美逆行守护着万家团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