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我要投稿
长安播报

老赖抱着煤气罐扬言“跳楼”,机智法官化险为夷!

2019-12-12 16:53  来源:京法网事 微公众号  责任编辑:叶雨蒙
字号  分享至:

原标题:法官杨哲:无限风光在险峰

一副尽显丝文的黑框眼镜、一张真诚偶尔还略显腼腆的学生脸、一口浓重的鲁西南塑料普通话,这是海淀法院执行局法官杨哲的部分人物画像。有同事评价他是“最不像执行法官的执行法官”。

不过,就是这股看似与一般执行法官不同的气质,造就了杨哲“平衡法与情、用心重沟通”的独特工作风格。去年,年结千余案件的杨哲被评为“北京市模范法官”,他说,这是对他9年执行工作的最好认可。

一、执行现场惊险37秒

做执行法官,是一项有较高危险系数的工作。这里的“危险”,没错,指的就是人身危险。拒不履行判决的“老赖”没有最“赖”,只有更“赖”。坐地打滚、辱骂法官都是“小场面”,从房间里扔出菜刀、砖头等各式各样武器袭击法官的新闻也不少见。但是,您知道吗?妨碍执行的,绝不仅仅只有被执行人。

在一次执行现场,杨哲经历了突发的惊险37秒。执法记录仪记录下了这段影像:趁杨哲与助理在商讨案情,一名男子快步走向大门。待杨哲意识到情况不对时,大门处已经响起了吱呀吱呀的关门声。当杨哲、助理与法警快步走到大门前时,大门已经紧闭,即将被上锁。杨哲伸手阻拦,却被两名男子反按到门上并推搡。执法记录仪在剧烈晃动……

事发在通州的一间厂房。申请人与被执行人因买卖合同纠纷诉至法院,经调解,双方约定由被执行人支付申请人18万余元。因被执行人未按期履行,申请人向法院申请了强制执行。杨哲经调查发现,被执行人名下财产仅包括一台已被查封的设备。设备就在通州的厂房,随时都有被转移的风险。杨哲决定,立即赶赴通州扣押设备。

到达厂房后,幸好设备还在。就在杨哲通知申请人准备车辆将设备转移时,几名案外人出现了。当得知法院来意,为首的陈某不干了。

“你们那个什么被执行人欠我房租,这套设备是他们公司抵债抵给我的,这是我的东西,我不允许你们扣!”

这就怪了。设备上清晰可见法院封条的痕迹,怎么就成了陈某的了?面对突发情况,沉着的杨哲并未慌张。他向陈某展示了设备上的封条,并解释道,“这套设备早就被法院查封了,也有公告,现在需要走扣押程序。”“你们个人的协议未经法院确认,不能对抗法院强制执行。”

陈某情绪非常激动:“凭什么?你们法院查封前我们就签好协议了!这台设备就是我的!法院封条没用!”可是当杨哲要求他出示相关书面证据时,他又表示拿不出来。

依照杨哲的工作习惯,他并没有马上对干扰执行的陈某采取强制措施,而是耐心解释,建议他通过法律途径另行主张权利。

然而反复沟通,却依然无效。陈某无法理解,也不想理解。他转身向大门走去,于是就有了执法记录仪记载下来的那段影像。在多次给出口头警告、陈某仍拒绝配合法院工作的情况下,陈某被法警押上警车,后因妨碍执行被司法拘留。

这是37秒视频背后的故事,但并不是该案的全部。令所有人感到意外的是,在陈某拘留期满被释放后,杨哲竟然又来到了那个危险的厂房。原来,杨哲认为,虽然申请人的合法权益已经得到保障,但是如果不处理好被执行人和案外人的纠纷,就很有可能产生“次生纠纷”,无法做到案结事了。于是,在陈某被拘留期间,杨哲一直在深入了解陈某所述的案件情况。

在回访中,杨哲告诉陈某,解决纠纷要守法,阻碍法院强制执行绝对不可能达到他的目的。今后,他可以通过向法院提起执行异议申请的方式,维护自己的权益。虽然最终陈某主张的权益并没有得到法院认定,但是他心中长久难舒的郁结打开了。

这起执行案件的处理有着典型的杨哲式风格——先耐心向被执行人讲法讲理;如果被执行人冥顽不化、阻碍执行,果断采取强制措施;但强制措施绝不是终局,案结事了才是目的。“法官要把该说的都说到,不能话都没说几句就把不配合的当事人带走。但是,如果法官都说到了,当事人仍然阻碍执行,该拘留就得拘留,一定要果断。但是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不能被无视。总之,你替当事人着想了,他们总能知道。”杨哲这样说道。

二、智取“煤气罐”

——“我们今天是来腾房的。”

——“根本不可能!煤气罐在这呢,杨哲你跑不了!咱们同归于尽!”

从这两句对话就可以看出,这是一个比37秒更危险的执行现场,几乎占尽了最难执行案件的全部劣势:腾房案件复杂棘手、现场人员众多不可控、当事人极端不配合、持有危险物品在手。

然而,杨哲不仅顺利地带走了阻碍执行的案外人,几天后还被案外人主动告知“已腾空房屋,请杨法官查收”。可想而知,碰上这种极端场面,除了耐心沟通、果断处置,必须还得有点别的妙计。是什么呢?“是智慧!”杨哲的助理孙慧一语点破。

这是一起因抵押贷款产生的纠纷,被执行人李某无力履行317万余元的欠款,其抵押给申请人的房屋将由海淀法院进行拍卖。但与李某有经济纠纷的案外人们却霸占着房屋,声称自己是第一债权人,房屋归自己所有,但拒绝出示相关判决。一周前,有3名案外人来到法院,杨哲当面为其送达了协助执行通知书,限其一周之内搬出。一周后,杨哲前来查看房屋腾退情况。此为故事的背景。

或许是案外人信奉人多力量大,觉得多叫几个人就足以对抗法院执行,当杨哲带领助理、法警来到现场时,确实吃了一惊:屋内保守估计有7、8个人,还有女性,几名案外人应该是把家人也带过来一起“撑场面”了。

“你好,我是海淀法院执行局法官杨哲,之前已向你们送达了协助执行通知书,由于你们拒不腾房,现在我们要强制腾退,请开门。”

“肯定不开!”“不可能!”一小道房门被打开,但是防盗门仍紧紧关闭。与此同时,里边的案外人快速分成三个阵营,一队守住房门,负责与法官对抗喊话;一队去了屋顶,对着地面的法警大喊大叫要跳楼;还有一队在厨房的窗台抱着煤气罐作势要点燃。

执行现场的所有人都在等待杨哲的下一步指令。是进?是退?屋外的杨哲大脑在飞速运转——应急预案中考虑过要强制开锁,开锁师傅就在身边。但是,控制在屋顶和厨房的两队人需要时间,一旦成功破锁进入,案外人情绪激动发生不可控的后果怎么办?而如果此时收队,岂不是助长了案外人的嚣张气焰?法律的尊严何在?法院的权威何在?

到底还是凭借着丰富的执行经验以及对人性的揣摩,杨哲心生一计。他认为,这些人无非是为了利益,总会有心急的人想快速通过缓和的方式达到期待结果。最好的办法是将一部分心急的人叫出来谈判,如果他们能说通,就让他们回去说通其他人;如果他们还是固执己见、阻碍执行,那就果断在所有人面前把他们带走,充分彰显法律的威慑力。

“你们派两个人出来咱们谈谈吧,这么隔窗对话不会有结果,你们的问题也解决不了。”杨哲对着里面的人说道。

几名案外人一合计,派了两个人出来。杨哲观察了下地形,带领二人来到了楼外的空地上。经过一番沟通,两个人表明了态度:要求法院将此套房屋拍卖后,优先将款项分配给他们。但是,这是法院执行流程所不允许的。这套房屋上还有其他法院等待处置,拍卖后所得案款需听从法院统一安排。案外人的合法权益,会有法律保障。但是,占房无理。

听闻法院无法答应他们的要求,两名案外人开始急躁,并产生阻碍法院执行、辱骂法官的行为。杨哲果断决定,将二人带走拘留。

没过几天,杨哲的小计谋就起了效果。曾经威逼法官、扬言要所有人同归于尽的案外人竟然主动找上了门。经过小团体商议,他们决定即刻腾空房屋。

再次来到现场查看腾退情况的杨哲,百感交集。想想自己此刻就站在案外人抱着煤气罐的位置,看着楼下的人,确实有那么一点后怕。“不过,所有的努力都不会白费。”杨哲憨憨地笑了笑。“多亏了杨法官的经验和智慧,要是我这样的愣头青去办这个案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执结呢。”助理孙慧却由衷佩服。

当模范法官遇上执行险境,这注定只能是一段惊心动魄、但很快化险为夷的好故事。

三、华丽转身后

今年7月份,杨哲从普通执行案件团队长一职华丽转身,成为了一支速执团队的团队长。何为“速执”?“我们法院一直面临着区域内民营企业及科研院校众多、人员结构多样的现状,导致执行案件总量大、种类庞杂。尤其是近年来,问题更加突出,执行工作急需提升工作质效。因此我们建立了3个速执团队来受理简易执行案件。”杨哲介绍说。

那么,到底什么样的简易案件能够进入速执团队的收案范围呢?“主要包括三种类型案件。第一,小额串案,比如劳动争议纠纷、金融借贷合同纠纷、民间借贷纠纷案件;第二,简单行为类案件,比如过户、道歉;第三,已保全类案件。”杨哲掰着手指头数了数。这些案件执行难度比普通案件低,类型化办案可以提高办案效率,同时也能使普通案件团队专心快速地处理疑难复杂案件。

“别以为案子简单,工作就容易。”据杨哲介绍,执行局共有19个普通实施团队,其中包括3个速执团队。在速执团队人员基本与普通团队数量持平的情况下,其工作目标却是要全年消耗掉执行局60%的案件。以2019年第三季度结案情况比较——3个速执团队共结案1210件,占全局结案数的17.4%;每个速执团队平均结案403件,是普通执行团队的1.5倍;速执团队的人均结案数量是普通团队的2至3倍。“这还是在其中2个速执团队是今年7月份刚刚成立的基础上统计的数据,周期这么短,就能取得这么好的成绩,我相信将来速执团队肯定会发挥的越来越好。”杨哲补充道。

而对于自己的团队取得的成绩,杨哲也表示满意。自7月份接手速执团队以来,杨哲带领团队结案1102件,在3个速执团队中排名第一。“我们团队共有六个人,分别是一名员额法官也就是团队长、两名法官助理、两名聘用制书记员、一名聘用制法官助理。团队长主要负责前期案件筛选、分配案件、解决案件中的复杂问题。其他辅助人员则根据案件类型不同承办具体案件,比如刑事案件、房屋过户案件、车辆过户案件以及其他类型,同时要完成事务性工作。”通过对团队工作经验的梳理总结,杨哲认为目前速执团队已初步形成了一套执行办案规范,比如将可自动履行企业名单、有履行能力知名企业名单进行共享等措施,大大提高了筛案质量,减轻了后续工作难度。

“我赶上了执行最好的时代。”作为执行法官,杨哲有底气、有成绩、更有了一种更深的职业尊荣感。“基本解决执行难”、“切实解决执行难”,一场场艰苦战役打下来,杨哲从没觉得辛苦。按照他的解释,他始终认为——“无限风光在险峰”。

相关报道

江苏省人民检察院依法对冯全兵决定逮捕

江苏省人民检察院依法以涉嫌受贿罪对冯全兵作出逮捕决定。该案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暖心!他决定撤诉,只因被告是武汉的企业:抗...

2月10日,广西壮族自治区北海海事法院的法官刘乔发接到一名原告打来的电话,电话那端是来自广西百色的许某。

用政法新媒体的春天,带来政法事业的万紫千红...

我们必须为共和国守住中国互联网的半壁江山!

疫情面前,我们并肩战斗也是一种浪漫

在疫情面前,夫妻二人用最美逆行守护着万家团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