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我要投稿
长安播报

多警联动,涉及11家厂企的盗窃电缆犯罪团终于伙栽了!

2019-12-11 14:58  来源:河北长安网  责任编辑:郭莎莎
字号  分享至:

一个专门盗窃沿海企业电缆的犯罪团伙,疯狂作案,有10多家大、中、小企业深受其害,损失惨重。河北省唐山市乐亭警方广辟线索,缜密侦查,并在河北省唐山市公安局技术部门的大力支持下,抽丝剥茧,张网布控,一举将这个犯罪团伙摧毁,7名团伙成员全部被缉拿归案。这是河北省唐山市乐亭公安实施警务一体化、多警联动成功破获的又一案例。

电缆编织的噩梦——乐亭县公安局侦破电缆系列盗窃案纪实

电缆被视为“猎物”

河北省唐山市乐亭地处京津冀环渤海黄金地带,沿海开放为这里带来了日新月异的变化,百里沉寂的盐碱荒滩沸腾了,一座座厂企拔地而起,到处是一派勃勃生机,远远望去,一道靓丽的风景尽收眼底。

然而,以唐某、董某、戴某、崔某、于某、于某某等为成员的盗窃团伙,对一些厂企的电缆早已垂涎三尺,并将其视为“猎物”,伺机铤而走险。

唐某,吉林省梅河口人,1977年4月出生,是来到乐亭沿海闯荡较早的人,其妻是江苏连云港人。11年前,他因盗窃某钢铁企业的面包铁,被保安抓个正着,受到治安处罚。2018年3月的一天,唐某让临港曹庄村的戴某找到董某。董某内蒙古赤峰人,1983年3月出生,2017年3月因为盗窃被判刑11个月,刑满释放刚刚来到海港开发区,租住在某小区。“到前边的某厂去偷电缆,你敢去吗?”董某没有犹豫,满口答应说“中”。接着又串通好在开发区某厂打工的崔某。崔某唐山丰南人,1981年2月出生,在某企业打工时认识唐某,并曾租住在戴某家中。当晚9点钟,唐、董、戴、崔4人,携带备好的断丝钳、钢锯、改锥等作案工具,开上黑色桑塔纳轿车,来到附近的一家大型钢铁企业。因为董、戴二人曾在该企业干过活,熟悉地下库房的位置,所以翻墙径直而去。

库房没有锁门,借着手电筒看到里面有许多电缆。他们急匆匆把电缆盘好,每人抱上一捆从原路翻墙仓皇而逃。接着又马不停蹄,将盗窃来的电缆连夜卖给港口医院西边一个废品收购站,每人分得赃款800元。

此后,唐、董、戴、崔组成的团伙便一发而不可收,并且胃口越来越大。此间,他们还把于某和于某某拉进来。于某,吉林柳河人,1979年7月出生。他千里迢迢来到乐亭沿海,在一家企业附近做烧烤生意,后来经营暗淡,间或在企业打工。于某某承德兴隆人,在某企业打工时,因盗窃被乐亭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期四年执行。如此这般,他们6人捆绑在一起,白天踩点,夜间交叉作案,把盗窃来的直径3至5公分电缆,断成1至2米一根,以每公斤38至40元的价格出手,除偶尔卖给走乡串村收破烂的外,主要是交到两个废品收购站,一个是上述港口西边的废品收购站,另一个是唐曹公路丰南段路边张某开办的一个废品收购站。

据唐曹公路边废品收购站的张某供述:“2018年9月至12月,具体时间记不清了,他们6人(唐某、董某、戴某、崔某、于某、于某某)先后来过10次卖电缆,有时是起早,有时是头中午,还有时是凌晨。一共付给他们7万元,最多的时候1.2万元。”据团伙成员交代,在最近几个月的时间里,交叉作案,盗窃电缆63起,涉及11家厂企。

犯罪团伙浮出水面

电缆编织的噩梦——乐亭县公安局侦破电缆系列盗窃案纪实

侦查案件,一般说起来似乎很神秘,但有时候却是那样简单。也许像好多事情,过来以后向前看是那样清楚明白,但在当时总是容易陷入迷茫和不知所措。河北省唐山市乐亭警方对多起盗窃电缆案件梳理串并时,发现犯罪嫌疑人作案目标相对稳定,作案时间大多选择在晚10时到次日凌晨2时,有车辆和专门作案工具,没有目击者,现场有不少视频监控常年失修,带病运转,找不到有价值的线索。另外,从被盗电缆的种类、切割的手法和现场遗留的痕迹来看,犯罪嫌疑人作案娴熟,应该是一伙老手。为此,案件侦办较长时间里陷入僵局并搁浅。

上帝欲其灭亡,必先令其疯狂。进入2019年7月以后,这伙电缆大盗作案越发猖狂。张某在供述中说:“2019年夏天的时候,间隔时间不长就来一次,一般我收电缆后给了他们2500元,最后那次也是12000元。”

沿海厂企电缆接连被盗,引起河北省唐山市乐亭县委、县政府的高度重视。恰在此时,乐亭全县上下开展的优化营商环境活动如火如荼。副县长、公安局长张群审时度势,趁势而上,在全局大会上明确提出,要站在更高的层面,把侦破电缆系列盗窃案作为优化营商环境的重要工作来抓,举全局之力,强力攻坚,并且警企联动,一定要在较短的时间里将案件侦破。

沿海各派出所和河钢治安办联手深入厂企,开展警企联防活动,9月上旬一天夜里,有人从视频监控里隐约发现两辆越野车在某公司附近游荡,极有可能是盗窃电缆的车辆,并成为此后打开案件的一把金钥匙。这一情况反馈到公安局方后,警方立即启动预案,多警参与,分析研判,顺藤摸瓜,以车找人,并掌握了大量确凿证据,终于一个盗窃团伙被纳入警方视线,并渐渐清晰。

10月15日,经过近一个月的进一步扩大线索,深挖细究,收网时机日臻成熟。河北省唐山市乐亭县副县长、局长张群下达收网命令,兵分五路,除戴某、崔某就地被擒外,其余四路奔赴吉林、江苏、内蒙古、承德等地,将闻风而逃的唐某、于某(逃至连云港)、董某、于某某成功抓获。

电缆编织的噩梦——乐亭县公安局侦破电缆系列盗窃案纪实

案件侦破启示录

一个专门盗窃电缆的犯罪团被摧毁,无疑,他们将为自己编织的噩梦付出沉重的代价。凝视这一本本厚厚的案卷,联系以往破获的不少重大盗窃案件,办案民警颇有感触和启示。

一、一些企业一定要提高防范意识,下大力压缩不法分子的犯罪空间。厂区没有监控,库房没有上锁,电缆明摆着,在很大程度上刺激了不法分子的占有欲,尤其是个别停产、转产、检修、

扩建的企业,在此期间,上班的人员少,管理工作薄弱,因此更要提高警惕,防患于未然,杜绝不法分子乘虚而入,专去捡漏。

二、破除那种家大业大、丢点没啥和不屑一顾的思想,扎紧篱笆,防微杜渐。某有限公司开始丢了部分电缆,没有引起高度重视,也没有采取有效措施,而不法分子却得寸进尺,反复“光顾”,最后一算账丢失各种类型的电缆1970米,损失达112万余元。而另一家大型有限公司,不法分子先后“光临”多达13次,损失更可想而知。试想,如果是一个小企业,就会大伤元气,甚至得黄摊子。

三、要及时报案,切不要慢报、瞒报和不报。及时报案,警方第一时间赶到现场,也许会收集到有价值的线索,为案件侦破提供支撑和争取时间。

四、要切实加强对废品收购站之类特种行业的管理。事实反复证明,凡是重大盗窃案件,都与废品收购特种行业脱不了干系,有的收购点成为不法分子销赃的黑窝点。不是吗,盗窃变压器的去卖铜芯,盗窃三马车、电动车的去卖电瓶,盗窃建筑工地的去卖成品钢管、铝窗、钢筋、卡扣等,盗窃汽车、电机的去卖柴油、汽油,还有盗窃电缆去卖废铜,哪一样离开了废品收购站?几年前,乐亭警方破获的一起盗窃案,从废品收购站起获了被盗温室大棚上的卷帘电机几十台。不法分子和废品收购站互利双赢。有的废品收购站还有专用剥皮设备,把一段段好端端的电缆剥的净光露出铜芯,有的不法分子与废品收购站的老板称兄道弟,有的甚至在里边座上宾。因为直通车、变现快,在一定程度上助推了盗窃犯罪。不法分子与废品收购站的人是一条绳上系的蚂蚱。在将盗窃犯罪的嫌疑人抓捕归案的同时,总有涉嫌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的“破烂王”戴着手铐紧跟其后。对于废品收购站此类的行业,改变重罚轻管的做法,要研究一套切实可行的管理“约法三章”,把定好的规矩落到实处,也许上述盗窃案件能够得到有效遏制。

相关报道

江苏省人民检察院依法对冯全兵决定逮捕

江苏省人民检察院依法以涉嫌受贿罪对冯全兵作出逮捕决定。该案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暖心!他决定撤诉,只因被告是武汉的企业:抗...

2月10日,广西壮族自治区北海海事法院的法官刘乔发接到一名原告打来的电话,电话那端是来自广西百色的许某。

用政法新媒体的春天,带来政法事业的万紫千红...

我们必须为共和国守住中国互联网的半壁江山!

疫情面前,我们并肩战斗也是一种浪漫

在疫情面前,夫妻二人用最美逆行守护着万家团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