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我要投稿
长安播报

孤“毒”浪人吕加军,拉着“房车”走上了“长征路”

2019-08-19 22:44  来源:山西长安网  责任编辑:王淑静
字号  分享至:

一辆改装的平板车,一个写满禁毒宣传内容的自制车厢,他开始了自己的“长征”——徒步全国义务宣传禁毒。

从朔州到太原、从太原到临汾、从临汾到运城,从运城到河南……他说,他会一直走下去!

他是吕加军,今年43岁,来自山西省朔州市山阴县,曾经吸毒20年,强制隔离戒毒两次,家庭破碎,没见到母亲最后一面。

“我曾是一名让亲人痛心的吸毒浪子,现在彻底醒悟,我要把我的经历讲给大家,义务为全国的中小学生、家长、社会宣传毒品的危害。”吕加军对《法制日报》记者说。

两次转折

喜欢听评书、幻想能像侠肝义胆的剑客、侠客一样闯荡江湖、浪迹天涯……

喝着黄河水长大的吕加军幼时生性顽皮、不服管教,初二时瞒着父母逃学,后来辍学开始“江湖”生涯:打群架、吃霸王餐、收保护费……

“当时感觉混得不错,很威风!”吕加军告诉《法制日报》记者,其实风光背后也有落魄,不如意时不敢回家,住在桥洞下、马路边、饭店门口。

人在“江湖”,重在“义气”。

因为“义气”,吕加军迎来了人生的第一次转折。

1994年,吕加军为朋友“两肋插刀”,将对方打成重伤,被判处6年有期徒刑。

6年的铁窗生活,让吕加军收敛了许多,也沉稳了许多。

“海娃(吕加军小名)回来了,就要走正道,好好做人、好好工作、好好生活!”母亲的一句话,触动了这个昔日的毛头小子,他开始尝试着找工作照顾家。

可现实是残酷的,正式工作不好找,正经人又对他避而远之。

于是,看场子挣跑腿钱就成了吕加军的收入来源。

“出来混大家都玩这个,少吸点没事,你也尝尝,好得很。”一次,在几个“朋友”的连哄带劝之下,吕加军第一次尝试了土制海洛因。

这一吸,迎来了他人生的第二次转折。

从四五天吸一次到每天两次,从朋友免费供货到每个月两三万元毒资……

毒品摧毁了吕加军的意志,他没时间看父母、没心思管女儿。

“不吸心里头痒痒、骨头里痒痒、难受得无法言语。晚上根本睡不着!”吕加军说,只要手头有钱,就会迫不及待去买毒品,一会儿就想吸两口,根本控制不了。

随着花费越来越大,仅有的一点积蓄花掉后,吕加军开始四处借钱、骗钱,借遍了亲戚、骗遍了朋友,周围人渐渐地远离了他,与他断绝了往来。

两次强戒

20134月的一天,吕加军购买毒品时被警方抓获,随后被送到太原市强制隔离戒毒所进行强制戒毒。

刚开始时,吕家军毒瘾难消,每天度日如年,毒瘾犯了满地打滚。

2014年,妻子到法院起诉离婚。

“你走吧,把女儿留下就行!”满是愧疚的吕加军对妻子没有任何怨言,女儿成为他活下去的动力。

2015年,吕加军结束强制隔离戒毒,随后在老家找了个物流工作,做装卸工。

他痛下决心,远离原来的朋友圈,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照顾父母和女儿。

可是,好景不长。

2016年的一次朋友聚会,让他再次走上了复吸之路。

2017年,吕加军来到山西省太原新店强制隔离戒毒所,开始第二次戒毒。

这次戒治,让他发生了彻底的转变。

在戒毒所干警的关心和帮助下,他过上了一个正常人的生活。

天有不测风云。

就在吕加军出所前半个月,母亲与世长辞。

“弟弟告诉我,母亲临终前曾把我女儿叫到跟前问:‘你爸爸怎么还不出来,这日子差不多了吧’,弟弟看到后问母亲:‘你是不是想海娃啦?’母亲点点头,泪水潸然而下,久久合不上眼……”回想这一幕,吕加军泪流满面。

只是,这悔恨的泪水来得晚了一些。

结束第二次强制隔离戒毒后,吕加军痛定思痛,决心必须站起来重新活一回,为了逝去的母亲,为了心爱的女儿,为了关心过他的民警,也为了帮助过自己的好心人。

在山西省太原新店强制隔离戒毒所领导的帮助下,他来到苏州的一家电子产品厂打工。

这一次,吕加军彻底与毒品说了再见。

开启“长征”

工作之余,吕加军被偶然看到的一条新闻吸引住了——针对未成年人的新型毒品已经在市场上出现。

这一刻,他再也坐不住了:“不能让毒品的魔抓再伸向孩子们。我要以身说法,把毒品的危害让更多人了解,尤其是未成年人”。

有了这个想法后,吕加军主动与山西省太原新店强制隔离戒毒所教育科和大队民警联系。

经过反复沟通,他决定做一名“独(毒)行侠”——徒步全国进行义务禁毒宣传。

拿着打工攒下的1万元,回到了老家山阴县,用2000余元改造了平板车,3000余元安装了太阳能,搬来了煤气罐,准备好被褥……

一切准备好后,在2019年国际禁毒日前夕,吕加军拉起了平板车,向太原方向出发,这是他徒步全国义务禁毒宣传的第一站。

从朔州到太原、从太原到临汾……

他拉着自己的“房车”,开始了漫长的禁毒宣传之旅。

“困难比想象得多,刚开始拉着二三百斤的平板车走了不到两公里,焦虑、畏惧、疲乏一起袭上心头。遇上个沟沟坎坎,几乎寸步难行,脚上磨出了血泡,皮肤晒的脱皮。晚上睡在车上,与星星为伴;白天暴走在太阳底下,汗水浸透衣裳……”吕加军告诉记者。

放弃,其实很简单,扔下车子回家就行。

但吕加军深知身后是老父亲殷切的期盼,是小女儿渴望的眼神,是民警们期待的目光,是好心人真诚的祝福,甚至还有“老朋友”质疑的笑声。

他,只有坚持!

一路走来,吕加军主动和戒毒所民警通过微信、电话联系,每到一处,还会到当地公安局尿检,向民警汇报自己的情况。

一路走来,他以自身经历向围观群众介绍毒品危害。

为了让更多人了解毒品,他还玩起了快手直播,取名孤“毒”浪人。

现身说法

⠦#8220;我以前是个吸毒鬼,已有20年的历史了。第一次只是吸了两三口,之后就感觉特别困乏想睡觉,并不像有些人说的吸了很舒服。”

718日,吕加军拉着他的“房车”,来到了山西省临汾强制隔离戒毒所。面对台下的戒毒学员,他现身说法,分享了自己的经历。

刚开始,吕加军每隔两三天、四五天吸上一次,没多久就上瘾了,一两天不吸就感觉关节疼痛、流鼻涕、打哈欠,赶紧吸上点才能缓解。

随着瘾越来越大,他再也控制不了自己的欲望。

“只要是手头有点钱,就会迫不及待的去买毒品,有时就和吸烟一样,一会儿就想吸两口,根本控制不了,或是吸一口毒品,再猛地吸几口烟,感觉更‘舒服’!”

台上的吕加军丝毫没有掩饰,“后来老婆走了,老母亲不在了,当孩子说想爸爸的时候,我的内心彻底崩溃了!”

在与大家的交流中,吕加军说话时断时续。

“过去的好多事情已经记不清了,都是因为吸毒损坏了大脑,后悔呀!”他沉思片刻说到,能否戒毒成功源于自己内心的定力、家庭的支持和干净的朋友圈,在面对毒品诱惑时,坚定内心的信念是最为关键的。

一个多小时的分享,让台下的戒毒学员感触颇深。

一位学员动情地说道,“吕加军过去的经历就像是一面镜子,反射出的生活跟我们过去一样糟糕,亲人的抛弃、社会的歧视、生活的艰难,这些都是使我们难以融入社会、失去生活的信心和勇气的关键。但是,他的蜕变就像一盏明灯,照亮我们今后戒治的道路,听了他的讲述,我们重塑了戒毒信心,重拾了生活理想”。

从山西省临汾强制隔离戒毒所走出后,吕加军继续开始他的“长征”。

“海娃,该走走正路了,去吧!”临行前,父亲的一句话让他始终铭记。

他,会一直走下去!

⠼/span>写在最后的话

不获全胜、决不收兵。

吕加军仍然在继续着自己的徒步全国义务禁毒宣传的“长征”。

从一名吸毒者到一名禁毒宣传志愿者,吕加军实现了自己人生的蜕变。

如今,他毅然决然用自己的真实经历、惨痛教训,控诉毒品对身心的危害、对家庭的摧残、对人生的改变,让身边人认识毒品、拒绝毒品、远离毒品。

宣传禁毒,他选择了徒步,选择了网络直播。

也许,有人质疑他在作秀,还有人质疑他想成为“网红”。但质疑者不曾想到的是,为了禁毒宣传,吕加军拉着二三百斤的平板车,磨破了脚板,一直走到了今天。

试问,这样的秀,谁愿意去作?

至于“网红”,这样的“网红”,多一点难道不好吗?

向吕加军致敬!

相关报道

国际玩笑开翻车!谎称“联合国总部将搬西安”...

三分钟法治新闻全知道

涉案23亿会员近6万人!“1·06”特大网络传销...

案情复杂,影响巨大。

用政法新媒体的春天,带来政法事业的万紫千红...

我们必须为共和国守住中国互联网的半壁江山!

它的温柔呵护超越生死两端 你怎能不安心

如今,备受瞩目的中国民法典也在有条不紊的编纂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