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我要投稿
长安播报

无房无车单亲妈妈众筹40余万救子,却在孩子病故后将前夫告上法庭?

2019-12-24 13:25  来源:半岛晨报  责任编辑:聂明镜
字号  分享至:

2019年2月25日,在儿子病故4天后,大连单亲妈妈吕晓媛在本报记者的见证下,将未使用的11万元的众筹善款转捐了出去。

2019年5月20日,针对孩子治疗期间产生的费用问题,吕晓媛再次将前夫起诉至法院,她心中有个疑问——在救助孩子的问题上,是否应该让社会筹款“打头阵”,父亲该承担的责任退而求其次。

事实上,在筹款平台近期引发的舆论风波中,关于社会众筹和家人努力哪个应该“打头阵”的问题也是公众讨论的热点。“捐款人并不负担有法定义务,社会捐款并不免除被告的法定义务。”近期,甘井子法院针对此案的判决书,从法律层面上回答了这个问题。

新闻回顾

无房无车单亲妈妈众筹救子

第一次报道吕晓媛是在2019年初。2月25日,在儿子东东(化名)因恶性脑肿瘤去世4天后,吕晓媛来到大连青少年基金会,在本报的见证下,将11314.66元转赠给其他需要帮助的患病儿童。除此之外,她还将107700元未使用的善款通过轻松筹转捐给了一位重疾患者。

在这一善举的背后,她为给孩子治病背了10多万元的外债,也承受着为了孩子治疗费的问题与前夫打官司的情感折磨。

时间退回到2015年5月,吕晓媛与丈夫婚姻解体,按照离婚协议当时2岁半的东东由女方抚养,男方每月支付500元生活费;婚前房产归男方所有,贷款由男方偿还。

那时候吕晓媛刚刚经历一场车祸,父亲患有肾癌,母亲患有严重的白内障,一家人租房居住。不过,吕晓媛有一份少儿英语教育的工作,她觉得只要日子能平静地过下去,生活还有希望。然而2017年11月,东东被确诊为恶性脑肿瘤,此后吕晓媛不得不与单位解除劳动合同带着孩子四处看病。

在东东病发之后,吕晓媛花光了积蓄,因无力独自承担,她与前夫沟通治疗费的问题。微信聊天记录显示,两人的协商并不顺利也没有结果,而孩子在等着看病,在无房无车的情况下,吕晓媛通过网络向社会发起了重疾筹款。

2018年3月,经过4次筹款,资金到账后累计数额为19.9万余元,而东东经过31次放疗合计花费医疗费16.1万元。

第一次诉讼

法院判孩子父亲承担3.9万元费用

东东的治疗还在继续,只依靠网络筹款显然是不行的,无奈之下就孩子的抚养费和医疗费问题,以东东为原告,吕晓媛为法定代理人起诉了孩子的亲生父亲。

吕晓媛请求,将抚养费从孩子病发开始提升到每月2000元,并请求孩子的父亲承担医疗费、生活费、交通费、在京治疗期间的住宿费共计25.8万元。

孩子的父亲认为,自己无固定工作,每月2000多元的房贷已无力偿还,还有年迈双亲需要赡养,所以不应增加抚养费数额;而对于医疗费问题,孩子的父亲认为,已经通过社会捐助支付,不应该再向自己主张。

经过3次开庭审理,2018年11月,法院给出了民事判决——抚养费由500元/月变更为1000元/月。对于原告主张的医疗费、生活费、交通费、住宿费问题,法院认为网络筹款项目类型为个人大病救助,所筹款项是为了全部用于受助人的治疗,资金具有公益性,并非原告及其家人的私有财产,原告因病产生的医疗费用实际已由捐款负担,原告再次向被告主张该部分费用于法无据。因此法院判决,孩子的父亲承担网络筹款花费完毕后新增医疗费用的一半,也就是3.9万余元。

针对判决结果,孩子的父亲提起了上诉。然而尚未等到开庭,东东于2019年2月21日去世,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根据规定裁定案件终结诉讼。

在孩子走后,吕晓媛根据东东的遗愿,将后期募捐所得但剩余的筹款全部转捐了出去。

第二次诉讼

为给好心人一个交代,再次起诉前夫

第二次报道吕晓媛,是在2019年年中,5月20日,针对孩子生前的治疗费问题,吕晓媛再次起诉了前夫。

经统计,孩子治病期间她共发起8次网络筹款,筹得善款40多万元,减去转捐部分,实际使用善款292484元。而孩子整个治疗期间有票据证明的就有34万余元,实际花费更多。

吕晓媛说自己心中一直有个疑问——在救助孩子的问题上,是否应该让社会筹款“打头阵”,亲生父亲该承担的责任退而求其次?所以她一心要个判决,她要给自己一个宽慰,给儿子一个告慰,也给帮助过她的12133个好心人一个交代。

这一次起诉,吕晓媛请求法院判令前夫支付东东生前医疗相关费用13万元,以及去世后的部分丧葬费用2万元。

在庭审中,东东的父亲辩称,不同意吕晓媛的诉讼请求。他认为对方未能提供用于治疗所花费的所有正规票据。另外,他认为东东所花费的医疗费全部由轻松筹社会捐款负担,并且在2018年底已将己方抚养费数额增加到每月1000元,已履行了自己作为父亲的义务。

法院判决

孩子父亲承担4.2万治疗费和丧葬费

本报记者在本案的判决书中看到,根据当事人提交的证据和质证,法院认定东东治病过程中共花费34万余元,吕晓媛为东东支出的丧葬费合计3.5万余元。而为了给孩子治病,吕晓媛通过轻松筹平台实际筹得40余万元,实际使用了29万余元。针对5万元的差额,法院认定东东父亲应负担一半,即2.4万余元。

记者看到判决书中特别写明,东东去世后,未使用的善款不应作为原、被告的财产由原、被告所有,而应当退回社会捐助或者以其他方式回报社会。在东东治疗过程中的实际花销费用,属于原、被告的共同债务,由负有法定义务的人共同承担。

另外针对东东去世后的丧葬费3.5万余元,东东父亲认为花费过高。法院认为,丧葬费并无统一标准,无论多少均是为婚生子花费,是对逝者的怀念和哀痛的表现,被告辩称花费过高,法院不予采信,被告应负担1.7万余元。

综上,大连市甘井子区法院一审判决东东的父亲给付吕晓媛4.2万余元,目前该判决已生效。

吕晓媛告诉记者,其实在法院认定的治疗费用之外,还有很多与治疗相关但难以开具票据的费用,比如从国外代购的药品,带孩子去外地看病时的必要花销等,这些加起来是一个不小的数字。所以,她在起诉时向法院主张治疗期间的医疗费、住宿费、交通费、生活费等合计支出50万余元。她认为没有凭证但是实际支出的部分,孩子的亲生父亲也有义务承担。但是对于判决结果,吕晓媛向记者表示,自己明白法庭是一个讲证据的地方,所以她尊重法院的认定。

■说法

社会捐赠并不免除父亲的法定义务

事实上,在某些筹款平台近期引发的舆论风波中,很多网友针对一些筹款人家中本身有资产但是优先求助、依赖于网络的做法多有诟病,也让社会众筹和家人(负有法定责任、义务)的努力哪个应该“打头阵”的问题成为公众讨论的热点。

在甘井子区法院针对此案的判决书中,记者看到对于这个问题给出了法律上层面的回答。判决书中明确写到,“被告对东东的义务为法定义务,原告在社会筹集的善款系他人无偿捐助,捐助人并不负有法定义务,社会捐赠并不免除被告的法定义务”。

对此法律界和社会界人士认为,目前一些重疾筹款平台,增加了人们在生大病时的求助渠道。但是这种渠道并不应该作为第一选择或唯一选择。作为亲人,特别是具有法定责任和义务的父母、配偶等,应该首先尽可能地尽自己最大的能力救助亲人,不能一味地把责任推向社会。

■现状

打三份工还债已申请强制执行

时间来到2019年年末,距离东东离世已经整整10个月,但是印有东东照片的年历依然摆放在家门口的鞋架上,每次进出吕晓媛都会凝视一会儿。家里,东东生前的玩具和穿过的衣服也都在,“不忘记、不抹去”这是一个母亲想要“留住”儿子的方式。

孩子的姥姥姥爷,也会照常在每个月用卖废品的钱以东东的名义捐给一家慈善机构,老人希望以这种方式让孩子继续“活”在世上。

在东东去世后,为了偿还10多万元的债务,以及照顾日渐病重的双亲,吕晓媛不得不快速整理心情外出工作。目前她在3家幼儿培训机构兼职教外语,由于很多孩子与儿子的年龄相仿,她常常触景生情,在教室外擦干眼泪再进去。

对于网络重疾募捐平台,吕晓媛说自己属于受益者,在自己最无助的时候,大家的帮助曾解了自己燃眉之急给儿子带来生的希望,虽然目前一些平台因为暴露出的问题存在一些争议,但她认为对于新兴事物不能因噎废食,而是应该通过监管使之趋于完善。

采访中,记者获悉,在法院判决生效后,吕晓媛的前夫仍未支付费用,吕晓媛已经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在吕晓媛的心中,为了给孩子治病的钱,需要一次次动用法律来解决,这本身就是一件让人悲哀和唏嘘的事,而每一次申请和质证都如同将尚未愈合的伤口撕开然后再撒上把盐。

相关报道

江苏省人民检察院依法对冯全兵决定逮捕

江苏省人民检察院依法以涉嫌受贿罪对冯全兵作出逮捕决定。该案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暖心!他决定撤诉,只因被告是武汉的企业:抗...

2月10日,广西壮族自治区北海海事法院的法官刘乔发接到一名原告打来的电话,电话那端是来自广西百色的许某。

用政法新媒体的春天,带来政法事业的万紫千红...

我们必须为共和国守住中国互联网的半壁江山!

疫情面前,我们并肩战斗也是一种浪漫

在疫情面前,夫妻二人用最美逆行守护着万家团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