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我要投稿
长安播报

真实版“失孤”有了大团圆结局 多亏这个民警

2019-12-30 22:00  来源:白城市公安局  责任编辑:聂明镜
字号  分享至:

《失孤》这部电影相信大家都不陌生,它讲述了一位父亲长达15年的艰辛寻子路。影片留给观众最深的印象就是父亲装满寻人启事的挎包,寻找孩子的路有多长,父亲就背了这只挎包有多久,也许对于这位父亲而言,寻子,就是余生的全部。

吉林省白城市西郊街道丰产村王长久的家中,上演了与电影情节相似的悲剧。

王长久是地地道道的农民,“忙”是乡亲们评价他用到最多的词。要是问他都忙些什么,倒是也好总结。结婚之后忙着和妻子经营自己的小日子,离婚之后忙着奔波生计,能够让上小学的独生子王勇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

然而,2001年10月11日这天,让这个终日忙碌的庄稼汉的生活一下失去了控制。

这天,王长久被儿子的班主任老师叫到学校,老师生气地向王长久“控诉”了王勇屡次逃课、不听管教的种种劣迹。王长久不淡定了,回到家中不由分说便给儿子一顿“胖揍”。这顿“胖揍”,让生性顽劣的王勇心生离意,他想逃离父亲和老师的管束,于是偷偷地踏上了一列绿皮火车,这一走,便再无音讯。就这样,王长久踏上了漫漫寻亲之路……

时间转眼来到了2004年4月,多年来寻子无望的王长久想到了报案,于是他来到白城市公安局经开分局西郊派出所。王长久压抑多年的情绪崩溃了,拽着接待自己的民警哭了起来,断断续续讲述了自己的故事。这一天,这个被哭湿了袖子的民警牟文玉走进了王长久的生活。

当时的牟文玉是西郊派出所的“主力”,工作多任务重,即便如此,他也从未放弃过寻找王勇。他一方面将王长久案件上报白城市公安局,另一方面积极联系寻人公益组织,并将王勇的相关信息发布到互联网上,争取得到更多线索。

2008年12月的一天,牟文玉接到了长春某公益组织的电话,对方称寻找到一男子比较符合王勇的条件。激动无比的牟文玉立即联系王长久,俩人连夜赶赴长春。可惜的是,那名男子并不是王勇。牟文玉久久地注视着王长久灰暗的眼睛,坚定地说:“王哥,别灰心,咱们一定能找到王勇!”

时间在等待和寻找中悄然度过。在寻人最艰难的时候,王长久想过放弃,牟文玉却依旧坚定。寻找王勇已经成了牟文玉生活的一部分,工作办案时遇到可能的线索会多留意几分、业余时间上网时也更倾向于浏览寻人寻亲信息,甚至利用休年假的时间去辽宁、内蒙等地进行走访调查,就连周围的亲戚朋友也被他调动起来,一起跟着寻找王勇。

有一年中秋,牟文玉打电话邀请王长久去自己家过节,已经喝醉的王长久在电话里痛哭不止。听着老实巴交的庄稼汉子无助的哭声,牟文玉心里是五味杂陈,随即说出了心里话:“王哥,你别难过,等你老了我给你送终!”

人们常说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在王勇失踪的第18年,转机出现了。

2018年3月18日,牟文玉接到了民间寻亲公益性组织“宝贝回家”志愿者焦某的电话,说他们发现一名男子与牟文玉发布的王勇的信息高度一致,很有可能就是他们寻找的人。兴奋的牟文玉在电话中请焦某联系这位疑似“王勇”,希望他能够提供DNA数据。得到疑似“王勇”的支持后,牟文玉立即将两份DNA数据送到白城市公安局相关技术部门进行比对。

希望和失望像一对孪生兄弟,相依相生,十几年来一直和牟文玉、王长久开着玩笑。万幸,这一次终于有了圆满的结局,经过比对确定,这位疑似“王勇”就是王长久的儿子。

2018年4月2日,在白城市公安局经开分局西郊派出所和“宝贝回家”公益组织的帮助下,王长久在家里举行了一个小小的仪式,欢迎分离18年的儿子王勇回家团圆。父子相拥的一刻,王长久将目光投向了站在儿子身后的牟文玉。牟文玉明白,这目光里有激动、有感谢,更有老百姓对人民警察的深深依赖之情。


相关报道

江苏省人民检察院依法对冯全兵决定逮捕

江苏省人民检察院依法以涉嫌受贿罪对冯全兵作出逮捕决定。该案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暖心!他决定撤诉,只因被告是武汉的企业:抗...

2月10日,广西壮族自治区北海海事法院的法官刘乔发接到一名原告打来的电话,电话那端是来自广西百色的许某。

用政法新媒体的春天,带来政法事业的万紫千红...

我们必须为共和国守住中国互联网的半壁江山!

疫情面前,我们并肩战斗也是一种浪漫

在疫情面前,夫妻二人用最美逆行守护着万家团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