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我要投稿
长安播报

叶军:在离婚案中,法官只能是技术性的“拆庙人”吗?

2019-12-31 16:32  来源:金山法院  责任编辑:高杨清
字号  分享至:

离婚,无法善终的爱,却不只是两个人的对错。

夹杂着家长里短的争吵、长年累月的折磨甚至是撕心裂肺的背叛,也反映着两个人甚至是两个家庭的博弈和算计。

三尺法台上,“爱情”这一婚姻的前提,已显得不再重要,孩子、房子、票子才是最实在的问题。

法官能扮演的只是技术性的“拆庙人”吗?法律关系之外,我们还需要做些什么?

三年三次诉请离婚

本案中夫妻双方从2016年7月开始分居,丈夫王某已经连续三年三次诉请离婚。

丈夫既然铁了心要一拍两散,为何这婚却离不掉呢?

作为案件主审法官,我详细翻阅了案卷材料。

原来,妻子吴某坚持不同意离婚,她坚称丈夫提出离婚是因为有了第三者,并生育了小孩,为此她向法庭提供了王某与第三者及小孩的合照。同时吴某又向法庭提供了丈夫殴打自己,致其外伤性鼓膜穿孔的司法鉴定意见书。

丈夫王某承认了自己殴打的行为,却否认有第三者,并称照片中怀抱的小孩系朋友的孩子,以涉及朋友隐私为由拒绝作进一步的说明。

在夫妻关系的存续期间,女方亲友与男方家仍有冲突发生且有矛盾激化的趋势。

儿子、女儿、房子

今年6月,本案进行了第一次开庭。庭审中妻子吴某向法庭提供了其所述第三者的来沪人员身份信息,同时提供了自己与王某婚生儿子(94年出生)向法庭出具的声明一份。

声明中载明,其父在家庭外有一个同居女人,并育有一女儿,已有二岁。

“在2017年至2018年间,我叔叔及爷爷三番五次让我接受这个同父异母的妹妹。鉴于父母婚姻存续期间,我拒绝了这个荒唐的要求。”

庭审中,妻子吴某仍坚持不同意离婚,如一定要离,则要求分得一半的房产。

所谓的房产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经查,该房系农村宅基地动迁房,2013年的农村居民建房用地申请表上登记的人员有丈夫王某、妻子吴某、双方儿子及王某父母,属家庭共有财产。鉴于上述情况,庭审调解一无所获。

一套房的分割

庭后,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认真合议,但判决似乎陷入了两难。

如果判离,一来有可能矛盾激化,且与良俗存在冲突,不要说涉案的女方,即使是普通百姓,对这样的一个判决结果是否能真的理解和信服。

如果判不离,女方与男方父母在一起居住,草率下判又是否会有后遗症?

两难之际,有没有一种更好的解决方法呢?

权衡左右,我决意在促成分家析产的基础上,在充分保护女方合法权益的情况下调解离婚,并尽最大努力促使一家人在同屋檐下能相安无事。

让这一设想变为现实不光要做通夫妻双方的思想工作,还要做通其他房产权利人的工作,这份艰辛是可以预料的。

为此法庭多次约见妻子吴某,每次吴某到庭,总是有几个亲友陪同,然后七嘴八舌地诉说着各种委屈和愤怒,吴某本人则一脸愁容,可以说三年来连续的离婚诉讼,已让她身心疲惫,憔悴不已。

尽管让人同情,但我还是把相关司法解释向她及她的亲友们作了说明,也劝服她面对现实,不要一味地生活在无休止的感情纠葛中。

让她接受离婚这一现实并能谈及对财产的分割意见,可以说是取得了初步效果,不过女方要求分得一半共有财产,这似乎有难度。

要做通丈夫王某及其父母的工作则更为不易,五人的共有财产凭什么女方要拿一半?倔强的老人们多次激烈质询。为此我们又耐心做老人工作,首先让他明白析产是为了顺利及更好的解决离婚纠纷,其次是为了避免因判决而给王某可能带来的不利后果。

左右摇摆的分割方案

经反复沟通,老人最终给出分割方案,将二底三层共有房屋中的三楼及阁楼归儿媳使用,二楼归自己、儿子及孙子,底层五人共有,不改变房屋结构,楼梯间共用。在反复与吴某及其子沟通后,此方案基本达成了一致意见。

在通知双方签署调解协议时,却又出现了接连的反复和失约。也让我多次产生了放弃的想法,不过最终还是克服了委屈心理,不厌其烦地去沟通,去劝导。

功夫不负有心人,涉案各方终于同意调解。调解前夜,我还是觉得分割方案不够细致,经过反复考虑,调解当天,我提议能否将三层及阁楼归女方,二层归男方父母,底楼西间归男方,东间归孩子?

这一方案得到了一致同意。最终,经本院主持达成并签署了分家析产调解协议。在此基础上,夫妻双方于当天签署了离婚协议,夫妻财产分割参照析产协议。至此,这起困难重重的离婚案件最终以调解的方式结案。

曾经读过这么一句话:举千百事之荣,不如免一事之丑:邀千百人之欢不如释一人之忧。作为民事审判的法官,特别是在处理家事纠纷时,真正的做到为当事人排忧解难,不易却至关重要。

看着原本的一家人在关系趋于紧张的情况下,能通过法庭的调解从而避免可能出现的矛盾激化,并有可能在同一屋檐下相安无事,期间经历的辛苦和委屈也就烟消云散了。

多年来,通过一起又一起家事纠纷案件的审结,我始终在问自己,除了熟懂法律,我们还需要些什么?也许那就是耐心、热心、宽容心,或许还需要一些慈悲心。

相关报道

江苏省人民检察院依法对冯全兵决定逮捕

江苏省人民检察院依法以涉嫌受贿罪对冯全兵作出逮捕决定。该案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暖心!他决定撤诉,只因被告是武汉的企业:抗...

2月10日,广西壮族自治区北海海事法院的法官刘乔发接到一名原告打来的电话,电话那端是来自广西百色的许某。

用政法新媒体的春天,带来政法事业的万紫千红...

我们必须为共和国守住中国互联网的半壁江山!

疫情面前,我们并肩战斗也是一种浪漫

在疫情面前,夫妻二人用最美逆行守护着万家团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