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我要投稿
长安播报

操起扁担砸村委会标牌!这位湖北返乡人员,认为自己是“特殊人群”

2020-02-11 12:40  来源:南陵平安卫士  责任编辑:聂明镜
字号  分享至:

2020年1月28日,大年初四。天气还行。

早七点,宿舍响起“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的音乐,我的手机闹铃,似乎很应景。

我凌晨三点才休息,老朱可能更晚,毕竟那个赌博案件主办人是他。看一眼手机,他在工作群艾特我说:“笔录已经全部搞好了,我睡一下,八点喊我起床,我来呈请处罚。”时间显示为早上五点半。说实话,挺感动的。大过年的,案件剩下来的后续工作,他还坚持加班自己完成,是他预感到今天值班又是一场防疫的鏖战在等着我?

“吐槽哥”老肖

今天还是我值班。除了朝弟外,另外一名值班民警换成了老肖。老肖四十多岁,有点性格,欢喜吐槽。


老肖(右二)和王修强(右一)在执勤

早上我就没看见人,准备打电话问下是否到岗。派出所工作微信群里,发来了老肖正在渡口执勤保障的照片。姿势没有小年轻般潇洒,但是装备齐全,气势十足。老肖还在群里吐槽说,当前防疫形势如此严峻,渡口就应该关停,让大家断绝了走动亲戚的念头才是。不得不说,他眼光独到,嗅觉敏锐,一小时后,镇政府果然下达了关停渡口的指令。

这些天,反映湖北返乡人员核实、村民聚集打麻将等可能导致疫情扩散的警情越来越多。一天下来,几乎是马不停蹄,兄弟们也都有点紧张。既怕工作没做好,群众意见大,也怕口罩防护性能……

工作群里突然跳出一条警情。说是一名老人走在路上,突然昏倒在地,疑似发烧倒地,周围群众谁都不敢碰。乍看到这信息,心里有点慌。带好单警装备和口罩手套,就准备出警。我是副所长,这个警该我上,没有让老肖和朝弟冒风险的道理。

鼻梁有一丢丢酸

刚出警回来的老肖,看见我的样子,“我去吧”。我说,这个警情况不明,可能有风险,还是我去吧。老肖说,那就更不行了。“你还年轻,大好前途等着你呢!我都四十多了,女儿也考上理想大学了,天天能吃吃喝喝,我人生就圆满了……我去,你在家坐镇就行。”我坚持不让,最后谁也没说服谁,老肖决定陪我一起去。“到时候,我带你拍两张照片。”我笑着说“好”,一起上了车。

我开着车,老肖坐在后排。车内后视镜里,蓦地看到端坐的老肖,感觉鼻梁有一丢丢酸。其实,我和老肖共事一个月还不到呢!

到现场后,了解到老人的家庭情况和出行轨迹。基本排除了老人因为疫情导致昏倒的情况。120救护车随后也来了,老人被顺利送往医院。我们在现场做好记录,通知了老人家属,警情结束。离开时,我和老肖相视一笑。接着,我们习惯性地告诉周围的群众:疫情防控期间应减少出行,出行要带口罩,不能到人员聚集场所……

“还有——要是打麻将的话,那肯定抓你们没商量!”这些话,倒不是法言法语。可是从老肖嘴里说出来,老百姓倒是格外信服。

回所的路上,又接到了其他警情。老肖把我带到所里,丢下我,又赶去出警了。我则要和朝弟办理一个新发案件。

朝弟坏笑着,想亲我

案情并不复杂,但是涉及到疫情防控工作,不能不重视。一名从湖北仙桃返乡的务工人员黄某,拿着扁担砸了村委会的标牌。村干部、基层医务人员按照应急指挥部要求,上门为他测量体温,告知他居家自行隔离。黄某认为,自己成了“特殊人群”,心里很不爽。当天,黄某又被自己的父亲怼了。气急败坏的黄某,操起家里的扁担,急匆匆地跑向村委会,老父亲哪里追得上他……



村委会的标牌砸得变形,院内宣传栏的玻璃砸碎。朝弟告诉我,他强制传唤带离行为人时,只戴了口罩作为防护措施,问我怕不怕。

我没回答,盯着他反问道:“你当时怕不怕?”他翻了个白眼说:“当然怕啦!但是,怕不怕是一回事,做不做又是一回事呢……”

“对呀,我也怕啊”,我笑着说,“所以——你不要和我发生亲密接触!”

这小子坏笑着,佯装亲我,被我一脚给踢开了。

对这名自湖北务工返乡的违法行为人依法询问时,我们做了现有条件下能做的一切防护。不过,也就口罩、手套,开窗通风而已。不一定有用,只图个心安。在封闭的空间里做笔录材料那么久,还要手把手指导签字、按手印。

在对其违法行为严厉批评的同时,又耐心细致地给他分析疫情、告知法律、宣传政策。疫情期间,我们需要隔离的是病毒,而不是人心!还好,违法行为人充分认识到了错误,也体会到了地方党委政府对湖北务工返乡人员的态度和关怀,主动表示愿意接受处罚。

算是彼此温暖吧

晚十点多,案件审批结束了。确实好累,连续值了两天班了。朝弟平时也不怎么锻炼身体,明显精神不济,那个虚的啊!就他那90后的腰,都直不起来的怂样儿,还要坚持自己到芜湖送拘行为人。被我狠狠糗了一顿后,听话多了,乖乖去休息了。

派出所的两个辅警兄弟和我一起,带着违法行为人赶到芜湖市一院做体检。体检合格,才能送拘。

疫情当前,一院的医护人员们很辛苦。我们彼此不认识,相视一笑的,也只能看到彼此口罩上方露出的眼睛。体检结束,我咕噜着说一声“你们也很辛苦啊”,算是彼此温暖吧。一切正常,我深吸了一口气,赶紧在工作群里通报了行为人体检结果。“体检正常,勿忧”的消息发出后,我松了一口气。估计,此刻的所长,也一直没松这口气吧!

半夜,回程的路上少有车辆,畅通无比。回到弋江派出所,先洗个澡。感谢五有保障,让我随时都可以洗上一个48℃的热水澡。里里外外换了一套衣物后,躺在宿舍的床上。

看了下时间,2020年1月29日凌晨2时30分。

心里想着,武汉的警察兄弟们,他们该有多辛苦啊……还是抓紧时间休息吧!嗯,这就是我值班一天的战“疫”,充实!

(安徽省芜湖市南陵县公安局弋江派出所副所长 王修强)

就在王修强这篇日记发布后不久

我们竟然等来了“后续”

文中的“朝弟”竟发文“回怼”


王修强(右一)和朝弟(左一)向群众宣传防疫知识

那天晚上,我办理了一起棋牌室业主拒不执行紧急状况下的决定、命令的案件。“砌墙师傅”(副所长王修强)见我审批完案件后那“怂样”,二话没说撇下了我,带着几个辅警兄弟,自己驾车将违法行为人送拘。警车从派出所门口出发,尾灯渐渐消失在雾中,心中不免有些担心。我转身回到宿舍,泡个热水脚安安神,躺在床上,却始终无法入睡。接着,我干脆重新穿好衣服,回到值班室坐着。

几个小时后,“砌墙师傅”送拘结束,回来已是凌晨一点多。他一回来,便看到了坐在值班室的我,四目相对后,他一愣,质问道:“你不休息,坐这里搞什么东西?”

“砌墙师傅”的眼神,我还是看出来了。警营兄弟之间,哪能直呼关心呢!我便随口回道:“我又不是等你!”说完,我便起身回宿舍睡觉了。

第二天早上起床,又碰到刚起床的“砌墙师傅”,两人互相瞪着个“熊猫眼”看着对方,相视一笑。派出所上班,生物钟全紊乱了,就羡慕那些倒在床上便能睡着的人。 

(弋江派出所民警徐朝口述)

派出所民警们的“互怼”日常

让人不禁会心一笑

这场战“疫”

你们辛苦了!

相关报道

港府包机接人,秘鲁:中国护照放行!英国国民...

每天3分钟,速览全国法治新闻。

浙江嘉兴中院二审宣判一起特大跨境网络色情直...

此案系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公安部联合挂牌督办案件。

用政法新媒体的春天,带来政法事业的万紫千红...

我们必须为共和国守住中国互联网的半壁江山!

心疼!45天后,刚下“火线”的他,却进了医院...

他们的负重前行,换来了福建全省监狱的“零感染”和服刑人员的安全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