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我要投稿
长安播报

战疫连日劳累,58岁的他泌尿结石发病!手术后第5天,他提了个不被批准的请求

2020-02-10 22:56  来源:法制日报  责任编辑:聂明镜
字号  分享至:

今年正月初六,原本是叶素雅和葛传宝办婚礼的日子。年前基本一切准备就绪,两人却纷纷跟家人“爽了约”。理由是:战“疫”需要。

这对“准新人”都是安徽省六安市舒城县公安机关的辅警,他们将婚礼延期,主动请缨参加到疫情防控工作值班备勤中来。小叶决心坚定:“等到疫情防控胜利的那天,就是我们的婚期。”

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安徽公安机关广大民警和警务辅助人员舍小家、为大家,纷纷挺身而出,站在了防输入、防扩散、防输出的最前沿,共同筑起防控疫情的铜墙铁壁。

进隔离区安抚老人情绪

1月31日15时,宿松县公安局孚玉派出所接到110指令称,县中医院收诊了一名两岁幼童,疑似新型肺炎感染患者,由其爷爷奶奶照看,两位老人不听医护人员劝阻,执意将幼童抱离隔离区治疗。

身为党员民警的余庆没有犹豫,戴上口罩和护目镜,穿上防护服,与同样“武装”好的辅警随即赶到中医院。

“当时患儿的奶奶情绪十分激动,抱着孩子已经走出隔离病房,还差一道门就要走出隔离区了。”余庆说。

一旦走出隔离区,可能就会产生交叉感染的风险。余庆立即进入隔离区,安抚老人家的情绪:“老人家,您先坐下,我了解下情况,有什么事慢慢说。”

看见民警来了,两位老人情绪冷静了些,但一旁的医护人员反而着了急。“这可是隔离病房,你们的防护等级不行。”他们赶紧把医用的防护衣、帽、手套等给余庆等人穿戴上。

经询问,余庆了解到,两位老人想出去是因为觉得孙子没有好转,心里着急。而检测需要一定时间,结果还没有出来。

“老人家,你们现在抱着孩子出去,不仅对孩子来讲不安全,对别人来说也不负责,在医院配合治疗才最重要。”余庆做起老人的思想工作,还电话联系老人在外地的儿子,一起劝解。

半个多小时后,老两口同意配合医院进行隔离观察,等待确诊。余庆等人因为进入隔离区防护级别不够,回所后主动隔离。所幸的是,3天后,这个高疑似幼童被排除感染。

“事后想想有些害怕,但警情来了必须要上。”余庆说。

58岁老警被“强制”休息

“我身体已经好了,下午就能来上班。”2月4日刚出院,老张就迫不及待地打电话,申请“复工”,不过没被批准。老张可不依了,拿着电话“软磨硬泡”了起来。

老张叫张庆生,是铜陵市公安局交警支队高速二大队民警,今年已经58岁了。从1月29日8时,他一直工作到次日8时。这24小时,除了短暂的调整休息,全部都在抗击疫情执勤点和高速路面巡逻上。

通常来说,张庆生这个年龄,可以要求领导安排轻松一点的工作。但队里警力有限,又是特殊时期,张庆生主动要求到抗击疫情一线去。

但是1月29日夜间,刚刚执行完巡逻任务的张庆生回到队里出现疼痛,冷汗直冒。由于天黑,张庆生自己没说,同事也没有看出什么异常。

“一个萝卜一个坑,我走了就得让别的同事顶班。”张庆生忍着病痛,坚持值勤到8时30分,下了班才赶去医院。

“马上办理住院!下午手术,你是真能忍。”医生在检查后一顿批评。原来,张庆生患有高血压、肾结石等毛病,加上连日劳累,泌尿结石发病。对大多数人来说,结石疼足以疼到打滚。

1月30日16时许,手术成功进行。从手术室出来,张庆生还记挂着工作。高速二大队负责人郜俊没办法,要求他“好好休息,不得到批准不能上岗”。

但是出院后,张庆生便按捺不住,想要重返岗位。经过他的“强烈要求”,郜俊只好同意他“复工”,前提是再休息一天。

一家三口齐上抗疫前线

这个春节,潘泽贤的家成了“空巢”。

潘泽贤的母亲是庐江县冶山医院的医生,坐镇发热门诊,24小时在岗在位。父亲是县公安局的一名法医,抗疫期间不仅要做鉴定,还要协助做好路面卡点检测工作。而作为独子的潘泽贤子承父业,去年9月从公安职业院校毕业后,来到合肥市公安局特警支队一大队,成为一名年轻干警。这个春节,与父母一起上阵,抗击疫情。

“我们大队负责合肥火车站站点,主要承担巡逻防控、处理群众求助以及配合防疫部门、地铁管理部门等开展工作。”潘泽贤说,抗疫特殊时期,他们巡逻的频次和时间较以往都翻了一倍。

大年初三,潘泽贤与同事在火车站巡逻时发现一神志不清女子未佩戴口罩,并在出站口附近胡乱叫骂,咳嗽不止,造成路过旅客恐慌。他们立刻疏散人群,控制该女子,随后迅速将其带回警务站接受调查及医学检查,直到排除该女子感染嫌疑。

潘泽贤告诉记者,他选择从警是受父亲影响,小时候特别崇拜警察可以除暴安良。没想到自己从警后,接到的第一个挑战不是与犯罪分子斗智斗勇,而是抗击疫情。

为了共同的目标,潘泽贤和父母坚守各自的岗位没离开过,只能通过语音视频一起聊聊天,互相叮嘱注意防护。

“妈妈是医生,救死扶伤是职责,我与父亲作为警察,职业给了我们守护群众安全的责任,我们也一定要好好坚守。”潘泽贤感慨地说。

相关报道

任志强被查!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三分钟法治新...

目前任志强正接受北京市西城区纪委区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16年,1200余万!教授变受贿“后门”,他们上...

他对送来的钱一概笑纳,仅查明的受贿金额就高达1200余万元。

用政法新媒体的春天,带来政法事业的万紫千红...

我们必须为共和国守住中国互联网的半壁江山!

12小时不吃不喝,这是一线战疫“摆渡人”的生...

成为战疫“摆渡人”后,姜涛经历了他之前人生从未有过的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