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我要投稿
长安播报

在传说中最安全的地方,他们一家人过了个“反向”春节!

2020-02-01 00:35  来源:安徽监狱微信公号  责任编辑:聂明镜
字号  分享至:

夜幕下的高墙电网

节日里,倚着窗外看万家灯火,岗位值守的藏青蓝们总会或多或少有些聚少离多的孤寂,而对于家在异乡、此地无亲的监狱民警来说,他们的理解或许更加深刻。今天,让我们走进他们的故事……

习惯了异乡值守,但这次多了一份牵挂

“褚健吗?在哪呢?”

“宿舍呢。”

“赶快到指挥中心前广场紧急集合,应急演练。”

“好的,马上到!”

1月19日晚8点左右,临近春节,安徽宿州监狱六监区民警褚健接到上级指令,急匆匆赶到广场站队,参与监狱组织的夜间防逃应急演练。

春节前夕的夜间应急演练

“来得挺快啊,刚通知下去,几分钟就到了。”广场上,负责组织的监狱领导夸奖起褚健。

“住得近就有这个优势,随叫随到。”褚健笑着说。

今年春节的年三十和初一,褚健都要值班。三十的白班和初一的夜班,过年值班在异乡值守,对褚健来说,早已习惯了。只是,今年在岗位上,他会格外牵挂着家中的情况:因为老婆还有两个月就要临产了。

褚健在岗值班

“个头魁梧、个性憨厚,标准的山东小伙。”这是同事们对褚健的一致印象。褚健的老家在山东枣庄,虽然距离宿州只有2个多小时的车程,但一年里却难得回家几趟。平日里值班本来就忙,这两年褚健又自我“加压充电”,考上了苏州大学研究生,课业压力巨大,回趟家对他来说就变得更困难。

在宿州,褚健租了监狱附近家属院的一间房,平日里值班执勤结束,他就回到这里睡觉休息。“今年跟我合租的同事,在宿州买房结婚搬出去了,现在剩我一个人了。”褚健说,自从2014年考入宿州监狱,他就一直在此租房生活,习惯了“单身汉”般的值班生活。

褚健与同事夜间巡查监舍

“再过俩月,我就要当爸爸了。”褚健说,最近发生的疫情,让他很担心家中的孕妻。每次值班间隙,他都会打电话回家,询问情况。褚健希望自己年后能请到假,帮着父母一起照顾照顾待产的妻子。

好警嫂们的“缺席丈夫”

“最近一定要注意,不要带着孩子逛商场了,也不要去人多的地方凑热闹,这个冠状病毒可不是开玩笑。”

1月25号大年初一这天,早上7点半,宿州监狱七监区民警李勇君匆匆几口吃完了单位食堂的早饭,忙不迭地就往亳州的家里去了电话,再次叮嘱妻子:一定要注意最近闹得很凶的病毒肺炎疫情。

李勇君在岗值班

初一这天是李勇君的监区主班,他要在监管区值守24小时,所以只能趁着间隙有空的时候,给家里打个电话。因为不能耽搁太久,简单在手机里嘱咐妻子几句之后,李勇君便挂了电话,一头扎进监管区。作为一名在异乡坚守的监狱民警,李勇君明白,越是年节时分,家就越难回,更可况他的家还在140多公里外的亳州。

李勇君的妻子在亳州工作,孩子也在亳州上学,照顾孩子的担子就压在了妻子身上,但妻子很少抱怨,她知道李勇君的职责所在。对于丈夫的“缺席”,她有不甘,但很理解。

李勇君一家三口合影

去年,李勇君的妻子被宿州监狱评为模范“好警嫂”,还带着孩子一起,进监管区体验了丈夫平时的值班工作环境。那一次,妻子对丈夫,孩子对父亲又多了一分理解。

九监区民警殷兴,也是一位屡屡“缺席”的丈夫。殷兴的家在淮北,父母和亲戚朋友目前也都在老家。在宿州,殷兴一个人在此租房工作生活。

殷兴向妻子献上鲜花

和李勇君的妻子一样,殷兴的妻子也在去年被评为“好警嫂”。颁奖仪式的当场,殷兴站在排头,向妻子送上鲜花,妻子笑得很灿烂,但只有殷兴知道,自己的妻子为家付出着怎样的辛劳。

省城合肥有家 皖北宿城守岗

同样是值守岗位的异乡人,但在过年期间,五监区民警刘昊相比起李勇君和殷兴要显得幸福一些。因为过年这几天,刘昊的老婆会带着孩子过来,一家三口在宿州过个团圆年。

“因为节日值班对警力要求更高,回去肯定不方便,也待不了多长时间。我就跟老婆商量,打算让她带着孩子来宿州,一起过个‘反向’春节。”刘昊说。

刘昊在岗值班

刘昊的老家在合肥市庐江县白湖镇,父亲也是安徽白湖监狱的一名民警,虽然子承父业,但刘昊的工作地点却在离家300多公里的宿州。刘昊说,虽然人在宿州工作,但因为自己是家中独子,为了离父母近一点,他还是选择在合肥买房定居,在宿州暂时租房子住。

刘昊的孩子刚出生不久,全靠家里的爱人和父母照顾着。虽然能和老婆孩子在宿州相聚,但是因为春节期间频繁的狱内值班,刘昊能陪伴妻儿的时间并不多。

刘昊一家三口合影

“爸爸也当了一辈子监狱警察了,他肯定能理解我的难处。”刘昊说,希望以后能有更多的时间照顾家庭,帮忙分担一点父母和妻子的压力。

“好的,收到,马上就位。”春节大年二十九的凌晨2点多,张子宸和同事按照指挥中心要求,前往各押犯监区监舍开展例行巡查。

和刘昊一样,应急防暴队民警张子宸,同样来自合肥庐江县,但与刘昊不同的是,张子宸暂时没有妻儿的牵挂,20多岁的他目前单身一人,在宿州工作生活。

张子宸在岗值班

“一年只能回去个四五趟,而且都只能趁着不年不节的时候,因为过年过节都是监狱重点安保期,防暴队都是强化警力,更不可能有机会回去的。”今年过年,对于张子宸来说,仍要在宿州、在高墙里度过了。

张子宸与庐江老家爷爷奶奶的合影

张子宸知道:在宿州监狱,有不少“人在宿州、家在外地”的民警,也有不少外乡民警选择扎根宿州,成家立业。张子宸显然更倾向后者。

前段时间,有人给张子宸介绍了个本地姑娘,据张子宸说,目前还在相处当中。

夜间的监狱分控中心值班民警

节日里的深夜,高墙外的世界依然霓虹闪烁。

而大墙内则显得异常寂静,只有不时从对讲机里发出的讯息在告诉你,坚守仍在继续……

祝所有依旧坚守在岗位上的监狱民警

新春快乐!

你们辛苦啦!

相关报道

港府包机接人,秘鲁:中国护照放行!英国国民...

每天3分钟,速览全国法治新闻。

浙江嘉兴中院二审宣判一起特大跨境网络色情直...

此案系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公安部联合挂牌督办案件。

用政法新媒体的春天,带来政法事业的万紫千红...

我们必须为共和国守住中国互联网的半壁江山!

心疼!45天后,刚下“火线”的他,却进了医院...

他们的负重前行,换来了福建全省监狱的“零感染”和服刑人员的安全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