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我要投稿
长安播报

揭秘!模拟画像为何能“比本人还像本人”?他只靠背影就画出嫌犯长相!

2019-12-06 11:38  来源:新安晚报  责任编辑:聂明镜
字号  分享至:

日前,一张寻找人贩子“梅姨”的图片广泛流传,引发社会关注。虽然警方公布“梅姨”身份与长相暂未查实,但“模拟画像”这一刑事侦查的辅助手段再度进入了公众的视线。

模拟画像的还原度到底有多高?警方在什么情况下会使用模拟画像?

近日,记者采访了安徽省公安厅唯一一位画像师强辉,他表示,虽然这一手段在一些案件调查中行之有效,但直接利用该手段破案的成功率仅在百分之二十左右。此外,随着科技手段的进步,作为模拟画像技术的延伸,视频画像技术也在办案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强辉在接受记者采访。

人物档案:

强辉:安徽省公安厅物证鉴定管理处高级工程师,安徽省刑侦专家,2017年被公安部五局聘为“侦破爆炸、投放危险物质、放火案件专家”,2018年安徽省公安厅挂牌成立“强辉刑事画像工作室”。

近日,公安部五局主页通知:“强辉视频侦查工作室”成为全国17个以个人名字命名的视频侦查工作室之一。

破案:画像常“比本人还像本人”

男的还是女的?多大年纪?偏胖偏瘦……在向目击者问完一系列问题后,强辉便开始工作了。

他的手在纸上不断移动,画板上的人像也逐渐清晰起来。如果对方描述得比较清晰,短的话,他一般十几分钟就能画出一张;长的话,则需要几小时的推敲和打磨,才能最终选出最接近描述的版本。而这一幅幅人像,在一些案件的刑事侦查阶段,会被发放到民警手中,用于摸排甚至直接锁定犯罪嫌疑人,这就是模拟画像。

强辉说,传统的模拟画像非常依赖目击者的描述能力。在强辉的办公室里,记者看到一本资料图,里面排布着上千张犯罪嫌疑人的身份照片,如果当事人不能直接说出嫌疑人的特征,强辉就会让他们在这里翻找,找到类似的五官,然后再进行修改。

在模拟画像阶段,很多人会说,这个人长得像哪个明星,这就让画像专家的工作容易很多。

2005年山西大同一起抢劫杀人案件中,嫌疑人是一对雌雄大盗,强辉受邀去现场画像。受害人说,那个女犯罪嫌疑人长得很美,像电影《泰坦尼克号》的女主角罗丝。强辉随即把那部电影调取出来,根据罗丝的形象画成中国人。“当时成像之后,当事人惊讶地说,就是这个人。”很快案件就得以侦破。

当然也不是每个案件的目击者都能如此具体地描述嫌疑人的相貌。2006年在安徽临泉的一起间接故意杀人案中,受害者是一个女孩,由于受到了惊吓,她只讲了一个特征,嫌疑人“很丑”。“中国人对丑的定义,一般来说是贼眉鼠眼的样子。我推测嫌疑人额头偏小、塌鼻子,再结合北方人一些粗犷的地域人像特征,进行了画像。”虽然在那起案件中,警方没有直接采用强辉的画像破案,但在案件结束之后,拿抓获的嫌疑人与之进行比对,发现非常像。

强辉说,人眼和计算机的比对是不同的,人眼是看整体的形象气质和神韵的东西,有精神还是没有精神,精明的还是萎靡的,而计算机是讲求精准。“有时候我们抓住了特征,画出来甚至比嫌疑人本人还像本人。”

↑本报资料图

神奇:靠背影还原嫌疑人长相

画像真的那么神奇吗?虽然有很多规律可循,强辉坦言,其实传统的画像大部分只能达到50%的相似度,高度相似的情况只有20%不到。“在100起案件中,画像能在20起案件中直接发挥作用已经相当好了。”强辉说,很多人记忆模糊,甚至记忆错误,很难描述准确,而且这也依赖于目击者的素质以及画像师的综合能力,需要很多训练和积累。

在央视主办的《机智过人》节目中,强辉曾讲到一起案件。2016年公安部挂牌督办了一起系列盗窃案件,犯罪嫌疑人在皖赣鄂湘盗窃空巢农户,疯狂作案达到500多起。犯罪嫌疑人骑着三轮车跨四省作案,并在安徽省的怀宁、宿松、岳西经常犯案,随后省公安厅指派强辉下去画像。“目击者是一对农村夫妇,他们刚好在回家时看到了嫌疑人,嫌疑人拔腿就跑,所以只看到背影,没有看到脸。”强辉说,由于当时画像的条件不好,他和办案民警只能换一个思路进行尝试。

“嫌疑人身高一米七左右,体态比较瘦,跑起来很快,四五十岁,头发比较长、乱。”强辉说,根据这对农村夫妇描述的背影,他再结合这个人的职业特点画出了一个大致的人像——经常在外面偷东西风餐露宿,可能比较黑瘦,瘦子嘴巴凸出,眼睛偏大,而且是凹进去的。人像画出后,他提供给警方参考。由于夜里骑三轮车的并不多,怀宁警方决定按照画像设卡堵截,很快抓到了犯罪嫌疑人。“我当时看到了嫌疑人本人,跟画像的相似度能达到80%。”

强辉说,画像考查的是眼睛的观察能力和手的表达能力,这些年他也总结出很多规律,比如眼睛大的人,眉毛和眼睛的距离是近的;如果这个人没有精神,那眼睛就是扁的;凶恶的人,嘴角是下拉……这些规律都是在实践中摸索出来的。

在他看来,大部分情况下,模拟画像只是刑事侦查过程中的一个辅助手段,甚至可以说是最后的手段,大家也应该理性对待画像(不应抱以过高期望)。据强辉介绍,一般来说,画像直接用于破案,成功率只能达到百分之二十。“我这么多年参与过的模拟画像案件有七百起左右,直接通过模拟画像破案的有一百多起,这个结果已经很好了。”

↑本报资料图

练习:几乎每天作画保持手感

作为案件侦办背后的技术专家,强辉其实很少为人所知。但是这些年,随着他参加了一些综艺节目,越来越多的人感受到画像技术的魅力。不过,在强辉看来,自己并不是为了出名,他把每一个节目都当作锻炼的机会,“是一次集训和提高”。

在江西卫视的《超人访问团》节目中,当时节目组请到了多位大学生,通过CT进行颅骨扫描,要求强辉进行画像。“其实通过颅骨画像反而会比目击者描述更科学一些。”强辉解释,颅骨的每个点位都很精确,眼眶的长度,眉弓的位置很清楚,判断它们的人体特征,对于画像来说会有更加精确的数据。“当时画了两个人物,加上年龄、身高和体态等信息,画出的人像的相似度让导演组感到很惊讶。”强辉说,自己至今保留那些颅骨的CT片子,作为重要的参考资料。

强辉回忆,就在参加完这个节目之后,他利用颅骨画像技术直接参与了一起案件的侦破。2017年,合肥有一个小伙报案称,租房的床底有臭味,警方介入后,发现床下的箱内全是尸骨。警方很快锁定了犯罪嫌疑人,但是对方表示是随机杀人,并不知道受害者本人是谁,而警方需要查明受害人才能破案。

提供给强辉的只有一具骸骨。经过大半天的时间,强辉画出一幅人像。在带到看守所给嫌疑人辨认时,同去的警方技术人员发现,该人像很像他掌握的一个失踪人员。“我们把人像放在众多画像中,让犯罪嫌疑人辨认,他一眼看出来受害者。”随后,警方又将上述失踪人员的照片,放到众多照片中给嫌疑人进行辨认,最终确认就是那名失踪人员。

其实,国内从事模拟画像的技术人员已经很少了,强辉说,这项技术需要很多年潜心地练习,而很多的灵感都是从平常的训练中积累而来的。目前,他参与办理的案件大部分都是省外的。现在虽然比较忙碌,但他说,自己平均每天都会作一张画,保持手感和眼力。

转型:通过模糊视频描画嫌疑人

前两天,强辉收到了一封北京市刑警总队七支队发来的感谢信。2019年10月底,北京市区发生了一起闹市砸车案件,强辉的画像为破案帮了大忙。

记者在北京警方当时发来的动态视频中看到,黑夜中一个人影骑着车子一晃而过,对常人来说,根本看不清长相。“虽然脸看不清,我当时就注意到了他的特征,尖嘴猴腮,大脑门,塌鼻子,嘴是鼓出来的。我用了一下午画好,发给当地警方,没想到凭借这幅画像,当事人很快就到案了。”这封感谢信里写道:强辉同志利用自己的专业素养,给案件侦破提供了直接的线索,模拟画像和犯罪嫌疑人相似度达到90%,为案件破获提供了支撑。

↑本报资料图

强辉说,随着视频技术的推进,民警直接通过视频追踪就可以找到当事人,对传统的模拟画像技术冲击比较大。所以从2010年开始,他就向模糊图片的处理方向转型,而利用不清晰视频画像也是最难的,考验画像人员的基本功,以及人脸的造型能力和比例关系把握,上述北京砸车案件就是一个例证。

“画像不只是画脸,对人物的整体刻画同样重要,通过刻画除脸之外的其它特征,可以精确指导破案。”在2015年芜湖的一起抢劫杀人案件中,由于视频确定不了嫌疑人的面部特征,强辉通过现场还原,精确刻画出嫌疑人体貌特征数据,明确了侦查的方向。

日前,公安部确定了全国17个视频侦查工作室,强辉的名字在列。此外,他是公安部刑事侦查局“侦破爆炸、投放危险物质、放火案件”专家。他还是全省刑侦专家组成员。2000年从安师大美术系被特招进省公安厅从事画像工作,已经有近二十年,强辉直言这是机缘巧合。他说,警察是一个很辛苦的职业,但是成就感在于案件的侦破。每一起参与的案件,他都会追踪最后的结果。即使是画得不像,他也会把相片留下来对比,“这样才有提升的空间,才能在今后的办案中,让公平正义得到彰显。”

相关报道

江苏省人民检察院依法对冯全兵决定逮捕

江苏省人民检察院依法以涉嫌受贿罪对冯全兵作出逮捕决定。该案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暖心!他决定撤诉,只因被告是武汉的企业:抗...

2月10日,广西壮族自治区北海海事法院的法官刘乔发接到一名原告打来的电话,电话那端是来自广西百色的许某。

用政法新媒体的春天,带来政法事业的万紫千红...

我们必须为共和国守住中国互联网的半壁江山!

疫情面前,我们并肩战斗也是一种浪漫

在疫情面前,夫妻二人用最美逆行守护着万家团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