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我要投稿
长安播报

村首富被噩梦缠绕27年!烟烫脸、刀搅耳朵、钱财洗劫一空,罪犯竟是亲戚!

2019-12-04 09:54  来源:AHTV第一时间  责任编辑:聂明镜
字号  分享至:

俗话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也许有人觉得这种说法有点夸张。可是,对于安徽省六安市霍邱县邵岗乡的聂师傅来说,那段被人用火药枪抵住脑袋的遭遇,就像噩梦一样,缠绕了他整整二十七年。直到不久前,最后一名嫌犯落网,他才真正摆脱那份恐惧。下面,我们一起看看这起发生在二十七年前的恶性持枪抢劫案。

刚才这段手机视频,拍摄于南京市一处在建的工地。今年10月15日,霍邱警方在南京警方的配合下,成功抓获了一名潜逃了27年的逃犯孙某章。

孙某章犯罪嫌疑人:我不会跑的,放心吧

民警:手铐铐好,随身物品呢?

孙某章犯罪嫌疑人:干活没带。我说真的我连反抗都不会反抗,天天这样也不是个事。

得知孙某章落网,已经定居上海的聂师傅,特意回到了霍邱,那么,他和犯罪嫌疑人孙某章之间,有着怎样的过往呢?事情还要从二十七年前的元旦说起。

一场27年前的噩梦

聂师傅说,那天在一点钟左右,他睡得迷迷糊糊,就听门咣当一声,他就醒了,刚想爬起来的时候,枪就抵住他的头了。

当时,聂师傅在霍邱县邵岗乡开了一家小店,卖卖生活用品和农药化肥。

聂师傅说,那个时候,他在村里面可以算是首富了,手里不管怎么说也有个千把块钱。

案发当时,聂师傅一个人睡在店里,不料,四个蒙面大汉,破门而入。

没等聂师傅起身反抗和呼救,四个人就把他双手绑了起来,嘴里塞上了衣服,逼他说出钱放在哪里。

聂师傅表示,四人用烟头烫他脸,用刀尖搅他耳朵孔,两个耳朵都出血了,那么残忍地对他,他也感觉不到疼了。然后他不叫了,他们就叫他讲话,就是要钱,钱放在哪里,让他交代。

为了保命,聂师傅只能眼瞅着这伙人,把店里的钱和值钱的东西,全部抢走。

等四个蒙面男子逃离现场之后,聂师傅才得以脱身。他自己把绳子解开,不敢走正门,从窗户逃出去的。

邻居说,当时聂师傅穿着内衣,脸上全是血,是他报的案。

接到报案之后,霍邱警方连夜赶往现场,展开侦查。

霍邱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李明说,八条香烟,一部分现金,一部分小商品,被抢的价值在当年还是很大的。案发后一周两名歹徒落网,紧接着在2001年,第三名歹徒落网。

据到案的三人交代,他们和聂师傅无冤无仇,就是为了钱财铤而走险。

李明表示,嫌疑人游手好闲,没有正当职业,没有固定经济收入,就想挣点快钱,做了不法行为。

而之所以会对聂师傅下手,是因为四人当中的聂某强,竟然和聂师傅还是远房亲戚。聂师傅表示,他们什么过节都没有。

李明说,聂某强知道聂师傅家里是做生意的,可能要富裕一点,所以选聂师傅作为目标。

嫌疑人终究落网

没想到,为了图财,聂某强竟然会伙同他人,抢劫自己的远亲。随着三人的到案,聂某强他们也都分别受到了法律的严厉制裁。然而,当初和他们一起抢劫的同伙孙某章,却一直销声匿迹。那么,霍邱警方是怎么成功抓捕到这名潜逃了27年的嫌疑人呢?

李明告诉记者,还有最后一名犯罪嫌疑人叫孙某章,这名犯罪嫌疑人一直是霍邱县公安局列网在逃的主要逃犯之一。

孙某章,绰号小乖,男,汉族,1969年出生,阜南县苗集镇人,27年前的劫案发生之后,孙某章就逃离阜南,隐姓埋名。

李明说,孙某章非常的警觉,不仅自己潜逃,而且是举家,携家眷一起都潜逃了。

除了把老婆孩子带在身边,孙某章和阜南当地的亲戚,全部断绝了联系。这样一来,就给民警开展追捕工作,造成了很大的阻碍。

霍邱县公安局刑侦大队民警龚金龙表示,2016年他接触到这个案件,当时有一个结果,案发之后,孙某章套用了一个阜南籍的身份。

李明说,孙某章用他人的身份办理了一张身份证,身份证的照片是逃犯本人近期的照片,但是办理身份证的信息,是阜阳当地一个残疾人士。

在那之后,办案民警顺藤摸瓜、持续工作,直到前段时间,终于发现犯罪嫌疑人孙某章,藏身于南京,靠在建筑工地干苦力维生,而且她的妻子也在南京务工。

龚金龙说,孙某章老婆的抖音号,里面关注了阜南籍很多务工人员,其中有一个可疑人员只有关注,没有发布信息。

而这个可疑人员,就是潜逃二十七年的孙某章,10月13日,霍邱警方派出联合抓捕组,赶赴南京抓捕孙某章。

龚金龙表示,为了躲避侦查,夫妻俩不住在一起,但是住在同一个区。

李明介绍,警方先是对逃犯和他妻子藏匿的处所进行侦查,为了不打草惊蛇,抓捕组决定,在孙某章干活的工地,对他进行抓捕。

李明说,他们上了工地旁边的高楼,用高倍望远镜查看工地的环境,这个位置是有两个人在施工,于是他们就从这边悄悄的迂回过去。

考虑到工地环境复杂,民警靠近孙某章和工友之后,先以安全检查为由,让他们放下手中的工具,然后再亮明身份,控制住孙某章。

龚金龙说,他们亮明身份,说是霍邱县公安局的,孙某章就说我知道了,迟早会有这一天的。

李明说,孙某章跟他们讲的是,很多年前就想回去投案了,这么多年在外面逃跑,逃跑的过程也是很纠结。

逃跑27年坐立难安

时隔二十七年,逃犯终于落网,压在办案民警心头的一块大石头,总算是放了下来。而对于嫌疑人孙某章和被害人聂师傅来说,二十七年前的那一晚,也彻底改变了他们的人生轨迹。

孙某章表示,不走错这一步,在他的想法,他这一生肯定不是这样,至少要搞个小生意做做,他也不会吃这么多苦。

今年刚好五十整的孙某章告诉记者,案发之后,他先是回了老家。听说有人来抓他,他跑了。

一路逃到河南的孙某章,先是在一家砖厂里干活,之后又偷偷回到阜南,和之前的对象成了亲。

孙某章:没结婚之前,我跟她讲,我们吹了吧,现在公安机关在抓我,她没有同意吹,回来结婚就走了。

结婚生子之后,孙某章还是成天提心吊胆,尤其是到了晚上。

孙某章:天天睡觉睡不好,这么多年,我感觉没有在看守所里这些天睡得好。

记者:现在每天晚上都睡得着了?

孙某章:能睡着,解脱了,心里踏实了。

记者:在外面呢?

孙某章:在外面不行,一有动静就要起来看,看看是不是公安机关,是不是查房,心里都是紧张了

眼看两个孩子一天天长大成人,孙某章也想投案自首,却又舍不得妻儿,所以,一直在逃。但是,犯罪就要伏法,改过才能自新,等待孙某章的,终将是法律的制裁。

孙某章:就算判我十年十多年,我出去哪怕活一年,我都要好好干。

孙某章到案之后,被害人聂师傅也特意回到了老家,一方面是对民警表示感谢,另一方面,他也想和困扰了自己二十七年的噩梦,做个了断。

聂师傅说,这种阴影是太可怕了,过后是越想越怕,晚上睡觉就是有一点点动静,他马上就醒,做恶梦是经常的,他现在有时候也做噩梦。

聂师傅告诉记者,案件发生之后,他像变了一个人,再也振作不起来了,就是担心就是害怕,就是不敢出去,不敢做生意了,跟从前完全两样。

原本生意做的红红火火,聂师傅还打算继续发展,结果,却被突如其来的打击,停止了脚步。

一蹶不振的聂师傅,也带着爱人和孩子去了上海,不再回来,直到接到民警的电话,得知最后一名逃犯落网,他才感到心里踏实了。

聂师傅说,他真的没想到警方还在追逃,刑警队打电话给他,他很惊讶,从心里很感谢他们。

李明表示,不管是十年还是二十年,公安机关对犯罪分子的大打击力度不会减弱,只要你犯罪了,公安机关都会一直追查下去。

相关报道

江苏省人民检察院依法对冯全兵决定逮捕

江苏省人民检察院依法以涉嫌受贿罪对冯全兵作出逮捕决定。该案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暖心!他决定撤诉,只因被告是武汉的企业:抗...

2月10日,广西壮族自治区北海海事法院的法官刘乔发接到一名原告打来的电话,电话那端是来自广西百色的许某。

用政法新媒体的春天,带来政法事业的万紫千红...

我们必须为共和国守住中国互联网的半壁江山!

疫情面前,我们并肩战斗也是一种浪漫

在疫情面前,夫妻二人用最美逆行守护着万家团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