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我要投稿
长安播报

从警40年,退休前一周他来到这……

2019-10-14 11:15  来源:合肥警方微信公号  责任编辑:付静宜
字号  分享至:

国庆前夕,9月27日下午3点多,距离4点的正式值班还有近一个小时的时间,但是仅有一周就要退休的安徽省合肥市公安局瑶海分局胜利路派出所民警钱成义早早就来到了所里。即将告别奋斗了40年的公安岗位,老钱有些不舍,想再多看看所里的一桌一椅,想和兄弟们再多说几句话。

坚守退休前最后一周

“我79年从公安学院毕业就穿上警服,今年正好40年。”钱成义走进更衣室,像往常一样,熟练地换上一身单警装备,在镜子前,他仔细整理着警服,像是向老朋友告别一样,对着镜子凝望了一会,也许是太多感慨涌上心头,钱成义的眼眶有些湿润。

这将是老钱最后一次国庆假期坚守岗位。10月7日,他将正式退休,退休前最后一周,正好赶上大庆,钱成义告诉记者,他要发挥下“余热”。“基层人少事多,大庆期间安保压力更大,作为老民警,我站好最后一班岗,给所里分担点压力。”

正式值班前的最后一步是领取枪械,负责管理枪支的是55岁的民警张纯捷,领取枪支的过程重复了太多遍,期间两人几乎没有语言交流。手续完成后,两位头发花白的民警互相敬了一礼。“老钱,最后一周了,注意安全。”看着钱成义走出枪械室,张纯捷提醒道。

老钱和张纯捷互相敬礼

16:00处理纠纷

按照所里的配置安排,钱成义领了枪械后,带着两名辅警准备外出巡逻。还没走出派出所大院,就被争吵声拦住了脚步。原来,是之前报警的一起闺蜜间借贷纠纷,约在第二天来派出所调解,结果两人没打招呼就来了。

钱成义赶紧把两人请进调解室,时间不到4点,一场纠纷调解开始了。因为之前了解过情况,老钱和另一位女民警罗警官迅速开始做双方的思想工作。矛盾的焦点集中在“还钱”二字上:欠债方没钱,借贷方认为欠债方有钱不还。钱成义从“情理”二字上下手,“咱们可以慢慢还、分期还,都是好朋友,别着急。”最后,在老钱和同事罗警官的努力下,双方平复了情绪。

老钱在调解纠纷

16:20护学岗

把后续工作交给同事后,钱成义快步走出调解室,同行的辅警周立根已经把警车开到门口,老钱迅速上车,一路警灯闪烁,赶赴辖区元一名城小学。

时间有点紧,一路上,钱成义表情紧绷。4点20分,赶到校园正好放学,老钱的表情才稍有放松。“护学岗不能迟到。”学校保安看到钱成义来了,远远地向他打了个招呼,老钱和同事们在校门口列队,看着孩子们三三两两的走出校园。看到独自离校的,老钱就上前询问,是不是家长没来,家住的远不远,反复提醒孩子们注意安全。

很快,校门口的孩子们就走完了,钱成义又在校门口多站了一会,向校园里望了又望,确定确实没人了,才回头上车。

老钱在护学岗

17:10社区巡逻

时间:4点50分

“钱老去哪?”周立根问道。

“警务站。”

到元一名城综合警务站,拿了一些安全宣传品之后,钱成义带队一路驱车来到辖区大窑湾社区。路上听老钱介绍,这个社区他负责了十几年,几乎每家每户的情况,他都了如指掌。

“钱干来啦?”5点10分,来到社区,一下车钱成义就被人喊住了,家住路口的陈庭亮今年57岁,早在2000年左右,他就因为业务和老钱认识了。陈庭亮90年代末,从公职下海经商,在路口开了家旅馆,他总是习惯喊老钱“钱干事员”,简称就是“钱干”。

“钱干做事认真细致、态度好,他几乎没天都要来我这看看。”听到陈庭亮夸自己,老钱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他在路口开旅馆,人多复杂,我不放心,每天都要来看看,一方面我来检查下,另一方面也是提醒他注意安全防范。”钱成义向记者解释道。

听说钱成义还有一周就要退休,陈庭亮笑道,“你退休了,我就不喊你钱干了,我也喊你老钱!”一番寒暄后,老钱认真地向陈庭亮讲解自己带来的防范电信诈骗的宣传单页,临走时还反复提醒,并嘱咐陈庭亮要向街坊邻居宣传。

老钱在社区发放安全宣传单页

老钱向陈庭亮讲解安全知识

“钱干来啦?到家里看看!”没走几步,一位老大姐老远的挥手向钱成义打招呼。

这位大姐叫钱传凤,2013年左右,钱成义在社区成立义务巡逻队,钱传凤立即报名参加。“我们那个巡逻队,是瑶海区第一个,也是合肥市首批义务巡逻队。”说起老钱,钱大姐满口的夸赞,“钱干有耐心,咱们社区的好些事,就得钱干出面来处理。”

前年,钱大姐家因为一点小事和邻居闹起矛盾,本来交好的邻居,矛盾越演越烈,甚至打了起来,钱大姐赶紧联系钱成义来处理。老钱耐心细致地了解双方情况,反复和双方沟通,最终双方握手言和。“要不是钱干,说不定要闹出什么事来。”现在,钱大姐和邻居的关系,甚至比以前还要和睦。

在社区开小卖部的盛女士也是义务巡逻队的一员,听说钱成义要退休了,盛女士表示,要请老钱常来社区看看。“咱们有什么事,打钱干电话,5分钟就到。”盛女士告诉记者,钱成义出警速度快,处警态度好,大伙有啥事,都爱找老钱。

19:00晚饭

张纯捷在帮老钱整理装备

一圈巡逻下来,天色已经全暗,钱成义回到派出所,时间已经快到7点。路上打电话,让食堂给留了几碗饭,老钱和同事们用饭泡了点汤,就了几个小菜,解决了晚饭。

钱成义这一班要值到夜里12点,但是如果有警务没处理完,就要一直在所里加班,连续一周不回家也是常态。

“老钱兢兢业业。”胜利路派出所所长王龙说起钱成义,满口称赞,王龙自己也已经一周没回家了,“群众过节,我们在岗,多少年都这样过来了,习惯了,希望老钱退休以后,能好好休息一下,多陪陪家人。”

相关报道

《哪吒》被诉抄袭,索赔5000万元【三分钟法治...

11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受理此案。

北京市政协原副主席李士祥受贿超8819万获刑十...

李士祥当庭表示服从法院判决,不上诉。

用政法新媒体的春天,带来政法事业的万紫千红...

我们必须为共和国守住中国互联网的半壁江山!

他们为了什么而前行?你知道吗?

法治路上,我们都是追梦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