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我要投稿
长安播报

可以报结案了,但她不这么想!“终本”案缘何“柳暗花明”?

2019-12-20 11:00  来源:福建长安网  责任编辑:黄雨婷
字号  分享至:

  “没想到,真的没想到啊,我主动放弃执行了,还能拿到这600万元钱。”近日,满怀喜悦和感激之情的申请人福建某游艇公司代表陈玉梅,特意来到厦门海事法院,赠送“维护公义执行神速,剑胆琴心定分止争”的锦旗时,对执行女干警王岩说道。


是什么让陈玉梅如此欣喜和激动?故事还得从头说起。

600万元执行案件举步维艰

2011年7月,福建省某游艇公司将不履行《游艇销售合同》的香港某游艇公司及3名担保人和2家担保公司诉至厦门海事法院,案件标的额高达1600余万元。

令福建某游艇公司没有想到的是,该案从一审、二审到再审,经历了长达八年的“持久战”。法院最终判决香港某游艇公司需赔付金额近1000万元。

从二审作出判决到再审期间,厦门海事法院先后有4名执行干警经手了此案,他们通过对被执行人上黑名单、控制高消费及担保财产和解变现等执行手段,用了4年的时间,将400万元执行款执行到位,其余600万元执行款依旧处于执无可执的状态。

2018年11月,再审结束,福建某游艇公司便向厦门海事法院再次申请强制执行尚未履行的600万元执行款。

由于该案主债务承担者香港某游艇公司是香港法人,属于涉港案件,内地法院对其在香港财产的执行困难重重,加上时过境迁,两家厦门担保公司一家已经倒闭,另一家也已进入破产程序,3名承担担保责任的自然人又下落不明,导致执行没有任何进展。

而此时,游艇公司经营状况也每况愈下,处于即将“散伙”状态,他们权衡再三,于2019年6月,向执行干警王岩递交了终结本案执行程序的申请。


3万元转账线索柳暗花明

申请执行人主动提出终结本次执行程序,对法院来说可以报结案了,但对王岩来说,她可不是这么想的。她说:“看到终结本次执行的申请,我心里反而感到格外沉重,申请执行人没有拿到600万元执行款,我怎么好意思报结案?”

2018年底,王岩是接手该案,这位在北方土生土长的“女汉子”,不缺南方人细腻的办事风格。她通过对案件脉络梳理,逐一分析被执行人现状,对被执行人曾有大额往来的账户继续实施冻结,而对小额存款账户采取留有“余地”的方式,监控但不冻结。

不放弃坚守的责任心和灵活的监控战术,带来了执行转机。2019年7月,王岩发现被执行人黄某华的银行账户出现3万元进出账记录,顿时激动不已,虽说3万元与应执的600万元相比数额较大,但极有可能是破解目前“僵局”的希望。

“约谈黄某华。”王岩通过转账线索找到了黄某华,对其进行释法明理,指出其有拒执嫌疑并将要承担的法律后果。黄某华思考再三,同意三个月内分两次付清100万元的担保款。

良好的开端,拉开了执行“高潮”的序幕。

王岩顺藤摸瓜,在千里之外的云南寻找到主债务人的法定代表人及其他部分被执行人。他们合伙在滇一隅投资经营连锁民宿,考虑到该民宿房产系租赁,无处分权,无法进行强制执行拍卖房产,而被执行人一时无法拿出巨额资金来履行债务的实际,促成当事双方签订剩余债务以民宿使用权转让履行的协议。至此,案件以申请人可以实实在在拿到执行款而告结。(朱忠宝 徐海燕)

相关报道

江苏省人民检察院依法对冯全兵决定逮捕

江苏省人民检察院依法以涉嫌受贿罪对冯全兵作出逮捕决定。该案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暖心!他决定撤诉,只因被告是武汉的企业:抗...

2月10日,广西壮族自治区北海海事法院的法官刘乔发接到一名原告打来的电话,电话那端是来自广西百色的许某。

用政法新媒体的春天,带来政法事业的万紫千红...

我们必须为共和国守住中国互联网的半壁江山!

疫情面前,我们并肩战斗也是一种浪漫

在疫情面前,夫妻二人用最美逆行守护着万家团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