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我要投稿
长安播报

90后的他,选择“逆向而行”,在“西伯利亚”做百姓的贴心人

2019-12-20 15:30  来源:福建长安网  责任编辑:黄雨婷
字号  分享至:

使尽浑身解数逃离寂静山村奔向喧嚣都市,这是大多数年轻人的生活选择。

但在福建省三明市明溪县,却有这样一位“逆向而行”的90后民警。他甘于离开繁华,扎根全县最偏远的乡镇派出所,在田埂间、在阡陌上做百姓的贴心人。

今天的“平安福建守护者”系列微纪录片,就为你讲述这位“逆向而行”的90后民警的故事!


群众“打成一片”的“小李警官”

夏坊派出所,管辖夏坊和枫溪乡两个乡镇。夏坊乡距离县城55公里,枫溪乡是明溪最边远的乡镇,距离县城67公里,素有明溪“西伯利亚”之称,境内海拔480米-1147米,平均海拔606.5米,常年气温比城区低3-6度,条件艰苦、任务繁重不言而喻。


“喝水不忘挖井人!我是从山里出来的孩子,必须护好农村净土,全心全意为乡村群众服务。无论条件有多艰苦,我相信都能克服。”怀揣着这样朴素的想法,李时平于2014年来到夏坊派出所工作,一干就是5年。在他身上,传承着勤劳纯朴、吃苦耐劳的客家精神。

平日里,李时平脸上总是挂着乐呵呵的笑容,村民们很乐于亲近他,都亲切地称他为“小李警官”。不到2个月,李时平走遍了夏坊乡、枫溪乡下辖的16个建制村,还与当地群众“打成一片”。

每次进村入户,李时平必会携带上一本记录本和一把小手电。群众总爱围着他汇报村里大事小事,他的本子上添了不少新信息:谁家孩子考上大学,谁家因缺劳动力稻谷还没收割完,哪个村庄近期又新增了越南新娘,哪个重点人员又有新动向,哪个工地又来了外地工人……他成了所里的“百事通”。

这些看似鸡毛蒜皮的信息,在李时平眼中却是鲜活的工作线索,只有依靠日常的积累和走访,才能将各种安全隐患消灭在萌芽状态。

“只有融入农村,深入到群众中去,才能更好、更有效地开展公安工作。”在李时平心里,农村群众就是自己的亲邻好友。

村民们的来电来访,他从不觉得是种负担

随着互联网的普及,农村与外界逐渐消除了时空感,但不少农村群众的法律知识与预防违法犯罪侵害的能力并没有随之提升,农村成了电信诈骗及毒品犯罪的易发区。

2016年9月10日上午8时,枫溪村民李有福急匆匆地给李时平打来的电话,称儿子被通缉了。

李时平挂断电话,立刻赶往李有福家中。李有福哆嗦着拿出一份“公函”,上面写着“李小勇涉嫌重大洗钱案,已下达刑事拘捕令……”落款处盖着某市人民检察院的大印章,“公函”上李小勇的照片、身份证号码、家庭住址都丝毫不差。

“别紧张!据我判断,这极有可能个骗局。”李时平安抚道。

“我儿子在广东打工,他该不会收到信被骗了吧?”李有福神色凝重地说。

“您先别着急!把您儿子的联系电话给我,我来联系他。”李时平对李有福说。

李时平联系上了李小勇,经确认,那是骗子的诈骗手段。他随即提醒李有福和村民,如果再收到类似信函,千万别理会。


李有福的“奇遇”给李时平敲响了警钟,为防止群众受到类似诈骗,他将工作重心放在了预防农村群众受新型违法犯罪的侵害上。为方便群众联系,他进村入户发放“工作名片”和宣传资料,为群众做预防电信诈骗宣传,教会群众识别诈骗的特征和类型,全面提升群众防范诈骗能力。2017年度,夏坊和枫溪乡均实现了电信诈骗零发案。

“群众信任我们,才会打电话求助,帮助群众解决危难,是我们公安干警的职责所在。”面对村民们的经常来电来访,李时平从不觉得是种负担。

努力当好山区群众的“守护者”

2017年1月13日,天空下着小雨,乡村的夜晚显得格外清冷。

“小李警官,您已经帮我们找了一个晚上,全身都湿透了,我想我妈已经……您不要再找了,回去歇息吧!”枫溪村民邱某对李时平恳切地说。

邱某的老母亲患有阿尔茨海默病(老年痴呆症),当天下午走失,一家人心急如焚。正在值班的李时平接到老邱的求助电话后,立即组织民警和协警兵分两路,一路开车沿着公路寻找,一路调阅有关路口和街道的视频监控,但是直至深夜11点,始终没有发现老人的踪迹。

“这么寒冷的冬夜,每隔一分钟,老人便多一分危险。只要有一线希望,我们都不能放弃。”李时平告诉大伙儿。

在李时平的带动下,警察和村民们打着手电继续在黑暗中搜寻,公路、居民小区、猪圈、烤烟房……一处也不落下。

将近12点,当李时平走到了一幢废弃的民房屋檐下时,手电的亮光照到了一位老人蜷缩着身子在寒风中瑟瑟发抖,他急忙快步上前,脱下身上的大衣,披在老人身上。满脸绝望的老邱看到此人正是他的母亲,欣喜得落下眼泪。


“小李警官很平易近人,心细又善良,总把老百姓的冷暖装在心中。”这是辖区群众给予他的评价。

2017年9月的一天,李时平进村入户走访时,发现年过七十的贫困户吴宾罗家的木头房年久未修,屋内正在漏雨。

“老人家,请问你们俩一个月能拿到多少生活补助?”李时平亲切地问道。

“我们只能拿一个人的补助。”吴宾罗告诉他。

“那是为何?按照你们的条件应该都能享受国家扶贫政策啊!”李时平追问。

“我的老太婆没有……”吴宾罗欲言又止,借故离家干农活去了。因老吴的妻子表述不清,李时平只好离开老吴家。

凭着公安干警敏锐的侦查意识,李时平觉得老吴一定在隐瞒什么,他决定要将问题弄个明白。村民告诉他,吴宾罗的妻子王桂香至今都没有上户口。

为消除老吴的顾虑,李时平与乡挂村干部余贵根再一次来到老吴家中。

“宾罗叔,今天李警官来你家中,是来帮你解决妻子户口的事情,你一定要把情况跟他说清楚,不要有所顾忌。”余贵根告诉吴宾罗。


“李警官,我们两个人都已经70多岁了,我与她一起生活30多年,也生育了两个女儿。都过去了这么多年,我怕现在再去补上户口要花不少钱。我们家穷,能省一点是一点。”吴宾罗终于打开了话匣子。

原来,王桂香于1947年被人从龙岩市上杭县南阳乡拐卖到宁化县淮土乡。1978年,因家庭贫困,她出门乞讨,几经波折,流浪到老吴家,与他组建了家庭。

在接下来5个月的时间里,李时平一边忙所里日常事务,一边与上杭县南阳乡派出所和王桂香家乡的村干部联系,可是派出所查不到王桂香的任何户籍信息,村里人也都说不认识王桂香。

“后来,我打电话到宁化县淮土乡求助,终于找到王桂香养母家的弟弟廖某。”李时平说。

一次次电话沟通,实地走访,发函核实,5个多月后,王桂香的材料终于收集齐全并报批。2018年2月9日,“王桂香”的名字终于在老吴的户口本上出现了。


群众利益无小事,一枝一叶总关情。从警以来,李时平帮助群众排忧解难400余人次,排查消除各类安全隐患40余处,为群众办好事实事40多件。此外,还常年帮扶2名“五保”老人和4名留守儿童。

“守护一方热土,铸就忠诚警魂。”这是李时平从警时立下的铮铮誓言。5年多来,他扎根基层,在平凡岗位上用心、用情诠释着一位基层民警爱民、助民、为民的真挚情怀,用行动践行着“对党忠诚、服务人民、执法公正、纪律严明”的公安精神,努力当好山区群众的“守护者”。

相关报道

江苏省人民检察院依法对冯全兵决定逮捕

江苏省人民检察院依法以涉嫌受贿罪对冯全兵作出逮捕决定。该案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暖心!他决定撤诉,只因被告是武汉的企业:抗...

2月10日,广西壮族自治区北海海事法院的法官刘乔发接到一名原告打来的电话,电话那端是来自广西百色的许某。

用政法新媒体的春天,带来政法事业的万紫千红...

我们必须为共和国守住中国互联网的半壁江山!

疫情面前,我们并肩战斗也是一种浪漫

在疫情面前,夫妻二人用最美逆行守护着万家团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