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我要投稿
长安播报

越狱潜逃32年终被抓 镜头还原“异乡人”落网背后的故事

2019-11-29 19:23  来源:津市公安微信公众号  责任编辑:叶雨蒙
字号  分享至:

《异乡人》

2019年9月,湖南省津市市公安局的办案民警数次来到湖北省公安县,试图发现一个人的踪迹——越狱潜逃32年逃犯:张松明。

根据相关记录,张松明是湖北公安县人,1987年,他因犯盗窃罪被判刑6年。1987年8月31日,正在服刑的张松明伺机脱逃,此后便再也没了踪影。至今,张松明已经消失了32年。那么,脱逃后的张松明去了哪里?32年过去了,还能够找到他吗?

次逃跑,苦涩半生

跨省追踪,探寻踪迹

逃亡三十二年

他咀嚼的是怎样的苦果

又将得到怎样的惩罚

据了解,当年,张松明是在服刑期间伺机脱逃的,多年来,对于他的追踪从未停止。2019年8月,随着公安部统一部署的“云剑”行动的展开,津市市公安局迅速成立了由津市市人民政府副市长、公安局长戴志刚任组长的追逃专班,有关张松明的追逃行动再次发起。

1987年,张松明因盗窃自行车被判有期徒刑6年,由于事情发生在32年前,受条件所限,有关张松明的材料,只有一张纸质的在逃登记表。在登记表上,有一张张松明模糊的黑白照片,并显示张松明生于1965年1月,家庭住址为湖北省公安县观斗乡高桥村。时隔32年,唯一的线索是一张模糊的黑白照片,嫌疑人在哪里?变成了什么模样?是否还存于世上?这一切都还是个未知数。

根据登记表上登记的户籍地址,办案民警展开了调查,然而经过走访发现湖北省“观斗乡”并不存在,这个情况的出现很是让人意外,当年,是张松明谎报了家庭住址还是登记失误呢?

经过专案组仔细分析,认为也不排除地域名称改变的可能性。经过多方查询,办案民警获悉了一种说法,“观斗”与现在的“观东”一字之差,且读音非常接近,经过分析研判,专案组认为登记表上的“观斗乡高桥村”可能有误,正确信息应该是观东乡高桥村,目前归属公安县闸口镇。随即,办案民警悄悄来到湖北公安县闸口镇。

虽然找到了高桥村,却迎面被泼了一盆凉水,根据走访调查发现当地没有姓张的村民,但办案民警不愿就此放弃,他们仍徘徊在高桥村一带,不时找一些村民闲聊。

终于,经过耐心走访,一位老人的说法让走访的民警为之一振,但他们仍然以拉家常的口吻持续着谈话。当老人说出“张松明”这个名字时,办案民警暗自松了一口气。紧接着,办案民警又找到了张松明家此前居住的宅院。据调查,多年以前,张松明的家人将这个宅院卖给了一位姓樊的老人,举家搬离了村子。

在逃人员登记表显示,在逃人员张松明别名就是张贤春,和樊姓老人反映的情况相吻合,那么按照既定的追逃方案,办案民警已经顺利完成了第一步。但是,张家毕竟已经离开原来的住地30多年了,在这30多年里,张家究竟是怎样的情况,尤其是,怎么样才能够发现张松明的下落?

跨省暗访

知情人欲言又止

一张图片

接近谜底

经过走访,村里没有人能说出张家搬迁之后的详细地址。而经过相关查询,办案民警发现,张松明被判刑后,他的户口随之被注销,张家其他成员的生活轨迹,也发生了巨大变化。

据调查,张松明的父亲失踪,母亲过世,而张松明的兄弟姊妹也早已各自成家,到外地谋生去了,曾经的张家在公安县似乎已经没有任何痕迹,对张松明的调查工作似乎走进了一条死胡同。那么,这么多年,张松明真的没有再出现过吗?

“上半年见过他”村民无意中流露出的这种说法,让办案民警很是兴奋。难道,张松明仍然生活在公安县?而接下来的走访,让办案民警确信,张松明很可能并为远离。

随后,办案民警又设法找到村里的一些年轻人了解情况。正像村民们说的那样,张松明的确和村里的一些年轻人有来往。虽然还没有具体摸清张松明的具体下落,但直觉告诉办案人员,目标已经越来越近了。

通过村民提供的电话号码,办案民警注意到,有关微信头像下面的标注是:老张专业防水。那么,这个人会是在逃的张松明吗?他是在做防水生意吗?随即,办案民警对有关手机号进行了分析和研判,试图发现该号码使用人的关联信息,果然,重要的线索出现了。

通过相关信息查询,办案民警发现有关手机号码的使用人叫张生明,是一家防水公司的老板,并且张生明的户籍地址和他注册的公司地址是一致的。随即,一组办案民警悄悄来到了相关地点。

当晚,民警分头蹲守在该房屋的周围,希望能够发现目标。整整一个晚上,没有任何人出入有关房屋,这让蹲守的民警很是失望,难道这里仅仅是一个登记的地址,和目标人物并无实际联系。无奈,办案民警又找到附近的居民了解情况。

根据群众反映,这栋房屋是被人租来当库房用的,房东表示对租房子的人情况并不了解,并且租房人已经很久没有出现了。原以为很快能接近的目标,似乎又无迹可寻了。

经过分析研判,专案组仍然从电话号码入手展开追踪。于是,在当地警方的配合下,办案民警和张生明进行了电话联系。初次电话,张生明回绝了,但办案民警依然很兴奋,并继续和对方保持联络。

果然,两天后,张生明来电说愿意见面谈谈。获悉这一信息,专案组立即布置了抓捕方案,2019年9月23日中午12点左右,当地警方的两名民警假扮成夫妻,出现在约定的地点。

大约四十分钟后,一名男子骑着一辆摩托车驶近了约定地点,但是该名男子十分警觉,先是骑车在周围查看了一下,然后,才又调头回到了约定地点。至此,潜逃32年的张生明终于落入法网。随后,张生明承认自己就是张松明。

时隔32年,张松明再次回到了监狱,对此,张松明表示,他愿意接受相关法律的惩罚,他说,这些年在不知情的外人眼中,他事业上小有成就,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但是如果时光可以倒流,他绝对不会选择逃跑,在惊恐和纠结中度过了32年的光阴。从张松明到张生明,一字之差,隔着的是难以言说的苦涩。

那么,32年来,张松明到底过着怎样的逃亡生活?他又经历过哪些挣扎呢?

改变身份

罪责无法抹去

从逃犯到老板

惊恐从未远离

张松明说,逃跑的32年,对他来说就是一场噩梦。

1987年,张松明被判刑时,他已经是一名父亲了,为了躲避有关部门的追踪,他带着妻女逃离了家乡。逃亡途中,他的小女儿又出生了。张松明带着家人四处逃亡,先后到过新疆、云南、四川等地,因为他学会了建筑防水的技术,维持一家人的生计倒也不难,但他从来不敢在一个地方过久停留,对年迈的双亲的挂念更是让他寝食难安。几年之后,不堪逃亡之苦的妻子,带着女儿离开了。

当年,张松明在湖南津市被判刑入狱,由于当时信息不发达,他被判刑入狱以及脱逃的事,湖北公安县很少有人知道。另外,入狱时,他的家庭地址登记又出现了错误。据了解,几年之后,趁着当地统一办理身份证的机会,张松明以张生明的名字申请办理了一张身份证,不仅名字变了,年龄也减了两岁。

虽然有了身份证,张松明仍然不敢回家,包括父亲失踪、母亲去世。由于逃亡,张松明妻离子散,他不敢回家,不敢过多与人交往,他把全部心思都用在处理防水技术上,希望靠这一技之长安身立命。就这样,一年又一年过去了,张松明也渐渐放松下来,几年前,他回到了公安县,并注册了一家防水公司,因为技术好,生意也还不错。

多年来,想到由于自己的过错,给家人造成的痛苦,张松明也有意在各方面补偿自己的女儿,以减轻自己内心的愧疚。对亲人的愧疚可以补偿,而在法律上的欠账也必定要还的。

2019年9月,张松明从村民的风言风语中,听到了办案民警去村里调查的消息。2019年9月23日,当张松明接到那通要求做房屋防水的电话时,他知道,该来的终于来了。

警方提醒

利刃出鞘捷报频传

逃亡不是出路

回避解决不了问题

在逃人员一日不到案

追逃工作一日不停止

投案自首才是正确的选择

相关报道

江苏省人民检察院依法对冯全兵决定逮捕

江苏省人民检察院依法以涉嫌受贿罪对冯全兵作出逮捕决定。该案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暖心!他决定撤诉,只因被告是武汉的企业:抗...

2月10日,广西壮族自治区北海海事法院的法官刘乔发接到一名原告打来的电话,电话那端是来自广西百色的许某。

用政法新媒体的春天,带来政法事业的万紫千红...

我们必须为共和国守住中国互联网的半壁江山!

疫情面前,我们并肩战斗也是一种浪漫

在疫情面前,夫妻二人用最美逆行守护着万家团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