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我要投稿
长安播报

这个警察好有范:书法高手,破案能手

2019-11-28 16:16  来源:天心公安微信公众号  责任编辑:郭莎莎
字号  分享至:


“书法就像开展经侦工作时逮犯人一样,要抓住核心和关键,中间断不可犹豫和迟疑,一气呵成才漂亮。”今年53岁的骆杰亮是长沙天心公安分局经侦大队教导员,曾获湖南省“百名侦破能手”称号和公安三等功,也是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传统书法技艺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这看似差别很大的两重身份,却在骆杰亮身上奇妙地融合在一起。

工作上的骆杰亮坚毅果敢,而留给家庭的则更多是他内心丰富、柔软的一面。妻子黄虹记得,在暖黄的灯光下,骆杰亮沉浸在书法的世界,常常忘我书写至天明。骆杰亮的儿子骆帆受父亲影响,自幼习画,后出国学习装饰设计艺术,还为父亲设计了书法工作室“容膝斋”。

2018年,骆杰亮一家被评为湖南省“最美家庭”。

艺术范儿

拜师学艺,忘我创作《龙生九子》

10月8日晚,骆杰亮下班回家,还没来得及吃饭,便来到容膝斋内,站在桌前,沉思一阵后,铺开纸张,运气提笔,手腕绵柔但下笔有力,“写到酣畅淋漓之时,思绪仿若波涛卷浪”。骆杰亮回忆起2012年1月《龙生九子》的创作当晚,不禁感慨万千。“作品需要灵感和思绪的激烈碰撞,写100个龙字,可能只有一个是‘活’的,而一气呵成九个活灵活现的‘龙’,真的很难得,我现在再写这九个‘龙’字,写出来可能很好,但一定不是当时的感觉。”

尽管从小喜欢书法,且时常临摹古人字帖,但直到2009年,骆杰亮才正式拜师,时任湖南省书法家协会秘书长、书法名家周桂华成了这个爱好书法却暂时还是“门外汉”的骆杰亮的老师,“我写‘龙’字就是受老师的指点,他说我的字很有跳跃感,也很有力量,可以试着练习写‘龙’字。”骆杰亮提起当年“知遇之恩”感慨万千。

为了练好“龙”字,骆杰亮从2011年起便收集龙的传说、起源、字义解释、字形演变等龙文化资料,并开始学习和钻研,“龙生九子,各有不同,我想创作一套作品,通过这一个字表现出不同长相和性格的‘龙九子’。”

“比如说龙之五子名饕餮,生性贪吃,多装饰于食物器皿之上,我在写的时候笔画要更显粗壮,塑造一种饮食富余之态。”骆杰亮说,《龙生九子》中每一幅“龙”字都是一笔写成,但这每一笔都不尽相同,要在一笔之内将不同龙的外表和性情特点充分展现并不是件容易的事。

经过了一年多的酝酿,“龙九子”的涵义和意象每日都盘旋在骆杰亮的脑海里,他开始尝试下笔,却总是不满意。“虽然酝酿构思了很久,但是真正创作完成,只用了一个晚上。”骆杰亮说道,“那天晚上,心潮澎湃,还没有下笔就有种感觉,‘今晚我应该可以成功’。”骆杰亮将自己关在书房里,直至天色微亮,这才创作完成。

《龙生九子》一经发表便引起了湖南省乃至全国书画界的关注,湖南著名画家曾涤尘看过作品后盛赞骆杰亮为“中华写‘龙’第一人”。2016年,《龙生九子》书法作品被中国邮政制作成《中国传世名家名作大型系列邮册》之一,面向全国发行。

知性范儿

不懂书法,妻子却成作品“质检员”

如今,骆杰亮已扬名海内外,有不少人拜托朋友,或不远万里来到长沙,只为求得骆杰亮的一幅字。尽管作品已炙手可热,但骆杰亮每完成一幅,还要让妻子黄虹阅看点评,获得肯定,他才能放心。

10月8日晚,骆杰亮受人之托写好一幅字后,叫来了黄虹。黄虹仔细端详了一阵,点了点头说“可以”,骆杰亮才满意地笑了。

“看他的字不要太拘泥于细节,就像他写‘龙’,既是一幅字,也是一幅意象画,他要的是那种整体的美感。”黄虹说道,她以前是长沙市一家百货公司的售货员,从没学习过书法,甚至对书法都没有兴趣;而现在她点评起骆杰亮的作品来却头头是道,还能马上明白对方在作品中想要表达的思想。

“30年前,我们谈恋爱,出去约会的时候,我常看到他的手在空中比划什么,一开始还觉得这人好奇怪。”黄虹回忆,“后来才知道他是在练习写字”。

“在街上看到有些店招牌上的字写得好看,手就不由自主地想要临摹。”骆杰亮笑着解释道。由于太过喜爱书法,他连送给黄虹的礼物都是自己写的书法作品。

他送我一幅字,上面写着‘知足常乐’。”黄虹忆起当时的情境,因为她不懂书法,所以也不觉得这份礼物浪漫,收到时还有些哭笑不得,“但正是他的这份诚恳和直率,最终打动了我”。

与骆杰亮结婚后,工作之余丈夫写字,黄虹都会在一旁铺纸磨墨,静静欣赏。现在,黄虹已经成了丈夫的忠实粉丝和作品评鉴员,每当骆杰亮完成作品后,夫妻俩便共同讨论鉴赏。

正气范儿

刑侦十年,成湖南省“百名侦破能手”

骆杰亮说自己喜欢写“龙”,不仅仅因为龙象征着吉祥、平安、尊贵,还因为他作为一名人民警察,龙对他来说还意味着战无不胜和除暴安良的精神。

骆杰亮从小就羡慕和敬佩戴着大盖帽、身穿制服的警察,并立志长大后要成为警察,为人民服务。1984年,骆杰亮考入湖南省人民警察学校,毕业后被分配到当时的长沙市南区(现在的天心区)分局刑侦队工作,一干就是十年。后来,他被调至派出所任副所长、教导员、所长共14年,又到网安大队任大队长4年,现任经侦大队教导员已有1年。

“现在还好,主要是他做刑侦那些年,特别辛苦。”说起骆杰亮的工作情况,反倒是黄虹最有发言权。

黄虹说,1992年自己怀孕的时候,由于家住得比较偏僻,回家路上要经过一条小巷。有天停电了,巷弄里一片漆黑,她不敢走,又正碰上骆杰亮值班不能回来,最后她无助地哭了,因为实在没有办法克服恐惧,当晚就住在了相熟的街坊家中。

甚至在黄虹快到预产期的那几天,骆杰亮好不容易回了趟家,却只待了一小会儿,连关切的话都没有来得及说上几句,就因为案子还没有完全了结而要出差。

“他趁工作休整的空当打车回来,让的士等在楼下,到家放下脏衣服,拿上几件干净的就又赶着出门了。”黄虹说起当时的心情,语气中还有些无奈,“我都快生了,你还要往外面跑,那时候就想‘怎么这样呢’”。

让骆杰亮感动的是,即便他因为工作而疏于照顾家庭,黄虹依然给了他足够的包容,从来没有因为这些和他计较争吵。也是因为有了家庭的支持,骆杰亮才能在工作岗位上勤勤恳恳、兢兢业业,先后荣获全省的“百名侦破能手”、公安三等功、长沙市政法系统好班长等荣誉称号,他的家庭也在2016年先后被长沙市公安局和长沙市妇联评为“最美家庭”。





和美范儿

知足常乐,家人彼此挂念又独立成长

“知足常乐”是骆杰亮的座右铭,他说,这与他小时候的成长经历密不可分。

骆杰亮幼时家境穷苦,每天天不亮就要起床干农活,做完了才能去上学,放学回来后还要去砍柴、割草、放牛。“记得冬天的时候,我帮家里挖红薯,从田里挖出来的红薯沾满了泥,得一个个用手扒干净。”骆杰亮回忆,这一挖就是好几个小时,等回家时手都冻僵了。有一次,正好母亲打了盆热水过来,他想也不想直接将手放进盆里,温度骤然变化使冻僵的双手像针扎一样,痛得他直打滚,眼泪流个不停。

那时,骆杰亮家里没有通电,夏天天热蚊子多,晚上想看书时,他就用墨水瓶做个煤油灯放进蚊帐里,靠着这微弱的灯光苦读。

“那种感受是难以用语言形容的,后来我考上警校,出去工作,尽管生活辛苦,但因为我做的是我喜欢的事情,日子过着就很满足了。”骆杰亮笑了,他有时也会将这些经历讲给儿子骆帆听,希望能够激励他珍惜眼前,发愤图强。

说起儿子,黄虹感叹:“儿子受他父亲的影响很大,父子俩对所热爱事物的坚持如出一辙,这也是我佩服他俩的地方。”

繁重的工作之余,骆杰亮仍然尽心参与到儿子每一个重要的成长时刻中,这也是他能赢得孩子尊重的重要原因。在得知儿子对绘画感兴趣后,他不仅为孩子寻找专业老师,还挤出时间接送儿子上下课。“他的画作我都要看还要点评,有时孩子都会很惊讶,我指出的好和不好的地方跟他美术老师说的一样。”骆杰亮笑着说。

骆帆初中时便考过了绘画九级,高中后立志学设计。为了让儿子实现理想,骆杰亮将家里的房子卖掉,供他去澳大利亚留学。黄虹说:“那时候一家人都不容易,不仅我们经济压力大,孩子在国外也要一边打工一边完成学业。”

“孩子回国以后,和志同道合的朋友们一起创业成立了装饰设计公司,我这个‘容膝斋’就是他为我设计的,将自然生态和现代化设计结合得很好。”工作室内甚至有骆杰亮专门从老家山上挑选的一棵树作为装饰,截去树墩部分,放置于创作台的一侧,壮实的枝丫几乎触碰到房顶,上面挂着书法创作时要用到的工具和材料。骆杰亮十分喜欢工作室的设计,向记者介绍时语气里也有满满的骄傲和自豪。

“儿子前几天去外地出差了,创业辛苦,本来说今天回家看我,但估计又忙去了。”骆杰亮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并不太在意。“我还没有退休,妻子也有自己的生意,一家人想要聚在一起,都得提前约时间。”骆杰亮说,但这不意味着一家人会疏远,大家彼此挂念又独立成长,也是家庭最好的模样。

相关报道

江苏省人民检察院依法对冯全兵决定逮捕

江苏省人民检察院依法以涉嫌受贿罪对冯全兵作出逮捕决定。该案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暖心!他决定撤诉,只因被告是武汉的企业:抗...

2月10日,广西壮族自治区北海海事法院的法官刘乔发接到一名原告打来的电话,电话那端是来自广西百色的许某。

用政法新媒体的春天,带来政法事业的万紫千红...

我们必须为共和国守住中国互联网的半壁江山!

疫情面前,我们并肩战斗也是一种浪漫

在疫情面前,夫妻二人用最美逆行守护着万家团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