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我要投稿
长安播报

被拐36年后,死缓服刑人员与父母狱中相认

2019-12-26 09:45  来源:广州日报  责任编辑:叶雨蒙
字号  分享至:

这是一次跨越36年的重逢。在广东省河源监狱,从重庆永川千里迢迢赶到的两位老人,与36年前被拐卖的儿子管壮壮(化名)相认。一家人的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场面感染了在场的所有人。

早已哭成了泪人的母亲嘴唇颤抖,看看儿子的脸,摸摸儿子的手……“找到你,我就心安了!”父亲苍老的脸上挂满了笑容。

见到亲生父母的感动,对两地警方联手帮他找到家人的感激,壮壮说:“我要好好改造,去赎犯过的罪。”

寻子36年

车票堆得像小山

36年前,2岁的壮壮被人在家附近的旅社抱走。发现壮壮不见了,一家人发疯似的到处寻找,但毫无结果。

36年来,这个家庭一直奔走在寻子的漫漫长路上,只要一有线索就立刻动身,只要听说哪里有被拐的男孩就去相认。夫妻俩遍访了数十个城市,足迹遍及河南、上海、福建等地,他们给全国20多个省市的妇联单位写过求助信,走过无数条大街小巷,磨烂了无数双鞋子,车票堆得像小山一样高……

为了能够在第一时间收到有关儿子的消息,夫妻的家庭住址和电话一直没换,壮壮的家还保持着他刚被拐走时的样子,他们甚至盼着,壮壮哪一天能自己找回来。

流落社会

因故意伤害被判死缓

2岁的壮壮被拐卖到离家几百公里的一户农民家里,养父母家条件并不好,壮壮自小顽皮,常常受到养父母的棍棒教育,家庭关系紧张。

10岁那年,壮壮得知自己是被抱养的,原本就不爱说话的他变得更加内向,与养父母的关系也更加紧张。

18岁的壮壮中学没读完就辍学外出打工了。由于与养父母关系不好,壮壮很少回家。到了后来,他几乎几年才回家一趟。

直到2017年,壮壮在火车上因为拥挤与他人发生冲突,矛盾升级为暴力,造成对方一死一伤,壮壮犯故意伤害罪,被判处死刑缓期执行,锒铛入狱。

高墙内外

两警联手助家庭团圆

2007年,壮壮的亲生父母前往重庆市永川区公安局进行了双亲DNA数据采集,公安机关通过打拐网络向全国各地发出壮壮的亲子比对信息。

2019年8月中旬,重庆市永川区公安局电话告知壮壮的亲生父母,通过打拐大数据平台初次比对,发现一条大概率疑似线索,准确指向在河源监狱服刑的壮壮。10月下旬,公安机关通知丁某夫妻俩采集血样。10月底,河源监狱配合重庆永川公安机关对壮壮开展生物信息提取、比对工作。经过两地警方的多方努力,公安机关确认了丁某夫妻与壮壮的亲子关系,河源监狱将丁某夫妻信息录入服刑人员会见系统。终于,壮壮见到了亲生父母。

“我要好好改造,去赎犯过的罪”

12月11日上午,在河源监狱亲情会见室里,穿着囚服的壮壮略显生涩地叫了声:“爸,妈”,失散了36年的父母热泪盈眶,一家人的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早已哭成了泪人的母亲嘴唇颤抖,看看儿子的脸,摸摸儿子的手……“找到你,我就心安了!”父亲苍老的脸上挂满了笑容。妹妹从出生起就知道自己有一个被拐走的哥哥。终于见到了,她扑过去抱住哥哥。

2018年,壮壮到河源监狱服刑。在他服刑监狱的警察眼里,壮壮是一个性格暴躁、不服从管理的人。不久前,壮壮还因对抗警察管理被处罚。

三监区警官张锋平抓住壮壮与亲生父母相认的契机,解开他的心结,让他正视自己的问题。经过努力,壮壮认识到对抗警官管理的错误所在。

“以前我恨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他们没有一个是对我好的。”壮壮说,当他看到亲生父亲用36年的时间寻找他,公安干警和监狱警官们为了他的事付出了那么多努力,“觉得不能再对不起他们,再伤他们的心了,我要好好改造,去赎犯过的罪。”

团聚的时光总是珍贵而短暂,会见时间结束,母亲一直把儿子送到止步区,又要与刚刚团聚的儿子分别,母亲的眼里满是泪水。

临别前,壮壮的妹妹把送给哥哥的衣服、书籍转交给监狱警察。他们说,春节前他们还要再来探望,虽然重庆离河源很远,但以后每年都要过来。

相关报道

江苏省人民检察院依法对冯全兵决定逮捕

江苏省人民检察院依法以涉嫌受贿罪对冯全兵作出逮捕决定。该案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暖心!他决定撤诉,只因被告是武汉的企业:抗...

2月10日,广西壮族自治区北海海事法院的法官刘乔发接到一名原告打来的电话,电话那端是来自广西百色的许某。

用政法新媒体的春天,带来政法事业的万紫千红...

我们必须为共和国守住中国互联网的半壁江山!

疫情面前,我们并肩战斗也是一种浪漫

在疫情面前,夫妻二人用最美逆行守护着万家团圆。